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3 感谢机长不杀之恩 - 重生军工子弟

1303 感谢机长不杀之恩

又他妈怎么了? 谢凯杀人的心都有了。 坐苏联飞机真不是一件好事,这完全是用生命在坐。 这才刚松一口气,结果又遇到事儿了。 这一次白彦君等人反而变得轻松,谢凯却知道没有这么简单。 他对面的苏联人脸色都变得紧张了。 “增压机停止工作了,快,降低高度。否则整个飞机都会因为缺氧失压造成不可逆转的后果!” 机舱里,机长咆哮了起来。 开始手动控制着这架庞大的飞机。 在机长的操作下,庞大的安-225机头猛地向下一栽,快速向下面冲去。 整个机组成员都浮现出惊慌的神色。 虽然脸上惊慌,依然保持着冷静,竭力地按照自己的经验在各自的岗位上努力控制着这架世界上最庞大的飞机。 一旦飞机出事,里面乘坐的乘员都将死亡。 这里面,不仅有他们航空工业部部长,还有军事工业委员会主席、米高扬跟苏霍伊方面的一些高层,更重要的,还有中方代表团成员…… 所有人都知道失控的后果有多严重。 在下面机舱里人,更是惊慌不已,这会儿也没有谁顾忌代表着国家的脸面。 机舱内本来就是用来运送货物的货舱,他们在里面,只是临时装了一些座椅,没有配备氧气面罩。 所有人双手死死地抓着机舱旁能抓住的东西。 不管是苏联人,还是中国人,没有谁还能保持镇定的。 在二楼小型商务舱里,谢凯等人都感觉到飞机掉落,身体有种严重的失重感。 “啪~” 氧气面罩同样从各个位置弹了出来。 失压了。 谢凯心里只闪现出这样一个想法。 整个人顿时变得更加惊恐。 在高空状况下,飞机失压会造成多大的危害,谢凯比谁都清楚。 从没有听说过,如果飞机无法快速解决失压状态,有谁能在飞机失压的情况下成功逃脱的案例。 “飞机失压了?” 白彦君惊恐地问道。 谢凯点了点头,脸上满是绝望。 胸口开始发闷,甚至感觉到整个的开始膨胀起来。 就连旁边的苏联官员们,有人也开始呕吐起来。 刚才苏联飞行员冒死在云暴天气中起飞,刚刚飞上来没有平稳飞行两分钟,又遇到飞机机舱失压! 难道是自己不该去苏联,或则说自己对苏联的谋划让老天都看不过去了? 苏联人脸上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镇定,他们同样清楚眼前的状况会带来什么严重后果。 季米诺夫却强自镇定地对着众人说到:“大家不要担心,请相信我们的飞行员。呕~” 还没说完,就开始呕吐起来。 季米诺夫真的急了,不是为了自己的生命,而是为安-225的命运。 一旦出现事故,整个安-225都将遭受到毁灭性地打击。 作为主管乌克兰航空工业部的部长,他自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前面驾驶舱,机长眼睛不停地盯着高度表,在他疯狂的操作下,高度表上的指针疯狂地降低着。 在外面看,背着暴风雪号航天飞机的安-225几乎机头跟地面形成了45°角快速地想着下面冲去。 从最开始的8000米高度,很快就已经达到5000米高度。 但是,这高度依然不够。 “快!快!加快速度。” 机长咆哮了起来,副机长也在帮忙操作。 飞机失压,使他们身体变得无力。 窒息感越来越严重,甚至身体都已经被冻僵。 降速过快,整个飞机超过300吨重量,在重力加速度的情况下,很容易出现问题,尤其是降落到一定速度后,几乎不可能再控制飞机。 强行控制,巨大的压力甚至有可能让这架庞大的飞机解体。 所以他们只能在允许的范围内,逐步地降低着飞行高度。 飞机高度依然在快速降低,机舱内的谢凯这时候已经变得绝望。 他没有想到,没有被美国跟法国情报部门的杀手把他干掉,而死在了他寄予无限希望的苏联人手中! 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没有强行要求莫齐带着儿子跟自己一起来法国,要不然,一家人都全完蛋了。 谢凯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告诉莫齐自己在海外账户跟密码。 对面的白彦君脸色同样变得苍白,甚至可以明显看到他脸上的褶子都被撑开了。 他这个时候整个人反而变得平静。 他看着谢凯,脸上流露的满是不忍心与痛心。 白彦君喊着谢凯,想要告诉他一间周围人都知道,谢凯自己不知道的秘密,“谢凯……” 可喊了谢凯后,又不知道怎么说。 现在只剩下自责,如果他阻止谢凯,也不至于出现现在的状况。 当初出国时,如果不是他,谢凯无论怎样闹腾,汪贵林跟郑宇成等人都不会同意谢凯出国的,他们都知道cia一直想除掉谢凯。 白彦军为了更多订单,也为了超-7有更好的未来,把谢凯拉来了。 谢凯一旦出了问题,对于整个404未来的发展,甚至中国军工行业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赵峥整个人都不知道用什么形容此刻心情,向苏联人看去,脸上同样惊慌,哪怕竭力保持着镇定。 赵峥跟王成峰这些代表着国家颜面的人,同样竭力保持镇定,哪怕心中惊慌得无可名状。 谢凯真的后悔。 他后悔的,不是自己就这样失去生命。 对于他来说,最后悔是苏联布局没有完全完成。郑宇成等人是否能按照以前既定方案,去把苏联的那些他们看重的技术跟核心技术人员弄回国内。 谢凯后悔,自己还是看不到儿子平安长大。 谢凯甚至在想,莫齐没了他,会不会像上辈子的他那样,因为失去了莫齐,一辈子过的浑浑噩噩。 父母会怎么样? 老爹为了他这个儿子,可以违背原则给人送礼求情;老娘为了他的计划,孤独地在苏联经营着…… 孙娟会怎么样? 谢凯完全没想到自己还会想起孙娟。 钱胖子跟李丽这对姐弟恋生出来的儿子,好像跟他有些像? 谢凯觉得,重活了这么几年,也算值得了。 404管理层对他无条件地信任,无论他的行为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每一次都会去给他擦屁股。 每次各种问题,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上级甚至没当着面严厉批评他,都是郑宇成他们给擦了屁股。 飞机高度依然在快速降落着。 苏联人还在强壮镇定,果然是北极熊。 主机舱内,苏联跟中方的人员同样也变得镇定起来。 人在面临死亡前,惊慌后,剩下的也就是平静了。 机舱失压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高度依然在快速降落,有的人已经开始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谁都知道这样的状况下,飞机失事不可能会有任何生还机会。 安-225庞大的机体,使得内部燃油箱可以携带更多燃料。 驾驶舱里,机组人员的脸色都青了。 五十出头的机长,人已经浮肿起来,他感觉自己无力感越来越明显,依然坚守在自己岗位上,手紧紧地抓着操纵杆。必须在到达预定高度把飞机改平,否则飞机会一头栽向地面。 机长眼睛死死地盯着仪表盘的高度指示针。 虽然飞机在快速降低高度,距离预定高度还有好几百米。 这一刻,不信奉鬼神的机长开始向诸天神佛祈祷:让速度降得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终于,飞机的高度降低3200米。 机长嘴角扬起了笑容,猛地向后拉着操纵杆,想把机头拉起来,让飞机进入平飞状态。 可他突然惊恐地发现,整个身体的无力感,让他根本无法把操纵杆拉到底。 “副机长,赶紧,拉杆,改平!” “机师,检查增压机……” 副机长四十出头,意识也有些混乱了,不过身体状况比机长要稍微好一些。 得到机长的命令后,几乎是身体本能,凝聚着全身的力气,努力拉起了操纵杆…… 终于,在机组成员共同努力下,原本快速掉落高度的承重飞机机头,开始缓缓地改平机。 一直到2700米的高空,飞机最终改为平飞状态。 在这一高度,外面的气流进入了机舱内部,机舱内,原本低温失压的缺氧状态开始改变,温度开始回升,氧气也进来了,整个机舱里面的人都好受了很多。 “没问题了?” 过了很久,谢凯才问道。 这时候却没人回答他。 是否没问题,机组成员也没有通报。 原本以为捡回一条命,结果,谢凯一直等待着的迫降,都没有出现! 飞机平飞了一段时间后,增压机再次工作起来。 机械师检查了整个飞机的加压状况及其它系统,确定没有问题后,开始再次爬升高度,向着预定降落的机场飞去。 机舱内无论是中方人员,还是苏联方面的大佬们,这个时候都没有心思再说什么。 空气内,弥漫着一股酸腐味道。 沉默,一直到飞机平稳降落在机场,再也没有动静…… 飞机平稳降落在机场,双腿发软的谢凯,等了好长一阵才站起来。 下飞机的时候,六名机组成员都站在通道旁边。 尤其是机长,一脸憨厚的笑容,看得谢凯很想一拳揍上去。 五十多岁的人了,还特么的这么疯狂! 看着这几位一脸笑容的苏联机组成员,谢凯经过的时候,挨个握着他们的手,口中用俄语说道:“感谢机长不杀之恩,感谢机长的不杀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