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7 蹭苏联人的飞机跑路 - 重生军工子弟

1287 蹭苏联人的飞机跑路

以白彦军等人保守的性格来说,绝对不可能让屠浪等飞行员在当初的情况下,执行那样危险的计划。 也正因为屠浪等人执行危险飞行计划后,给苏联人跟美国人制造了巨大的压力,从而导致一系列的坠机事故发生,最终成就了超-7a这个在巴黎航展上这个唯一赢家的名声。 酒店外,一个穿着紧身牛仔服,身材非常好,扎着马尾辫的年轻白种女人出现。 她竭力地想要说服不让她进去的中方安保人员,她有重要事情见谢凯。 对于突然出现一个女人要单独见谢凯,一直都不敢掉以轻心的高原更是紧张不已。 他们分不清各个国家白种人之间有什么不同,更无法从口音中听出。 这女人说要单独见谢凯,自然是没有可能的。 可女人怎么都不愿意离开,又不能动手,只能表示先去跟谢凯通报一声。 谢凯听说外面有个叫苏珊娜的白种女人来找自己,要求单独见面,当即就摇头:“见面没问题,不可能单独见她。” 谢凯倒要看看对方什么来路。 躲在酒店里面,快要被憋疯了。 苏珊娜见谢凯带着七八名安保人员跟自己见面,有些无语。 看着这些安保人员如临大敌,手都放在随时都可以拔出枪的位置,苏珊娜莞尔一笑。 仔细打量着比她还年轻的谢凯,谢凯同样在打量着她。 “女士,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情?”谢凯开口就是俄语,既然对方说是苏联人,那么用俄语是没错的。 “我叫苏珊娜,前克格勃成员,现在是河蟹佣兵团成员。目前法国人军情局跟美国cia密谋杀害你,受上级安排,前来带你离开。” 她还没有说完,谢凯就打断了她的话,一脸玩味,“女士,你觉得我可能因为你几句话就跟你走?凭什么?” 苏珊娜看着谢凯,笑了,“不会。廖东团长说过,你很谨慎。果然如此,连跟我见面,安保措施都是做得如此严格。” 谢凯没有理会她,只是平静地看着她。 那些人是在怀疑自己的智商? 苏珊娜见谢凯不说话,直接把手伸进了随身携带的包里。 谢凯旁边的安全人员一阵紧张,有人甚至已经把枪拔出来了。 苏珊娜放缓了动作,等到众人看清楚时,她已经从随身携带的小挎包里掏出了一个徽章。 谢凯一看到那徽章,瞪大了眼睛。 苏珊娜把徽章举了起来。 徽章是一枚张牙舞爪的螃蟹。 巨大的钳子,一只夹着枪,一只夹着导弹。 这是和谐佣兵团的徽章,谢凯设计的。 而且,河蟹佣兵团的团徽,绝对不会轻易给人看到。 苏珊娜很满意谢凯的反应,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现在你相信我了?” 谢凯依然没有说话。 “为了你的安全,希望跟我走,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安全路线……” 谢凯摇头,一脸笑容,“虽然你有这东西,跟你走是不可能的!” 苏珊娜没想到,谢凯在看到河蟹佣兵团徽章后,依然不愿意跟他走。 难道中间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问题? 不是说,一直以来,谢凯对河蟹佣兵团都是绝对的相信? 河蟹佣兵团是谢凯一手促成的。 谢凯不同意跟自己走,苏珊娜很无奈,看着谢凯说道,“团长现在有重要事情,无法来欧洲,这次我们过来的人手不是很多,如果你不跟我走,无法保证你的安全……” 谢凯很想让人把这女人拿下。 这里是巴黎,最终还是放弃了想法。 苏珊娜见自己如何解释谢凯都不相信自己,继续下去反而会适得其反,只能离开。 离开的时候,还丢下一句,“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明天我会再来。” 苏珊娜走了后,高原等人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看着这女人的背影,高原眼神闪烁不已,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他没有提出来。 苏珊娜的到来,让白彦军等人也是如临大敌。 在她走了后,急忙问谢凯,“廖东派的人?” 谢凯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想干掉我的人。” 这不是廖东派来的人。 廖东如果安排人,会提前联系,除非安排的人是谢凯绝对相信的。 河蟹佣兵团建立后,每一次谢凯出国,廖东都会安排人保护谢凯,基地也会跟廖东保持联系。 对于基地来说,廖东是值得信任的。 这一次,谢凯到巴黎,佣兵团同样派了一支小队保护谢凯的安全,而且还是投靠廖东的格鲁乌成员,一直负责外围,没跟谢凯接触。 这些人负责外围安全,隐藏在暗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跟谢凯联系。 到现在为止,中方安保人员都没有跟他们接触过。 “西方国家的杀手?” 白彦军脸上开始变得杀气腾腾。 谢凯再次摇头,“不清楚,东哥安排的人,不会这样直接上来,即使是东方人不方便出现,也不会这样。” “廖东派过来的小队,你们接触过吗?”白彦军问高原。 高原点了点头,“谢尔盖负责。” 谢凯提出要见谢尔盖,高原表示马上去安排。 当天晚上,一名魁梧的俄罗斯壮汉出现在谢凯面前。 看着眼前这名魁梧的壮汉,谢凯就知道这是真人。 之前廖东就给他说过,有一支被克格勃出卖的格鲁乌精锐小队投靠了佣兵团。 加入后,成员不断增加,有不少退役的或在役的格鲁乌成员加入。 头子就是谢尔盖,也就是他眼前的这名壮汉。 跟照片上差不多。 谢尔盖很沉默,话不多,往往谢凯问几句,他才回一句。 不过谢尔盖却明确地告诉了谢凯,佣兵团不可能绕过他们派另外的人来负责此事。即使安排,也会是东方人。 谢凯问谢尔盖他们是否安排了备用的逃离计划。 谢尔盖告诉谢凯,“我们小队的任务是负责保护你的外围安全。目前佣兵团没有新的方案……” 这一次到法国,谢凯一直都呆在酒店里,没像之前那样到处浪。这让格鲁乌小队的工作非常轻松。 虽然有人一直在周围监视着酒店,格鲁乌小队到现在都还没有暴露。 这格鲁伊成员负责人让人非常头疼,这就是他妈一坨冰块! “现在事情麻烦了,必须想办法马上离开巴黎。”谢凯见了谢尔盖后,就对白彦军急切地说道。 白彦军也知道事情大条了,可也是为难,“离开是越快越好,可怎么离开?从这里到机场还有一段距离。” 他们不是没有考虑让谢凯立即乘坐c-910离开法国巴黎。 这样的安排并不是好选择,超-7a战机跟在一起的话,速度会被拖慢,一路需要不停地中转加油,c-910单独走的话,又太危险。 “跟苏联人一起走!” “什么?”白彦军以为自己听错了。 或者听清楚了,不太相信谢凯说的话。 苏联人要是绑了谢凯…… “白叔,目前情况下,跟苏联人一起走才最安全。” 谢凯的话让白彦军跳了起来,“你疯了?苏联人更希望干掉你!” 都知道,如果不是谢凯弄出来超-7a,并且在巴黎航展上做出那样的安排,苏联战机不至于到那种程度。 苏联人也不会处于这样被动。 而且谢凯在苏联的布局,没有敢保证苏联人不知道。 即使不知道,404的各种项目对苏联人可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跟西方国家的情报部门一样,苏联情报部门同样希望干掉谢凯。 但凡有一点不确定性,白彦军都不会让谢凯去冒险。 知道白彦军在担心什么,对着他说到:“白叔,目前情况下,苏联人如果真的想跟我们合作,他们不仅不会对我不利,反而会尽最大可能保护我。” 白彦军摇头不已。 可谢凯坚持着。 白彦军看着谢凯,觉得这根本不是办法。 谢凯继续说道:“白叔,平时危险性高,目前情况下,我们手中这超过两千台发动机的订单是苏联人无法放弃的。而且,我们可以出到两百万美元一台的高价,这将会超过四十亿美元。再采购一批苏-27,加起来整个订单将可能会超过五十亿美元,您觉得经济即将崩盘的苏联人有没有拒绝的勇气?” 白彦军无法反驳。 按照苏联人的要求,如果一定得绑定200架苏-27,这不是谢凯说的超过50亿美元,而是超过100亿美元。 谢凯一脸笑容。 苏联人现在迫切需要这些订单。 不是因为苏联缺钱,一国政府,可以疯狂印刷钞票。 何况,庞大的苏联,不是五十亿美元就能拯救的。 这五十亿美元订单所带来的开工,将会养活很多的技术人员、工人,甚至是科研单位,保证那些苏联重要的战机工厂开工,才是苏联最迫切需要的。 白彦军看着谢凯,他也不得不佩服这小子眼光刁钻。 依然有着担忧,“万一你被苏联人扣留了怎么办?” 到时候,苏联真的扣留了谢凯,绝对是个麻烦事情。 谢凯嘿嘿一笑,对白彦军说到:“白叔,不是我一个人去,我们全都去,包括航空工业部跟中航技以及112厂的人……去苏联就是为了谈判关于rd-33发动机采购合同,以及k-36d弹射座椅等项目,当然,还有苏-27战机采购什么的。” 这样一来,他们就不怕苏联人到时候扣留谢凯了! 代表团一起,跟谢凯一个人跟苏联人走,是两码事。 谢凯要是遇到危险,都可以找苏联人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