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 怎么忘了“声呐无铜,偷走无用” - 重生军工子弟

1218 怎么忘了“声呐无铜,偷走无用”

“这不行,现在美国的卫星跟侦察机都盯着这边,并不是容易的事情。”谢凯摇头。 如果真的这样做,反而是此地无银。 “可现在运输也不容易,船厂内部没有机场,从里面运输出去也不容易,-3的机体不小,火车运输还是公路运输,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到现在,田继伟等人都不愿意舍弃-3的机体。 跟运-8一样,都是螺旋桨飞机,但是美国这-3的机体在设计上,本来就是为了电子侦察机而专门进行了设计修改,这样一来,飞机上到处安装的天线不会对气动布局产生影响,不仅不会影响飞机的飞行性能,同时还解决了飞机上众多天线的电磁兼容等问题。 没有人愿意放弃。 田继伟等人还没有认真研究整套系统,不开机,根本就没法继续。 “那就把这个拆解了,由铁路运输出去呗。”田继伟希望谢凯能改变想法,“咱们本来就有飞机研究的单位,虽然我们项目是大飞机,预警机,不过可以用运-8作为机载平台……” 显然,田继伟是为了帮秦飞。 秦飞的运-8在技术上,还落后于-3,无论是发动机还是机体结构设计。 “运-10作为战略预警机平台,运-8可以发展战术平台……”田继伟继续说道。 他其实也有担忧,担心谢凯最终会为了404的利益拒绝这样的提议。 秦飞跟404之间的关系,因为运-10设计团队被搬迁走,秦飞的领导们都担心最终连生产线也重新建设。那样一来,双方的合作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在搬迁的时候,秦飞的人明显不情愿,而404的人同样没有丝毫松口。 本来两家竞争单位之间关系不好那是正常的,可这不利于空军的长期发展。 田继伟自然知道双方的关系,也知道谢凯在404的影响力。 说通谢凯,比说服郑宇成等人要容易很多。 谢凯看着田继伟,心中一动,空军应该已经在谋划以运-8作为平台研究预警机。 运-8雷达电子试验机也快立项了。 现在有了-3,除了缺了尾巴跟一边的翅膀,几乎都是完整的,连外部的各种天线都是完整的,有着很大的借鉴参考价值。 “海军还没有电子侦察机,或许可以以运-8为平台,帮海军开发一款电子侦察机,这些侦察机,陆军也可以使用。”谢凯点头肯定了田继伟的想法,“基地会支持这样的方案的。” “可现在美国人那边……”田继伟是担心这个。 美国人现在摆明了架势,不捞出完整的残骸绝对不罢休。 “没事儿的,我来想办法解决他们。”谢凯安慰着田继明,“让技术人员把飞机拆开,用火车先运走,到时候直接空运回去。” 之前为了把残骸丢回去。 可现在,残骸是不会丢回去了。 就必须得想办法让美国人死心。 一方面,美国人会怀疑残骸已经被中国得到了,另外一方面,美国人又捞起来了一个机翼。 谢凯知道美国人的技术不好搞,但是从来没有想到美国人在侦察机内部会这样设置,居然设计成只要一通电,卫星定位信号有着最高优先启动级别。 亏得之前还做好了各种准备工作。 在定位装置发射信号,尚未跟美国卫星系统连接前就断电,要不然真会被美国人知道位置。 可是谢凯真不知道怎么去应对眼前的事情。 美国人不是傻子,计划不周全,根本就不行。 而且还得天衣无缝的计划。 “谢凯,要不咱们去买点海鲜吃?”谢凯回暂住地的时候,抱着儿子用手中玩具逗着的莫齐开口说道。 得到了-3残骸,谢凯一直就没有回去,莫齐担心谢凯一个人照顾不好自己,直接带着儿子跑到沪市来。虽然外婆在这边,可谢凯懒得回去看大舅妈跟姨妈们的脸色或听他们的奉承。 看着浑身散发着母性光泽的莫齐,谢凯凑上去抢了一口儿子的饭,才笑着问莫齐,“馋了?这边的海鲜不如北边海域的,那边水凉,口感跟味道更好……” 莫齐瞪了谢凯一眼,“吃不好,你儿子就得挨饿!你这当爹的也是,天天抢儿子的饭……” “行,行,不就是海鲜嘛,咱们直接去码头……”谢凯听不得莫齐的数落。 自己抢儿子的饭,确实是不对。 莫齐之前从来不好吃,可从生了孩子后,只要吃的差点,就没有奶水。 两世为人,第一个孩子,谢凯可不敢大意,老娘电话中交代得清楚,生活一定要跟上,要是饿着了她孙子,回来有谢凯受的。 加上本来也没有办法去应付美国人,谢凯心情烦躁,正好出去走一走。 现在是傍晚,在近海区域捕鱼的渔船差不多也要回港了。 开车带着莫齐母子向着渔码头而去,这时候的沪市还不堵车,距离虽然远,倒也没有要多少时间。 远洋渔船很少下午返港,傍晚回来的,一般都是在近海捕鱼。 虽然即将进入九十年代,国内经济发展也是非常迅速,这年头,交通运输依然不方便,加上国内才解决温饱问题,海鲜很少有空运的。 这玩意儿这年头依然便宜。 码头上有着不少人,对于人们来说,这年头还是吃肉最实在,海鲜远不如肉。 把车停在边上,谢凯抱着儿子陪着莫齐一起在码头上溜达着,莫齐对于码头上的那些小鱼小虾都不是很感冒。不是嫌贵,就是嫌不新鲜。 一直到一艘不小的渔船回来。 这艘渔船跟其他的近海渔船不同,比较大,属于那种可以跑比较远距离作业的船。 船一到岸,等在码头上的无论是买海鲜的贩子还是买来自家吃的人,都蜂拥地围了上去,那场面极度壮观。 孩子在谢凯怀里抱着,怕挤着,他直往后退。莫齐却准备往前面去挤,被谢凯腾出来的手一把拉住:“你干什么呢,咱们又不是小贩,挤上去干嘛?” 买得又不多,即使有冰箱。 实在不行,直接从贩子手里买也行,贵不了多少。谢凯又不差那点钱,可不想自己媳妇儿去人群中挤着了,把奶挤出来了多浪费,现在还不够吃不是? 莫齐无语地看着谢凯:“晚了好东西都没有了……” 谢凯只是摇头,也不说话。 渔船回港不会立即离开的,肯定会留下一些好东西的。 一直等了大半个小时,围着渔船的人少了很多,贩子们的车已经停渔船边上,谢凯才抱着孩子带着莫齐过去。 码头上味儿比较重,谢凯也没有那种自己儿子金贵,来不得这些地方的想法。 船上整箱整箱的海鲜被运下来,比筷子还长的虾,以及数量众多的各种海鱼,让谢凯这个南海溜达了几圈的人都不认识几种。 见贩子们跟搬运工们可以上渔船,谢凯想要看看渔船跟军舰的区别,也不管挑选海鲜的莫齐,自己抱着儿子上了渔船。 刚一上到甲板上,看到甲板上凌乱堆放的一堆东西,整个人都愣住了那一堆东西,都是被一根粗粗的线缆串联着,上面有着一个个拳头大小如同铃铛的东西,中间还串联着一些别的。 这特么是拖拽声呐! 只一眼,谢凯就看出来这是啥玩意儿了。 “老板,这是啥玩意儿?”谢凯见到一名皮肤又黑的汉子就喊老板。 是不是老板他不确定,跟海军接触多了,自然了解长时间在海上生活的人是什么样子。 “老板在那边哈,我们也不知道这是啥玩意儿,经常捞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说是能卖钱,也没见着卖到啥钱……”被谢凯问的人摆了摆手,指着不远处一名三十多岁,跟其他水手不同,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子说道。 “不知道这玩意儿是啥,渔网捞着的,把网都给扯破了,看这里面有不少铜,铜价又高……这一堆好几百斤,怎么也能卖个几百块钱……” 见谢凯询问,年轻的船老板随口回答着。 他可不认为这年轻人有想法买他的这东西。 海里面,啥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能捞起来。 “这玩意儿可不只是卖废铜哦,有用着呢!”谢凯笑着回答着。 心中更是笑翻了天,困扰着他的如何应对美国人的不见飞机残骸不罢休的问题顿时有了解决方案。 “声呐无铜,偷走无用!” 这是一个网上广泛流传的段子。据说是国内废旧铜价高,一些在海上捕鱼作业的渔船一遇到机会就捞这东西,要是运气好,卖废铜比捕一船鱼的价格高多了。 后来发展到在海里见啥都捞啥,是否值钱,靠岸了收破烂的看了才知道。 然后才有了“声呐无铜,偷走无用”的这个段子。 谢凯不知道段子真假,但是这种方法能让美国人死心。 打捞船队再厉害,也就只有那么几艘打捞船,跟渔船的数量比,差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