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3 就在赤瓜礁等着他们来 - 重生军工子弟

1043 就在赤瓜礁等着他们来

由于沙特人不再走一截就要求换人,中方也同意了他们在战舰上祷告,于是,整个航程都没有太多的耽搁。 537舰队一路向南,只遇到了几艘吨位不大飘扬着五星红旗的中国渔船,谢凯不由奇怪。 按理,在南海这边资源丰富,尤其是86年国家同意渔民到南海作业,渔业资源丰富的南海,应该有很多渔船的,可惜真没看到几艘。 看到的,吨位还都不大。 对于军舰,渔船看到后,只是鸣笛打招呼,也没有靠过来什么的。 一路上倒也没有发生什么,最终在3月13号黄昏,舰队到了南沙群岛附近,通过537上的通讯装置,跟正在华阳礁到永暑礁海域巡逻的162舰队跟510舰队汇合。 在等待补给的时候,162舰跟属于053h1的510舰并列排在一起,两艘军舰的大小一下就对比出来了。 毕竟,162舰那是目前海军的助理担当,051型号的军舰,满载排水量3670吨呢。 军舰两侧都战满了穿着白色礼兵服的海军官兵。 “这排场有些大了啊!”莫齐有些惊喜。 谢凯白了她一眼,这丫头现在也开始变得不要脸了。平时海军官兵一般都是只在重大节日或则上级领导视察的时候才会穿礼服在船舷两边列队。 显然这是给沙特人看的。 看自己这边537舰舷两侧站的东倒西歪的沙特官兵们就明白了,尤其沙特官兵还穿着海军的军装。 “哇,那艘军舰好大!”站在补给舰上的莫齐看到旁边等着的军舰,双眼冒出小星星,兴奋地说道。 “162舰,海军的主力担当啊……”谢凯没有什么兴奋的。 终究还是落后了,不管是051型的162舰,还是属于053h1的510,还有一艘没有汇合的531舰呢。 “这么大的军舰,火力肯定比咱们队伍中的那艘537猛啊。”莫齐就是个白痴。 军舰强大与否,就看体型,看吨位。 “要是看大小,咱们脚下这艘两万多吨的岂不是火力更猛?”谢凯的话让莫齐红着脸傻笑。 军舰不能看大小的。 虽然,曾经很多年,军舰都是吨位越大代表着越先进。 现在不行了,吨位大,不一定代表先进。 把几十年后国内那种只有一千多吨的056型导弹护卫舰放到这个年代,几乎可以碾压大多数的三四千吨排水量的护卫舰跟驱逐舰,轻易打得它们满地找牙…… 510先行靠过来,自持力本来就不行,人员编制数量还多,尤其是淡水,更是无法充足供应。 当在侧面停靠好后,510舰中间烟囱边,一堆水兵端着脸盆拍着队等着节水。 也只有在补给船到达的时候,军舰上的淡水供应才会充足一些。 “兄弟,来,拿着,辛苦你们了!”补给舰中间,一名中尉在旁边挨着给排队节水的官兵们发烟跟苹果。 这些东西都是谢凯出钱私人购买的。 “咱们海军啥时候变得这样富了?”有人惊喜地问道,“之前咱们舰队补给舰上的家伙老抠门了,要两根黄瓜都舍不得……” 一句话听得莫齐眼圈儿都红了。 军舰上的生活他知道,平时洗漱用水都无法充足保障,优先保障饮用,洗脸啥的,用毛巾沾点水擦一擦就行了。 “对了,你们咋带着客轮?给客轮护航?” 听到这句话,其他等着节水的海军官兵们哄然大笑。 可这事儿,没有人给他们解释。 “谢凯,谢凯,你过来一下……”余海涛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补给舰,身边跟着几位穿着干部服的军官。 带队的豁然是一位挂着两毛四军衔的大校。 谢凯跟莫齐两人急忙敬礼。 “陈参谋长好!”对这位,谢凯太过熟悉了。 “小同志,你认识我?”陈大校有些诧异,也只是一刹那,随即说道,“认识就更好办了。” “请问首长有什么吩咐?”谢凯咧嘴笑着问道。 “补给完成后,给沙特的负责人说,马上撤离。”陈大校一脸严肃地说道。 “首长,沙特的训练任务还没结束呢……”谢凯有些为难了,好不容易赶上了,眼看还有十来个小时,海战就要爆发了,这时候走,可能么? 别说谢凯不同意,专门来感受战争的沙特海军官兵们,那也是不会同意的。 “怎么,有困难?”陈大校问道。 “首长,能不能借一步说话?”谢凯看了一下旁边的人,不知道怎么开口。 “有什么就在这里说。你们也真是瞎搞,都什么时候了,还带着他们往这边来!到时候出了事情,谁付得起责任?”旁边一名少校冷冷地说道。 “不就是越南人派出几艘运输船,想要在赤瓜礁以及周围的琼礁跟鬼喊礁上建高脚楼嘛……除了那艘客轮,咱们的南运950都不需他们……”谢凯笑嘻嘻地说道。 顿时,一帮舰队的干部们脸色大变。 这样的消息,怎么泄露出去的? “首长,不是消息泄密,咱们的537搜索雷达距离更远,何况,还有别的消息来源呢……”谢凯知道这些大佬们是误会了。 反正他是不会走的。 不仅他不会走,更不会让沙特的人走的。 这话让陈大校他们无法反驳。 人家有消息来源,他们能怎么办? “不管怎么说,你们都必须离开这里,这是命令。”陈大校严肃地说道。 这些不属于海军作战序列的家伙在这里,万一是不听命令,主动开火,到时候引起了什么后果,怎么办? 何况后面还跟着客轮,那些越南人可不管是民船还是军舰。 尤其是客轮上还有着数量不少的外国人。 “首长,他们只是训练,何况,这支编队目前不属于海军,537舰尚未服役,现在还是属于沪东船厂,我们海试,也不违反规定……更不要说现在在帮助沙特海军训练官兵的舰船操作……”谢凯见陈参谋长用命令压自己,咧嘴笑着说道。 沪东船厂海试还没交付的军舰,他们不属于军队管辖。 顿时,一众舰队领导们脸色都阴沉了下来。 “谢凯同志,你们海试,我们自然不会干涉你们。但是这区域现在可不是普通船只可以过来的!”一名少校压着怒气说道。 他们希望谢凯以大局为重。 不是他们想要找谢凯,而是沙特根本就不同意。 跟外国人交流,又不是目前的舰队擅长的。 “在我们自己领海内航行,之前又没有说这里被划为军事管制区什么的……”谢凯反正是不打算离开的。 如果说一开始军方有要求,划出某一区域用于军事演习或则管制起来,都不是问题。 可现在,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儿。 钻政策的空子,对于谢凯来说,是最为擅长的。 “我们没有多于的军舰来对你们护航……”陈参谋长有些无奈。 虽然目前在这边的军舰数量不少,有着三支规模不大的编队,可实在是抽不出人手来对这些训练的沙特海军护航。 “首长请放心,我们不需要海军保护。除了那艘客轮,咱们的950上可是有着自卫能力!537更不用说了。反舰、反潜、防空,都是没有问题的。再说了,如果真的有问题,我们还有来自空中的支援……” “支援个屁,咱们海航的歼-8ii作战半径只有800公里,最南边的陵水机场到这里,有900公里……万一他们的空军过来了呢?”陈参谋长有些无奈。 海航的战机腿短,无法兼顾整个南海的狭长区域。 而在南海上,目前尚未建立任何一个机场,要不然,南海的岛屿也不可能被周边国家疯狂蚕食。 就因为在83年解放军海军编队进入了南海巡逻,然后各国就加快了对南海岛屿的蚕食。 越南人更是有恃无恐,在金兰湾驻扎着苏联舰队,同时还有数十架作战半径达到上千公里的苏-22战斗轰炸机,这些战斗轰炸机的作战半径足够。 “首长,我们真的有战机支援。当然,这是在我们舰队受到威胁的前提下……”余海涛解释着。 是否有战机支援,他们谁都不知道。 反正南海舰队的领导们都是不相信的。 现在有没有足够的时间跟这支编队来耗着,也没有足够的舰艇抽调出来护航。 最终在向基地汇报情况后,得到基地不干涉沙特人训练计划的答复后,也只能作罢。 “去赤瓜礁!”在162跟510编队得到补给后,再次执行他们的任务后,余海涛问谢凯,谢凯直接说出了目的地。 而在赤瓜礁,一艘65型护卫舰已经在赤瓜礁旁边停着了。 这可是68年就服役的火炮护卫舰,舷号502,南充舰。 要是谢凯在这里,就会惊呼,海军的功勋舰! 海上风浪不小,护卫舰的舰长跟政委等正在研究登岛的方案。 情报中心,雷达显示屏上,正在监控着周围的环境。 突然,一个红色的点出现在雷达的显示屏上。 很快,显示屏上的代表敌方舰艇的红色小点由一个变成3个…… “报告,发现三艘敌舰!正在向我们的方向使来,速度14节……” “马上向舰队汇报,请求支援,继续监视!” 502号并没有做出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请求舰队支援。 不能开火,只能拦截,一艘军舰无论如何卡位都没法阻止人家三艘军舰登陆岛屿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