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7 苏联新发动机有问题? - 重生军工子弟

1407 苏联新发动机有问题?

李向红既然提议,肯定发现了什么问题,而且这种问题绝对是其他人无法接受的。 这样的问题是中方技术团队没有遇到过的。 李向红一点不尴尬,并没觉得让苏联专家参与故障分析会让超-7A技术泄密。 没有理会其他人,看着谢凯,说道,“我总感觉这事是出现在发动机上,却没有证据。战机各种参数正常,通过飞行员跟塔台对话录音,我发现,在最后时刻战机无法点火成功,在以前飞龙抬头机动过程中不曾遇到过这情况。” 当即,李向红把自己的怀疑理由做了解释。 龙抬头是超-7A这款战机的招牌机动动作。 各种大幅度机动动作在之前都做了无数次,飞行过程中还在不断增加过载,以此分析超-7A的结构强度以及设计是否合理。 在大机动动作中出现发动机停车,这是正常的,之前很快就能重新空中点火成功。 发动机停车在试飞计划中,是属于可控的操作项目。 RD-33发动机到现在,苏联已经交付了近300台,包括新一批提供的发动机也到位了,这批发动机被装配在新生产的超-7A上,用于替换已经达到飞行寿命的第一批超-7A的发动机,同时准备交付伊拉克。 出事的超-7A,恰好是用苏联新一批提供的发动机装配的。 一旦发动机有问题,最终会影响到整个交易。 杨超驾驶超-7A故障原因无法找出来,唯一让人怀疑的就是这架战机上装配的苏联新提供的发动机。 之前从来没遇到状况,换了发动机后就出现问题,只能怀疑问题来自发动机。 “苏联提供的发动机,在之前都没有出问题,这批发动机也不可能出事……”总共崔元甲说道,“我们可是进行过全面的检查。” “苏联人前面提供的不出问题,不代表后面的不出问题。”谢凯皱起眉头看着崔元甲,“搞技术的,永远不要迷信谁的技术永远靠谱。” 一席话,让崔元甲无言以对。 随后,谢凯问霍海源等人:“战机是装配的新发动机?坠毁战机上发动机的各个零部件的理化分析做了吗?” 贺海原急忙点头。 “确实是新交付发动机。苏联方面交付60台,不仅用在交付给伊拉克人的战机上,后续试飞任务的超-7B所使用的发动机,也使用这批发动机,苏联人做了一些不大的改进,以此提高维护性能……” 贺海原把详细情况作了介绍。 这让谢凯更疑惑。 “苏联人虽然在某些技术领域不行,在质量控制方面还是比较严格的,这些发动机跟米格-29使用同样的发动机。他们不可能为了加快速度完成交易,不顾生产质量,向咱们提供有质量问题的发动机……” 质量真有问题,会影响到上千台发动机的交易。 经济困顿的苏联人绝不可能这时候干这样的事。 “发动机回来后的检验数据都在吗?”谢凯问贺海原等人。 他只能凭借经验,看看整个过程是否有违规的。 崔元甲点头:“全部按照原来的技术标准检查,这些发动机技术资料都没有问题。我们能了解的只是通过技术标准检验,进行全面检查,确保装配以及零部件的质量没问题,在装配前,每台发动机也都进行过地面试验台试车,之前的发动机,都是这样检查的……” 引进RD-33发动机时间不短了。 中方的各种检验流程都成熟,这可是关系到国防安全的事情,谁敢开玩笑? 在之前谢凯就了解到,杨超虽年轻,在整个试飞大队却是最稳重的人。 绝对不会像屠浪那样的老油子进行各种违规操作,没有地面命令,危险动作都不会飞行,根本不可能出现操作失误的可能。 也正因为杨超的稳重,装备新一批发动机的战机试飞,首先就选择让年轻的杨超来负责。 前面的试飞工作没有任何问题,结果在交付前的最后一个不对称构型下龙抬头机动的时候,出现意外,并且坠毁! 第一批发动机装配的超-7A进行不对称构型科目试飞时,同样飞龙抬头机动,也没有出现问题。 见谢凯沉思,崔元甲在旁边提醒他。 “谢凯,按苏联人目前的状况,如果想快速完成交付,在保证米格-29的供应情况下,生产速度已经超过他们的产能,我们谈妥到他们交付,不到一个月时间……这么短的时间,质量容易出问题。甚至,很可能一些材料的处理工艺被简化……这样的情况下,也可能导致严重问题发生,理化分析室那边还没出结果……” 霍海源等人确实也考虑过这些问题,但他们觉得不太可能。 交付发动机的可是苏联人。 苏联人之前交付的两百台发动机,而到现在都没出现任何故障,唯独是使用寿命不长。 这次苏联交付的发动机可是用于装配米格-29,他们自己所使用的发动机! 米格-29是苏联装备自己空军的,更不可能出现故障。 一个月时间,谁都没可能生产这么多发动机。 苏联为了加快跟中国交易速度,所以把本来应该用于米格-29的发动机优先提供给了急需发动机的中国。 谢凯听完这些介绍后,直接说到:“先不管这些,我会跟基地领导们反应,让他们立即跟克里莫夫设计局的人联系,让他们派人来调查是否是由于发动机造成的坠毁……要是真因为发动机有问题,我们交付给伊拉克的战机也必须停止交付。” 出现了坠毁事件,国内所有超-7A全面停飞,进行检查。 132厂新生产的超-7A,同样得进行全面检查。 整个超-7项目在一架战机坠毁下,都笼罩了阴影。 如果不尽快解决,对整个超-7项目将会造成严重打击。 谢凯可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苏联提供的RD-33发动机有问题?” 郑宇成与汪贵林两人不相信地看着谢凯。 “之前苏联提供200台发动机,生产出来的战机,以及在我们技术人员指导下,埃及生产的战机都没发现发动机有问题,也没出现故障啊!”汪贵林提醒谢凯。 谢凯说的太耸人听闻。 发动机要真有问题,上千台RD-33发动机,非得砸到手里不可。 现在404缺钱,可没有资金浪费在这上面。 “不是也检验过,没有不符合技术要求啊。”郑宇成也不相信谢凯说的。 太吓人了。 “目前只是怀疑。不一定是发动机出问题。设计研发团队分析了这么多天,也没找到出故障原因。目前只能找克里莫夫设计局的人过来帮忙分析……” 谢凯不是万能的。 他不清楚RD-33发动机是否有什么致命缺陷。 苏联发动机在可靠性及可维护性都比较差,与公开宣传的数据相差很远,尤其大修时间。 第一批从苏联引进的发动机,已经有不少因为飞行时间太长,达到使用寿命被停用。 一旦发动机出现问题,对超-7A的影响,将会是灾难性的,无法逆转。 短期内,国产发动机涡扇-6G根本没可能装配到超-7A战机上。 谢凯既然提了出来,郑宇成和汪贵林两人即使不相信,也高度重视。 汪贵林立即就与苏联方面联系,让他们派出技术人员来协助调查问题。 订购上千台RD-33发动机,一旦发动机质量出现严重问题,以后没法合作。 这段时间,苏联忙着跟美国在国际上打嘴仗,并且越演越烈。 全世界的关注都在两国上,也没谁关注中国一架超-7A坠毁。 以色列跟404签订第一批战机零部件已经在苏联国内的工厂下料投产。 中方生产的第一批交付给伊拉克的超-7A战机,已经过了预定交付时间。 战机都已组装完毕,同样也已经经过试飞检测,各种性能符合技术要求,可中方依然没交给伊拉克。 刚出现的超-7A坠毁事件,让中方不得不暂停交付。 坠机事件的影响很大,交付后出现大规模质量问题,将会对整个404声誉造成严重影响。 这些年好不容易打造的金字招牌,可不能毁在这里。 生产完毕,所有战机都停在132厂装配车间外的跑道上,没调查清楚故障原因,中方不会交付战机。 连巴基斯坦与埃及超-7A,同样被要求全面检查。 没发现任何故障隐患。 使用第一批发动机的超-7A,也被全面停飞。 对于中方迟迟不交付超-7战机,伊拉克急了。 伊拉克,首都巴格达。 傻大木总统秘密官邸。 总统正脸色阴沉地看着易卜拉欣。 其他军方高官,脸上同样没有对易卜拉欣有好脸色。 特别新上任的国防部长卡奇姆,新上任的后勤采购部长卡迈勒,军工部长坎拉姆等来自总统家乡提克里特的大佬们,作为总统最信任的军方高层,对易卜拉欣更是不满。 之前易卜拉欣跟中国人达成交易,钱支付了几年了,伊拉克军方还在等装备。 卡奇姆作为国防部长,也是由提克里特师扩编升级后的共和国卫队指挥官。 对于中国人战机迟迟不到位,更是愤怒。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