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2 美国人漏马脚了 - 重生军工子弟

1002 美国人漏马脚了

下飞机的时候,谢凯看到郑宇成让人在机舱内取出三个黑色的手提箱,就放心多了。 老家伙心痛归心痛,办事儿还是没有打折扣的。 亏得莫齐没有跟着一起,要不然,又得担心了。 到了秦飞,已经快要中午,这时候,自然没法工作,哪怕汉森;米勒提出先去车间,也被郑宇成等人给否决了,说什么来日方长,他们要在这边呆不短时间,不急着这一会儿,先安置好他们,休息好,吃完饭,下午再去车间。 然后,秦飞招待所食堂整了好几桌丰盛的宴席,甚至摆上了不少几十年陈的西凤酒,这玩意儿在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得了金奖,也算是国际名酒。 而这玩意儿,比国外卖的好多了。 中国美食的诱惑,自然不是天天啃面包吃带血牛排的老外可以抵抗得了的。 汉森;米勒本来不想喝酒,而戴蒙德,恰好又是个酒鬼,在他的劝说下,也就只能无奈的一起喝酒。 加上中方一对一的陪着劝酒,几十年陈酿的老酒,闻着芳香浓郁,喝起来口感很好,没有新酒那样辛辣刺喉,觉得好喝的美国人在中方陪同人员的劝说下,不由多喝了几杯…… 老外们根本就不知道中国白酒的厉害,更不知道这些陈酿了几十年的老酒后劲有多大,于是乎,老外们,全都醉了,没有一个幸免,下午自然没法工作了。 一直到晚上,美国人还没从中午的醉酒状态醒过来,晚饭又准备好了,他们不想喝酒,可酒桌上又换了一种新的酒,同样是陈年佳酿,甚至告诉美国人,这玩意儿市面上根本就没有,于是美国人又醉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美国人都还在醉酒状态,也没人提带他们到车间去,这样的状况,怎么工作?而中午吧,又是这样…… 一连三天,美国人几乎都是在酒桌上跟床上度过,甚至连招待所周围都没有去溜达过。 “不能这样了!白,我们是来审查你们的生产线跟生产资料是否完善,是否跟你们提交的资料相符合……”第四天上午,汉森;米勒实在受不了了,语气中满是警告的意味,“如果要请我喝酒,可以在我的工作结束之后……” 日耳曼民族自律的品德都被他丢到了南极洲。 中国人的酒,太多了。 要是这样下去,一年都不一定能把所有的酒尝一遍,中国酿酒几千的历史,这个过程中,产生了太多的因为不同工艺而出现的好酒。 在白彦军再来找他的时候,直接严肃地提出,他不是来中国喝酒的。 “汉森先生,之前是给你们接风洗尘,这是我们整个民族的传统。今天不喝酒了。”白彦军笑着说道。 汉森听到这话,一脸感激。 他已近受不了中国这个礼仪之邦酒桌上的礼仪了。 好几次,他都不想喝酒,可架不住戴蒙德那个酒鬼帮着中国人劝他,甚至奥尼尔等人也以各种借口来逼着他不得不喝。 “你需要准备一下吗。”白彦军问汉森是不是需要准备一下再出门。 汉森肯定要,白彦军来的时候,他还没醒呢。 谢凯则是在戴蒙德的房间里面。 这酒鬼倒是精神着,看着谢凯,“今天不喝酒了?” “戴蒙德先生如果想喝酒,肯定没有问题。虽然我们确保自己的生产线跟生产技术能符合你们的规定,还是需要现场审查一些,先生你说是吧?”谢凯笑着说道。 戴蒙德点头,也没有多说太多,而是表示自己知道了,收拾一下,就可以了。 谢凯倒也没有废话。 “那货怎么样?”郑宇成问谢凯。 谢凯摇头,“看不出来,这几天就只有那个奥尼尔不太老实,甚至戴蒙德这孙子在帮我们拖汉森;米勒,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 这三天时间,中方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 车间里面收拾得极其整洁,缺乏的各种工艺卡片什么的,也都是补齐了,所有的一切,都按照航天的七专技术协议以及404由七专技术协议扩散而来的“6s”这种日本人都还没完全形成的质量管理体系而运行。 “你们的工厂怎么这么整洁?不会是这几天拖着我们喝酒,专门搞的吧?”戴蒙德等人看到飞机组装车间的整洁时,几乎不敢相信他们的眼睛。 当孙道乾把为了确保生产质量稳定的七专技术协议跟6s质量管理系统做了简单介绍后,美国人目瞪口呆,根本就不相信。 中国人的管理水平已经到了世界先进级别? 之前他们跟美国空军合作的歼-8ii样机交付到美国,两架飞机的零件拆开之后,根本就无法互换。 “并不是这样,先生们,跟美国的合作,让我们意识到互换性的重要性,原本七专技术协议在之前就已经推广了,大家觉得麻烦……甚至现在也都只有少数单位实施这样严格的管理模式与管理制度……”孙道乾不满地解释着。 秦飞已经是国内最好的飞机生产厂了。 在管理模式跟技术设备上面,有着404一堆的人在监督着呢。 谁都不知道404为什么要养那么多人专门来管理质量,现在秦飞已经体会到了这种严格质量管理体系要求下的好处。 美国人没有再说话,而是耐心地看着秦飞相关人员送过来的生产技术资料。 这些资料,不仅有着完整的生产组装图,也有着明确的工艺要求,甚至还有更多详细的生产工艺图纸,工艺文件,每个零件的材料从出厂的炉批号到加工人员的签字,每次加工后的质量状况,都是有着详细的记录。上面不仅有各道工序生产工人签字,也有每道工序检验人员的签字盖章。 哪怕美国人的生产,都没有细致到这样的程度。 美国人如何会相信? 所以,在检查过程中,美国人极其认真。 “我们需要参观你们零部件生产工厂的生产情况,确保你们的飞机在制造过程中是否是按照你们说的这样在做,而不是生产完成后随意补交的!”汉森;米勒连续三天,发现中国方面提供的技术资料跟生产控制过程的资料都是极其完善。 完善而又详尽的资料,意味着质量得到有效的控制。 质量可以控制,安全性能,自然就是可以控制的。 “不知道你们希望看什么生产环节。”程不时看着这位日耳曼人。 “从原材料生产到机械切削加工,再到后续处理,我们最后再检查总装。我们希望在参观过程中,也提供详尽的资料。”汉森;米勒一脸严肃。 “让他看!”郑宇成他们都纠结的时候,谢凯做出了决定,“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只要跟运-10生产没有关系的,一定不能让他们看。” 美国人的马脚终于露出来了。 白彦军他们认为的好人汉森;米勒,实际上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可给他们看了,咱们国内的基础水平,他们都知道了……”郑宇成担忧地说道。 好东西,要藏着,偷偷地发展,自己用就行了。 民航飞机虽然是民用,却是整个国内最顶级的各个灵域的集中。 “这些年我们研究的先进复合材料、铝合金、镍基高温合金等,都是在404跟其他一些工厂里面,那些材料只有改进型号的宽体运-10才会用到。”谢凯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米勒;汉森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他们的要求有多过分。 “那些配套厂,不少也都是给军机配套的。”白彦军提醒谢凯。 “歼-7的问题全世界都知道;歼-8ii的问题,美国人比咱们自己都还更清楚,不要忘记,歼-8ii有一架样机跟一架1:1模型已经送到美国比斯派格了,甚至现在已经即将完成安装,正在进行地面测试,即将展开试飞工作。”谢凯说道。 美国人对于国内的军机,已经了解到了不少。 而超-7a的配套厂家,虽然有重复,却不是所有。 这也多亏了当年国家三线建设工程,国内几乎有两套完善的军工体系,到现在,两套军工体系的技术水平都是参差不齐的,很多配套甚至因为缺乏订单而要死不活。 “向上级申请一下吧。”郑宇成也不敢在这事情上做主。 国内一直都不希望国外了解到真实实力。 这一点,谁都知道。 谢凯也没有强求,如果上面不同意,那就只能不要美国航空管理局颁发的运-10的适航许可证了。 “汉森,他们不会同意的。中国人不会为了获得一个适航许可证就把他们国内最顶级的各种领域对我们开放。”戴蒙德不相信中国人会同意汉森的要求。 奥尼尔却坚定地说道,“必须要看到!这种机会,实在太难得了,过了这一村,就没有这一店了。” “他们会同意的。至少,我是站在他们的立场!”汉森;米勒严肃地说道。 戴蒙德看着他,笑着摇了摇头,“汉森,你可是好人,在中国人眼中,我就是坏人,不断刁难他们!” 虽然听起来像在表达自己的不满,脸上的笑容,却没有一点造假。 “就看中国人怎么决定了。”汉森也是难得地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