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8 老兵不死 - 重生军工子弟

1198 老兵不死

“返航,必须返航!”刘宏一边哭,一边吼道。 他是航海长,战舰上的高级军官,可这会儿,一点军官的形象都没有。 机电长沉默了,没有按照舰长的命令下达打开所有搜索雷达的命令。 整个舰桥内,一时间变得更加压抑。 操舵兵紧紧地握着方向舵,手背上青筋都鼓了起来,却没有乱动,他等着舰长下达返航命令;旁边的操车兵手也握在操纵杆上,等待着命令。 只要命令下达,他将会马上让战舰动力系统降低到最低程度。 “打开所有雷达,已经进入演习部队搜索范围……”舰长再次下达了命令。 “舰长……”机电长也希望舰长改变命令。 “打开所有雷达!”舰长再次下达了命令。 没有可能更改命令的。 “同志们,我知道大家心中都不好受。海军需要发展,需要更先进的军舰,也需要经费……”章平赶紧出面解释。 换成其他时候,根本就没有这样复杂。 如果不是执行这样的任务,也没有谁会不服从命令。 102舰太老了。 老到现在都无法跑出最高32节的速度,就连跑28节的速度都已经无法长时间保持。 “部队需要提高实战水平,造船厂也需要获得更多的参数,设计强度更好的新军舰……102舰对我们海军的重要作用,谁都清楚……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装备也跟我们一样,到了年限,需要退役,102舰已经超期服役数年……”章平的声音中带着哽咽。 加入海军,第一次上舰,就是102舰。 那时候,102舰刚升级成导弹驱逐舰没有多长时间,051型尚未服役…… 于海峰没有强行命令,就是理解大家对这艘老军舰的感情。 没有人希望他们服役过的军舰被当成靶子炸沉在海中。 “相对来说,成为靶舰,见证我们先进战舰的成长,比拆成废铁要强很多……102舰同样是海军的一名老兵,老兵,终究是需要离开的!”章平的声音很低沉。 却清晰地传入到了每一个人耳中。 “政委,打靶的军舰是新型号?”机电长问道。 “053h3……”章平叹了一口气,“这也将由我们中一部分接舰。” 053h3的现代化程度很高,对官兵的学历水平,技能要求都很高,这里面,也只有一部分人可以上去。 海军里面,谁都想要上新军舰,上大军舰。 但是却没有多少大军舰给大家选择。 军舰内部各个舱室,所有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一丝不苟地盯着自己负责的区域。 唯独轻松的就是武器系统的人,平时战舰训练,很少打实弹,最多也就是操作武器模拟一下开火…… 只不过,现在这军舰上,枪炮长以下,所有武器系统的人员,一个都没有。 军舰老化严重,最累的就是轮机部门所有的人。 动力舱内温度高,工作环境恶劣,里面所有的官兵都是挥汗如雨,身上的海军衫都早被汗水湿透了。 “轮机长,2号蒸汽锅炉有泄露的情况……” “狗曰的,这玩意儿还不退役,等这次任务完成,老子就特么的不干了,要不然,早晚得让这比我爹年龄还大的锅炉给炸死……” 一脸油污地轮机长在手下汇报又有毛病,骂骂咧咧地抱怨着。 脚上却没有任何停顿。 蒸汽锅炉早就老化严重,每次出航执行任务都是各种问题不断。 “头儿,您还是别说了,都听你说了好几年了……我刚服役的时候你就说回去后就转业……”跟在轮机长旁边的士兵直撇嘴。 “老子这次是认真的!谁特么的还伺候这老家伙!早该拆成废铁了……” “头儿,你每次都是认真的!”士兵忙不迭点头,却笑得不行。 路过一名身材消瘦的青年士官时,轮机长叫他跟自己一起。 “轮机长,您这都成祥林嫂了。”青年士官提醒着轮机长。 “以前听了我爹的鬼话,说什么海军马上就有大军舰了,我是来伺候大军舰的!谁知道,还是斥候我爹伺候了二十年的老家伙,这次真特么的不干了……周跃,你说你一个大学生,啥工作不好,非得跑来吃这份苦,遭这罪……” 士官周越看着轮机长,知道他也就说说,真不让他干了,估计都要拼命,“头儿,我爹也是这样说,连这样的小军舰都伺候不好,大军舰更难搞……” “这玩意儿早特么的该拆了……”轮机长一边抱怨一边检查发生蒸汽泄露的地方。 对于手下没有执行命令,舰长于海峰并未计较,而是走到通讯参谋的旁边,接通了全舰广播系统。 “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我是舰长于海峰,现在通报本次任务情况……”于海峰低沉的声音,通过广播系统,在全舰所有舱室里响起。 整个军舰所有人,都愣了。 这是什么情况? 正在忙着维修泄露地方的轮机长听到这话,“难道老于要宣布,这次就是开到拆船厂?” 周越看了一眼轮机长,苦笑了一下,没说话。 “……本次任务,也将是102舰最后一次任务……” 于海峰还没说完,就被章平给抢了通话器,关闭了广播,“老于,这里面很多人都是在102舰上很多年的,很多甚至父辈都在102舰上服役……” 章平担心很多人反对。 到时候一旦闹起来了了,不好收场。 如果真的很多人违反命令,造成的影响也会非常恶劣。 “就因为这样,他们更应该知道!”于海峰扫视了一眼舰桥指挥室的所有人,平静地说道,“大家都是军人,他们明白自己的职责!” 于海峰再次拿起了通讯器,继续广播,“大家应该都很疑惑,为什么本次任务,不仅舰队首长亲自送行,就连海军司令都来为102舰送行……这是102舰最后一次任务……作为靶船,检测海军新式战舰跟反舰导弹的性能……在这之后,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整艘军舰上所有人都沉默了。 “哐当!”轮机长手中的扳手就这样滑落,掉了下去,一脸不相信地问着身边的周越,“周越,你听到了吗?” 周越同样也蒙了。 102舰退役,都没有谁这样伤心过。 可没有谁想过某一天102舰会成为靶船。 现在这一天来了,102舰作为靶船,会被击沉。 轮机长也不管手中的工作,直接向着外面冲去…… “我们不要新军舰,就要102舰!”轮机长直接闯入了舰桥。 “轮机长!平时你们不是整天嫌这军舰太老了,早就该退役了?”舰长于海峰等人看着闯进来的轮机长,有些不可思议。 换成任何人,他们都不至于惊讶到这样的程度。 可轮机长这位鞍山级二代,别说军舰上下,就连整个舰队从上到下都熟悉。 他父亲是102舰上服役了二十年,最终儿子接班,成为新的轮机长,各种表现都非常不错,业务能力,那是绝对没得说的,但是那损得不行的嘴,在整个舰队都是出名的。 鞍山级41年服役,然后卖给中国海军,已经是服役十多年了。 虽然改装成了导弹驱逐舰,对于海军来说,这已经是爷爷辈的军舰了,舰体老化严重,轮机长可以说是整个战舰上最苦逼的工作岗位了。压力大,业务能力要求高。 可到现在,虽然老化严重,每次102舰出任务,都是没有出现任何险情,哪怕是老化严重,随时都可能出现重大险情的动力系统,也没有任何问题。 就因为轮机长的强悍。 整个战舰上对战舰最熟悉的人,没有人可以跟他比,他父亲了解战舰的每一颗螺丝钉,他不仅继承了父亲的经验,甚至还比父亲跟了解这艘战舰,提出了多次改进意见,最终因为海军没钱而没有进行改造。 “对啊,我嫌弃他,那是我的问题,但是让它作为靶舰,最终葬身大海!我可以嫌弃她,因为我不想伺候她了。但是不代表我可以接受她成为靶子,最终被击沉在大海……”轮机长的脸,几乎扭曲了起来。 他的声音不大,却每个字都清晰地传入到了舰桥指挥室每个人的耳中。 操舵兵甚至已经开始颤抖,操车兵甚至想要继续减档,可现在两车都已经让他偷偷地减到了一档。 两车进一,那已经是战舰动力最低档,平时也就只有刚启动离港的时候或者回港的时候才用的,螺旋桨甚至已经转动得最慢了。 “全速前进!”于海峰再次下达了命令,“机电长,所有雷达全开!我们已经进入最后演习区域!让102舰一路走好!” 机电长看着船长,希望他收回命令,甚至下达返航命令。 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舰长,可最终,舰长什么话都没有说,命令下达,不会再更改。 “舰长!”轮机长咬着牙,冷冷地看着于海峰。 见于海峰没有任何反应,求助一般看着政委章平。 所有人都看着舰长跟政委,希望他们改变命令,不要让这艘对海军来说拥有无与伦比作用的战舰就此葬身大海。 “嘭~” 突然,102舰猛地一震,让整个指挥室都慌乱了起来。 天才本站地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