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 没有1600万,打捞船不能出海 - 重生军工子弟

1214 没有1600万,打捞船不能出海

“这下你们可以安心了。飞机主体已经绑在我们船底了……”李卫国笑着对一直紧张等着的郑宇成跟谢凯说道。 说话的时候,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哪怕外面风浪很大,气温很低。 整个打捞过程,不到两个小时,加上后面把飞机主体残骸绑在船底,在这样的海况下,同样不是容易的事情。 最终,所有的工作,都很顺利完成。 “我估计到时候美国人会请你们帮着打捞……”谢凯同样也是松了一口气。 郑宇成顿时就笑了,“还有个飞机翅膀留给他们啊,可不要说我们什么都带走了。” 李卫国跟谢凯同样笑了起来。 美国人如何,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了,反正飞机到手,剩下的就是认真研究一番美国人的技术,借鉴一番,再根据这些方面来开发自己的技术。 “瞌睡遇到枕头,这也算是好事。虽然说f-14跟ep-3不是同样性质的,不过也有不少技术共通的。”谢凯脸上笑容更甚,如同偷吃到了鸡的狐狸。 f-14从最开始伊拉克送过来战机残骸,404就从国内组织了精干的技术力量来测绘研究,没有准备仿制,只是为中国自己的双发重型战机做技术储备。 超-7a可以说就是从f-14里面脱胎而来,尤其是中国最为缺乏的航电系统跟电子技术设备。 超-7b同样跟f-14有着很大的渊源。 上面有不少的电子技术,404基地方面研究起来进展非常缓慢,都因为没有任何基础,特别是数据链等中方技术人员尚未接触到的技术,在美国人的侦察机上可以得到印证。 什么设备是干什么的,一开始可能不太清楚,测绘仿制后,再组织技术人员一番琢磨研究,自然明白。刚开始可能无法达到美国人的这种水平,只要有了技术基础,一旦技术突破,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容易。 有了ep-3电子侦察机,超-7b上面使用的航电系统跟电子系统这种脱胎于f-14的,研究起来也就更容易。何况404下属的运-10团队一直都在研究运-10的军用化,特别是预警机项目,得到的成果将会更多。 到时候预警机同样可以跟战机通过数据连接,利用预警机来指示作战飞机目标等情况。 要不然,谢凯跟郑宇成两人也不会这样激动,连夜就跑来在海况非常不好的情况下要求打捞队打捞ep-3战机的残骸。 对于美国通过外交途径寻求中国政府帮助,请求中国的打捞队帮他们打捞ep-3坠海后的残骸,中国方面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没有拒绝。 何况,美国的飞行员,除了失踪的,剩下的都已经捞起来了。 究竟失踪没有,只有美国人自己清楚。 得到了ep-3残骸,可以看到上面固定座位的404相关人员也是清楚的。 “120万美元打捞费?这是不是太少了一些?”对于打捞任务果然落到海军打捞队的头上,队长韦华皱起了眉头。 “上面谈的。”李卫国觉得120万美元已经不少了。 韦华想起了谢凯当初说的话,直摇头,“向上级汇报,我们打捞船太过老化,需要维修,无法出海打捞……” 美国人有钱,他们害怕侦察机被中国捞起来。 虽然已经被他们捞起来了,原来参与的饱和潜水员们都被送回部队,打捞船上换了一批人,现在两艘打捞船还在继续打捞102舰的残骸,用来作为沪东造船厂的损伤评估。 一艘两千多吨的军舰,虽然被炸成了几节,大块点的区域也是有着数百吨的,可不容易打捞。 现在打捞的只有一艘j503号打捞船,j101因为受损,停在沪东船厂。 而j503号打捞船同样返航,不是已经完成了作为靶舰的102船的打捞任务,而是这艘船出现一些机械故障,需要修理。 “什么?他们打捞队的船现在有问题,需要维修之后才能去打捞?”美国方面负责跟中国打捞队协调打捞ep-3电子侦察机的斯坦特少校有些不可置信,“我们可是找的他们海军的打捞队!” “少校,这不能怪他们。中国海军军费匮乏,装备落后这是事实。连战舰他们都没有太多经费来更新,更不要说这些辅助舰船……”助手急忙向着少校解释。 他也是从大使馆知道这些情况的。 斯坦特少校知道中国海军装备落后,他们需要打捞的不是数万吨的大型货船,也不是数千吨的军舰。 只是一架只有三十吨不到的飞机! 借口! 全都是借口! “催促他们!让他们尽快出海,在这之前他们不是还在那片海域打捞吗?”少校很火大。 早点捞出来,早点安心。 来中国之前,他的上级就亲自给他强调过,如果那架侦察机一直泡在海水里面,都不是问题。就怕中国人打捞起来窃取他们的技术跟里面的机密。 没有看到残骸,谁都没有办法。 万一中国偷偷地派出潜艇去从海中偷走,那就麻烦了。 何况中国的两艘打捞船一直都在那一片海域活动,天上即使有侦察机盯着,也没法看清楚水中的情况不是?潜水员要从海底把里面的电子设备一台台地偷走,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最终即使残骸捞起来,也没有什么用。 螺旋桨飞机,中国也有。 一架这样的飞机不重要,重要的是里面搭载的各种电子设备跟数据。 海水浸泡只能使得电子系统失灵,时间太短,尚未腐蚀内部的各种电子元件,数据都是可以恢复的。 “少校,外交部正在斡旋,他们上级没有任何问题……中国有句话,叫做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我已经要到了他们打捞队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大使馆也建议我们直接去跟他们沟通。”助手对少校建议着。 少校看着助手,一脸疑惑,“霍华德上尉,你确定吗?” 助手很肯定地点了点头,表示确定。 无奈之下,少校只能让助手跟中方相关人员沟通,安排他们去沪市,跟打捞队的人沟通。 中方的安排很快,第二天,斯坦特少校跟助手在一名中方安排的翻译带领下就乘坐飞机到了沪市。 打捞队的接待人员直接把他们给带到了沪东船厂。 这时候,无论是阿根廷人还是泰国人,都已经离开了这边,只有沙特跟巴林的海军舰队还停留在沪东船厂的码头上,在为舰队回国做最后的准备工作。 “少校,我们最大吨位的两艘打捞船都在这里,由于缺乏经费……”韦华也没有太多废话,直接带着美国人到船厂的维修船坞看两艘打捞船。 七十年代初期服役的打捞船,使用了快二十年,虽然维护得很到位,整艘船上很多地方看起来都不是外表这样光鲜。 “你们需要多长时间?”霍华德见这两艘船停在这里,也不知道真假,直接询问什么时候可以出发打捞。 韦华一脸为难。 旁边的翻译也不说话,只是翻译双方的话语。 “我们需要尽快打捞这架飞机,你们上级已经同意。”旁边的斯坦特少校已经变得有些不耐烦。 如果不是中方不同意,他宁愿寻求国际打捞船队。 至少,国际打捞船队的经验以及技术比中国打捞船队丰富得不知道哪里去了。 当年打捞阿波丸号,无数国家都向中国提出请求,独自打捞或则联合打捞,奈何中国不同意,他们没有那样的打捞经验,最终还是由中国的打捞船队打捞出阿波丸号。 “先生,这不是我们不愿意,我们也希望尽快完成任务。”说到这里,韦华停顿了一下,指着旁边的两艘打捞船,“你们也看到了,我们的船需要维修。” “那就马上维修啊!”斯坦特不爽了。 两艘船在船坞,却没有看到任何维修的工人,甚至没有动工。 “我们也想,这些船厂,现在都是先交钱,再干活……我们的船之前一直都在这边维修,欠了不少修理费,所以这次……”韦华很为难。 一脸本来不想说的表情。 谢凯要是在这里,一定会对他竖起大拇指。 海军的修理厂,可不会如同苏联跟西方国家的造船厂,军舰欠修理费什么的就不给维修,甚至把军舰给扣留下来。所有的经费都是国家财政拨款,可他们要这样说,谁能说什么? 旁边的翻译终于按耐不住了,“海军修理厂不都是财政拨款?” “先生,沪东船厂已经划拨给了地方单位,他们自主经营,自负盈亏……”韦华看了翻译一眼,平静地说道,“一切都按照市场经济来,我们也很无奈。如果是军舰,就不存在这些问题。” 既然这样干,早就准备好了。 沪东船厂,那可是挂靠在红旗集团下面的单位。 翻译同样无话可说。 霍华德跟斯坦特嘀咕了一阵,斯坦特明显有些激动,但是最终还是阴沉着脸点头了。 “你们欠了多少钱?我们帮你们支付,就当这次打捞费用。” “1600万,折合400万美元……”韦华还没说话,旁边赶过来的船厂厂长李庆明就笑着说道,“先生,只要他们支付了欠款,我们马上安排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