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反目的三菱与小松(为盟主天海祥云4/4) - 重生军工子弟

125 反目的三菱与小松(为盟主天海祥云4/4)

“要不小谢跟我去玉柴那边?”第二天,谢凯几人准备回基地,郑宇成想要拉着谢凯跟他一起去玉柴重工。 “他这一学期都没上几天课,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谢建国第一个不同意。 谢凯也不愿意去,“郑主任,巴基斯坦人还等着去咱们那边呢。” 他提醒郑宇成,别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巴基斯坦人的钱,那是稳妥的,第一期五千万美元! 当然,得巴基斯坦人看到东西才行,稳像式火控系统,他们已经在201所看到了,125 反目的三菱跟小松口径的坦克炮在541基地,那个目前还看不到成品。 不过复合装甲模型跟全套方案的详细情况,在404基地里面才能看到。 “放心吧,还有一阵,他们要跟军方的谈一些别的合作。你小子别用那种表情,我们即使想要插手,也插手不上。”对于谢凯什么合作都想要插一脚,郑宇成很欣喜,也很无奈。 404基地就这情况,什么技术都有点,可是什么技术都不成套,要想获得国际订单不是容易的事情。 这次如果不是以有心算无心,加上项目方案符合巴基斯坦人的需求而碾压617,猜中了巴基斯坦人的心思,给他们画了一张饼,根本就没有404什么事。 “我可没别的想法。”谢凯尴尬地说道。 他也觉得,自己有些太过分了,手伸得太长也不是啥好事。 搞坦克的同时,还是想办法把直升机团队搞过来,有先进坦克,还得有先进的武装直升机。 这玩意儿,军方没有! 反正又不要他去搞,现在操心的也是郑宇成,最好是从陆地到天空甚至到外太空,再把404基地的触手伸到海军装备,才符合谢凯的想法。 他的精力有限,没有可能什么都搞,但是他却能看到别人搞。 或者,如同郑宇成这样成为404基地的负责人,然后帮着搞好后勤工作,让科研团队不需要因为钱而担忧,他们需要什么样的人才,自己就想办法去搞过来。 重生者的优势,在于知道后面的发展。 技术难度大? 这不是问题,只要投入足够的人力跟资金,拼命地砸,绝对会比原本的进程快很多。 404基地只是一家单位,不像国家,得顾及到方方面面,而且也不知道谁能搞成功不是? 回去的路上,谢凯就开始想,什么武器装备的总师是谁,总工程师是谁,只要找到这些人,再由他们去组建团队。 越想越觉得这样的事情有意思,这可是改变历史的成就。 他决定,回去就把自己能想起的人都给记下来,想办法在合适的时机忽悠郑宇成去跟那些单位合作。 郑宇成没有安排谢凯坐火车,而是让他坐飞机,谢建国原本还不同意,考虑到时间问题,也顾不得飞机是否太贵的问题。 “首长,三菱方面的人可是憋着坏呢!现在明明处于劣势,还非得要求我们按照原来谈的条件跟他们签订合同,这事情如果咱们同意了,非得被骂不可。”罗振兴一脸不情愿地对着魏国成说道。 魏国成看着他,“你以为我愿意?目前有了三轴系统,红旗厂的四轴解决方案也拿出来了,甚至有了成品。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四轴。控制精度等,没法跟他们比。” “他们不愿意出口四轴的系统跟相关配件啊!”罗振兴皱着眉头说道。“谭庆元那边现在都不谈了。” “他们要的都是最好的,对方不愿意提供,他们急也没用。”魏国成说道,“现在国内没有,你就跟他们慢慢谈,也不急,说不定到时候国内技术又取得突破了呢。慌乱的还是他们自己!” 说这话,魏国成自己都不相信。 他清楚,技术突破,没有那么容易。 “首长,要不换个人吧,我实在不想看他们的嘴脸。”罗振兴委屈地说到。 “你这同志,干点工作就挑三拣四的,要是都像你,工作谁来干?”魏国成语气严厉地斥责着罗振兴,但是脸上却是笑意,“赶紧滚蛋,不然我就真生气了。” “首长,要不,您把我毙了?”罗振兴真是不想跟三菱谈了。 “你不用诉苦,我知道你的苦楚,这合作还真得继续谈。慢慢跟他们磨,现在着急的是三菱,他们挖掘机订单也被红旗厂给抢了。”魏国成笑着说道。“所以,他们心里已经有阴影了,谈起来会容易很多,看看能不能从他们手中搞到几台真正的四轴加工中心甚至五轴,航空跟航天都需要那个。” “还有这事情?”罗振兴顿时惊喜起来,“三菱这是跟红旗机械厂八字不合啊,他们谈什么就被抢什么!” “所以五机部才不谈了。郑涛现在都是三菱的人求着谈。”魏国成说道。 听到这话,罗振兴才眉开眼笑地离开。 “唉,要是国内所有的领域都如同红旗机械厂这样,哪怕技术差一些,也不至于现在这样……”魏国成目罗振兴离开,叹了口气,再次埋头工作。 吉川正雄病了。 连续两个上亿美元的订单被抢,还是同一家以前根本就没有听过说的单位,怒急攻心之下,如何能不病? 前两天在中方相关领导面前给红旗机械厂的人上眼药,哪想到红旗机械厂的人居然使出相互伤害的阴招,气得小松多吉当场就跟他们翻脸了。 中方跟小松集团的谈判,也开始变得强硬,之前谈的条件,大部分都被推翻重新谈,小松更恨他们。 “部长阁下,中方的人员一会儿过来,我们真要降低条件,出售系统技术给他们吗?”井边三郎有些担忧地看着神色憔悴的吉川正雄,“利润降低太多,我们如何向董事会交代?” “不降低条件,难道等他们的技术继续突破?红旗机械厂的情况,你打听得如何了?这家厂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吉川正雄一说到红旗机械厂,就咬牙切齿。 两亿美元的订单啊,就这样没了。 哪怕他们当众恶心了红旗机械厂,中方的官员维护自己的企业,明知道质量可能不好,依然给了订单。 只要有钱,对方的技术就会持续进步的。 一旦真的超越他们,不仅政府方面的订单拿不到,想要进入中国民用市场,都是困难重重。 他们竞争不过小松集团。 “部长阁下,我通过我们认识的官员一直在打听,都说不知道这家单位在什么地方……”井边三郎有些尴尬,“根据我们得到的信息推断,很可能这是中国的保密单位。” “保密单位?他们的保密单位不都是搞军事技术的?怎么就成了我们的竞争对手?”吉川正雄一愣。 “中国战略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方面,很多军工单位都转向民用领域了,这些单位的技术实力雄厚,生产能力也不太差,是非常强劲的对手……”井边三郎一边说,一边看着吉川正雄的反应。 现如今,他们就被对方的军工企业给断了两条财路。 “中村秀敏有什么新的方案?他是否拿出主意,找到挽回损失的办法?”吉川正雄问道。 “中村君希望您能向董事会提出,寻求中方一家单位成立合资工程机械生产厂,国内提供零配件……”井边三郎说道,“如此一来,那两百台被美国退回来的挖掘机就可以卖给中国民用市场。” “如此挺不错!”吉川正雄点头,“中国的市场潜力非常大,而且没有什么竞争对手。” “只是小松集团……”井边三郎有些担忧,“中村君担心因为竞争,会引发我们跟小松集团之间的矛盾。” “同行本来就是竞争对手,中国市场这么大,他们一家有那么大的胃口吃下吗?”吉川正雄冷冷地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太过贪婪,中国方面会谋求与我们的合作?虽然这次合作被人给破坏了。” 吉川正雄这会儿好像忘记了,他们同样也是贪婪的。 他们都是给公司打工的,无法为公司谋求利益,赚取利润,只能被无情地抛弃。 吉川正雄不希望因为这事被自己效劳了三十年的公司开除。 想把责任全部推给中村秀敏,根本没有可能。 “八嘎!他们居然这样干!”小松多吉完全没有想到,本来就因为跟三菱合作施压而引起中方不满。 现在中国自己在技术上取得了突破,性能方面甚至优于三菱,唯独质量还不知道。 使得跟他们谈判的中方人员变得不积极,他们不断地降低条件,依然没能签订合同。 结果,三菱也开始跟中方谋求技术引进的单位接触,准备建立合资公司。 谈判的中方公司变得更加拖延。 小松如何能不愤怒? “总经理,此事我们如何解决?中方跟三菱接触,就是为了对我们施压……”助手一脸担心地看着小松多吉。 被三菱阴了,不能就这样算了。 “尽快跟中方达成协议,确保我们到手的利益。”小松还能如何?“不是中方找三菱,是三菱的人找中方,他们丢失了超过两亿美元的合同!” 遇到猪队友,神都救不了。 本身就是同行,属于竞争关系,原本还考虑着守望相助,现在却不得不厮杀。 “中方的谈判团现在一直在拖延……”助手的话让小松把客房里面的电视机都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