994 居然给美国航空管理局官员送礼一万美元! - 重生军工子弟

994 居然给美国航空管理局官员送礼一万美元!

“他可是一直都认为自己是美国人,以美国人自居,而且不断在阻止我们的运-10发展。虽然这人挺可恨的,但是落得这样的结果……”白彦军叹了口气。 好好的中国人不做,非得想要当美国人。 结果吧,自游的空气没有,说好的皿煮也没有瞧着。 折腾个啥呢? 谢凯一脸鄙视,“这些人就是活该,放着好好的人不当,想要呼吸自游的空气,感受皿煮的气息。这下好了,被资本主义给煮了。不管他们在白人为主的世界里面怎么混,多有钱,也不过是下等公民,就连那些生活在最底层的黑人,都能欺负他们……” 美国1882年通过《排华法案》、然后到二战时期的1943年,才废除《排华法案》,但是在个美国,禁止华人与白人通婚的法案,一直到1948年才在加州废除,其他有些州根本就没有废除。 直到1967年,美国最高法院才一致禁止跨种族通婚的法律违反宪法…… 最终一直到2012年,美国众议院才通过以立法形式对1882年通过《排华法案》regret(后悔),而不是apology(道歉)。 “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想要出国。黄色人种的国家中,就没有几个吸引我的;欧美那些白人为主的国家,我又不想去当下等公民……”谢凯见郑宇成脸色怪异,一脸鄙夷地说道。 老家伙绝对不知道这些。 平时整天都在琢磨美国有些什么先进的技术,美国又跟苏联有什么矛盾了,中国可以捡什么便宜,基地有没有机会从美国搞点好东西回来。 至于美国国内生活什么样,老家伙整天才没有心思关注。 “谁说怕你出去了?你想要移民,我们屁都不放一个。要不然,你觉得你能动不动就跑国外去溜达?”郑宇成梗着脖子,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谢凯懒得理他。 真的不怕自己跑,至于想尽想方百计盯着自己? 甚至把莫齐都给发展成了情报人员塞在自己身边! “我给你说,莫齐我准备让她干别的了。放心,以后出国都报备,安全人员你们安排。”谢凯看着郑宇成,严肃地说道。 他不想莫齐天天跟着他。 那样一来,莫齐没有了自己的生活。 “呃……这个再说,老白,你不是要说迎接美国航空管理局监察员的事儿么?我觉得这事儿,应该重视起来。运-10能不能有国际订单,就靠他们了……”郑宇成听到谢凯这样说,马上就转移了话题。 那尴尬,也很快就消失了。 对于这老家伙的态度,谢凯恨不得就把他给绑到地红旗-2型直接有多远射多远。 不过美国航空管理局的审查员来这边,必须得招呼好。 该好吃好喝伺候的,就必须全程好吃好喝地招待着;该送特产的,就必须得送特产。 这关系到运-10能不能执飞到欧美的航线。 至于非洲? 非洲的国家,只要能飞,谁管你那玩意儿安全不安全? 南美洲? 那也差不多。 穷国嘛,没钱,哪里还能要求那么多? 毕竟欧美国家有钱,欧美的人惜命啊,稍微有点不安全,那就不行。 没瞧着现在打仗,欧美国家都是拼命地用钱堆积先进武器打仗么? 即将爆发的海湾战争,更是如此,空中轰炸几十天,地面部队也就跑了几十个小时,子弹跟炮弹的消耗,甚至没有他们平时训练时候消耗的多。 没有适航许可,飞机可以飞,但是没法投入商业运营。 没法投入商业运营,谁来买? 那些土豪更加不会,他们比普通人有钱多了,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 能不能拿到适航许可,就必须搞定这些美国人。 “必须安排专门的人去陪着他们,虽然这样说起来咱们好像谄媚,好像是阿谀奉承。为了拿到适航许可,哪怕是阿谀奉承,溜须拍马,都得干。”郑宇成咬牙说道。 谢凯见老家伙说得咬牙切齿的,无奈地摇了摇头,权利在美国人手中,为了运-10的未来,不溜须拍马都不行。 有些地方,为了目的,钱跟色,那可是都送! 至少,在他们这边,女人这事儿,不可能。 要真这样干了,郑宇成估计都能开枪杀人。 “该干的事儿,真的得干。不拿到适航许可,就没法飞欧美。不仅主要的人得伺候到位,所有的人,都不能冷落。唯独也就是最后给特产的时候,多与少的问题!”谢凯说道。 美国人不贪? 那是给的利润不够。 “问题是,给多少?”白彦军说出了郑宇成纠结的地方。 钱给少了,不行。 给多了,太过让人肉痛。 之前谢凯没有干过送礼的事儿,但是收过不少,尤其是在伊拉克。 那边的出手,到现在为止都让郑宇成他们肉痛。 动不动就是几千万美元,这可能么? 哪怕拿到了适航许可证,得卖多少架运-10的利润才能赚回来? 一架运-10也不过才三千万美元,成本都得将近两千万呢。 “郑叔,您想多了吧?”听了郑宇成他们的担忧,谢凯哭笑不得。 这都哪跟哪? “当初伊拉克人不是给你了几千万美元么?”郑宇成不解地问道。 “确实给了几千万美元,不过这完全是两码事好吧?第一,当初伊拉克那边,易卜拉欣那老家伙也是为了给自己掏钱,肯定会竭力忽悠傻大木,说什么什么的;第二,伊拉克是大规模采购我们的武器装备,一方面是想要更快速度拿到武器装备,还有一方面就是价格问题。只要价格降低一部分,这钱就出来了,他们可以少付不少的钱就得到同等数量的装备,而我们这些参与的人个人也发财了,损失的也就是国家而已……” 谢凯当即就无奈地给郑宇成解释。 这年头的干部,即使经过了十年的改革开放,依然还是淳朴的。 一心想着国家利益,最不济也是考虑单位的利益。 当然,也有一些人,借着手中的权利跟机会侵吞国家财产,搞垮了不少的单位。 整体来说,都是郑宇成这样的。 “你说怎么整吧。”郑宇成说道。 找谢凯,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个?这小子在这些方面干的熟门熟路的。 “白叔,之前你跟他们接触,那边的人怎么样,是否贪婪,容易相处不?”谢凯问道。 白彦军看了看谢凯,又看了看郑宇成,“之前我们试过,对方根本就不收。” “给了多少?” “两个负责人,一人给了一万美元……”白彦军一说到这个,就肉痛的不行。 要知道,他们在美国这么长时间,基地总共就批了三十万美元的经费。 省了又省,也还花了二十多万美元,美国的各种开支,太贵了。 谢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白彦军,两万美元! 虽然,这是非常庞大的一笔钱了。 “白叔,您是不是觉得一万美元是很大一笔钱了?”谢凯苦笑着。 好歹也是404的高层管理,基地一年的贸易额几十亿美元,而且利润都是数倍于成本的,这老家伙怎么就这么“大方”呢。 “难道不是很大一笔钱?三万多软妹币,就连咱们的工资,不吃不喝,也得快十年才能凑齐呢。”白彦军不满地说道。 甚至有些不满谢凯。 这小子以为所有人都像他那样,一家三口都领着基地最高的工资,甚至连小女朋友工资都不低。更不要说要有个如同下金蛋的老母鸡一般的游戏机工厂。 “一万美元,确实不少了。美国平均年收入,也不到这个数吧?”郑宇成也觉得不少了。 一时间,谢凯觉得,没法跟郑宇成他们交流了。 莫齐都觉得不可思议,郑宇成他们经常出来,应该了解外面的情况啊。 “郑主任,白主任,这钱,对方确实不会收。凯哥手下,有两个至少百万美元年薪的人,这还不加分红。其他年薪百万港币的也不少……”莫齐得到谢凯的示意,幽幽地说道。 钱现在对莫齐来说,也同样只是一个数据了。 之前都还心痛,甚至舍不得花钱,谢凯出国住好的酒店她都心痛的不得了,最终慢慢地也就习惯了。 尤其是在知道谢凯从美国股市捞了超过二十亿美元,谢凯还是那样的心态,根本就跟平时没有区别,她就更习惯了。 看来郑宇成他们还是不了解国外的消费。 “这么多……”两人都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谢凯。 谢凯无奈地点头,“国外跟我们国内情况不同,虽然年薪百万的只有最顶级的人才才能拿到,但是一年搞个几十万美元,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正常的。尤其是美国的一些主要部门的官员,一年再怎么也得有十多万,还不说各种公费报销的项目什么的……你们这给一万美元……” 谢凯不知道如何评价这事儿。 这是对侮辱人家。 “……”两人知道这事儿麻烦了。 “要是他们记恨在心,这事情就麻烦了……”白彦军终于意识到,自己干的事情有多让人闹心。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