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 苏联的技术是不会出问题的! - 重生军工子弟

1411 苏联的技术是不会出问题的!

无论战机质量如何,只要伊拉克接收,中方完成交付,就算完成了合同。 即使伊拉克指责都没用。 谢凯却不愿这样做。 诚信是做人的基本原则,更何况这还是关乎中国军工制造在国际的名誉。 真把有故障隐患的战机交付给伊拉克,只会让404好不容易积累的名声受到影响。 苏联技术专家在这边,发动机要真的有问题,肯定是会检查出来。 发动机没问题,中方设计有缺陷,在中苏双方技术人员全力检查下,也能找出问题所在。 “谢,我们都不在意,你们在意什么?放心……就算发动机真有问题,你们发现后,也可以通过在我们国内的技术人员以及我们萨德-25工厂来解决这些故障,直接更换发动机以及零部件都不是问题。” 卡奇姆无所谓地说道。 伊拉克军工部长坎拉姆也提醒谢凯,“生产出来的战机先交付,等贵方检查出问题,只需提供零部件让派到我们国内建设生产线以及培训我国技术人才的专家们帮忙更换就好……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对双方都是好事。” 军工部长都这样说了,后勤部长哈利·莫桑自然也不反对。 伊拉克现在急需战机提升空军实力。 他们担心中国只是胡乱找的理由拒绝交付,就为了把战机交给其他国家。 伊拉克在两年前就已经把钱支付了。 这年头,欠账的是大爷。 管他有没有问题,先弄到手,真有问题,404的人为了名声,也会解决的。 谢凯坚决摇头。 “诸位,真的非常抱歉!麻烦大家再等等,我们会尽快找出故障原因,拿出解决方案。如果检查后没故障,这些战机立即启运,交付贵方。” 汪贵林也向伊拉克人保证,132厂的超-7A战机生产线不会停工,将继续生产。 面对伊拉克人如此迫不及待,谢凯很无语。 难怪代表团中没伊拉克空军的相关负责人,要是伊拉克空军官员在这里,估计当场就会跟这些不重视空军飞行员生命的大佬们干起来。 卡奇姆原本只是南部战区指挥官。 坎拉姆虽是军工部长,伊拉克军工又能制造多少装备? 哈利·莫桑这位后勤部负责人,谢凯认识他的时候连还只是一个校官呢,短短几年时间,哈利·莫桑就爬到伊拉克军方后勤负责人,就因为他是总统的老乡。 好不容易安抚了迫切想要拿到战机的伊拉克人,谢凯等人跟苏联人再一次坐在一起讨论。 克里莫夫设计局副总设计师斯科尔涅夫、总体结构设计师别尔夫什卡、制造RD-33发动机的契尔尼舍夫机械制造厂厂长卡申莫夫、技术总工维什尼亚克等苏联专家组高级成员都在列。 苏联方面也高度重视此事。 作为RD-33发动机制造工厂的厂长,卡申莫夫见中方人员一脸严肃地看着他们,很是不满。 中方这是把故障原因推到他们的发动机上,谁能舒坦? 在中方还开口时,卡申莫夫就主动对中方开口了,“诸位,生产过程所有工艺文件贵方技术人员也检验过,加工工艺图纸、质量追踪卡、检验纪录……所有资料都是完整的,数据也都符合技术要求……通过对发动机生产过程数据跟工艺文件检查分析,我们认为,RD-33发动机不存在任何质量故障。” 作为一家庞大发动机生产制造工厂厂长,卡申莫夫再一次向中国人强调,中国战机坠毁,并不是苏联生产质量造成。 汪贵林见对方一上来就推脱责任,脸色铁青。 “诸位,我们现在找故障原因,不是为了追究责任,如果导致战机坠毁的故障原因无法找出,受损失的不仅是我们,上千台发动机订单,都会取消。” 汪贵林警告苏联人,大家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超-7A战机订单受影响,RD-33发动机卖给谁? 战机卖不出去,404不可能采购发动机回来堆在那里生锈。 谢凯见苏联人不以为然,冷哼一声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诸位,请不要忘记,以色列人正在改进超-7A,同样的战机,使用的是来自美国的发动机……” 他的话顿时让苏联人尴尬不已。 差点就愤怒地骂出来。 有这么不要脸的人么? 用美国人来威胁他们。 可苏联人不接受威胁都不行,他们同样知道美国向中国提供了大量的技术,目前正在交付…… 郑宇成见苏联人态度转变,心中舒坦了不少。 “这就对了嘛,大家坐在一起是讨论故障原因,解决问题的。一来先把自己摘干净,没有意思。技术出现问题是正常的,出现了问题,首先得解决不是。” 霍海源等人这段时间才第一次跟苏联发动机生产单位面对面对接触。 这些天中方技术团队跟苏联专家一起检查双方技术文件,分析故障原因所在,也算是有了了解。 没想到在他们面前傲慢无比的苏联人被郑宇成他们吃得死死的。 RD-33发动机设计从立项到成品生产出来,时间不长,但这款发动机性技术也相当成熟。 米格-29同样用这款发动机,苏联国内生产数百架装备部队,同时还在向国际出口。 大量的飞行训练,并没有听说有多少失事,证明发动机设计没问题。 超-7A生产总工崔元甲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超-7A在生产过程中,使用贵方前一批发动机没任何问题,一直飞到发动机大修,甚至有发动机已经报废,也没出现任何故障,更不要说坠机。坠毁的超-7A装配的发动机是贵方新一批提供的,贵方作出了改进,确实对性能没有影响……前一批发动机没问题,装上新发动机就出现故障……” 斯科尔涅夫听到这话,愤怒地反驳崔元甲:“我们的发动机虽然做了改进,也是为了提高了使用寿命。大修时间从原来的300小时提升到现在的800小时,升值可维护性也提升很多……” 作为克里莫夫设计局的副总设计师斯,克尔涅夫更是不满中方推卸责任的态度。 之前还说他们推卸责任呢。 RD-33发动机交易在合同中附带的技术标准中就已经注明参数等具体细节。 苏联的技术专家也向中方人员作了技术详细介绍。 RD-33发动机涨价,就因为改进设计使得使用寿命更高。 中方技术人员同样亲自到位于莫斯科的红色十月工厂,即契尔尼舍夫机械制造厂考察了改进后的发动机实验跟生产,并对发动机质量等进行了检验。 “郑叔,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要不干脆让去现场,在这吵来吵去得不出结果。” 谢凯见双方坐在这里根本就无法讨论出问题,都在推卸责任,互相指责是对方的失误造成故障而导致坠机。 这跟开会的初衷不符。 现在就不是讨论责任归属的时候。 直接提议到生产现场去。 60台发动机,已经有30多台装配到战机上。 装配完成的战机都停在132厂总装车间厂外的跑道边上。 停在这里,就为了找出故障原因后直接解决战机上的故障隐患。 剩下的发动机也都在132厂装配车间的库房,不少都在装配现场,有的已经装在战机上。 苏联专家组大部分人员一直都在132厂的生产现场查找问题原因。 超-7A技术人员跟132厂各单位一直都在积极地配合。 不解决,生产无法持续。 郑宇成清楚事情的严重性,讨论故障原因变成了推卸责任,有什么用? 郑宇成大手一挥,对在坐的双方人员说道:“直接去生产现场,从现场了解具体情况,看看我们的技术调查人员是否有新发现……” 苏联人自然不反对这样的提议。 在现场讨论作用更大。 一行技术大佬跟高层管理人员浩浩荡荡地向132厂超-7A总装车间而去。 整个车间里摆放着一排十多架正在总装的超-7A战机,这些战机装配程度不同,全部都采用脉动试生产。 已经装配了发动机的战机,尾部发动机全部被拆开摆在了旁边,没有装配发动机之前的机体,依然在不停地组装。 之前即便出现事故,132厂的生产也没停滞。 愤怒的伊拉克人看到车间生产线上庞大数量的战机,自然不再愤怒。 而苏联专家到来,整个生产车间的生产终于停了下来。 一行人刚到生产车间,熊宏元等人接到消息后就匆匆地赶过来。 熊宏元一见到谢凯跟郑宇成等人,就小声地告诉谢凯他们,“巴基斯坦人过来了。” 谢凯撇了撇嘴,“过来就过来呗,难道还要我们去迎接?这款战机属于双方联合研制,出现故障,他们的人现在才过来……” 整个研发过程中巴基斯坦人参与得不多,只承担一些基础工作。 巴基斯坦的技术人员到中国,就为了学习战机设计跟研发过程的详细流程,从而提升巴基斯坦战机研发技术实力。 他们在合作过程中,最主要的作用就是给钱。 现在战机出了问题,利润受影响,巴基斯坦人居然也不上心。 战机坠毁,巴基斯坦人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过去了快十天才匆匆派他们的技术团队过来,谢凯能有好气才是怪事。 学习,就该有学习的样子不是?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