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9 不给战机,我们就不走了 - 重生军工子弟

1409 不给战机,我们就不走了

卡奇姆对谢凯及迎接的中方高层没有任何笑容。 谢凯满脸尴尬,“将军,战机已经生产出来不少,现在出现了一点小意外……在没解决故障的情况下,无法交付给你们,这不仅是对我们自己的声誉负责,也是对你们空军作战能力负责。” 对方态度不友善,谢凯也无法直接怼回去。 钱已经到手,虽然他们才是大爷。 可他不想双方关系闹翻,也就不再隐瞒超-7A坠毁的事实。 也不管对方刚下飞机,还在机场,直接就向伊拉克人介绍情况。 “苏联之前提供的那批发动机装配的战机没有任何问题。无论我们自己使用还是巴基斯坦空军使用,包括你们的空军用于培训的那几架,都没出现重大故障,也没在空中出现险情……新一批发动机装备战机,没有进行多长时间的实验,在进行不对称构型科目试飞时,一架超-7A失事坠毁……” 卡奇姆等人一脸疑惑地看着谢凯。 他们不了解谢凯口中说的不对称构型试飞是什么科目。 试飞不是在交付前就已经完成了? 作为伊拉克军工部长,坎拉姆同样不知道。 伊拉克自己没设计研发过战机,不知道战机试飞需要进行哪些科目。 中方提供的战机生产线,到现在都还在培训技术人员呢。 汪贵林见他们一脸疑惑,知道他们不了解试飞的科目。 在之前,他们同样不了解。 “不对称构型科目,就是在试飞的超-7A战机机翼两侧挂载不同重量的武器,两边机翼挂载的弹药重量可能会差几百公斤……只有在这些试飞取得圆满成功后,才会交给客户……不对称构型试飞是所有试飞工作中间最后的一个试飞科目。” 汪贵林简单地向伊拉克人解释了什么叫不对称构型试飞。 谢凯接着补充:“任何一款战机,试飞过程中所有科目都需要进行大量试飞试验,交付前,必须完成数十个项目试飞工作,有一个不合格,都无法交付。” “你们交付给我们的难道跟交付给埃及人、美国人的不一样?” 卡奇姆更是不爽。 谢凯摇头,“虽然现在只换装发动机,苏联人提供给我们的发动机做了改进,同样需要重新进行大量试飞来检验发动机对战机设计的影响……不管大过载机动飞行,还是跨音速飞行,最大起飞重量等科目都必须重新试验,不过时间不需要那么长……” 新一批发动机到达,132厂没日没夜地加班装配,最后交给试飞大队试飞,眼看要完成了,结果出现坠机事件。 拒绝了中方安排到酒店休息,在伊拉克代表团强烈要求下,几乎没做任何停留,一行人直接乘坐C-910客机从首都机场直飞容城,C-910直接降落了在了132厂的战机试飞跑道上。 132厂跟超-7设计团队的一帮领导已经在跑道边上等着迎接来自伊拉克的将军们。 在跑道边缘,整齐地停放着一排排已经涂装上了伊拉克空军战机黄绿相间颜色的超-7A战机。 这些战机刚出厂不久,在没有到达伊拉克之前,不会涂装上军徽跟空军标志。 机场跑道边缘停放了至少三十架超-7A战机。 伊拉克人看着这些战机,直接不满地问中方人员:“难道这些战机你们准备交付给其他国家?这么多,为什么不交付给我们?” 伊拉克真的很急。 他们的空军需要尽快熟悉新式战机。 只有熟悉战机,才能形成更强作战能力。 超-7A基础源于歼-7战机,伊拉克部队也装备了不少数量。 这些战机交付给伊拉克驾驶歼-7的飞行员,也需要一段时间的熟悉,超-7A上的航电系统要先进很多,操作也更复杂,作战能力要超出歼-7不少。 空军飞行员必须经过长时间训练才能拥有更强作战能力。 看着机场跑道边停放这么多战机,伊拉克人怀疑中方不愿意交付给他们,把属于他们的战机优先交付给其他国家。 之前404的人把本应交付给伊拉克的战机,交付给了美国! 美国人只留了20架,多余的80架全部转手给了以色列人。 以色列是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敌人,装备什么先进武器,整个阿拉伯世界都盯着呢,伊拉克人如何能不知道。 谢凯看着伊拉克人看战机的表情,知道他们想什么。 超-7A战机最需要交付的就是伊拉克,巴基斯坦等国需求并不迫切。 跟阿根廷等的谈判虽然结束,阿根廷要的战机数量不多,希腊还在观望呢。 “将军们,这些战机就是为贵国生产的,最早的已经生产出来两个月,这里有三十架,生产车间里还有十五架即将完成的……” “现在真是遇到了问题,要不然已经向贵国交付了这部分战机。” 谢凯的解释并不是信口开河。 所有战机都装配苏联提供的的新一批发动机。 试飞过程出现问题,没找到原因,中方自然不敢交付给伊拉克砸自己招牌。 超-7A最吸引客户的就是超级机动,在空战中机动性强的战机有很大优势。 伊拉克人听到这些解释后,脸色好看多了。 只要中方交付,很短时间内伊拉克空军会得到四十五架新战机。 对伊拉克空军战斗的提升,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听见中方说有故障,卡奇姆根本不信谢凯的说辞。 “既然有故障,什么故障?如果是苏联的发动机有问题,为什么苏联人没出现?” 伊拉克人的话让中方无法回答。 他们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事。 “将军,目前尚未找出故障原因。我们的战机坠毁了……要不然,这些战机已经交付给贵方了。” 谢凯很平静的对伊拉克人说道。 之前就已经解释过。 所有超-7A都全面停飞。 新生产的超-7A,在未找到故障原因前根本不敢放飞。 再出现坠机,谁都无法承受这样的损失。 哪怕国内生产超-7A的成本很低,一架也得数百万美元。 “无法找到原因,是不是飞行员操作失误?” 哈利·莫桑问谢凯等人。 伊拉克现在需要尽快得到订购的战机。 超-7性能远比歼-7更好。 中方现在告诉他们,可能有某些故障。 有一大批战机,却不愿意交付给他们。 总统的计划,提克里特师高层都清楚。 如果无法快速装备这些战机,对整个伊拉克空军作战能力都会产生影响。 总统需要一支强大的空军。 霍海源急忙解释,“我们分析了各种数据,都没发现异常。这批战机都是装配的新发动机,苏联在发动机上作了改进……在苏联技术人员到达之前,我们也没法判断故障原因。” 中国对RD-3发动机研究了不短时间,依然没有苏联人了解。 谁都无法向伊拉克人保证超-7A没有问题。 总工崔元甲见伊拉克人脸上都是不满,说道,“苏联专家组很快就会到达。只要确定故障原因,我们会尽快解决,在最短时间完成向贵方交付。” 伊拉克人现在为难了。 伊拉克空军需要战机,中方迟迟不交付。 眼前这么多战机生产出来,却告诉他们因为某些尚未知道的故障,无法完成交付。 他们怎么能相信? 除非这些战机是要交付给别的国家。 伊拉克的将军们很难接受中国人再次把本该交付给他们的战机交付给别的国家。 总不能告诉中国人,我们总统将要收拾科威特吧? 中方迟迟不交付战机,一旦开战,甚至战争扩大,沙特等国成了伊拉克的对手,波斯人再次组织对伊拉克的进攻,两线作战会让本就损失不少没有得到补充的伊拉克空军压力更大。 谢凯一直都在打量伊拉克代表团中的易卜拉欣。 从下飞机开始,这老家伙就表现得落寞,存在感极低。 跟他之前代表伊拉克团队时那种意气风发,完全是两码事。 可一直没找到机会跟易卜拉欣交流一番。 伊拉克人作出了决定,就守着这批战机,不交付,他们就不回去。 在当晚的欢迎会上,谢凯终于逮到了一个跟易卜拉欣单独接触的机会。 跟着上厕所的易卜拉欣,谢凯在厕所里堵住了他,直接开口就问,“老易,怎么回事?你被总统革职了?” 易卜拉欣满脸无奈的苦笑,看着谢凯,抱怨不已,“在巴黎就给你说过我被撤职了。还不是因为你们,拖延交付时间……” 他是被谢凯给坑了。 谢凯很抱歉,“老易,你知道的,之前苏联不提供发动机,我们也没办法。发动机迟迟不到位……而你们要求的超-7B,也因为发动机问题,尚未完成首飞……” 易卜拉欣自然知道谢凯他们的难处。 如果换装涡喷发动机,超-7性能将大打折扣。 伊拉克方面也不愿装备涡喷发动机的战机。 装备涡喷的超-7战机,还不如改进后的歼7作战能力强。 中方对歼-7的改进研究一直在持续。 伊拉克空军装备了上百架歼-7,通过性能分析,以及空军对歼-7大规模作战飞行实验,歼-7性能比超-7A差多了。 “总统准备对科威特动手了?” 谢凯问易卜拉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