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9 你这是威胁人上瘾了?(1/5) - 重生军工子弟

1089 你这是威胁人上瘾了?(1/5)

谢凯说的那些国家,无论是安哥拉还是纳米比亚,他之前甚至都没有听过,这几天还是问了外交部一些了解非洲的人,才知道一个大概。 要知道,纳米比亚尚未跟中国建交! 安哥拉也不过才跟中国建交5年时间。 他就不知道,谢凯整天都是从什么地方知道这些国家有些什么的。 纳米比亚确实拥有丰富的铀矿,那又如何?反正他们404又不研究原子能什么的;钻石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没啥用。 至少,郑宇成觉得钻石没有太大的作用。 这玩意儿也就工业上用处大,不太值钱。 “明天科瓦鲁比就来了,你真打算逼着他们?不怕到时候坦桑尼亚政府直接吞了这批装备,然后把佣兵团也给剿灭了?这些事情,让他们去弄就好,老老实实地在国内搞建设,不好吗?”郑宇成一夜没睡。 对谢凯,他真的很担心。 “放心吧,我做事有分寸的。”谢凯说道,“不管是他们刺杀我的仇,还是莫齐躺在床上,或则是为了非洲的一些业务,32营都该被灭掉。” 郑宇成不说话,只是看着谢凯。 他不知道谢凯又找了什么理由。 一个人要干某件事情,即使知道这事情没法干,也会找无数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因为布隆迪那边的镍矿项目受到攻击……”谢凯说道。 这是最新的消息。 当初河蟹佣兵团帮着布隆迪政府平息了国内的叛乱,河蟹佣兵团不仅获得了丰厚的佣金,更是得到了布隆迪政府的长期雇佣合同。 前阵子,布隆迪政府甚至还考虑着解散国内军队,把所有的国防业务都交给河蟹佣兵团,只不过被拒绝了。 布隆迪跟坦桑尼亚边境区域靠近坦葛尼喀湖的区域,有着这个世界上储量排名前几的镍矿。 而镍这种资源,几乎也是战略金属。 无论军用还是民用领域,都是有着莫大的用处的。 耐腐蚀材料中的不锈钢最主要成分就是镍,同时,各种特种合金,几乎也少不了这东西。 布隆迪那边的镍矿,经过长时间的建设,虽然配套的发电厂,初级冶炼厂等尚未建设成功,却已经开始出产高品位的矿石,通过汽车运输到坦桑尼亚国内,再利用坦桑尼亚的铁路运到港口由运矿船运输回来。 现在因为受到32营特种小队的攻击,整个矿山的建设几乎都停滞了下来。 “还有这样的事情?”郑宇成皱起了眉头。 非洲的事情,他了解的很少。 而且矿山什么的,谢凯参与的也不多,都是谭林跟方强他们这些郑宇成眼中不务正业的家伙倒腾的。 “骗你干什么?要不然,我会这么着急?32营内部本来就不和谐,尤其是之前营长跟副营长之间矛盾更是影响到不少事情的决策。很显然,现在罗斯德上校失踪使得布拉德的任何命令都没人反对……”谢凯看着郑宇成,“河蟹佣兵团跟他们早就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 非洲从最开始进入到世界发展历史过程中,就因为资源。 只不过,那时候是黑人奴隶这种用来开发美洲大陆的资源。 到了现在,奴隶制已经没有了,所以非洲的人口已经不再是资源,但是他们生存的地盘上,却有着无数丰富的矿产资源等。 加上之前欧洲殖民统治时期非洲各国就被变成了各种初级原材料供应地以及商品倾销市场,所以这边发展不起来是正常的。 郑宇成沉默了。 “我们不可能卖装备给一支雇佣军的,虽然咱们拥有独立经营权……” 虽然谢凯的理由很充足,郑宇成也是没有可能同意,别的国家买武器装备,没有问题。 只要不违反国内的武器出口禁令,就没有问题。 出售给某个组织,那是不可能的,一辈子都不可能。 “我明白啊。要是直接卖给他们,都不是问题了。”谢凯说道,“当然,基地也可以选择拒绝出售,我想苏联不会介意卖一批的。” “你小子威胁人上瘾了啊?动不动就威胁,有本事你去苏联买一批,最好是买一枚原子弹,直接就解决了!”郑宇成没好气地说道。 居然敢威胁要去找苏联人买武器装备了。 翅膀硬了不是? “那没办法,你们不是不卖么……” “买人家不如买咱们自己的不是?好商量。”郑宇成的转变,让谢凯有些措手不及,“当然,这需要有中间商,咱们跟中间商合作。你不是都找到人了?” 谢凯没有理会他。 现在事情多,要照顾莫齐,给她擦洗身上,隔一阵翻身,不然要长褥疮;还得应付考试,这一学期上课的时间不多,华清大学的考试,真没有那么容易应付,不努力,那是不行的;甚至还要报仇…… 所以,谢凯真心没有时间去理会造船厂的事情。 还好,科瓦鲁比那老家伙又来了。 这老家伙相比之前,胖了不少。 一见到谢凯,居然就是一脸笑容地张开了手臂,却被谢凯给躲开了。 “将军,看来你们军方的伙食水平提高了不少嘛。”谢凯的话,满是讥讽。 科瓦鲁比就好像没有听出来一样,“谢,非常感谢你们,你的农场粮食产量非常高,让我们国家再也不用担心饿肚子了……同时你们农场的饲料厂给我们创造了不少的外汇。姆维尼总统让我带来他的感激……” 中国人在种植粮食上,比坦桑尼亚的人强多了。 粮食产量完全是其他农场没法比的。 就连养殖业,也是坦桑尼亚不得不学习的地方。 谢凯看着他,或许感激是真心的,但是他并不买账,而是看着这位红光满面的将军说道,“将军,我准备把农场卖出去……” “为什么?”一听到这个,科瓦鲁比顿时急了。 这刚看到效果,中国的农场因为有着丰富的种植经验等,是坦桑尼亚国内国营粮食公司学习的榜样,特别是中国在水利建设方面,成本低,效率高,更是他们必须的。 这会儿居然告诉他,谢凯的农庄要撤离了! 撤离的不仅是农庄,还有河蟹佣兵团。 河蟹佣兵团撤离对于坦桑尼亚国内来说,不算坏事儿,至少少了一些不稳定的因素。 可对姆维尼总统跟科瓦鲁比等人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事儿了,一旦国内有人想要政变,他们就危险了。 甚至河蟹佣兵团可能跟他们的对手合作。 “你知道为什么。”谢凯看着科瓦鲁比平静地说道,“只拿钱不干事儿,这世界有这样的事情吗?” 谢凯看着科瓦鲁比,情绪没有任何波动。 科瓦鲁比则是不再淡定,看着谢凯,思绪变得复杂起来。 “谢,即使你给他们佣兵团这些装备,也没有可能进入到纳米比亚歼灭32营。原本纳米比亚就属于南非,虽然现在已经独立……32营在纳米比亚经营了那么多年,还有着欧美以及南非政府支援,一旦知道河蟹佣兵团要强攻,这可不是好事儿;再说了,你不是竭力避免国际上误认为你们跟佣兵团有关系吗?”科瓦鲁力无论如何,都不会愿意谢凯把佣兵团撤离。 同样,也不希望佣兵团装备比他们更好的装备。 坦桑尼亚军方需要先进的装备,肯定不能交给河蟹佣兵团不是? 作为一名国防部长,科瓦鲁比自然是清楚这些的。 要是他们国内拥有一支实力强横的雇佣兵,甚至不需要反对派动手,民众就会对他们极其不满。 谢凯看着科瓦鲁比,平静地说道,“将军,如果无法让我满意,我想我们的合作就结束了。不用付出任何东西,每年直接坐享其成分红数千万甚至上亿美元,这世界上有这样好的事情吗?我也想要。” 无论科瓦鲁比怎么说,谢凯都没有任何的松动。 他没有直接提出要把装备通过坦桑尼亚运输到布隆迪。 “我可以支援安哥拉政府这些装备。”谢凯平静地说道。 科瓦鲁比差点暴走,却压抑着自己愤怒的心情,什么都没说。 他需要去琢磨琢磨。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郑宇成都弄不明白谢凯想要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谢凯反问着郑宇成,一脸无辜。 郑宇成咬牙说道,“听说,安哥拉政府派出了一个代表团,这不会跟你有什么关系吧?” “我又不认识安哥拉政府的人啊。”谢凯更是无辜。 安哥拉政府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没关系! “真的没有关系?他们提出要采购武器装备,数量跟你提出的这些差不多……”郑宇成看着谢凯,并不相信谢凯的话。 “真没有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就没去过安哥拉……”谢凯确实没有去过。 “安哥拉政府本来就穷,但是却在武器价格上并没有太过在意。”郑宇成说道,“而且他们提出用资源换装备……” “那是好事儿啊。”谢凯装出一脸欣喜。 郑宇成看着他,仿佛想要看明白谢凯究竟在想什么一般。 然而,他想不明白谢凯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