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5 被要求接机的领导们 - 重生军工子弟

1145 被要求接机的领导们

安-124刚起飞,谢凯就彻底后悔了。 他觉得自己太贱,明明知道老毛子的飞机坐起着不安全,随时都可能让苏联飞行员把自己的小命交代了,却依然上了安-124。 现在想喊苏联人把飞机停下来,基本没可能。 在飞机上明显感觉到机头快速上扬,整个人向后倾斜,更是担忧。 老毛子飞行员就特么的喜欢暴力起飞! 让飞机刚起飞就停下,对他来说实在丢不起那个人,何况仅仅因为他担心安-124的安全问题。 见谢凯紧张,孙道乾跟苏兴国两人变得更紧张。 他们知道谢凯这小子把自己的命看得非常重,见他的表情,证明这飞机安全性能可能不高。本来就担心飞机太沉重在空中会出问题,如何能不担心? 尤里亚夫见谢凯在如此紧张,心中有些鄙视中国年轻人。 安慰着谢凯:“谢,不用担心,不会有任何问题!从第一架原型机在1982年12月26日首飞后,再到第五架原型机参加英国范登保国际航展,到现在为止,苏联空军已经装备了36架安-124,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的险情。” 谢凯看着尤里亚夫满脸怀疑,连他们航空工业部长跟军事工业委员会坐安-225时候的镇定都不过是打肿脸充胖子,怕得要死,又装出无所畏惧。 看着尤里亚夫,撇嘴说道,“总经理,不是我不相信飞机的安全性能,我不相信你们的飞行员,万一又喝酒了……” 万一老毛子飞行员又喝到假酒了…… 最开始经历伊尔-76在非洲狂野起降落后,弗托里亚克那孙子在印度跟巴基斯坦边界飞行,差点把谢凯小命玩没,即使安全回国,那名最早跟着谢凯当机长的苏联飞行员,也被谢凯扣掉了几千美元奖金。 上次坐安-225,飞行员在雷电气象条件下起飞,差点遭雷劈,再然后增压机停止工作,玩了一趟空中过山车,现在又坐苏联飞行员驾驶的庞大安-124,谢凯能放心才是怪事。 乌克兰首都到国内降落的机场直线距离有六千五百公里,飞机航线不可能沿直线走,按八百公里的巡航速度,这需要十多个小时的飞行时间。 在这十多个小时时间内,谢凯觉得自己的小命随时都可能会交代在苏联飞行员手中。 在国内坐c-910时,他没有任何担忧。 对自己国内技术团队的信任,那是经过这几年乘坐飞机建立起来的信心。 当初刚开始坐运-10时,每一次飞行,谢凯同样提心吊胆,飞机落地才敢放松。 尤里亚夫见谢凯如此紧张,只能说别的分散他的注意力。 对着谢凯提议:“或许你们可以考虑采购几架安-124装备空军运输部队。” 谢凯没理他,说得好像这玩意儿不要钱一般。 现在的中国空军买得起么? 飞行时间太漫长,尤里亚夫在旁边不停的说着,谢凯无精打采的偶尔回应着他,更多时候不回应。 虽然安-124从起飞后一直都飞得很平稳,谢凯却依然不敢放心。 为了转移自己注意力,谢凯开始想着,郑宇成跟汪贵林他们看到这架庞大的飞机,会不会惊掉下巴? 郑宇成那老家伙会不会又想着把这玩意儿给搞下来? 老家伙或则不会相信人类可以制造这么大的飞机飞上天…… “阿~嚏~” 被谢凯用来转移注意力的郑宇成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旁边的汪贵林担忧的看着他:“老郑,要不你别去了,感冒还没好。再折腾,老命就没了。” 郑宇成摇了摇头,“谢凯那小子要求去接机,不去不行啊。巴黎航展以及跟苏联的合作,都捞到了大好处,他小子是功臣,对于功臣,就该有特殊待遇!去接个机,有啥?” 汪贵林看了他一眼,抱怨着,“你就纵容他吧!那小子现在是越来越过分,居然要求我们去首都接机,真把自己当回事儿!” 谢建国听到这话,心中很不是个滋味儿。 自己儿子这样,他这个当爹的也面上无光。 奈何,这儿子,几年前他这当爹的都管不了了。 可这一次谢凯确更分了,居然要求整个404管理委员会的负责人都去机场接机! 他这个当爹的本来想不去,却被郑宇成跟汪贵林两人要求必须去。 汪贵林说郑宇成纵容谢凯,他自己何尝不纵容? 岳林见谢建国尴尬,急忙帮他解围,“老白不是说乌克兰用安-124送谢凯回来吗?那飞机可是世界上第二大的运输机,谢凯估计是为了让咱们开开眼,见识一下这世界第二大运输机到底有多大。” 作为后勤接班人,岳林现在的话语权越来越大。 基地委员会现在已经进入权利交接过程中,郑宇成跟汪贵林等人即将退休。 郑宇成眉头一挑,一脸不待见地说道,“即使世界上第二大运输机,那又如何?比运-10估计也大不到哪里去!虽然说载重量大一些,起飞重量也大一些。” 在郑宇成眼中,运-10已经是很大的飞机了。 至少比运-8那玩意儿大了很多。 他认为,安-124比运-10,估计也就是运-10跟运-8的区别。 运-10是404生产制造的大飞机,也是整个国内生产制造的最大飞机! 比麦道在中国生产的md-82飞机都要大不少,这让郑主任非常自豪。 在他眼中,苏联人制造的飞机,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 这不能怪郑主任没见识,毕竟他没见过安-124,没有一个直观的认识。何况他对国内的东西有着盲目的自信心…… 众人一听,郑主任老毛病又犯了,都只能苦笑,没有人反驳他。 汪桂林倒是皱起了眉头,“老郑,你可别像之前说大压机那样,一说那玩意儿简单,直接一拍脑门,脑袋发热就投资……现在咱们砸了多少钱到大压机里面去!6.5万吨大压机,现在进入生产阶段,需要的资金越来越多……” 掌管404钱袋子的汪贵林,现在真的是怕到时候郑宇成这老家伙又脑门发热,脑袋一拍就决定要引进安-124。 这款世界上第二大的运输机,别说引进技术,哪怕是买几架回来都可能让404伤筋动骨,那玩意儿绝对不是一般的便宜。 “放心、放心,咱有自己的大飞机,何况运-15不是已经开始制造样机了嘛?那玩意儿可比运-10大多了。”郑宇成的话并没有让其他人轻松多少。 现在404已经进入权利交接阶段,郑宇成这种对基地有着深厚感情的人,根本不会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利。 没有谢凯在盯着,老家伙随时都会出现一些异想天开的想法,脑袋一拍,就要上马什么项目。 换成404基地没进行军品、民品分离,深化改革的情况,这老家伙的疯狂决定完全会让整个404破产。 到现在为止,基地管理委员会对项目的决定已经不像之前,领导们说了不算,必须要战略企发部门根据各种情况分析,适合基地发展并且不会挤占其他项目经费,不会对其他项目进展造成影响才会上马的。 刚从秦飞生产线下来的一架新运-10,依然在进行试飞,只不过试飞过程中,依然担任404的运输任务。 对于目前的c-910来说,整个404管理团队是相当满意的。 虽然到目前为止并没获得多少订单,民航总局已经承认了,并且给了第一批订单,已经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何况c-910不仅有国适航许可证,也拿到了美国跟欧洲的适航许可证。 在未来发展前景更光明无比。 谢建国一直都一声不吭,儿子干的破事儿,他很不舒服。 中国时间比乌克兰时间快了6小时,安-124在乌克兰起飞的时候还是凌晨,可到中国这边,得傍晚了。 搭载郑宇成等人的c-910客机在首都郊区的军用机场降落,刚下飞机就看到在跑道边上的龙耀华跟李明山等人。 郑玉国一脸笑意地走过去,问着两位大佬,“首长,你们这是出差?” 龙耀华看着整个404管理委员会的大佬们都来了,也是有些疑惑:“你们怎么都过来了?” 郑宇成对着李明山跟龙耀华两人解释,“谢凯这小子这次出去立了大功,咱们集体来迎接他,表示对功臣的重视!” 他刚说完,旁边的李明山冷哼了一声,“这小子现在是越来越过分,干出点成绩,居然让所有人都来迎接!” 谢建国听了这话,更是着急。 忙向两位大佬问道,“首长,难道你们也是来接谢凯的?” 李明山一脸怒气,对着他说到,“你倒是养了个好儿子!咱们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他非得要求我们务必到场接他。也不知道这小子现在脸皮怎么越来越厚了,居然敢打电话让我们来接他!” 李明山说话时,不满地向着郑宇成看去。 谢凯现在干的这些事情,都是因为郑宇成一直以来对谢凯的纵容。 郑宇成则是嘿嘿地笑着,一点都不尴尬,“首长,谢凯工作干得好,有功就得赏嘛!毕竟这次他不仅给超-7a搞了庞大订单,在苏联也搞到了很多国内急需的技术。这样的功劳,来迎接他不是应该的吗?” 李明山无话可说,谢建国更是尴尬不已。 这是他儿子! 邀功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