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3 喝了酒起飞的苏联飞行员是强悍无敌的 - 重生军工子弟

1263 喝了酒起飞的苏联飞行员是强悍无敌的

米格-29这款战机在国际上本来就已经有了不小的名头,在之前,不少国家想要引进,都因为苏联方面要价太高而没有达成交易。 即使这样,依然有不少的国家购买了。 现在苏联需要更多订单,就必须展示米格-29战机对客户巨大的吸引力。 目前看来,除非能用机动飞行超越中国战机的飞行性能,这却根本没有太大的可能性。 米格-29本来就是苏联研制的空中优势战机。 换句话,这是为空战而诞生的战机,在83年的时候才逐渐开始列装苏联部队。 本来还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机之一,可在来自技术力量落后的中国超-7a的优异表现下,就显得有些不足了。 航电系统跟雷达系统,在飞行性能展示的时候根本没有可能展示,这还怎么搞? 米高扬设计局的带队人卡列诺夫斯克担忧地看着跑道上已经该起飞的米格-29的飞行员迟迟不起飞,心中也是担忧不已。 米格-29来巴黎参展,进行空中表演,只是为了订单,同时也为了震慑西方国家。 来之前无论是米高扬设计局还是苏联军方,都对米格战机的这次飞行展示寄予厚望,希望可以通过优秀的展示,让还在犹豫不决的印度人尽快决定。 印度那可是苏联传统的大客户,人傻,钱多。 只要合同签订,印度的首付款就会进入到苏联国家账户上,至少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 可现在,这款本来就为制空权而研制的空中优势战机,没有了任何的优势。 除非,能表现得比超-7a更加耀眼。 “空域已经清空,航线已经让出,可以起飞,重复,可以起飞。” 布歇尔机场指挥塔台上,现场指挥人员见苏联战机在跑道上迟迟地不起飞,不由开始催促了起来。 跟中国飞行员没法比啊。 人家中国飞行员在跑道上可是主动请求起飞。 卡里诺夫斯克看着跑道上的米格-29,皱起了眉头,却不敢让人去催促。 他知道飞行员劳伦特斯现在压力很大,早知道,之前就不该给飞行员说米高扬跟米格的制造工厂已经处于半停工状态,必须好好表现才能获得更多订单,拯救设计局跟工厂…… “那货不会想要喝酒来缓解巨大的压力吧?”谢凯看着跑道上迟迟不上天的米格-29,一脸怪异。 葛明朗当即就否定了他这样的猜想,“这不可能!苏联禁酒,同时,飞行员在登机前都不被允许喝酒!何况苏联飞行员酗酒严重,有专门的检查委员会对他们进行检查……” “听说,巴伦支海空中手术刀的时候,苏联飞行员就喝酒了?”谢凯胡乱说道,“不过连他们的宇航员都会偷偷地把酒带上太空呢…” 苏联飞行员偷偷喝酒的事情,再等二十年,全世界都知道。 苏联人对酒,那是有着割舍不下的情怀。 庆祝的时候,要喝酒;心情不好的时候,要喝酒;心情好的时候,也要喝酒…… 尤其是压力大的时候,更要喝酒。 在二战时期,苏联粮食供应紧张,部队依然有特批的酒供应。更夸张的是,每次飞行员在执行任务之前,还不是那种必死的任务,飞行员都会有伏特加壮行。 喝了伏特加开飞机,那酸爽,只有苏联飞行员才能体会的。 “我,还敢……酒后,开……飞机!” 这就是苏联飞行员最强悍的地方。 喝酒之后执行飞行任务,效果更好。 眼下,对方的飞行员绝对紧张了。 应该也是到了喝酒的时候了。 尤其是这一次,历史已经改变,按理,在这一届的巴黎航展上,苏联应该是安排的两架米格-29进行空中机动展示,表演各种强悍的空中机动性能。 两架战机的表演,远比一架进行展示更明显。 在一开始的时候,空中展示了不少的机动动作,都是完成得非常漂亮的。 到最后,两架飞机在对抗飞行表演的时候,从下空快速爬升的战机一个不小心,机翼直接撞上了另外一架战机,被撞的战机当场爆炸起火断成两截,而那架爬升的战机在爬升了一段距离后,同样因为失控坠毁,径直坠落在了距离地面观看人群一千米远的跑道上…… 可这次,只有一架米格-29。 虽然同样还是背上黄色涂装,机腹灰色涂装,可少了一架。 劳伦特斯,苏联王牌飞行员,现年34岁。 开过所有机型的米格战机,现在是米格-29首席试飞员。 在听到塔台上法国人不满的催促后,暗骂了一番法国人,英勇的苏联飞行员,只有在天空中坠落,而不会没有胆子起飞。 只不过,压力太大。 是时候调整一下紧张的心情了。 于是,原本亚历山大的劳伦特斯在指挥塔台的催促下,反而变得镇定起来。 座舱盖已经关闭,虽然很多人都在盯着战机,却无法看清楚内部飞行员的动作。 劳伦特斯拉开了自己的飞行夹克,从胸口位置摸出一块巴掌大的笔记本一样的东西,就这样明目张胆地在数万人的注视下,轻轻地拧开了笔记本侧面的一个按钮,随后,一个小孔就出现了。 狭小的机舱内,顿时就弥漫开来浓郁的酒精味道。 “来自中国的二锅头,味道比伏特加强多了!” 劳伦斯特深深地吸了一口满是酒精气味的空气,紧张开始消失了。 也不管外面是否能看到,直接把小孔对准自己的嘴,一仰头,来自中国的二锅头就流入了他的口中,顺着喉咙滑下。 二锅头流过的地方,开始变得火热。 正在盯着劳伦斯特的卡列诺夫斯克看到这样的动作,顿时就变了脸色,冷冷地对着旁边负责地勤工作的团队俄问道,“他又偷偷带酒上飞机了?” “不知道……”地勤负责人自然知道飞机上的劳伦斯特在干什么。 可他们真不知道飞行员是否带酒上去。 “检查委员会那帮混蛋怎么干活的?这不是在国内的试飞场,这里是巴黎,当着全世界的面!”卡列诺夫斯克咆哮了起来。 在还没来巴黎前,他就要求检查委员会的人严格盯着劳伦斯特,就怕他偷偷地喝酒。 偷偷喝酒,甚至把酒偷偷地带到天上在战机飞行的时候喝,是苏联飞行员最大的毛病。 这是二战时期遗留下来的。 可现在,如此关键的时刻,特么的居然当着全世界观众的面喝酒! 传出去,丢的是整个国家的脸。 “部长,要不让他下来,换一名飞行员?”有人提议。 现在战机尚未起飞,直接把喝了酒、可能发疯后乱飞各种危险动作的飞行员换下来还不晚。 “现在来不及了!但愿劳伦斯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会喝醉!”卡列诺夫斯克咬牙说道。 他知道可以换下来。 有备用飞行员呢。 可目前的情况下,要想让更多人注意,就必须得飞更加危险的机动动作。 只有这样才能加深观众的印象。 这是一次危机,也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喝了酒的苏联飞行员,什么机动动作都能玩出来。 “我们应该充分相信我们的飞行员的技术跟经验!”卡列诺夫斯克用这话,不仅是安慰其他人,也是为了给自己理由。 “就是这个味儿!只喝一小口,有点不够,多喝点。伟大的苏联飞行员,不会害怕任何困难!” 喝一小口,劳伦斯特觉得有些不够,自己还是有点紧张。 索性,就把装着100克通过走私来自中国的70°二锅头全部灌入了口中。 “嗝~” 喝完后,劳伦斯特打了一个酒嗝。 但是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强大无比,再也没有任何的压力。 紧张? 那是不存在的。 二两白酒下肚,劳伦斯特觉得中国的战机那些机动动作都不是什么问题。 加上指挥塔台又在催促,连请求起飞都没有,直接按下了点火按钮,发动机冒出一团黑烟后,开始快速地在跑道上滑跑了起来。 这会儿的劳伦斯特,觉得操纵杆比原来好推多了。 看着速度表上的速度,觉得太慢了,要想快点起飞,得开加力啊。 于是,直接就开了加力。 米格-29尾部的两台发动机喷出两团黑烟,随后观众就清楚地看到他们前面不远处跑道上的米格-29机头上扬,前起落架上的轮子已经脱离地面。 而后面的轮子没有滑行几米,同样开始脱离了地面。 “喝了酒的苏联飞行员,果然骚气!”谢凯不得不佩服老毛子的飞行员。 这起飞的动作,比超-7a还骚气得多。 “不错,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局。”卡列诺夫斯克觉得,自己没有换人是对的。 喝了酒的王牌飞行员,技术素能瞬间爆表。 尤其是在看到刚起飞,同样直接把机身跟地面拉直的米格-29以比超-7a更快的速度暴力爬升后,苏联人更加满意。 在整个起飞过程中,几乎是在脱离地面一瞬间就开始垂直的暴力爬升了。 超-7a起飞的时候还平飞了一小段呢。 那没法比,同样都是使用rd-33发动机,超-7a只有一台发动机,米格-29可是使用了两台。 动力自然更强劲。 比中国飞行员更暴力,观众们顿时就变得更加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