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5 用阿根廷的牛肉罐头换苏-27(4/5) - 重生军工子弟

1185 用阿根廷的牛肉罐头换苏-27(4/5)

“两位,这并不是要坑你们。阿根廷的这次合作,对我们来说,风险确实有些大,虽然看起来利润也不小……如果不是因为我们需要更多的订单来支撑下属单位的发展,直接就会拒绝。”谢凯见两人沉默,知道他们的想法。 他真没有那样的意思。 阿根廷的这次合作,可以说也关系到整个404未来的一些发展战略。 一旦成功,这种合作模式就可以大范围地推广开来。 不成功? 后果很严重,甚至有可能会把404拖破产。 “在我们基地,没有那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不要去琢磨有什么算计,只要对基地好!”郑宇成也严肃起来。“知道为什么整个基地都不喜欢你们么?” 两人无奈。 之前那个单位说话做事有这么直接? 郑宇成好歹也是个大领导啊。 “就因为你们跟整个基地格格不入,说话做事,不会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郑宇成的话,让两人的心思很复杂。 他们真没有想过郑宇成他们是这样直接的人。 之前的工作环境跟现在完全不同。 虽然这样工作起来更容易,又怕是谢凯跟郑宇成两人联合起来坑他们,一旦出事儿,到时候不用赶,他们自己都得厉害。 “阿根廷的这次业务,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太过重视,一开始他们提出不支付一分钱,不仅我们需要投入庞大的装备制造经费,还得投资到他们国内的矿山以及其他的产业……我们下属的民品单位中,矿山设备制造、家电等,都可以进入阿根廷以此获得市场。”谢凯再次做了解释。 风险大,是因为他们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一旦阿根廷政府出现变故,所有的投资都打水漂。 “国际上可没有这样的合作先例,这又不是石油这样国际上不可或缺的。”董建良有些心惊,之前觉得404的装备换石油跟装备换矿山开采权就已经很冒险。 现在谢凯提出的这种,更冒险。 帮别人赚钱,自己出钱来帮他们生产装备,赚不到钱,装备白送,甚至连投资都收不回来。 程睿看着谢凯,猜测着他这话的可信程度。 郑宇成在一边装着喝茶的样子,耳朵却高高地竖起来,眼神也不时往两人身上投。 “他们一分钱的预付款都不愿意给?如果这样,完全没有必要合作。”程睿试探性地说道,“利润可以先放一边,成本得先收回来。另外,合资这块,虽然是可以给国内的装备走出去一个巨大的机会,我们能得到什么?” “我们能得到他们的资源。”郑宇成说道,“跟国内以市场换投资一样的方案。” “风险太大。”程睿直接说道,“除非我们可以得到稳定的市场。” “如果把南美洲的业务跟非洲的业务结合起来呢?”董建良试探性地提出来。 他们都知道,谢凯这次即使不是给他们挖坑,也会测试他们。 应对得好,之前的问题都会得到解决。 应对不好,提不出有建设性的意见,基本上也就很难真正融入到404这个单位中。 这时候,程睿才明白,龙耀华说的让他们用404的思考模式去考虑一些事情,所有工作都会变得容易。 只有跟他们想法保持一致,才能得到他们的认同。 “整合非洲跟南美洲的市场?”谢凯来了兴趣,“如何整合?” “非洲的市场因为经济贫困,所以一直都不受欧美跟日韩消费电子厂家的重视,国内随着彩电产业降价,黑白电视机的市场将会萎缩……”董建良把自己的想法提出来。 就连郑宇成都认真听了起来。 谢凯曾经也想过,但是整个工作量太大,并不容易。 非洲虽然穷,也是有着不少有钱人,而南美洲的中产阶级更多…… 董建良的意思很明显,直接跟这些国家成立合资公司,先期由中方提供产品,给他们一部分利润,到时候再让他们把这利润投入到一起建厂中来…… 南美可以有一个合资厂,面向全南美的市场;非洲搞一个,面向非常市场。 “这样可行?整个非洲跟南美洲的市场需求,可能都没有咱们国内大。甚至有些国家连发电厂都没有!”郑宇成问道。 “这样的方案可行,问题是我们需要收回投资!他们用矿山抵押,需要大投资,短期内无法回收成本。”谢凯摇头,“除非有能让我们短期内把这二十亿美元资金回收回来的方法!” “有。阿根廷每年大量出口的东西。”程睿也开口了,“咱们单位一直跟苏联那边有合作,苏联轻工业不行,国内生活物资供应困难……” 咦? 谢凯心中惊讶了。 一个大胆的想法冒出来了。 “让阿根廷用牛肉跟其他的谷物来抵债!我们用这些低价的物资跟苏联换技术……”程睿的话,让谢凯觉得不是他才有这样疯狂的想法。“不仅是苏联,还有非洲一些缺乏粮食,需要进口的国家。甚至是中东那些富裕的国家。” 粮食跟食物,在这个世界上,远比武器装备更好卖。 唯独不好的,就是利润不够高而已。 “空军准备从苏联采购苏-27,苏联要价太高,国内又缺乏大量的外汇,一直很难谈妥。用物资来抵债,他们国内大量缺乏肉类食品供给,甚至,我们完全可以用这些肉类跟食物来实现以货易货,也不用支付外汇。”董建良补充着。 两人的话,让郑宇成觉得在听天方夜谭。 怎么跟谢凯一个路子? 谢凯双眼则是放光,“其实,我们应该让他们用牛肉罐头来支付!阿根廷的是食品加工业也是非常先进的。” 没钱可以。 要牛肉罐头。 阿根廷的农牧业出口,面临巴西、新西兰、澳大利亚甚至美国这些农牧业发达的国家竞争,并不仅是特别景气。 要不然,他们国内的通货膨胀也不会有那样高。 “也就是相当于把牛肉罐头等可以直接食用的食品作为支付形式,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寻找买家……”程睿点头说道。 这样一来,阿根廷的业务,只要他们愿意用牛肉罐头支付剩下的一部分,风险就变得可控了。肉类制品,在国内也有非常大的市场。 从国家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包产到户后,农民的重粮积极性高了,每年粮食产量不断增长,可国内的副食类供应依然没有那么充足。 特别牛肉,国内因为机械化程度不高,牛是农业中重要的劳动力,市场上一直无法大量供应。 价格还贵的不行。 中国是传统的农业国,几千年来,牛肉都不是主要肉类。 有来自阿根廷的大量廉价牛肉进入市场,对于国内也是好事儿。 价格打压下去,耕种的牛不是专门的肉牛,利润就小多了。 几人开始琢磨如何让阿根廷人用牛肉支付装备款,如何具体运作。 郑宇成在一边,觉得这事情并没有什么搞头,牛肉利润能大到什么地方去?自己又没法加入到他们的讨论中去,索性就出去了。 “干脆找支笔把这个记录下来,到时候再喜欢……”谢凯提出了建议。 只要风险变得可控,也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阿根廷用牛肉罐头抵消装备款,404再把牛肉罐头转运到苏联这样缺乏肉类却又有大量需求的国家用来换技术什么,国内再用人民币跟404结算。 利润又将会再次增加。 “可这事儿,找谁来负责?” 以物易物,而且还是非常庞大的规模,必须得有合适的人选。 谢凯心中早就有人选,“让郑权来负责,他们一直都是跟苏联以物易物。” 本来想要找牟其中,这家伙绝对能让事情变得更容易,不过想了一下,还是算了。 郑权跟苏联方面早就已经合作习惯了,甚至交割不用从中国走,阿根廷需要多少牛肉罐头,直接运到苏联就可以了。 “首长,咱们跟苏联的苏-27谈判如何了?”谢凯出来后,就跑去找林将军。 从在苏联提出要采购苏-27后,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 双方应该有了多轮谈判。 林将军看着谢凯,这小子急冲冲来找自己,以为有什么重要事情呢,皱眉眉头问道:“怎么,你们又想插一脚?或则说你们的超-7b性能远超过苏-27?” “不是。苏-27肯定要搞到,我知道咱们国家缺外汇,空军缺经费……”谢凯咧嘴笑着,“我们可以帮忙解决这问题。” “你们能搞到大量外汇?或者说要贷款给空军?”林将军笑呵呵地问道。 不知道谢凯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空军经费很缺,但是外汇更少。 “不。外汇我们也缺啊,不过我们可以提供苏联人需要的牛肉罐头,很大数量……”谢凯的话,让林将军哭笑不得。 世界上最先进的重型战机跟牛头罐头有关系? 还是用阿根廷的牛头罐头换苏联的苏-27战机,这不是开国际玩笑么? “首长,苏联同样也是缺外汇的,外汇都让他们进口别的东西了,国内物资供应缺乏……”谢凯解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