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5 有订单,不能接很让人苦恼 - 重生军工子弟

1225 有订单,不能接很让人苦恼

“歼-8ii提前到达,会有更长的时间来让西方世界报道。咱们应该早点到达。”汪贵林觉得十天时间太短了。 上万公里的转场,飞行员将会非常疲惫。 这对战机的稳定性都是严峻的考验。 基地的几架超-7a,最少都飞行了三百多个小时,按照空军装备的那些战机的制造水平,即将到达大修时间。甚至连rd-33发动机也已经接近大修时间。 苏联发动机的使用寿命很短,一般也就只有几百小时,后期维护保养成本很高。 长时间连续飞行,加上又在国外,各国的维修设备国内技术人员又不是太熟悉,容易出现问题。 “都到这样的程度,再担忧这些也没用。虽然说是参展,这次出去,也可以让我们的技术人员跟其他国家技术人员交流沟通,学习借鉴国外的经验……”郑宇成倒想得开。 岳林一直也不插言,就在旁边听着。 白彦军等人也懒得理会他们,大家都很忙,这两个老家伙现在越来越不着调,说是商量这段时间给参展的飞行团队后勤保障问题,现在却担心这些。 “其实咱们这也有好处,歼-8ii到那边组装,只有参加航展的人才能看到,具体性能如何,不容易让人直观地看到。”谢凯见这些老家伙已经没了之前的激情,做什么都是各种担忧,心中也是有些不爽,可该鼓气的时候,也不能给他们泄气,要不然,什么都没得干了。“还是说说后勤保障这块。从国内飞过去,在巴基斯坦没有问题,巴基斯坦也会装备超-7a,后勤系统几乎已经建立起来。埃及更不用说,已经列装部队了……” 说是商量,最主要还是商量进入欧洲国家之后的事情。 使用欧洲国家的机场,那费用不是一点点的低,维修什么的,也不是那么方便。 目前翻译人员,连外交部跟商务部都不够用,基地里面自然也没有那么多,何况,基地的技术人员也没有多少人懂太多的外语。即使懂外语的,大多数也都是俄语,这还是新中国成立后,苏联老大哥援助中国工业基础建设时候学习起来的。 专业语言跟普通交流语言有着一些差别。 可就这差别,都容易出现问题。 交流一旦出了问题,这就会对行程造成更大的影响。 “基地已经调集了十名懂我们通过国家相关语言的技术人员,十天的行程,前面七天都不是问题,主要在巴基斯坦跟埃及待的时间较长。剩下的三天就是在希腊跟意大利以及法国……除了参加静态展示的两架超-7a,其他用于飞行表演的,将会在表演结束就撤离……”岳林把整个行程做了介绍。 各国的官方都已经交流好,这些参加巴黎航展的战机哪怕是在各国只休整一夜,加点油,价格也是老贵。 “模型弹用运-10运输过去,这些也跟途径的各国报备过,不会有什么问题。巴基斯坦那边需要全方位评估超-7a,他们空军订购美国的f-16,交付期出现了一些问题……”汪贵林也介绍着他这边的情况,“另外,埃及那边表示了对超-7b的浓厚兴趣……” “埃及想要超-7b?”谢凯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 埃及应该是美国跟西方国家重点拉拢的对象,当初埃及跟着苏联混的时候,扼守着苏伊士运河,这让石油跟货物需要通过运河的西方国家如鲠在喉。 甚至为了这条运河爆发了好几次战争。 最终才让埃及倒向西方国家。 “苏联人不行了。”汪贵林看着谢凯,眼神中透露出意味深长。 “这也是正常的。如果苏联不行了,美国一家独大,就不需要拉拢谁了。谁要是挡着他们的利益,就可以放心地收拾谁。”谢凯叹了一口气。 历史的车轮,谁都挡不住。 哪怕是让他重生到苏联,在86年的时候,想要拯救因为工业发展偏科太过严重的苏联,都没有可能。 除非苏联能如同中国这样,有这样大魄力跟决心搞改革开放,降低重工业投入的比例,把资金投入到关系到民生的轻工业上面。 这样搞,那是几乎没有任何可能的。 苏联跟美国之间的竞争,从二战之后,就没有缓解过,几乎是你死我亡的竞争。 两个超级大国同时存在,谁都想在这个世界当大哥,没有分出胜负,谁都不可能低头听对方的。 何况,这还关系到国家利益。 “苏联要是继续跟美国竞争,我们会失去很多机会的。”汪贵林悠悠地说道。 苏联如果还是原来那样的程度,美国为了争取一些国家,避免被苏联拉拢,他们各种好处都会给。 一旦不需要了,自然就不需要给那么多好处了。 就如同现在,苏联不行了,国内经济无法支撑他们的各种计划,更是陷入了阿富汗战争的巨大泥潭,想要通过阿富汗再进攻巴基斯坦,获得印度洋的出海口,那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 不提供给巴基斯坦更先进的战机,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这不是主要原因,更重要的是美国也没钱了。提供给巴基斯坦的f-16,几乎都是属于军事援助,巴基斯坦方面付款不多。美国财政无法支撑起来了。”谢凯倒是知道内幕。 到现在,竞争了几乎半个世纪,双方到现在,经济早就无法支撑,可谁都不愿意放弃。 美国抢劫他们的小弟跟印刷美钞来弥补财政赤字的亏空,苏联同样是抢劫他们的加盟共和国来应付跟美国的竞争。只不过,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完全没法跟美国众多的小弟比经济。 日本、西德的经济,都是排在世界前几的,薅羊毛一次,都能支撑美国好几年的军费开支,苏联不行。 “行了,还是说说巴基斯坦这边吧,他们空军本来就有投资,现在因为发动机问题一直无法得到我们的明确答复,这次我们飞行队路过,他们军方高层,尤其是空军高层都会观察……”郑宇成担心的是这问题。 巴基斯坦要战机。 当初研发经费人家是给了2.5亿美元,现在却一架战机都没有得到。 “我们的发动机什么情况?”谢凯看着郑宇成他们。 发动机联合公关的事情,早就展开了。 这么快出成果,谢凯也知道不可能,至少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研发出发动机。 实在不行,涡扇-6也勉强可以顶几年,唯独不好的就是发动机寿命太短,维护成本太高。 “现在刚展开,基础材料跟加工等限制着,如果不解决材料问题,其他的都难以实现。”白彦军一脸无奈,“越深入,才越发现事情没有我们原来想的那样简单。原本我们认为最基本的高温合金、钛合金等我们解决了,问题不会太大,可现在需要把这些材料批量生产,制造成零件,需要各种加工设备,甚至加工刀具都得重新研究……” 这些方面,谁都知道。 要不然,一个发动机的攻关,要不了几百亿的资金。 这次还好,有军方跟工业部来帮着分担大部分资金,要不然以404手中可以调动的经费,到最后很可能会因为资金链断裂而无法继续展开下去。 “这个无所谓,慢慢来,这些基础技术装备,并不是我们发动机制造才需要用,战机跟导弹同样需要用,民用领域更多……”谢凯安慰着他们。 他觉得,自己就不应该提出这样的问题。 有沈鸿部长这位大拿主持工作,其他什么都不用担心。 现在需要考虑的就是应付订单。 一旦失去了,想要再拿回来,就没有这样容易了。 中国装备能卖出去的客户,基本上都不是什么有钱的客户。 “巴基斯坦我们将会待三天时间,到达的第二天就会进行空中表演,很可能在这时候就会签订采购合同。” 汪贵林等人担心的是这个。 巴基斯坦那边的合同拖不下去了。 “苏联人没有松口,依然不同意出口发动机,主要是他们的条件太高……”谢建国见谢凯看着自己,有些尴尬。 他跟苏联人展开了这么长时间的谈判,又是说友谊,又是诉情怀,人家根本就不愿意卖。 表面看是苏联人要价太高,高得离谱,实际上他们就是不想卖。 两国外交关系正在恢复,苏联人表面功夫自然也不会不做。 “如果真的有订单,就先签意向合同,交付期拖长……”谢凯建议着,“在巴黎的时候,再跟苏联人谈谈。” 如果苏联解体了,所有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可现在距离苏联解体,还有两年时间。 苏联刚解体的时候,国内混乱的不行,夜里晴政府会对国家经济采取休克疗法,什么都不管。即使当时下订单,要想拿到发动机,也需要不短的时间。 没有苏联的存在,即使继承了大部分工业系统的大毛,国内生产速度比起巅峰时期的苏联,根本就不够看。 很多工厂甚至都荒废了,比中国改革开放后没了订单的众多军工厂日子过得更差。 中国至少政府会养着没有业务的工人跟家属…… 苏联倒了,政府没了……。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