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4 非得让苏联人服气不可 - 重生军工子弟

1414 非得让苏联人服气不可

所有苏联人都认为中方这是故意的。 难道中方对合同不满意,想要借着这机会更改合同内容? 郑宇成见谢凯一脸严肃,直接问旁边的林贵平:“林师傅,你确定传感器有问题?” 林贵平摇头,他不敢确定,也没办法保证。 他只是通过经验判断,根本没任何的直接证据来证明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旁边132厂的人见发生这样的事情,更是尴尬无比。 熊宏元等人作为领导,颜面荡然无存。 林贵平这些职工发现问题居然不向上级汇报,直接找404的人,甚至还当着外国专家的面来说。 这不是打132厂的脸吗? 李文正严肃地对林贵平说道:“老林,这事情关系可是非常重大,你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吴颖在旁边听到书记的话,立即为师父打抱不平。 一脸不满地看着李文正,“李书记,我师父之前就向技术部门反映过此事,技术部门检测后告诉我们这符合技术要求,没有更换来自苏联的电子元部件,甚至没有过多关注……依就让我们继续装配。” 404的人阴沉着脸看着132厂的领导们。 谁都没料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内情。 调查这么久都没找到原因,132厂的一线工人却早向技术部门反映过。 场面一度尴尬起来。 吴颖的话让132厂领导们更尴尬。 这名泼辣的女工,这时一点都不退让,好像不知道自己说的话会造成什么影响。 吴颖根本不在乎厂领导对她的态度,继续说:“厂里面,一直迷信苏联技术,认为苏联提供的发动机不可能出现问题……所以对我们之前汇报的事情检查一次后就没有再关注过……” 熊宏元听到这话脸色极为难看。 他知道132厂如果真出现这情况,404是绝对不会轻易饶了他们。 此事会破坏132厂跟404的良好合作局面。 112厂已经拿到苏-27的全套生产技术跟研发资料。 美国又提供了一套F-14战机的生产技术及研发资料,132厂还谋划从404手中把这些搞出来。 出现这样的事情,要是真查出来是132厂疏忽,别说拿到F-14的技术,就连现有的所有合作,都将会被终止。 啥谋划都白搭,404原来就对他们胃口太大想要拿到苏-27的技术表示了不满。 132厂的领导们自然不敢不重视此事,也不顾当着外国人的面,当即询问吴颖事情的具体情况。 吴颖直接把当初向哪些技术人员汇报,有哪些人负责一一说出来。 熊宏元当即把装配车间的技术主任、后勤科长、检验科长全部叫到现场。 “根本不可能是我们零部件的问题,所有发动机在出厂前都进行过严格检验,贵方也经验过。这批发动机本来是用于米格-29,因贵方急需,优先供应给了贵方……” 契尔尼舍夫机械制造厂总工维什尼亚克没想到事情越来越对苏联不利,立即告诉中方,这批发动机是他们自用的。 他们对中方的指责,无法接受。 要是这批发动机真的有问题,后果绝对是契尔尼舍夫机械制造厂无法承受的,甚至是整个苏联航空工业部无法承受的。 大多数米格-29都使用这款发动机…… 如不是米格-29生产计划变动,而中方有急需,为了后续更庞大的合作,苏联可不会好心帮中国改进发动机。 改进后的发动机,无论使用寿命,还是性能都有不小的提升,尤其使用寿命。 双方合作规模太大,苏联为尽快完成交付,从中国拿到外汇,才把厂里生产的一批用于米格-29的发动机提供给中国。 现在中国人居然指出苏联自己用的发动机有问题,如何能接受? 从中方态度来看,好像肯定了是苏联发动机的问题。 这,更不能接受。 熊宏元把所有相关人员都叫到现场,当着404、巴基斯坦人、苏联团队进行现场调查。 装配车间技术主管于宏是第一个汇报的,他本来就在现场。 于宏看着领导们,平静地解释:“各位领导、首长,之前得到林贵平同志报告,我们技术科高度重视,对苏联发动机上的传感器跟配件抽样做了全面细致的检查,并进行详细分析,所有分析数据跟报告全部都在技术部保留着……” 刚赶过来的检验科长徐涛也急忙补充,“当初检验结果证明,所有数据正常,确实没有任何问题。所有检验数据跟记录也都在,检验人员跟各种数据结果都保存在档案室……” 熊宏元听到这些,才松了一口气, 看来并不是单位的主管跟技术负责人没重视这事。 只要不是玩忽职守,132厂的面子保住了不说,对404也能交代。 可现在找不到故障原因,只有这样一个有可能性,他们不能放弃。 熊宏元吩咐手下:“去把当初的检查资料跟检验结果全部拿来。” 很快,所有相关数据跟资料全拿到现场,在场的技术人员们都仔细地进行了检查。 正如于宏跟徐涛说的,检验结果并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得到这样的结果,苏联人更是不依。 他们要求中方向他们道歉,中方的行为,是对苏联技术的质疑。 伤害的是苏联的国家面子。 谢凯也疑惑,难道真不是这方面的原因造成? 自己满以为找到了故障原因,现在看来是白高兴一场。 也没谁指责谢凯搞事,毕竟谢凯也是为了找到故障原因并解决眼前的困境。 要不然,超-7A无法继续装配,生产出来的战机不敢交付,试验的战机不敢放飞,连超-7B样机的装配也无法继续。 现场气氛很尴尬,苏联人更是不依不饶地要求中方对怀疑苏联技术道歉。 中方人员沉默不语,汪贵林几度想挤出笑容跟苏联人解释,可他无法做出向苏联人道歉的事情。 现在双方都没法确定是否真是由发动机故障造成的坠机事件。 吴颖见出现这样的场景,本来没她说话的份儿,为了在谢凯面前表现自己配得上谢凯,不由急了。 “你们为什么不再检测一次?苏联提供的发动机除交付给空军部队的4架外,其它发动机都在现场。发动机上的有些电子元器件材料在持续高温环境工作时才会发生变化,为何不取个传感器模拟发动机工作状态进行实验?即使不是这原因,也不会浪费多少时间……” 年轻女工的提醒,让所有陷入困境的人如梦初醒。 所有人都陷入了思维误区,没想到这问题。 不是想不到,而是无法想到一个小小传感器在工作过程中会加速老化,对一架战机造成这么大影响。 苏联人听到提议,也表示支持。 “就按她说的进行试验,如果检测出来不是我们的问题,你们必须道歉!” 只有通过实验,才能证明苏联发动机没问题,才能让苏联技术不被冤枉。 苏联人承受不起这个后果。 132厂检测设备虽齐全,对发动机的检验跟实验设施并没有发动机研发单位完善。 郑宇成提议到距离132厂不远的东风动力厂,通过动力厂的检测设备对发动机上的传感器进行试验。 作为航空发动机设计师,东风动力厂总工孙宏同样也在现场,他甚至没想到可能是传感器出现问题,尴尬地看着谢凯等人,见他们没说什么才稍微放心一些。 郑宇成提议去东风动力厂检测,孙宏自然没意见。 作为404下属唯一航空发动机研发生产单位,也是国内最大一家涡扇发动机研发制造厂,东风动力厂无论实验室,还是检测设备,都是国内最先进的。 一群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向东风动力厂而去。 在谢凯等人离去后,吴颖对谢凯喊道:“喂!谢凯,可不要忘了请我吃饭。” 谢凯扭头对她笑笑,点了点头,随后跟着一群大佬走了。 林贵平看着自己的徒弟,再次叹了一口气! 吴颖对师父的表情非常不满,“师父,你看,他不是同意请我吃饭了吗?” 林贵平看着自己的徒弟,不知道说什么。 对吴颖,林贵平一直把她当亲闺女待,总觉得女孩子犯花痴不是啥好事。 以谢凯的身份跟地位,先不说对方家人是否同意,他们连对方来自什么地方,什么情况都不了解。 吴颖转头对林贵平说道:“师父,今天没什么事,我先回去换身衣服。” 平时厂里管理严格,现在出了问题,装配车间全面停工,除了一些技术工人留下,其他人都放假了。 平常7天24小时三班倒工作,难得放假休息。 林贵平不忍心打击她的积极性,只是说道:“去吧。” “师父放心,我换了衣服就在车间等他回来。万一解决了,一会儿又得开工呢……” 对提出意见的林桂平跟吴颖,谢凯现在没空关注他们。 赶到东风动力厂后,直接要求动力厂的相关实验室按照发动机工作状况,设计实验环节,让传感器在实验过程中达到跟发动机工作状态一样的环境。 一名苏联技术专家对神情严峻,急着看实验结果的中方人员说道:“别费心思了,其它任何地方都可能出问题,绝对不会是传感器失灵造成发动机停车,从而导致坠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