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嫌运八漏风?有本事把运十叫来啊(月票400加更) - 重生军工子弟

137 嫌运八漏风?有本事把运十叫来啊(月票400加更)

从天空上向下看,若不是知道基地所在,很难发现人工建筑痕迹,房顶是跟周围荒地一样的黄褐色,街道也是,越往上,就越难分辨清楚。 冬日西北的风不小,从直升机舱门的缝隙中灌进来,谢凯直哆嗦,脸色煞白的田莉,根本没精力照顾他。 没过一阵子,谢凯时刻担心着直-5散架,也没心思去看外面,他发现自己好像也晕机了。 直-5直升机虽说最大平飞速度有210公里每小时,以谢凯现在的感觉,速度不会超过140公里每小时,还不如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一般的汽车,高速路上,随便一脚油门下去就超过了。 谢凯没有方向感,第一次觉得时间是那么的长。 闭着眼不停地告诉自己,马上就到了,要降落了,自己运气不会太差。 直到天黑,直升机的嗡鸣声还在响着。 当直升机停下的时候,好一阵子,脸色惨白的谢凯才有力气睁开眼,田莉早就瘫在座椅上了。 “两位,赶紧下来吧,我们得赶紧加油回去。”飞行员在外面喊谢凯两人下飞机。 “到了?”过了好一阵,感觉身体有些力气了,谢凯才搀扶着田莉,艰难地向着机舱门口走去,两名穿着飞行夹克的飞行员抱着头盔,在下面把两人接下来。 旁边灯火通明的航站楼前的机场跑道上,停放着一架体型庞大,有着四个发动机,每个发动机前面都有螺旋桨,通体银白色,中间两条蓝色涂装从头到尾的军用飞机。 “也是你们运气好,国内装备没有多久的运-8,刚好今天到这边执行运输任务……比我们这几十年的老飞机好多了……”直-5飞行员对看着前面大飞机不眨眼的谢凯羡慕地说道。 显然,他对直-5也没啥好感觉。 “运-8?”谢凯疑惑地问道。 “嗯啊,国内自主生产的。可惜我们只是直升机飞行员,没有机会飞那个。国内最先进、最庞大的军用运输机,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呢。你们运气好,还能坐一回。”飞行员羡慕地说道。 国产的! 国内最先进的! 谢凯从飞行员口中听到了这两个词汇。 不由哭笑不得,飞行员见识太少,运-8这样的飞机,先进吗?国产?很多的关键零部件也是进口的。 他什么都没说,能从军人口中体会到那种自豪感,哪怕没法跟国外的比,至少也是自己生产的。 而且还是大飞机。 运-8定型前,国内的军用运输机,最大的就是从苏联进口的安-12。 哪怕苏联七十年代就已经停产,依然是国内军用运输机梯队的主力当家。 一直到80年运-8定型,到现在,已经装备了二十多架到部队,彻底改变了部队运输机主力都是苏联飞机的局面。 谢凯也清楚,运-8担当主力,成为空军主力运输机的时间不会太长,伊尔-76要不了多少年就会被买回来。 当然,伊尔-76运输能力虽然庞大,空军更多的还是使用运-8。 这东西,国内自己能造,不需要外汇,价格便宜,耗油量也不太高。 伊尔-76太贵,加上空军对于军用运输机的需求不是很大,以及缺经费等一系列原因造成国内运-8扛大旗几十年的局面。 海上巡逻机,雷达电子试验机,预警机等,都是以运-8为平台开发。 根据市场需求更是研制出专门运货及民航使用的运-8f系列…… 这确实是一架值得自豪与骄傲的飞机。 “这飞机可不是那么舒服的,比你们直升机唯一的好处就是噪音可能要小一些。”谢凯叹了一口气。 要不是时间紧,或者有得选择,他绝不会乘运-8。 除了前段跟尾段,都是非密封舱。 这是一件要命的事情,飞行高度过高,会因为机场内部却氧而让人难受,外面的风会灌进来…… 前段的密封舱,那可是驾驶舱,根本就没有给别人留位置的可能。 尾段的密封舱那是尾炮射击员的位置。 “那可比我们这个好多了,飞得高,也非得快。”飞行员对谢凯说道。 谢凯跟田莉都不熟悉情况,两名直升机飞行员带谢凯两人去航站楼的食堂吃饭,谢凯一直都不舒服,一点食欲都没有。 至于田莉,刚刚跑到旁边吐了,更没食欲。 “那行,把你们交给他们机长后,我们再去加油。”守备团的飞行员态度很好。 停在航站楼前面的运-8正在装货。 谢凯很好奇在这边机场装什么,看着货舱外面笔直站立的全无武装的押运军人,顿时打消了想法。 飞行员找来了机长,对方没有介绍,机长只是点了点头,甚至没询问谢凯两人身份姓名。 四十来岁的机长对着谢凯跟田莉说道,“一会儿你们跟押运士兵一起,坐后面。” “机长,能不能商量一下,我们坐驾驶舱中间过道上?”谢凯一听是让自己坐货舱,哪里能同意。 机长本就不苟言笑的脸上变得严厉起来,“你以为这是你家的飞机呢!带上你们就不错了。这是军用飞机,正在执行军事任务的军用飞机,懂不?” 对于机长的死板,谢凯能理解,只是他实在不愿意去后面货舱跟押运的士兵遭罪。 军用飞机本就不能携带无关人员,有押运士兵,运-8不仅飞行速度慢,就连飞行高度也得降低。 机组成员为了节省飞行成本,肯定不会考虑士兵难受不难受,只要士兵能承受,绝对会有多快飞多快,有多高飞多高。 “首长,我们保证,上去后不乱碰任何东西,不乱看任何东西……”谢凯不死心。 他理解是一回事儿,但是让他去遭罪又是另外一会儿事儿。 “不行!”机长不容商量。“如果不愿意,你们可以不上这飞机,嫌军机不舒服,坐民航的进口飞机去!” “要不是时间紧,谁愿意坐啊!”谢凯小声地抱怨着。“等到我们另外一架运十组装好了,专门停在这边备用!” 从基地飞到这边坐那不舒服的直升机,还得坐运-8的货舱吹风。 “你说什么?”机长冷脸问着谢凯。 谢凯没心思跟他吵,再想到此行的重要性,万一得罪了这机长,不带自己飞,那就麻烦了。 先确定芯片跟主板的生产,目前国内有能力生产集成芯片的厂,绝对是无数人求着的,早点去,早点安心。 看这机场规模,根本不是经常有飞机执行任务的。 “首长,我没说什么。”谢凯摇头说到。 “你刚才说运十什么?”机长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杀气。 谢凯看他的脸色都有些扭曲,只能无奈地说道,“首长,我说要是运十在这边执行试飞任务就好了。我们这里有女同志,刚才在直升机一路遭罪过来,要是再在运-8的货舱里面吹风,生病了就不好……” 谢凯言不由衷地说道。 他要是真的说了原话,非得被对方丢在这里不可。 “运十即使在这边试飞,跟你们难道有关系?怎么也不可能载你们吧,何况运十早就停飞了。”机长一脸的不屑。 “首长,哪怕现在我们让运十飞这里,他们都不可能不来!”田莉有些不爽这机长,置气地说道。 “哦?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让运十过来。”机长冷笑一声。“赶紧叫运十来,我们那漏风的货舱没位置了。” 这牛吹的。 “机长,还是算了吧,大家都是在执行任务。”谢凯即使不爽机长,也不愿意为了赌气真的让运十飞过来。 马凤山这位总设计师跟程不时陪着郑宇成去了首都,可能这时候已经回沪市了。 谢凯以404基地的身份,运十肯定过来,不过没有这必要。 飞一次,十好几万的油费就没了。 “马上叫他们来,我拼着受处罚,也得瞧瞧!”机长不容置疑地说道。 “首长,没必要吧,飞一趟得十多万呢……”谢凯就不明白了,这机长是吃了枪药还是咋的。 至于么? 不就是自己不想在没有密封的货舱里面遭罪想要在密封的驾驶舱里面呆着。 “我们就在后面的货舱吧。”谢凯真心不想为这样的事情去纠缠。 “现在,马上就叫运十过来,否则今晚你们别想上我们这架飞机!”机长再次说道。 态度非常坚决,如果不叫来运十,谢凯他们别想上运-8。 要是运十真过来了,他求着谢凯上运-8,谢凯都不会上去。 运十本就是为民航而设计,舒适性比运-8好到不知哪去了,谁还会傻乎乎地上货舱漏风的军用运输机? “机长,这真的没有必要。”谢凯对这机长彻底不爽起来。 至于么? 自己都同意跟押运的士兵一起坐后面货舱了。 “没有什么不必要的!哪怕脱了这身衣服,我都愿意,我最烦的就是吹牛的!”机长冷冷地说道。 “希望你别后悔!”田莉咬牙说道。 “我有什么后悔的?你们当我是小年轻,随便几句话就给糊弄了?”机长冷冷地说道。“有本事就把运十叫来,别坐我的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