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2 谢凯究竟去哪儿了 - 重生军工子弟

1072 谢凯究竟去哪儿了

谢凯他们就这样消失了? “上校,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可能就这样凭空消失?”奥伦托姆一脸不相信。 尤其是林下泉一郎,几乎暴走,“你们必须给出解释!” 给了这么多钱,现在告诉他,人消失了。 如何能够不暴怒? 眼前这些雇佣兵,居然一点都不着急,甚至都还老神在在的留在这边。 “林下先生,不用着急,他们还在泰国。”罗斯德平静地说道。 奥伦托姆看着罗斯德,一脸担忧,“上校,一旦错过这个机会,以后太难了。中国不是其他的国家,西方人在中国刚一入境,就会被监视起来。搞到武器的可能性也不大……” 在中国动手,几乎没有可能。 而谢凯在泰国,都没有出来过。 甚至连当诱饵都没有。 之前的一支队伍,完全是白白牺牲了。 “上校,被拦截下来的中国造船厂的人,需要干掉他们吗?”这时候,外面一名通讯兵问到。 “放他们离开。”罗斯德毫不犹豫地说到。 李庆民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关键人物,一旦干掉了,他们在泰国都不容易呆住。 “必须弄死谢凯那个王八蛋!”林下泉一郎咆哮着,“如果你们干不了,就把钱退回来,我们另外找人来弄死他,如果全球悬赏……” “林下先生,请冷静。罗斯德上校并没有说不愿意!”虽然同样不满,这时候奥伦托姆不得不出面了。 他并不知道罗斯德这些人的具体想法,也不知道具体方案,感觉到自己被戏弄了,可现在,还得依靠这些该死的雇佣兵来干掉谢凯。 cia的情报系统如此强大,甚至联合了越南跟泰国的情报机构,对方不可能就这样消失了。 罗斯德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向着外面的人问到,“找到他们的踪迹了吗?” “还没有,已经有线索了。” “少校,泰国军方的人搞定了吗?” “放心搞,只要不在人员密集区域……”奥伦托姆一愣,很快回答着。 如果没有搞定泰国军方,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王浩在什么地方?” “他把人弄走了?这不可能!昨天晚上他到了这边之后就没有再回过酒店!”奥伦托姆不可置信地说到。 昨天谢凯是在酒店里面,酒店里的人确认过。 王浩也没有把人给带出来,要不然,根本就没有这样复杂。 “上校……” 外面的人前来汇报,却没有直接说话。 罗斯德上校出去了一下,很快就下达了命令,“所有人立即出发!” 原本停下来的人,全部向着外面的车冲去,罗斯德上校回来对奥伦托姆说到,“通知泰国军方,我们准备在北郊垃圾场行动,请求他们空中支援……” “北郊垃圾场?你是说,他们是在凌晨垃圾车出发的时候,这不可能,垃圾车……”奥伦托姆有些不可置信。 好像没有检查的,也就只有垃圾车了! “目标人物通过垃圾车离开,那些雇佣兵化整为零出去。”罗斯德没有解释太多。 那么多人怎么出去的,罗斯德同样不知道。 但是河蟹佣兵团的人在那边。 这是32营情报部门传来的消息。 奥伦托姆看着罗斯德,他不知道罗斯德是怎么知道的,喃喃地说道,“我们被王浩给骗了?看来,也得干掉他!” “他同样得死!”罗斯德上校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我跟你们一起去!”林下泉一郎拉住了罗斯德上校,要求跟着一起行动,“我必须亲自看到他死!” 就连奥伦托姆,同样也是要求跟着去。 对于这点,奥伦托姆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同样要求跟着去。 一长溜各种型号的汽车,就这样快速地向着北边而去。 曼谷北郊垃圾场,说是垃圾场,也不完全准确,毕竟这里不是生活垃圾所在地,只是无数报废车辆什么的堆在这边,也没有人管理。 最终被一些混混给占据了。 但是今天,这里几乎看不到人烟。 尤其是周围,几乎没有多少人居住,向来都是黑帮火拼,绑票杀人的好地方。 “东哥,咱们谋划了这么些天,对方会上钩吧?”一堆废旧的报废汽车中,一名年轻的雇佣兵一边往弹匣里面装着子弹,一边漫不经心地问着旁边的廖东。 廖东也不知道,看着市区的方向,悠悠地说道,“只要谢凯不出事儿,对方不上钩也没事儿。” “万一他们找到谢凯……” 年轻的佣兵担忧地说道。 廖东不敢想。 对方如果不上他们的钩,除非是找到谢凯的位置。各种线索都留给了对方,而且说有的一切都是按照32营的思维模式来的,各种准备工作都做了。 “对了,东哥,谢凯究竟哪里去了?” 就连河蟹佣兵团的人,知道谢凯下落的也就只有廖东跟周彬两人。 “在安全的地方。”廖东没有说在那里,“现在在哪里,我都不知道。” “呲~呲~”突然,对讲机里面响起了沙沙的电流声。 “注意,注意,有车队靠近……” “所有人注意,准备行动。”廖东没有再说话。 罗斯德的人到了这边,没有直接展开行动,而是观察着整个垃圾场的情况,同时等待着什么。 “谢凯不可能藏在这里面吧?”奥伦托姆不相信谢凯会在这里。 “我没说他在这里!河蟹佣兵团的人在这里,泰国军方的支援什么时候到?”罗斯德平静地问着旁边的奥伦托姆。 “你……”林下泉一郎顿时要发作。 却被一名雇佣兵用枪口指着,动弹不得,只能愤怒地看着奥伦托姆。 “放心,机场附近我们也安排了人,他走不了,如果不干掉螃蟹的人,你们都活不了!” “不可能!”奥伦托姆根本就不相信罗斯德上校。 他的行踪根本就不可能暴露。 “你早就暴露了。王浩跟他们是一伙的!少校,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你才是聪明人。”罗斯德上校看着奥伦托姆,平静地说道,“一亿美元,我们只拿5000万,甚至还需要出2000万美元收买泰国军方的人……少校,你的算盘非常不错!” “你!”现在林下泉一郎开始对奥伦托姆愤怒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出了整整八千万,还有mis第四处出了2000万美元,整整一亿美元,直接就被奥伦托姆给吞了5000万美元! 美国人太贪婪了! “剩下的5000万美元,都用来收买泰国军方的高官了,要不然,你们以为他们会出动部队?从你们说位置开始,这一区域,就变成演习区域了!”奥伦托姆急忙解释。 话里面的真假,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现在就想知道谢凯在什么地方!我们可以出更多钱!”林下纯一郎懒得理会这些。 谢凯在什么地方? 这是林下泉一郎想要知道的。 “你说,要是他们知道咱们在这里,会不会气疯?” 泰国国防酒店的顶楼上,方强一脸笑意地问着旁边的谢凯。 莫齐跟杨桃两人手中握着枪,一脸警惕地盯着上天台的门。 谢凯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气疯,如果王浩还没把直升机搞来,我想,咱们估计要疯。连续四支车队都没有我们的行踪,他们要是再反应不过来,那就不再是智商的问题了。” “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直升机还没来!”杨桃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再向周围的天空看去。 没有听到直升机的声音,也没有看到直升机的样子。 从早上五点过,几人就偷偷地上了天台。 这天台平时根本就没有人上来,何况酒店的楼层本来就不高。 谁都没想到,谢凯在这个时候没有离开,反而一直待在酒店中? 这也是整个计划最为危险的。 河蟹佣兵团只留下了两人在这边,牛建江跟另外几名安保人员把守着酒店到天台的通道。 “父亲,再不安排直升机,就怕来不及了……” 集拉达宫不远处的炳;廷素拉暖私人府邸中,王浩一脸急切。 时间已经过了约定去接谢凯他们的时间。 炳;廷素拉暖看着眼前的这位他并不喜欢的女婿,平静地问道,“他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是的,父亲。如果他出了事情,不仅会引起中国军方的极度不满,甚至那些雇佣兵也会疯狂报复……”王浩肯定地说道。 如果不是确定炳;廷素拉暖没有被美国人收买,他还真不敢说这些。 谢凯提出来的这个方案,无论是这位即将卸任的总理还是普密蓬国王,都是非常喜欢。 目的就是为了避免美国再次建立海军基地在泰国。 芭提雅的基地,美国舰队随时可以停靠,那都已经丧权辱国了。 “一旦他出事儿了,我们的航母计划,也就会受到严重影响。这样的合作,对于双方来说,都是非常有利的。更不要说一旦签订合同,我们可以得到4000万美元的提成跟他们的友谊……”见老丈杆子还不吭声,王浩急了。 谢凯真不能出事儿。 炳;廷素拉暖看了他好一阵,才下定决心。 随后拿起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