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8 让安-124帮咱们跑几趟伊拉克呗 - 重生军工子弟

1418 让安-124帮咱们跑几趟伊拉克呗

中国从西方国家弄到的技术,都算是比较先进的,太落后,中国也不会要。 中国人比谁都精明。 真能把中国这些技术搞到,对苏联技术发展及科技实力提升有很大帮助。 苏联人唯独接受不了的就是从落后的中国引进技术,引进基础电子元器件。 对苏联人的想法,中方没谁去关注。 问题解决了,就该继续前行。 “将军,放心吧!现在问题已经解决,故障隐患很快会排除,战机更换传感器等电子元器件后会立即交付贵方。”谢凯看着卡奇姆,向他们保证。 交付伊拉克的战机,早生产出来了。 因为坠机的故障原因一直无法找出来,所有战机都停留在132厂房外,生产线上的战机也停止进度。 问题解决,自然就该完成交付,中国留着也没用。 卡奇姆看着谢凯,一脸不相信。 “我们要等这批战机起运后才会离开!” 哈利·莫桑也明确表示不相信谢凯。 “谢,我们已经不再相信你们的保证,要是我们走了,你们把这批战机交付给其它国家,我们也没法不是?钱已经给了,战机不交付,我们能如何?” 听到这么不信任自己的话,谢凯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自己人品有这么差吗? 哈利·莫桑好歹也是将军啊,一脸委屈,仿佛弱势群体,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多可恶呢。 不就是当初战机优先交付给了美国人,那也是有原因的。 谢凯哪想到美国跟中国关系并没变化,甚至因为国际局势改变,中美两国展开了更大规模的合作。 美国强势些,不交付说不过去…… 谢凯满脸尴尬,看着哈利·莫桑,一脸歉意。 “将军,那是意外。我们也没想到苏联人会突然断了发动机供应……请放心,再等几年,我们国产发动机质量性能稳定,就不会在这方面被卡脖子了……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谢凯赶紧把自己同样摆在跟伊拉克一样的弱势群体中。 没办法,中国自己没有发动机,自然容易被卡脖子。 伊拉克人其实也理解中方的难处,他们比中国还不堪。 伊拉克国内没有完善军工制造体系,所有装备都靠采购。很多时候,采购的装备都会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被收了钱的国家以各种理由卡脖子,拒绝交付。 甚至,在之前两伊战争中,战争前定的武器,到八年战争结束都有很多武器装备都没完成交付。 卡奇姆并没有因为谢凯说他们也是受害者就改变态度。 “谢凯,我们从归国引进的生产线已经完成,到现在尚未开工,连提供维修培训都很难……” 伊拉克的萨德-25工厂,原本是为了空军发展而建立起来,之前就承担一些维修任务,甚至在总统的计划中,将会自己改进飞机,并且对飞机升级…… 跟中方合作谈妥后,萨德-25工厂扩建厂房、安装中国提供的战机生产线。 生产线已经安装调试完成,技术工人培训合同都即将结束,到中方技术人员快归国的时候,中方该提供的第一批零部件都没到位。 当初合作协议中,伊拉克分三步引进中国超-7A战机全套生产技术。 第一步:中方提供整机及生产线,对伊拉克技术工人、维修保障团队进行培训,完善保障系统。 第二步:中方提供部分零部件,伊拉克技术人员在中方技术人员指导下,开始组装战机,并且建立实验检测系统。 第三步:伊拉克技术员按中方提供的图纸和技术标准,引进中国零部件,独立组装超-7A战机…… 当初伊拉克为建立自己的战机生产能力,才签订这样的技术引进协议。 伊拉克空军装备的战机数量不少,所有的战机都从国外引进。 伊拉克国内觉得一方面成本太高不划算,另一方面则是国防安全都由其它国家把持,一旦开战无论西方国家还是苏联,都会以他们国家利益为前提来考虑,拒交本应交付给伊拉克的各种武器装备…… 两伊战争时期,如不是向中国采购武器装备,伊拉克在战场上的消耗根本无法得到补充。 卡拉姆见谢凯等中方人员闭口不提这事,现在不提更待何时? 最好让中方立即提供零部件让他们开始组装。 汪贵林见伊拉克人面露不悦,赶紧解释,“诸位,请放心。按合同,第一批应该交付给贵方的零部件和电子系统都已打包装箱完成。同样出于对安全性能的考虑,还没起运,这些零部件可以立即起运。” “第一批有多少?”卡其姆问中方人员。 “五架。”谢凯平静地说道。 按照合同,中方第一批只需提供2架战机的零配件由伊拉克进行组装。 由于各种原因交付时间晚了,中方第一批交付给伊拉克5架战机的全套零部件,很多零部件早生产出来,并且组装成了部件。 易卜拉欣在旁边很少说话,这时候不得不提醒伊拉克军方人员:“诸位,当初我们跟中方签订的合同,明确要求由我们自己组装,不仅超-7A,主要是超-7B。” 卡其姆等人自然知道伊拉克跟中方签订的合同。 现在中方连超-7B试飞都没完成,他们怎么组装生产? 只能先生产超-7A。 谁知道超-7B什么时候才能完成。 新上任的后勤负责人卡迈勒迫切希望萨德-25工厂能尽快提供完整战机。 如果总统对科威特开战,就算沙特等国对他们封锁,波斯人也再次开战,也不用担心没充足备件维修故障战机。 战争中即使得不到供应,也可以自己组装战机弥补战损。 卡迈勒当即提出:中方必须在合同规定的3月前,全部交付由伊拉克工厂组装的零配件。同时中方必须让伊拉克技术工人拥有合同规定的技能,可以独立组装战机、试飞跟对战机交付前的全部检验能力。 伊拉克提出的要求,中方一一答应。 所有服务都不是免费的。 伊拉克愿多给钱,中方自然不会放弃赚钱机会。 坎拉姆作为军工部长,清楚国内的生产能力。 现在如果不尽快拥有战机组装能力,开战后就更难了。 “谢,我们希望贵方交付的战机跟零配件空运,只有这样才能更快到达伊拉克。” 谢凯听坎拉姆的要求,顿时觉得太为难。 空运战机零部件到伊拉克不算为难,国内没这么大的运输机运输战机整机,小型零部件问题不大。 好几架C-910客机呢。 虽然C-910运输量不小,货舱不像军用运输机从尾部开门,而是从侧边开门。 大一些的零部件无法装进货舱。 空运超-7A战机大大小小零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原计划是通过海运,把所有战机跟零部件运到伊拉克。 现在伊拉克人要求空运,中方去哪里找合适的运输机? 租借西方大型军用运输机? 不现实。 郑宇成直摇头。 “将军,如果贵方能提供运输机,没问题。我国没有可以运输机框梁等部件的运输机……” 伊拉克人自然不干。 “这是你们的失误造成,按合同规定,我们组装的第一架超-7A战机已经开始试飞,到现在你们没提供任何零部件,生产线一直闲置,连你们派来的技术工人的工资也由我们支付……” 卡迈勒冷冷地看着中方人员。 中国人自己造成的问题,居然想让伊拉克买单。 要是伊拉克是两伊战争前那样富裕,为了得到战机,不会在意这点运输费用。 可现在总统为了外债的事情,都准备对欠债国动手来解决债务呢。 经过这几天的谈判,面对中方的不松口,伊拉克没任何办法。 伊拉克一直咬着合同的交付时间,要求中方提供空运。 民航客机设计时,考虑的是运输一些价值昂贵的小型产品,并没考虑运输大型货物。 超-7A战机主体框梁是一个整体,根本没法塞入C-910货舱门。 在双方谈判陷入僵持时,苏联新代表团再次回来。 这次代表团负责的是季米诺夫这位苏联航空工业部负责人,陪他到蓉城的是谢建国。 看到苏联人乘安-124运输机到蓉城,谢凯顿时有了主意。 “答应他们。” “咱们怎么运输?难道把C-910尾部货舱进行修改,修改也来不及啊!” 郑宇成觉得谢凯在瞎搞。 C-910如果能运输,直接没问题,也不用扯淡什么。 谢凯看着机场上的那架安-124,一脸平静地说道:“让苏联人大型运输机帮咱们跑几趟。那玩意空间够大,一次就能运至少八架战机,零部件运输数量更多。” 超-7A战机本来就不大,翼展只有十米不到,长度也只有十来米。 战机在运输时,为了节省空间,机翼等都会拆卸下来,打包装箱后,所需空间比整架战机需求小得多。 郑宇成看着那架安-124,“苏联人会同意让他们的军用运输机帮咱们运输货物吗?” 郑宇成觉得谢凯这是异想天开。 苏联人不会同意的。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