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9 美国电影看多了的后遗症之CIA亚洲特工头子之死 - 重生军工子弟

1079 美国电影看多了的后遗症之CIA亚洲特工头子之死

炳;廷素拉暖跟顺通;空颂蓬两人对视了一眼,差点就这样答应了谢凯。 “报告!” 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 谢凯恨不得弄死那个前来汇报的通讯参谋。 明明自己都已经说得对方动心了,再加把力气,就可以谈详细的方案,然后泰国方面的人派出考察团队实地参观装备,了解具体性能。 那样一来,不仅省了回去的机票钱,还可以避开被暗杀。 更重要的是,为订单已经即将枯竭的404寻找到新的订单。 泰语谢凯听不懂,只能无奈地等着。 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廖东他们怎么样。 汇报的通讯参谋对着两位大佬叽哩哇啦讲了一堆泰语,谢凯一脸的懵逼,还考虑要不要学习学习泰语。 后来一想,泰国军方穷,而且更多的是考虑西方武器,又不是如同伊拉克这样靠着挖石油就能发财的国家,最后放弃了学泰语的打算。 等到通讯参谋离开后,顺通参谋长对着谢凯说道,“你要的人过来了。” 谢凯一听,顿时急了。 廖东他们到了? 当出来后,看到身上到处都裹着绷带,脸上的硝烟都没有擦去的廖东等人,谢凯心中一酸,眼泪差点就涌出来了。 廖东看着谢凯安全,裂开嘴准备笑,脸上的动作牵动了额头的伤口,顿时疼得嘴跟鼻子都歪了。 “东哥,辛苦您了!”谢凯的声音带着哭腔。 如果不是为了他,廖东他们不至于这样惨。 “这次不算亏,咱们牺牲了7个兄弟,干掉了他们14个人,除了罗斯德那孙子消失了,一个都没跑!你安全就好!”廖东一脸扭曲,笑容渗人得慌。 谢凯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眼泪就这样流了出来。 莫齐的眼泪早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 “放心,这事儿,不能这样算了!”谢凯咬牙说道。 “奥伦托姆被他们的人抓了,林下泉一郎死了,还有个黎云峰……”丢掉了半块耳朵,腿上中了一枪的周彬平静地说道。 “咳咳……” 顺通;空颂蓬这位参谋长咳嗽了一声,提醒谢凯几人,这是在什么地方。 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而是需要商量一些事情。 “你跟他们又有什么协议了?如果不是他们的人,我们死不了那么多兄弟!”廖东语气有些冷。 谢凯一时间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说。 如果只是河蟹跟32营干,廖东等人处心积虑谋划了好几天,各种准备工作,甚至让谢凯陷入了危险之中,就为了把罗斯德的精锐小队调出来,确实牺牲不会这么大。 廖东他们为了自己的安全,命都差点丢了,可谢凯却只能接受泰国军方的提议。 要不然怎么办? 对于那些参与到里面的泰国军方人员,炳;廷素拉暖都表示要严肃处理,赔偿中方人员的损失,同时通过军事顾问合同的形式补充河蟹佣兵团,甚至把南非32营列为恐怖组织…… 至于剩下的报复行动,就只能谢凯他们私下做了。 32营,那是必须彻底连根拔出的。 “廖,我们需要商量一下后续的事情……” “奥伦托姆交给我们!”廖东冷冷地说道,“林下泉一郎死了,便宜了他了!否则免谈!” “这不可能!那是cia的人!”顺通;空颂蓬急忙摇头。 “将军,你们知道?或则,这事儿是你们跟他们一起合谋的?”谢凯的语气也冷了下来。 差点弄死自己的人,别特么的说是美国cia的人,哪怕是美国总统,都得弄死。 “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会引起什么后果?” “不知道。我只知道,就因为这杂种,我特么的连命都丢了!”谢凯冷冷地说道。 廖东的身份,不适合跟泰国方面闹翻。 谢凯不在乎。 “如果不愿意,什么都没得谈。当然,你们可以直接把我们弄死……至于之前谈的一切,全部作废,包括航母舰队!”谢凯见对方不吭声,脸上也是阴沉了下来。 现在就必须让对方表明态度。 这事儿,本来就让他很不爽,美国人主导了这一切,逮着机会不弄死,难道等着对方继续谋划? “另外,不仅是奥伦托姆,还有越南k49负责人黎云峰,看到人,我们可以继续谈下去。”谢凯说翻脸就翻脸,根本就不在意对方的脸色有多难看。 说完后,也没有管对方什么反应,而是主动走上去,搀扶着廖东,平静地说道,“我们走!” 莫齐搀扶着另外一名伤势比较重的佣兵,就这样向着外面走去。 “拦住他们!”顺通;空颂蓬勃然大怒,对方太过目中无人了。 几名卫兵出现在外面通道上,谢凯好像没有看到,廖东更是咧嘴对着拦住他们的卫兵咧嘴阴险地一笑,随后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这让本来就怒火中烧的参谋长更是愤怒,却被炳将军拦住了。 “等等!”炳将军开口了。 “将军,我说了,有那两个人,咱们才有得谈。”谢凯一脸天真无邪。“这事儿,总得有人负责,对吧?” “人可以交给你们!但是有个条件……” 谢凯等人停了下来。 炳将军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自己的条件说完后,谢凯看了一眼廖东,廖东等人也没有意见。 随后由炳将军安排人带谢凯他们离去。 “将军,这……” “美国人太过分了!这里是我们的国家,无论他们是想要阻止我们获得航母舰队,还是为了刺杀中国人,都不应该当我们政府无人!”炳将军冷冷地说道。 都是该死的美国人搞出来的这些事情。 垃圾场的战争结束了,封锁的军人尚未撤离。 消息已经蔓延开来,一开始所说的反恐演习,并不让人信任。 一直到中午的时候,泰国国防部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无论是泰国国内的记者,还是其他国家媒体驻扎在泰国的记者,都急切地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泰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向所有记者公布了此次事件----臭名昭著的南非32营雇佣兵进入泰国,从事恐怖活动,泰国军方通过周密部署云云,一举歼灭了所有进入泰国的南非32营恐怖分子! 新闻发言人也表示,军方有信心也有能力保护所有泰国公民以及在泰国旅游的游客生命财产安全…… 至于有多少人相信,这就没有谁知道了。 原本只是在非洲臭名昭著的南非32营,第一次在相隔万里之外的亚洲被跟他们本来没有什么关系的泰国公之于众。 随后,就有一些记者开始调查南非32营这支雇佣兵,慢慢地,这支从安哥拉内战开始而逐渐强大起来,并且脱离了南非政府控制的雇佣军开始被世人熟知。 调查越来越多,最终所有的报道,都给了这支雇佣军一个外号----专业反政府雇佣军! 然后,也就有人开始怀疑发生在泰国的这次事件,怀疑又是有人想要推翻政府…… 可那个时候,南非32营已经成为了历史。 对于这一切,引起整个事情的当事人们,却没有谁关注泰国军方的新闻发布会。 谢凯就坐在策划了整件事的奥伦托姆这位cia亚洲负责人面前,打量着这位精神颓废,一点都没有电影中美国cia应该拥有的风采。 看起来,只是一名普通的中年白人。 只不过,这白人被捆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为了验证电影里面的真实性,谢凯亲自脱掉了这货的鞋子,没有发现暗藏着小工具什么的;甚至全身搜了,都没有发现任何工具。 一点都没有电影里面的特工强大! 示意了一番,伤痕累累的廖东直接用一盆凉水浇到了奥伦托姆的头上。 “少校,认识我吧?”谢凯看着奥伦托姆,一脸笑容,“你说,我跟你素昧平生,也没有影响到你们什么,为什么就要搞事儿呢?难道是闲的?” 原本正准备应对审讯的奥伦托姆被谢凯给弄的一脸蒙蔽。 这…… 这样的情况,他甚至都没有想过。 就这样愣愣地看着谢凯。 这小子不是应该死了么? 阮邵斌那个越南混蛋,干事太不靠谱了。 “其实,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的。但是你却选择成为我的敌人……我这人,平时也不怎么得罪人啊!少校,你说说,为什么非得跟我过不去呢……”谢凯继续说道。 奥伦托姆无语。 就连廖东他们,也觉得谢凯就是个神经病。 这时候,不是应该审讯么? 至少搞到一些情报啊。 “嘭!”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在奥伦托姆猜测谢凯接下来想要干什么的时候,谢凯居然直接掏出了枪,对着奥伦托姆的脑袋开了一枪。 没有审讯! 没有废话! 直接就特么的开枪了! “你疯了?我们需要情报!罗斯德还没找到,cia的一些情报……”廖东急了,把谢凯从里面拉了出来。 谢凯就这样开枪了,谁能想到? “不弄死他,难道等cia的人来救人?”谢凯问着廖东,“美国情报部门不会容许他落在咱们手里,这样的人,估计也难以逼问出情报……” 谢凯很想告诉廖东,看多了美国电影,后遗症很严重,美国人动不动就会出动一些专门干脏活的杀手…… 废话太多,容易让对方翻牌,不如索性弄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