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1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 重生军工子弟

1331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晚宴是航空工业部部长季米诺夫组织的,在晚宴上你尽量不要跟他们提关于合作的事。等他们着急,才会给出更多的好处……” 接谢凯跟白彦军等人参加晚宴的路上,柳东盛提醒着他们。 不知道季米诺夫是怎么想的,直接把晚宴安排在自己家里,或许说舞会更好。 这不是一次正式意义的官方接触,而是私人晚宴。 “咋了,小舅,难道有什么变故不成?”谢凯不解地问着柳东盛。 柳东盛道解释着,“不是说有什么变故,现在安东诺夫设计局的日子非常不好过,乌克兰方面得到苏联中央财政的拨款越来越少……表现得越不积极,捞到的好处也就越多。现在苏联财政所有政策、资金几乎是向俄罗斯本土内的单位倾斜……即便那样,俄罗斯境内各个设计局、制造厂日子同样不好过。” 柳东盛一直在乌克兰,而且一直都跟乌克兰高层接触,自然能了解到不少内幕。 他告诉谢凯这些,就是让他知道,苏联现在经济情况比表现的更差,同时内部矛盾早就激化了。 不过,他可没有说出卖谢凯,让乌克兰航空工业部部长把孙女嫁给谢凯的事儿,尤其是季米诺夫也对这提议动心了,今晚的晚宴,有着考察的成分…… 柳东盛自然不敢跟谢凯说,要是跟谢凯说了,这小子不仅不会去,估计还要揍他这个当舅舅的。 “不应该呀!乌克兰无论飞机制造还是其它高端产业都是属于苏联国内顶级的,就算没有太多订单,也会给一部分养着这些工厂和整个体系。” 白彦军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按理,乌克兰在顶级的制造技术方面,还是会得到国家财政拨款的。 安东诺夫设计局设计生产的安-124,可是苏联最顶级的战略运输机,目前依然在装备苏联空军,唯独就是生产数量比较少。 黑海造船厂,正在制造苏联的几艘航母呢。 一旦缺乏经费,这些项目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行了,马上要到了。”柳东盛看着前面出现在的别墅,提醒了两人,“后面有机会我再跟你们具体介绍这边的情况,比表面看起来更复杂。” 在乌克兰待得越久,柳东盛越觉得自己外甥妖孽。 三年前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谢凯思索起来,乌克兰在苏联解体后继承了整个苏联所有军事工业30%,主要是集中在飞机制造、造船工业和重型坦克等领域。 乌克兰这些在国际上都属于顶级的生产研发单位,一旦离开苏联在资金和技术上的支持,都只有死路一条。 毕竟乌克兰无论是资源还是其他方面,都不行。 未来的经济发展,更是不咋样。 为了美国人承诺的一点经费,连所有蘑菇弹都全部拆了,自废武功…… 安东诺夫设计局在苏联解体后,日子过得很不景气,原因就是缺乏资金。 一直到苏联解体不少年后,把属于设计局的安-124机队出租给西方国家搞货物运输才能勉强难度日,后来更是想要跟中国合作,最终却被偏向西方国家的乌克兰政府出售给了美国人。 美国人买安东诺夫,为的就是阻止中国得到大飞机生产技术! 黑海造船厂,是苏联整个境内唯一的航母制造基地,苏联帝国最辉煌的大型水面舰艇制造工厂。 在苏联境内,无论是常规动力航母还是核动力航母都在黑海造船厂制造生产,其技术势力强悍可见一斑。 在苏联解体后,这家造船厂就逐步没落,到后来别说建造不了航母,连大型一点的货运轮船都没法建造,最终以破产收尾。 乌克兰的技术是一定要搬回去的。 乌克兰的人才是必须要带走的。 柳东盛说的情况,让谢凯知道,现在苏联的局面比历史上表现出来的状况更严重,能接触到这些,或许是因为他参与到这里面来见证的原因。 距苏联解体还有两年多时间,拉开苏联解体序幕的波罗的海三国独立公投,立陶宛在明年3月就会进行。 原本还觉得有很多时间。 可从柳东盛的话中,谢凯发现,他们能运用的时间不多了! 有操作都必须加快,而且还得隐蔽,不然到头来被西方国家知道了,肯定会被破坏的。 “只能扩大跟苏联的技术合作,尤其是安排技术人员到苏联学习,或要求苏联提供技术人员到中国国内进行技术指导。” 想明白这些后,谢凯满脸严肃地对白彦军说道。 白彦军明白谢凯的想法,通过跟苏联技术人员的接触进而打好关系,从中了解到他们核心技术人员的情况,为下一步挖人做好准备。 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回去后好好谋划一下,这不是我们两人能解决的。” 这时候也没法谈了。 到了。 这是一片不小的别墅区,无论是别墅的规模,还是别墅区的配置,都能看出这是个非常高档的别墅小区。 门口有持枪士兵站岗,汽车直接开进别墅区内部。 小区内部环境非常优美,绿化等基础设施做得非常完善。 每两栋别墅之间都有着极远的距离。 “这是航空系统高官们住的地方。”柳东盛只对谢凯介绍了一句。 谢凯便明白了。 车子停在一栋非常大的别墅前,季米诺夫带着一群人在别墅门口等着。 迎接的人群中有来自安东诺夫设计局的总设计师皮奥特尔?瓦西里耶维奇?巴拉布耶、总经理尤里亚夫,还有一些人谢凯没见过的人。 “谢,非常感谢你们的到来。”季米诺夫在谢凯下车的第一时间跟谢凯打招呼。 “谢,这位是马达西奇航空公司总经理贝斯特罗夫,这位是总设计师伊夫琴科,这位是哈里科夫机械制造局总经理博古斯拉耶夫……” 季米诺夫指着旁边航空工业系统内的一帮高官给谢凯介绍着。 这些人的身份让谢凯咂舌不已。 季米诺夫介绍哈里科夫机械制造局官员给谢凯认识时,谢凯表现得非常平淡。 可在向谢凯介绍马达西奇航空公司这些负责人时,谢凯眼神亮了起来。 这家航空公司不仅生产安-124使用的d-18t发动机,更生产巡航导弹发动机。 巡航导弹发动机那是谢凯最眼馋的东西,到目前,国内都没有搞出先进的巡航导弹。 心中激动,脸上却毫无波澜。 谢凯对马达西奇航空公司倒是兴趣浓厚,奈何伊夫琴科跟贝斯特罗夫对谢凯一点都不待见,完全没有其他乌克兰单位领导们的热情。 哈利科夫机械制造局总经理博古拉斯耶夫满脸笑容地对谢凯伸出了手,“神奇的中国谢,终于见到你本人,欢迎你的到来。” 他的热情让跟谢凯有点受宠若惊。 虽然哈里科夫机械制造局只是一个机械制造单位,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毕竟它是安东诺夫下属中最顶级的械制造局,这家工厂没有顶级技术对谢凯有吸引力,但是他们的技术人员却是非常优秀的。 人家主动示好,谢凯自然不能不接受。 寒暄几句后,季米诺夫领着谢凯、白彦君等人向别墅内走去。 进了别墅后才发现,这些高官们居住的有多奢华。 一行人刚进大厅,就有十来个穿着礼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贵妇们向着一群人围过来,不少女人甚至对谢凯动手动脚,搞得他很不适应。 客厅很大,这么多人在里面,都没感觉拥挤。 客厅顶部的灯饰以及内部装修豪华无比,尤其是顶部的吊灯,绝对是来自欧洲的顶级产品,沙发等,同样是来自欧洲的顶级奢侈品牌…… 客厅中间的长条桌上,摆放着大堆的进口食物跟各种谢凯都不认识的洋酒、红酒什么的。 通过柳东盛的介绍,谢凯才知道,这些酒来自世界各地最顶级的酒庄,摆出来的,至少有三十多种…… 季米诺夫也不呵斥那些对谢凯动手动脚的女人呵斥,而是介绍着谢凯等人。 白彦军表现得一脸严肃,更是保持着跟这些女人的距离,倒也没有女人对他动手动脚。 “是不是走错了地方?”白彦军偷偷问柳东盛。 看着几名年龄二三十的女人把谢凯给弄得面红耳赤,手更是乱摸,白彦军有些受不了这样的场合。 不知道的人,绝对会以为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某个资本家里举办的私人宴会。 这特么的是苏联啊! 柳东盛摇了摇头,告诉白彦军:“没有走错,这是常态。这些别墅里经常举办这样的舞会,一般人还进不来。有时候有从苏联那边过来的人过来,规模会更大……今天晚上这场舞会,也就六七万美元。” 柳东盛经常参加这样的聚会,自然清楚一晚上所要花费的金额。 “苏联不是没钱吗?他们哪来的钱?” 柳东盛玩味地一笑:“苏联政府确实没钱,不代表他们没钱啊。” 被困在贵妇群里的谢凯被这些疯狂的乌克兰女人又亲又摸,尴尬不已,却根本走不开。 旁边的苏联航空工业部大佬们则是看着他的窘境开心不已。 白彦军一行人跟整个场合格格不入,如果不为了技术,直接就会转身离开。 苏联全境内,普通民众连面包都吃不起,很多人连土豆都没得吃,这些官员们生活如此奢华。 真是应了一句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