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运十大飞机光鲜的背后(为盟主射手座射手2/4) - 重生军工子弟

127 运十大飞机光鲜的背后(为盟主射手座射手2/4)

谢凯叹了一口气,“来的都有谁?” “总设计师马凤山,副总设计师程不时。”郑宇成说道,“他们对于跟我们的合作非常重视。” 这下麻烦了。 如果说谢凯最不愿意得罪谁,就是这些被下马的大型项目的设计师们。 特别是马凤山,为了继续实验下去,不停地亲自跑各个部门申请,最后甚至因为运十的下马郁郁而终,享年61岁,这是整个国家航空工业的巨大损失。 项目下马,没有人不心痛。 问题是,一旦这项目继续存在,国家每年将会持续投入在这方面,锅里就这么点粥,一个大碗满了,其他很多小碗都会空着。 “要不,我拒绝了他们?”郑宇成算是明白了,样品研制成功,不代表产品就能推向市场。 何况不是他一开始理解的那样,再投入三千万的经费,就能坐等收钱。 他就想着一架飞机可是几千万,那才是真的发财了,以后整个中国最有钱的单位就是404,看上什么项目整啥项目。 结果谢凯却告诉他,不是这样的。 军用挖掘机也是如此。 “直接拒绝也不太合适。”谢凯有些发愁。 “你干这事都不跟基地其他领导商量的?”谢凯实在不知道如何去面对马凤山。 这位老总他没见过,但是听过说。 国内在二十一世纪重启大飞机项目,运十下马的各种分析都出来了,同时,马凤山这位国内大飞机奠基人的经历自然也就公之于众了。 大飞机下马原因什么的先不去说,运十团队的人员为大飞机项目的付出,是真心实意的。 仅仅因为这样的原因,谢凯就无法直接拒绝马凤山。 可是这个项目消耗的经费太恐怖了。 搞大飞机,需要都是国家的庞大体系以及技术实力,经济实力来支撑。404基地就是把整个基地给卖了,也都支撑不起大飞机项目。 唯独能做的,只能保证试验继续下去,队伍不散,成果不丢失。 “一直都是我做决定,商量个什么?”郑宇成疑惑地问着。“你先见见他们?” 谢凯摇头叹息。 404就是郑宇成的一言堂。 “他们什么时候有时间?”谢凯见郑宇成不说话,开口问道,“我见他们怎么说?我又不了解飞机项目。” “听听他们的情况介绍,然后再考虑要不要投资,投资多少。”郑宇成说道,“上面已经停止了对运十项目的拨款,民航总局那边觉得运十还不行。” “民航总局并没说错,运十的安全性无法保证。”谢凯愤怒地说道。“现在都没有定型呢。” “究竟要不要?”郑宇成也是疑惑谢凯的反应。 不要拒绝了就是,有这么困难吗? 要就想办法搞钱,总有一天这个项目能赚钱。 “从经费方面考虑,我们的资金无法支撑这样大的项目运行。从战略意义上讲,这个项目是关系到国防安全的,搞出了大飞机,就可以向预警机,军用运输机等方面发起冲击。更何况,我不希望以后我们的天空上飞的都是外国生产的大飞机。”谢凯很认真地说道。 c919之前,中国空域也就支线客机的运七更新舟60,还有比c919先出来没有多久的arj-21。 其他的要不就是波音,要不就是空客。 “我也觉得,出门坐自己的飞机,才是最好的。”郑宇成笑着说道,“钱的问题,总会有办法不是?他们在等着,这会儿去见见他们呗。” 谢凯没有说话,收拾了东西,跟着郑宇成出门。 404基地总部,管理委员会的人都是一脸兴奋地展望着以后有了国产大飞机会如何如何。 而程不时跟马凤山两人,则是非常担心。 不是这个属于保密级别的单位不够热情,而是他们对大飞机的无知让他们担忧前途。 国家不拨经费,他们到处找投资,他们找的任何一个单位,即使表示了兴趣,也都是告知没钱,给不起钱。 目前也就一个404基地找他们,还是主动找他们,告诉他们404不差钱儿。 他们并不知道大飞机需要多少钱,以为三千万就能生产投入市场。 郑宇成甚至不给他们解释的经费。 “马总,我怎么觉得咱们来错地方了?这家基地的负责人根本就不了解飞机。”程不时小声地对马凤山说道。 马凤山心中担忧,脸上一点都没表现出来,“哪怕他们能够提供一百万的经费,我们也不能放弃。试飞不能停!” 运十从81年开始,就没得到国家下拨的经费。 现在的试飞频率越来越低,经费已经消耗完。 “郑主任来了?小谢放学了啊!”正在两人小声交流的时候,兴高采烈的管理人员们停止了讨论,向着进来的郑宇成跟谢凯打招呼。 顺着众人的视线看去,郑宇成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进入会议室。 无论是马凤山,还是程不时,脸上的表情都足够精彩。 “难道一个国家级的大项目,需要一个孩子的态度来决定?”程不时抱怨着。 郑宇成离开的时候,说的是问问基地最重要人员的意见,让他来做决定。 可他带来的分明是一个孩子。 或者这孩子只是传达意见的? “马总好!程总好!”谢凯跟其他管理委员会的大爷们打了招呼,然后走到一脸愕然的马凤山跟程不时面前。 “你是?”程不时疑惑地问道。 “我叫谢凯,还是一名学生。”谢凯咧嘴笑着,露出了一排雪白的牙齿。 “你们不要因为小谢的年龄就小看他,他是404发展顾问。两个月前,我们还为工资发愁,上级不给项目,不给经费。现在咱们也看不上上级拨的那点经费,都是这小子搞出来的项目……”郑宇成那是死要面子,根本就不会告诉马凤山跟程不时,基地其实没多少钱,对方需要的三千万经费,现在都紧张。 程不时跟马凤山两人更是震惊。 这孩子难道是财神爷? “郑主任过奖了,那是整个基地所有人的功劳。”谢凯白了一眼郑宇成,不吹牛不行么。 把自己给架到火上烤。 “马总,程总,关于运十项目,我了解了一些情况,现在我想知道实情,如果给三千万的经费,就真的可以成功定型,进行生产吗?”谢凯直接进入了正题。 他一开口,管理委员会的大佬们都闭口不言。 程不时跟马凤山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 这孩子是个明白人。 他如此年轻,怎么就能一下子找出问题关键所在? 或者,仅仅是试探? “谢凯同志,任何项目,定型都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目前我们的样机试飞工作进展顺利,完成试飞,肯定就能定型生产……”程不时艰难地开口。 马凤山心中不断猜测这孩子话里面什么意思。 是得到别人的授意,还是她知道什么。 “我需要得到确切的答案。说实在的,这个项目太大了,大到我们基地根本支撑不起。”谢凯认真地说道,“即使这样,我也不希望未来我们的天空上没有我们自己设计制造的大飞机。” 谢凯说这话的目的,就是告诉马凤山跟程不时两人,404基地不是凯子。 程不时脸色尴尬,没法回答。 马凤山叹了一口气,对着谢凯说道,“三千万的经费,只是我们飞机厂里面剩下的一架已经完成一半总装的飞机需要的经费跟后续试飞的费用,设计定型工作,需要试飞完成。” “也就是说,你们无法保证三千万经费到位,设计定型工作就能完成,对吧?”谢凯问道。 两人皆不说话。 “谢凯,咱们不都说好了?”郑宇成不知道谢凯葫芦卖啥药,显然跟之前商量的不符合。 谢凯没有理会他,而是紧紧地盯着马凤山跟郑宇成。 “这孩子知道内情。”马凤山只有这样一个感觉。 “81年的时候,关于运十,举行了一场技术论证会,向财经领导小组申请1.68亿经费,没有得到批复,民航总局也未同意继续研制。从那个时候开始,运十项目基本上都已经陷入了停顿工作,虽然试飞在继续,这些都是之前的经费在支撑。到现在,经费已经彻底花光,运十没有钱买油了,得不到资金,就再也飞不起来,对吗?”谢凯平静地问道。 马凤山跟程不时两人更是诧异。 这孩子真的了解他们的真实情况,怎么可能! 郑宇成跟汪贵林等人的目光都是看怪物一般。 “小谢,你怎么知道的?”汪贵林问着谢凯,好像谢凯根本就不知道这个项目吧。 “每天早上基地广播播报的《新闻和报纸摘要》,国内任何事情,只要能公开的,都有,即使国内不能公开的,我们基地有资格知道的,也有。所有下马的项目,我们基地不是都知道吗?”谢凯再次拿早上的广播说事儿。 基地的广播跟外面的广播不一样,是基地自己的单位。 404属于国家最顶级的保密基地,各种项目下马,播报出来,其实就是为了告诉大家,国家这是无奈,不是只针对404这种单位一家。 “你们的广播还有这些内容?”马凤山苦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