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 把F-14开去巴黎航展,如何? - 重生军工子弟

1223 把F-14开去巴黎航展,如何?

这一届巴黎航展对中国的装备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在这次之后,中国的装备单位很少有实机参展,以后更是没有。 谢凯一直都希望把中国制造的装备向全世界展示。 无论是军用市场还是民用市场,对于飞机类的产品,需求量都是庞大的,可这里面技术门槛高,竞争激烈,中国在国际领域中所占的市场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你这就不管这些事情了?”田继伟看着谢凯,有些担忧。 谢凯不明白他担忧什么,“田总,所有的装备直接通过火车运出去,然后在装飞机运走,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了……” “后续研究的事情呢?”田继伟问着谢凯。 换成原来,谢凯马上就会承诺经费什么的,可现在他学聪明了,对田继伟说道,“后续的情况,先运回去再说,郑主任他们会有决策的。这事儿我也无法做主,只能问问郑主任。” 基地现在都在整顿各种项目,再添加项目,肯定需要谨慎又谨慎。 何况,东西搞回来了,空军也应该出一些研究经费了。 虽然说这是美国海军使用的电子侦察机,空军的预警机项目也需要。运十转军用,本来经费就不多,研究又陷入了瓶颈,有机会突破,需要更多的经费,换成之前,404不会有任何人反对再加大投入。 可现在形势有了变化。 秦飞也参与到这个项目中,还有空军参与,空军不给点经费,那是不合适的。 “田总,您也不用太担心,这些设备安全隐秘地运回去,也要两三个月的时间。不用担心太多,只要不影响我们项目的进度就行了。”谢凯见田继伟丝毫都没有打消顾虑,继续说道。 田继伟看着谢凯,最终只是暗自叹息一声,什么都没说。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再说什么,就有些不合适。 “谢凯,打捞船的事情……”听说谢凯马上就要离开,韦华也急了。 当初谢凯可是说过,沪东船厂可以单独成立一个项目团队,开发更先进的打捞船,跟海军技术部门合作,设计研究深海潜水钟等潜水设备。 到现在,并没有任何结果。 沪东船厂好像也没有打捞船的设计建造经验。 “韦队长,您放心,沪东船厂虽然没有设计建造打捞船的经验,不过也是一家军民两用装备设计生产单位。李厂长跟顾书记都点头同意这事情。只要美国人一走,这就可以开始启动,将会根据你们的需要来设计制造打捞船……”对于打捞船的事情,谢凯并没有撒谎。 沪东船厂要发展,就必须涉及到更多的舰船种类。 特种作业船这些都是必须的。一个设计团队也不需要太多人。 生产工厂,船坞这些基础设施,整个船厂都可以共用,唯独设计团队这块。 “船厂要发展,就必须拥有更强的技术实力,如何才能拥有更强的技术实力?只有一条途径,就是拥有更多种类舰船的设计制造能力。还是老规矩,按照模块化进行设计制造,比如动力系统,吨位相差不大的船,用同类型的动力系统……”谢凯见顾宝农跟李庆民等船厂的负责人依然有些顾虑,劝着他们。 顾宝农看着谢凯,一脸苦笑,“你说这些倒是容易,可做起来,就不是容易的事情。设计的领域太多,对我们现有的设计能力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压力。我们现在军品跟民品分开后,设计人员本来就匮乏。” “是啊,谢凯,打捞船本来需求就不大。我们现在的精力,更应该投入到大型民用运输船的设计上。无论是油轮,还是天然气运输船,甚至矿砂船等,大型的对我们来说都是比较困难的……”李庆民补充着。 沪东船厂现在规模正在急剧扩大,对于任何管理人员来说,都应该是高兴的事情。 尤其是李庆民这些高层管理人员。 可他们现在却是担忧。 原因无他,沪东船厂现在扩大到让李庆民他们都有些担忧。 很多项目都只是一个架子,需要更多的技术人员来充实。如果人员补充跟不上,经费需要消耗,人员数量不够,成果自然缓慢无比,对于他们这些高层干部的考核,就需要看结果了。 “人手的事情容易解决,汪主任他们会想办法的。虽然说救援船订单不太多,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庞大的订单,而是技术储备。海军目前缺乏经费,地方行政上同样经费不充足。咱们国家有着数百万平方公里的领海,对于救援船的需求同样是庞大的……”谢凯并不是眼光长远,而是知道二十年后是什么情况。 现在就投入到这方面的研究中来,二十年后,沪东船厂在这方面同样也是领头羊。 救援船是军民两用的,无论军用,还是地方行政,都需要装备不少。 “这个可以不急着出成果,慢慢搞。团队规模也不需要太大……”谢凯见两人依然有担忧,开口说道,“打捞队这次从美国人手中捞到了上千万美元,将近五千万,怎么也能分三千万到打捞船上,前期设计不需要太多的钱……” 有三千万,制造一艘先进的大型打捞船,根本就不够。 但是可以支撑前期的研究工作。 沪东船厂需要拥有更多船舶种类的制造能力,这样才能在国际上得到更多的订单。 国内未来几十年,对于各种类型的远洋船舶需求量将会剧增。 一旦国内制造不出来,订单都将会是国外造船厂的,无论是价格还是其他方面的条件,都将会非常高,还没有多少讨价还价的余地。 谢凯把这边的事情交代好,就送莫齐母子上了回首都的班机,他自己没有回首都,而是等着飞机来接他回基地。 眼看这一届巴黎航展就没剩下几天时间了,虽然历史上的很多事情没发生,苏联跟其他各国的情况依然是那样,暴风雪航天飞机是肯定要出现的,安-225也会震惊全球,甚至苏-27依然会飞眼镜蛇机动。 只不过,中国唯一一次实机参展的,将不会再只有歼-8ii,而是增加了全密封的运-8支线客机型号,还有同样可以飞眼镜蛇机动的超-7a,甚至还有出口型号的超-7b双发战机模型…… 通过海路运输的歼-8ii,这时候估计都已经到了法国了。 “你小子终于回来了,之前我们都还在讨论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想要问你,又怕影响那边的事情。”谢凯一回基地,郑宇成的脸上就笑开了花。“去巴黎的路线跟后勤工作已经安排好了。运-8也跟我们一起走,不过这速度有点影响……” “问题不大。”谢凯也知道,运-8这样的螺旋桨飞机的速度不可能有多快。 就连ep-3这样的侦察机,最大速度都能达到740公里/小时,可运-8达不到。 “我们没有空中加油机,超-7a虽然有空中加油能力,不过那是后续的型号,而且我们也没有试验过……”谢凯有些遗憾。 一边说,一边向着旁边的机库走去。 飞行表演的是五架超-7a,为了保证飞行表演不出问题,还准备了两架备用飞机,如果没有问题,这两架备用飞机就将会做地面静态展示。 “空中加油机早晚会有的。西飞的空中加油机应该快要差不多了,虽然只是用轰-6改的。”谢凯安慰着他们。 巴基斯坦有美国提供的空中加油机,但是那些飞机被美国派出的人员严格看管,根本就不可能让中国来研究仿制。 超-7a航程不足的问题,本身就是一个不小的问题,中巴联合研制,主要就是中国提供相关技术,巴基斯坦方面的技术人员会改进,引进美国的空中加油系统,使得超-7a可以通过巴基斯坦空军装备的空中加油机来加油,以此增加航程跟作战半径。 空中加油装置,最复杂的就在加油机上,战机的加油系统反而不是太复杂。 海军虽然已经装备了歼-8ii,作战半径达到了800公里,可依然不足以覆盖南沙群岛。 要想覆盖南沙群岛,要么研究出作战半径更大的战斗机,要么就装备空中加油机,通过空中对战机加油来提高滞空能力…… “不说这些闹心的事儿,咱们这次去巴黎航展,也算是可以露脸了。都说咱们国内的飞机制造技术不行,就让整个世界好好看看,事实是不是这样的。”郑宇成不想去说空中加油机的事情。 西飞那边搞空中加油机,这才刚开始呢。 目前还在技术论证阶段,连设计草图都还没有开始画。 “这些飞机的状态没有问题吧?别到时候如同雷鸟飞行队在咱们国内表演的时候……”谢凯问道。 他知道这样的情况不可能。 可对于超-7a这种一边设计一边生产,结构强度等试验都没有长时间展开过的应急产物,他心中确实是没有底。 基地这几架超-7a,一直都在做飞行试验,各种大机动动作,还经常试验龙抬头这样的机动动作,对于结构强度来说,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 而且苏联生产的rd-33发动机使用寿命并不长,没架飞机每天至少都飞行两个小时,一年甚至都能超过1000小时…… 基地的几架超-7a,从生产出来,都还没有更换过。 “没有问题。技术团队一直都在跟进。出口的战机,任何空军的训练,都不可能如同我们这样天天这样各种大机动动作都飞……”岳林的话,让谢凯安心了不少。 临近出发,这次转场飞行,总航程超过一万公里,而且不像别的国家,每次转场后,都有充足的时间进行维护保养,必须在出发之前就做好最详细的检查,所有的飞机都停在机库里面,飞行员也在休息。 见谢凯过来,基地的飞行员都跟他笑着打招呼。 飞行队队长屠浪看着谢凯,更是直接上来搂着谢凯的肩膀,一脸笑意,“老弟,咱们这还得感谢你,要不然,这辈子估计都没有飞这么多国家的机会。” “你得感谢郑主任他们,是他们向上级申请的,要不然,咱们根本就不可能参加巴黎航展。”谢凯见郑宇成直翻白眼,赶紧说道。 屠浪这家伙,根本就不买郑宇成他们的账。 就连岳林这个顶头上司,都是不待见。 这支飞行队的飞行员,基本上都是刺头,原本找来飞f-14的。 “要是咱们开着那边的那些大块头去,肯定会更舒服,虽然在空中因为重量大,操作没有这样灵活。”屠浪见谢凯眼睛看着旁边的那几架f-14,也是有些惋惜。“要是f-14能有超-7a在空中这样灵活,那飞起来就舒服了。” 他想要再去开那些飞机,就必须放弃开超-7a。 超-7a他想开,f-14他同样想开。 奈何,熊掌于鱼,不可兼得。 谢凯听到这话,直翻白眼。 mmp,真当飞机这样好造呢! f-14那可是国际上三代战机的开山鼻祖,七十年代就服役,到现在,都没有丝毫落后。 美国人放弃f-14,转而选择f/a-18这种性能更差的,其理由就是f-14这种可变掠翼飞机的维护成本太高。可最终事实证明,f/a-18这种飞机的维护保养成本甚至更高。 那只不过是美国国内军工巨头们暗中较量的结果而已。 “放心吧,超-7b很快就会进行试飞了。”谢凯说道。 “切,骗鬼呢。那玩意儿早了去了……”屠浪撇了撇嘴,“何况,咱们的发动机都没有搞定……” 他真不相信超-7b能有那么快就搞出来。 即使试飞成功,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小批量生产。 谢凯也只能对这孙子投去一个白眼。 这特么的完全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咱们不是在搞发动机公关么?以后搞出来了,也不会让你开那个。” 屠浪只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 “早就给你说了,不要理这小子,理会他,只能给自己找别扭,你非不听。”郑宇成见谢凯吃瘪,一脸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