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6 普加乔夫也喝酒了! - 重生军工子弟

1266 普加乔夫也喝酒了!

“射特!真的坠机了!”劳伦斯特已经看到了航站楼,原本还以为是这个也飞到了天上。 这下子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坠机了! 真的坠机了。 整个人顿时就惊恐了起来,脑袋依然是浆糊一般混沌,身体无力,有些不受控制,可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潜力被充分地发挥了出来,加上多年训练而形成的条件反射,他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右手重重地按在了弹射按钮上面。 “嘭~” 在距离地面不到20米的高度上,为米格-29专门研发的k-36d逃生座椅下面的火箭发动机瞬间点火,直接把整个弹射座椅连带劳伦特斯弹射到了空中…… 战机坠落得更快…… “轰~” 米格-29庞大的机身,直接撞击在了飞行跑道跟观看区域中间的草地上。 一团火球猛烈出现,战机残骸被炸得四处乱飞…… 真的坠落了! “呜~” 在机场待命的消防车,疯狂地启动,向着燃烧着熊熊大火的米格-29坠机点而去。 战机的残骸飞得四处都是,所幸没有飞到观看区域。 只有五百米的距离啊。 如果战机携带了导弹,这后果…… 即使这样,观看区域依然有不少人受伤,这是之前战机坠落时候看起来距离这边特别近,在最里面的观众疯狂向着后面挤去而发生了踩踏事故造成的。 “快点上去,不能让法国人得到米格-29的数据!”卡列诺夫斯克第一个反应过来。 他没有让人去先救人。 劳伦斯特那混蛋,该死。 死了最好。 如果不死,回国后,他也将会受到极其严厉的处罚,甚至还不如死了。 对于卡里诺夫斯克来说,他必须保护苏联的利益,保护米高扬的利益。 一群苏联人顿时向着坠机点冲去。 而被弹射出来的劳伦特斯,在感觉到弹射座椅弹射成功的时候,说了一句,“他们真的没有骗我,k-36d弹射座椅可以在零高度弹射成功!” 随后,就睡着了。 弹射座椅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后,自动打开了降落伞,降落到距离坠机点数百米的跑道边缘…… “你确定吗?”b?伊万诺夫看着一脸坚定的普加乔夫,“米格-29的飞行员,就因为喝酒才造成的坠毁。根据我们对米格-29的情况掌握,之前的飞行都没有任何问题,操作失误才会出现坠机……” 都是专家。 一眼就能看出问题。 何况米格-29本来就在跟苏-27竞争,米高扬跟苏霍伊都想要获得更多的订单。 国内经济不行,面临崩溃,尤其是现在国家又在大力发展航天技术,每年把不多的经费大规模地砸到格洛纳斯全球卫星系统跟空间站上面。 发射卫星,那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需要制造庞大的运载火箭,还需要燃料,更加需要卫星。 苏联电子工业不行,卫星使用寿命很短,需要不停地补充。 在这样的情况下,每年用来更新国防部队武器装备的经费就变得更少。 何况,还有海军的战略核潜艇、航母制造,陆军的一些主战重装备的更新,都需要经费。 战机分到的自然就不多了。 锅里就那么一点,谁的能力强一些,谁就多分到一些。 “只要不再出现意外,平稳安全完成飞行计划,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伊万诺夫严肃地说道,“喝酒后会让你的反应速度降低……” “那是喝多的情况下。我不会喝多!只要给我25克就好!”普加乔夫认真地说道,“我们不能让国家尊严丢失,更不能让整个航空制造业的声誉受到影响。” 普加乔夫越说越坚定。 伊万诺夫做不了主。 他不敢给酒给普加乔夫,万一苏-27再出现失误,这对他们来说,将会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打击。 苏联国内的生产计划越来越少,只能靠着从外国寻求更多订单来让苏霍伊继续发展下去,养活整个苏霍伊从战机研发设计到制造的系统。 见伊万诺夫不同意,普加乔夫也懒得管那么多,径直向着一直帮他维护战机的地勤团队而去。 他知道,地勤团队有酒。 “普加乔夫,这不太合适吧?”地勤组长面对普加乔夫的要求,一脸惊愕。“再说了,我们的酒也不好,很难喝……” “为了国家荣誉!”普加乔夫没有废话,“回去之后,我会还给你们2箱来自中国的70°二锅头!” 说完,也不等回答,径直打开了地勤人员的维修工具箱。 从工具箱里面找出了一把螺丝刀,把螺丝刀尾部拧开,顿时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精味道。 普加乔夫平时很少喝酒。 但是从来没有想到,酒可以这样烈,味道会这么难喝。 他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好,尤其是这酒,喝在口中,除了强烈的刺激感,以及火辣辣的燎喉,没有任何感觉,如同是酒精一般! 普加乔夫只喝了几小口就放下了螺丝刀,他知道自己身上承担的重任,并没多喝。 “你……” 看着普加乔夫回来,伊万诺夫不知道如何开口。 “请放心,如果我发现不对劲,不会继续飞行!” 作为从苏-27原型机试飞就开始参与的王牌飞行员,普加乔夫非常自律,同样也是非常理智的。 跟他合作了多年的伊万诺夫深深地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没有阻止。 要不然,普加乔夫根本就没有可能接触到酒。 “能行吗?” 普加乔夫只是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说,沉稳地向着旁边的那架陪伴了他很长时间的苏-27走去。 他的胸膛中,有一团火在燃烧。 法国方面,在米格-29坠毁后,就开始讨论是否要暂停空中飞行表演。 尤其是展会主办方。 今天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主办方调整了飞行展示顺序,并不被看好的中国战机惊艳出场,使得整个西方国家都感觉到压力而造成的。 继续下去,美国的雷鸟飞行队也可能会因为压力太大而出现失误。 “为什么暂停?航展的时间就这么几天,从早上到下午,每天的飞行表演都是安排满了的,现在暂停,后面的飞机空中展示怎么办?”达索公司负责人问着航空部门的官员们。 继续下去,苏联飞行员压力才是更大的。 最好是苏-27在飞行展示的时候同样坠毁,这样才符合整个西方国家的利益。 f-16表演再好,都不会给阵风造成太大的影响。 观众已经熟悉了f-16的飞行性能,没有大的变动,根本就不会造成压力。 阵风可是比f-16先进多了,机动性也是强了不少的。 “我们的飞行员是最优秀的,也没有任何问题。”美国方面的人员同样不同意,“如果连这样一点压力都扛不住,当什么飞行员?要是最优秀的飞行员都因为心理素质不过关而改变计划,一旦真的跟苏联开战,不如我们直接投降!” 这点事情根本不算什么。 “你认为我们苏联飞行员心理素质不如你们?”苏联的代表也火了,“有本事让你们的飞行员出来,真枪实弹干一场?当初巴伦支海开膛程度不够是吧?” 苏联代表一脸挑衅。 巴伦支海空中手术刀事件,那可是整个西方国家心中的阴影。 苏-27用垂尾划破p-3b侦察机开膛,在空中飞着用垂尾直接划破了e-3p的机翼发动机短舱,撞断了发动机前面的螺旋桨。e-3p差点坠海,而苏-27的垂尾只有顶部有一点小损伤,甚至根本不影响飞行。 无论是战机,还是飞行员,都让西方世界的空军恐惧。 美国人都不敢这样玩。 “好了,好了,那就继续!反正跑道也没有受到影响。”主办方见苏联跟美国又吵起来,不得不出面阻止。 他们跟美国是一个阵营的,可要真的练起来…… 苏联人那是从来都不害怕战争的。 而且这时候,苏联国内经济即将崩溃,国内民众生活困难,巴不得发动一场战争来转移国内注意力呢。 当年无论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都是因为金融危机而引起的。 只需要有个导火索。 “这次应该暂停吧?事情太过意外了……”谢凯看着远处已经灭了火的坠机点,有些失落。 米格-29,就因为这次坠机事件,失去了太多的订单。 “或许,我们可以借着机会跟苏联人谈谈引进米格-29弹射座椅的事情。超-7a作为面向国际市场的产品,对于用户来说,飞行员难以培养,我们战机机动性又太强,弹射座椅性能可靠,这更能让买家放心……”白彦军眼神闪烁着。 葛明朗也点头不已,“国内弹射座椅的研究进展缓慢,我们也没有投入这方面。现在考虑购买米格-29的买家肯定不会有好印象……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谢凯一听,觉得这确实有着很大的可能实现。 当初枭龙战机可是也有米高扬参与,甚至使用的rd-33发动机的升级版本。 “或许应该先跟米高扬的人谈谈……咦,苏-27的飞行员在上战机,这是准备继续飞行展示?”向着苏联团队所在的方向看去,苏-27的停机坪上,普加乔夫正准备进入驾驶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