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8 希腊空军想玩儿?就陪他们玩玩吧 - 重生军工子弟

1248 希腊空军想玩儿?就陪他们玩玩吧

两架如同要曰天,垂直爬升的f-16,高速地接近着上空庞大的机群。 而向前飞行的机群依然没有动。 双方的飞行员额头都已经紧张地冒汗。 可谁都不愿意向对方低头,哪怕这非常危险。屠浪等人清楚,希腊空军搞这样的幺蛾子,就是为了落他们的面子。 “都别紧张,保持飞行编队!咱们的面子不重要,别丢了空军的脸!”屠浪额头同样是汗。 他在机群最前面,歪着脑袋还能看到希腊战机的情况。 大脑中不断地计算着希腊战机跟机群的距离…… “这些混蛋!机长,这样不会有问题吧?别到时候……”谢凯有些担心。 客机驾驶舱能看到远处正垂直爬升的两架f-16,如果对方不改变方向,最终很可能就这样撞上去了。谢凯的心咚咚直跳,心脏如同要蹦破胸膛跳出来一样。 按照他的估计,如果双方都不退让,最终只有一个结果,一个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你放心吧,他们不敢。”田兴贵的脑门同样也是冒出了细密的冷汗。 他不确定对方敢不敢。 但是他知道,他们不能退让,不能动,哪怕真的发生撞机事件,机毁人亡,都不能做出任何退让,对方显然是想要给他们难堪,一旦退让,丢掉的是国家的面子。 谢凯同样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没有下令让飞行员规避。 在密集队形的飞行状态下,如果外面的战机没有先行机动避让腾出空间,内部形成品字形飞行的三架大飞机很容易就会撞在一起。 这就是希腊空军飞行员玩这种机动动作想要达成的目的。 所有飞行员的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没有统一行动,要出事儿,所以,谁都没有动作,保持着飞机稳定的飞行姿态跟航向,现在就看谁更能忍受这种压力。 虽然不是空军现役飞行员,只是属于404的试飞飞行员,这些飞行员都是从整个中国空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无论是飞行经验还是飞行时间都是别的飞行员无法比拟的。 在这一刻,沉着冷静的他们,都已经做好了规避的准备,一旦得到命令,将会用最大的速度来离开现在的编队位置,给中间三架距离很近的大飞机腾出足够的空间跟距离让他们来规避。 没有人说话,可大家都在等待。 “头儿!”尤利乌斯的额头上已经冒出黄豆粒大小的汗珠了。 他虽然平时经常违反规定,逮着机会就飞各种危险的机动动作,可这样的事情,平时根本就不曾遇到过,要是遇到疯狂的苏联飞行员,对方不仅不会保持稳定的飞行姿态,甚至会大着胆子向着他们撞来。 中国飞行员没有苏联飞行员那样疯狂,可眼前的情况来看,这特么的也让人闹心了。 对方不规避,他们就只能规避,要不然就撞上去? 究竟是哪个混蛋说中国人一定会避让,没有任何危险的? 尤利乌斯已经决定了,在最后五秒的时间,即使爱伦特不下令规避,他也会躲开。 生命诚可贵,啥都没有这么高。 “规避!规避!这些混蛋!他们的运输机跟战机飞行员素质都这么高吗?” 希腊某个空军基地指挥室里,通过地面雷达跟f-16战机上携带的记录仪,数据链把图像清晰地传回了指挥中心。 希腊空军的高层,从一开始玩味地等待着中国飞行员操作失误到最后失望,再到现在惊恐,那心思的复杂程度,一般人真不是容易了解的。 “规避!该死的美国人,这些中国飞行员比苏联飞行员还疯狂!” “难道他们不怕死?” “他们真的不怕死么?”眼看双方距离不到一千米,五秒不到的时间,就会在预定的位置撞上,爱伦特紧紧握着操作杆的手已经青筋直冒了,死死盯着没有任何动静,好像没有发现他们的机群,心中有些绝望。 中国飞行员的沉稳甚至已经开始在他心中留下了阴影。 见对方没有任何动静,马上就要到最后的安全距离,爱伦特还在坚持着。 “规避!” 终于,他还是扛不住了。 对方机群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外围护航的战机,还是中间的大型客机,连机身都不曾有丝毫摇晃! 这尼玛是不要命。 比苏联飞行员还特么的不要命。 没法玩儿了。 听到这句话的同时,尤利乌斯就猛地把操纵杆拉到了低,心中没来由地轻松了起来。 满载弹药的战机在飞行员操纵下,原本垂直向上的战机,机头继续往后仰去,一直到最终机腹朝上,飞行员才向前推操纵杆,在距离机群下空不到两百米的距离上开始机腹向上倒着飞行…… 两架战机如同复制粘贴,所有的机动动作几乎保持着一致。 在刚稳定飞行姿态的时候,机群从两架倒飞的f-16上方呼啸而过。 “狗曰的,把肚皮露出来给咱们看炸弹!”屠浪心中也轻松了起来,可在经过对方战机上空的时候,看到两架f-16机腹跟翅膀下满载的弹药,很是不爽。 “头儿,人家是给咱们秀飞行特技呢!” “就是,暴力的垂直爬升价倒飞,两架战机一致性很强,技术很不错啊,头儿,要不,咱们一起飞给他们看看?” 现在危险没有了,不爽的战机飞行员们根本就想要让希腊空军飞行员见识一番。 屠浪很心动。 当飞行员这么多年,向来都只有他惹事儿的,结果一出国门,就被希腊空军这种不入流的空军欺负,这种憋屈,谁特么的受的了? “都老老实实地飞行!他们的空军看着呢!”谢凯听到这些对话,即使心中也是憋屈,可为了不出问题,也不能去让屠浪等人跟希腊空军玩玩。 两架f-16在倒飞了一段距离后,各自向着两侧一晃机翼,翻身过来,随后从机群两侧拉升高度。 “欢迎来到希腊!” 如同没事儿一般。 “他们说什么?”谢凯也不懂希腊语,哪怕他会很多门外语,连巴基斯坦的乌尔都语都会。 平时根本就没有跟希腊人接触过。 其他人都是摇头。 英语才特么的是国际通用语,本来希腊语就是小语种,之前都安排好了,也没有向商务部跟外交部借调希腊语的翻译,谁特么的知道希腊人要坑他们,直接用希腊语? “跟他们塔台联系,告诉他们情况……”谢凯对希腊人的火气越来越大。 一个能把自己国家玩破产的国家,牛逼个啥? 很快,指挥塔台就发来消息,让机群跟着两架f-16战机前行。 “爱伦特,再试探试探他们!中国的战机能跟f-16同场表演,f-16在机动性能上有些落后,甚至坠毁,试试中国战机的性能!”指挥室里面,一名中将直接对爱伦特下达了命令。 “将军,这合适吗?”有人问到。 这不是待客之道啊。 “除非他们能一直沉默下去。这也是对中国空军的一个了解。”中将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 “收到!”爱伦特收到消息之后,平静地回答道。 他就不信了,平时中国飞行员训练时间短,战机落后,还能比f-16的机动性更高。 f-16才是最先进的战机。 任何一名飞行员,都是希望自己驾驶的战机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何况,f-16本来就是最先进的战机,还是最新改进型号的f-16! 收到消息后,两架刚才还在机群两侧的f-16,根本就不愿意交流,只是晃动了机翼后,就加速冲到机群最前面。 “不要理会他们,保持飞行姿态!”谢凯看明白了。 希腊飞行员这特么的是要搞事情啊。 可参加航展更重要,不是赌气的时候。 只能让屠浪等本来就喜欢搞事儿的家伙们忍耐住。 屠浪等人,极其不爽,也知道一旦搞事儿最终会造成什么影响。 奈何,他们退让了,一直都保持着稳定的飞行姿态,整个机群队形甚至都没有任何变化,可希腊的两架f-16并没有退让,甚至得寸进尺。 两架战机,一会儿在飞行过程中靠近机群,想要挤入编队中,一会儿机翼一晃,侧翻着飞到机群上空,或则直接一个筋斗从机群后方直接翻到机群上空;要不然就是飞到前面,向着机群冲来,最后以破s机动离开…… 两架战机围绕着机群玩滚筒机动更是过分。 如同是在超-7a战机前面炫耀他们的特技飞行。 可这稍微不注意,就会让撞机…… 所有的飞行员们紧张得汗水湿透了衣服,这不仅对他们的注意力有着严酷的考验,甚至对体力都要求很高。高度紧张过程中,必须保持战机平稳飞行。 空中飞行速度很快,一秒数百米,稍微愣神,就会出问题。 “太特么的欺负人了!”谢凯怒了,“屠浪,把他们引开!既然他们想玩儿,就陪他们玩玩,记住,比试机动性就行了!” 谢凯决定不忍了。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他们以为开着几架破f-16就能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空军了? 要是苏联人在这里,估计早就给他们来一场空中手术刀了。 苏联人强悍,中国人就不强悍了? “收到!”屠浪的声音中带着兴奋的颤抖,终于有机会在北约空军面前露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