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6 突然出现又消失的GPS卫星信号(一) - 重生军工子弟

1216 突然出现又消失的GPS卫星信号(一)

“少校,你可以怀疑任何事情,但是绝对不能怀疑我们的专业水平!虽然我们的装备落后……”韦华顿时就火了。 这个机翼距离当初他们丢下的位置都偏离了两公里多! 总不能告诉美国人,飞机我们捞了,这个翅膀是留给你们的吧? “当初打捞阿波丸号,我们的技术更落后,甚至没有饱和潜水相关技术跟经验……”李卫国的脸色也很难看。 心中却把谢凯跟郑宇成两人骂死了。 当初把飞机给捞走了,说好了等测绘完成,就把一些不重要的丢回来,捞起来还给美国人。 现在倒好,根本就没有动静。 霍华德也不想做好人了。 中国打捞队虽然很敬业,但是装备太差,技术太落后,根本就找不到。 指望中国海军出动军舰来对海底进行搜索?那不可能。中国海军军舰上装备的声呐本来就差,搞不好就无法探测到…… “少校,当初贵国飞机坠海时候,这一代海域受到台风影响,风浪很大。我们的船就是受到影响撞在一起……你们说飞机是整体残骸,可我们现在只找到翅膀,距离你们提供的位置偏离这么多……” 当初海浪很大,海水运动相当剧烈,如果不是刻意为之,这捞起来的飞机翅膀都指不定被海水带到哪里去了。 当初还是故意让这机翼卡在海底的两块礁石中间。要不然,在洋流带动下,这机翼这么长时间,估计都能被带上百公里甚至更远…… 海水中,三十吨不到的飞机,真不够看,几百吨的船都能被带很远。 面对这样的说辞,美国人无话可说。 他们得到的情报就是说整架飞机主体结构都完好,只有一边机翼受损,机尾垂尾等被炸掉…… 要是整个飞机结构出了问题,散架了,这要把整架飞机残骸找出来,可就不容易了。 “继续寻找!”斯坦特少校不死心。 一个机翼,无法交差。 “少校,我们出动这么多船,干了这么长时间……”韦华有些为难。“你们的情报有误……” 意思很明显,情报出现错误,那是美国人自己的问题。 要继续,就得加钱。 “再加三百万美元!”斯坦特没有丝毫犹豫。 反正日本人出的钱,给他的那五百万美元,他根本没要。对于他来说,在部队干一番事业才是他想要的。 那点钱,他瞧不起。他的家族财富那可是能排到世界前五的。 有钱,自然好办事。打捞队没有再废话,直接扩大搜索区域…… 沪东船厂新建起来刚完工的一个轻钢结构车间被腾空出来,外面有些数量不少的武装警卫守在外面,进出都极其严格。 庞大的车间里面,看不到任何跟造船有关的设备,也没有任何跟船有关的零部件,甚至看不到任何一名船厂的工作人员。 庞大的车间里,摆着一架喷涂着美国海军标志,只有一侧机翼的螺旋桨飞机,飞机尾部的垂尾也消失不见。 飞机旁边的地上,摆放了一台台组装好的电子设备。 这些电子设备,被一根根电线连接在一起,周围还有更多的电子设备,这些设备是用来检测原本飞机上的设备的。 沪市在全国来说,工业基础都是非常好的,要弄到这些电子设备,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即使难,只要国内有,404的人也会通过空运给运过来。 这就是那架从海里捞起来的ep-3侦察机。飞机残骸几乎看不到任何被海水浸泡过的痕迹。 坠海的第四天,这架飞机就被秘密运送到沪东造船厂新建的厂房里面。由404组织的数百名各方面的专家以及技术人员都已经在前面陆陆续续地赶过来。 一群穿着工作服,平均年龄超过五十的工作人员正在里面忙碌着。 “注意,一定要把gps定位装置找出来,要不然,一开机,美国人就会收到信号……”谢凯从这架飞机被运回来之后,就没有离开沪东船厂。 泰国人要升级他们四艘053h2护卫舰反舰导弹系统的事儿,谢凯懒得参与;就连阿根廷人要采购两艘航母的事情,他也没有太上心。 本来就对阿根廷人的生意不太上心的谢凯,在得到了ep-3侦察机完整残骸后,态度更是冷淡了不少。 所以,阿根廷人直接找借口说要回去商量,然后离开了。 泰国海军护卫舰升级的事情,谢凯更没参与,就由船厂的人跟他们谈,自己则是天天泡在这个车间,看着各个领域的大拿们讨论飞机上各种设备是什么功能。 在这里,他学习起来,比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多多了。 搞了快一个月时间,美国人跟打捞队还在海上搜索这架飞机的残骸,可这架飞机已经被404组织的技术人员们摸清了大体功能。 甚至图纸也画出来了。 飞机没人要,重要的是里面的电子设备。 电子设备不是机械设备,仿制出来零件并不能仿制出功能。电子设备要想仿制,就必须开机,才能获得更多…… 这年头,gps系统对于中国来说是陌生的,飞机内部几乎都是电子设备,整套系统不仅有定位功能,还有指示目标,跟别的作战平台数据交换等功能。 在之前,这是对中国绝对禁运的,别说了解,连看一眼都不行。 谢凯更是不懂。 “谢凯,这整个系统都没有谁接触,很多零部件不开机无法检测是否因为进水而损坏……好些零部件都有信号发射功能,如果全部取下来,整个系统都无法运行。”一名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干瘦老者推了推鼻梁上巨大的眼镜,担忧地对谢凯说道。 田继伟,运十改预警机项目团队的专家,主要负责预警机机载系统的总成设计。 田继伟这次被调过来之前,跟谢凯接触少,却听过太多次这名字。 在这边谢凯作为后勤方面的调度,工作很到位。 更重要的是这年轻人基础好,学习积极性高,学起来也快,大家都喜欢。 不过涉及到专业的东西,田继伟这样的老一辈专家们一点都不会因为喜欢谢凯而做出让步。 看着田继伟,谢凯也不想退让,要是让美国人发现他们偷了这架ep-3,到时候非得出大问题不可。 这架飞机可是能让美国政府跟整个西方世界损失几百亿美元甚至更多! “田总,我知道您说的是事实,可一旦让美国人发现,那后果的严重性……” 谢凯还没说完,就被田继伟不耐烦地挥手打断了:“行了,行了,从我们来的第一天你就在强调这个,谁都知道。可现在不开机测试无法继续了,美国人这上面的卫星信号接收装置跟苏联的差太多了……” 在之前跟克格勃合作的时候,克格勃的人就把格罗纳斯卫星系统的通讯频率跟卫星信号接收装置提供给了谢凯一套。 国内尚未发射通讯卫星,北斗计划尚未启动,想要研究这方面,就只能通过苏联的卫星系统。 美国跟苏联走的技术路线不同,以国内团队对苏联设备的研究经验,根本没法对这些关机后不知道有什么具体作用的美国设备提供太多参考。 能摸清楚设备大体功能,还是通过对整个系统跟外部连接的天线推测出来。 ep-3功能强大,机头跟机翼,甚至尾部都是天线,可惜尾部已经被炸掉…… 谢凯可不愿意为了尽快整明白而让美国人知道他们坠海的飞机被自己给偷走了。 “宁愿缓一缓,等到咱们那边把信号屏蔽器给研究出来,屏蔽周围一切信号……”谢凯坚决地说道。 从当初专家团队说可以修复开机,谢凯就提出来研究卫星信号屏蔽装置。 这种玩意儿,那是绝对军用的。 尤其在以后各国卫星发展到能把地上车牌号都能看清楚的程度,404那样的基地,再也无所遁形。 有了卫星屏蔽设备,即使天空上无处不在的卫星,也有很多区域无法看清楚。 “那才开始启动……而且不开机也无法知道美国gps卫星通讯频率……”田继伟补充着说道。 这会儿对他们来说,开机,获得更多数据,才是当务之急。 就如同洞房花烛夜,眼看拜了天地,送走了宾客,准备跟新媳妇儿一起享受人生四大喜事之一,却发现,娘家送亲的人赖着不离开…… 这才急人。 这几天,不仅是田继伟,还有其他人员,都希望说服谢凯。 虽然谢凯没有职务,却代表着404高层,是郑宇成亲自安排的人,代表着郑宇成等人。 “我们只开几分钟,即使发送信号,跟美国的卫星连接,我们这里也能很快切断……” 谢凯被说得没办法,为了清净,无奈下同意,却也有条件,“最多只能开机三分钟!” 田继伟没有再讲条件,直接同意了。 三分钟开机时间,各个位置有人,能掌握的东西,已经够研究很长时间了。 各种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唯独没有准备信号屏蔽装置。 在田继伟的一声令下,整个系统的总电源开关被按下。 “快断电,有设备在向外发射信号……”刚通电,系统刚开始启动,监测无线电信号的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就惊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