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1 落毛凤凰不如鸡(贺yihong3516大大二盟2/4) - 重生军工子弟

1421 落毛凤凰不如鸡(贺yihong3516大大二盟2/4)

米萨维奇夫斯基从谢建国口中知道,404想要让苏联赔偿超-7A坠毁后造成的损失。 RD-33设计没有缺陷,零配件有问题,苏联没发现,给中方造成不小损失,连苏联损失也不小。 可让他们做出赔偿,这是没可能的。 赔偿是小事情,赔偿了,将会严重损害苏联国家尊严,丢失国家面子。 可谢建国又告诉他,美国人在蓄意破坏中苏间的技术合作,让他更为难。 苏联经济困难,才跟中国搞技术合作,卖技术给中国换取经费。 一直对中国严密封锁技术的美国人,同样提供了上百亿美元的贷款,提供这么庞大的技术给中国。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始终不死啊。 米萨维奇夫斯基看着谢建国,一脸为难。 “谢,我的老朋友,能不能想想办法?我个人可以私下向贵方道歉,公开在国际上向贵方道歉,这不现实,即使我同意,苏联政府也不会同意!” 谢建国看着米萨维奇夫斯基,心中有些过意不去。 可最终还是打消了愧疚的想法。 基地利益第一。 “如果不是出于我们的友谊,我就不会告诉你了。我也在劝他们,你知道,这很难……”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现在伊拉克借着中方延误交付期,要求空运所有战机跟零配件,而我们国内没有大型运输机来执行运输任务,伊拉克方面也没有……如果贵方愿意租借安-124,我觉得说服他们比较容易……” 谢建国说这话的时候,面不红,心跳却加速。 老实人坑人,不容易啊。 谢建国老实、呆板、迂腐。 这是米沙维奇夫斯基一直对谢建国的印象。 原以为几十年没见,谢建国会有所改变。 之前谢建国到苏联谈判RD-33发动机采购时,米沙维奇夫斯基等人就发现,谢建国依然是在苏联留学时的那个老实的中国小子。 对谢建国说的这些话,米沙维奇夫斯基一点都不怀疑。 当即问到谢建国:“租借安-124?那可是军用运输机,不是民航客机。” 脸上满是为难。 谢建国见米沙维奇夫斯基上当,同样一脸为难。 “我知道这很难接受……贵方之前拒绝提供发动机,导致他们早就该完成交付的战机无法按期交付,伊拉克本来就极其不满,好不容易再次约定交付时间,即将交付时又出现坠机事件……从而导致我们单位无法向伊拉克完成战机交付……这将会对整个中国军工的名声带来严重影响。现在伊拉克要求,必须在约定时间内完成战机交付,否则取消合同……” 谢建国的解释合情合理,海运时间很长。 一些集装箱货轮为降低运输成本,会在沿途各个码头停靠、卸货装货。 即使不装卸,不在各个码头停靠,集装箱货轮速度快不了。 货轮速度一般只有12节到14节,有的集装厢货轮的运行速度甚至只有8节。 从中国到伊拉克,从太平洋跨越印度洋,经过红海,越过波斯湾,才能抵达。 整个运输过程甚至会超过一个月。 空运,一两天时间就能完成整个过程。 听完谢建国的介绍,米沙维奇夫斯基清楚中方已经知道苏联与伊拉克的米格-29交易。 有了米格-29,伊拉克自然不会容忍404拖延战机交付。 有底气,腰杆子自然能挺直。 他现在想明白了,为什么中方之前不要求赔偿,现在中方直接态度强硬地要求苏联赔偿。 这是在表达他们突然提供米格-29的不满。 “爸,苏联人怎么说?” 谢凯见谢建国回来,急切地问道。 郑宇成与汪贵林等人同样眼巴巴的看着谢建国,期待从他口中听到想要的好消息。 “米沙维奇夫斯基原则上同意向我们租借安-124运输机,不过需要苏联政府批准……毕竟这是苏联的军用运输机。” 谢建国的话,让谢凯等人都松了一口气。 只要苏联人同意租赁安-124,接下来的操作就容易了。 谢建国看着郑宇成等人说道:“我觉得苏联人愿意提供运输机帮我们完成跟伊拉克的战机交付,不用给运输费用……超-7A的坠毁,是由发动机缺陷造成的……” 郑宇成与汪贵林,听着谢建国居然会说这话,不由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满意的笑容。 谢建国能有这样的想法,他们很欣慰。 谢凯同样也惊奇。 老爹一向耿直得宁愿自己委屈,也不愿别人吃亏。 没想到,现在展现出这样的一面。 “其实与苏联的合作中,给一两千万美元运输费用,对双方都不会产生太大影响,我们支付起来不会有太大压力,他们得一两千万美元,也不会有太大改善。这却关系到双方责任划分问题……” 谢建国向着几人解释为什么这样提议。 在国家尊严与国家面子前,一切都得靠边站。 谢凯真没想到,父亲那么老实的一个人,在开始接手404后,已经迅速向一名404高官方向转变。 这确实让他非常惊喜。 他怕老爹以前那种自己吃亏不让别人吃亏的出事方式会给404带来很大损失。 404有今日局面,那都是靠着他、郑宇成、汪贵林这帮人的不要脸而来。 作为404最高负责人,必须得足够不要脸。 而且还得够心黑,薅羊毛干脆利落。 与苏联国内联系后,米沙维奇夫斯基第二天主动找中方人员谈判。 “对于因我们没检查出传感器的隐患,对贵方造成的损失,我个人代表苏联政府及苏联航空工业部,向你们表示诚挚的歉意。对此事,我们深感遗憾……” “另外,为了弥补我们的过失给贵方带来的损失,我们将提供两架安-124运输机,用于加快贵方交付伊拉克战机速度……” 苏联人服软,中方也没有再追究什么。 该谈的合同自然继续谈下去。 当然,双方对于各自的利益,同样分毫不让,都是据理力争。 有了苏联人的运输机,中方就能快速交付超-7A给伊拉克。 谢凯得到苏联人的同意后,第一时间就去找伊拉克人。 伊拉克人一直在等中方的答复。 傻大木总统只有一个态度,必须敦促中国尽快交付伊拉克战机。同时,要求中方尽快交付完应该提供给萨德-25工厂的零部件…… 总统现在已经无法忍受科威特的催账了。 更无法忍受的是,沙特与科威特居然在美国的授意下,拼命扩大石油产量。 伊拉克如何能接受? 战争中被该死的波斯人空袭炸毁的油田,大多还没恢复产能。 伊拉克产油量不高的情况下,随着沙特与科威特石油增产,国际油价不仅没增长,反而开始下跌…… 作为阿拉伯世界的领袖,世界第三军事强国,傻大木总统已经决定要教训科威特人。 要开战,就必须要足够的武器装备。 还得有一定数量的储备。 要不然,到时候,战争扩大,波斯人再次发动对伊拉克的进攻,甚至沙特等国也参战,西方国家又为了他们的利益制裁伊拉克,战争中得不到有效补充,甚至会输掉战争。 再次见到谢凯,伊拉克军方高层们脸上没有一点兴奋之情。 皆是满怀怒意地看着谢凯。 “诸位,根据我们研究决定,由我方支付这批战机空运费用……” 卡其姆冷冷地看着谢凯。 “我们不在意这点费用,在意的是必须快速完成交付……你们生产的战机,迟迟不愿交付,丝毫没有合作诚意。如果无法按时交付,只能终止与贵方合作。” 伊拉克跟404签订的合同,除了战机,其他都已经交付完成。 就剩战机,中国人制造出来,却迟迟不交付。 谢凯也懒得与伊拉克人废话,“将军,请不要激动。通过与苏联的协商,苏联愿意提供两架安-124运输机运输战机跟零配件……已经生产的所有战机与零配件,很快就能交付……当然,战机在运输过程,我们会拆掉机翼等零部件……将由萨德-25工厂进行安装……这也算给贵方技术人员提供练手的机会。” 谢凯这样一说,伊拉克人就高兴起来。 很快,从乌克兰安东诺夫制造工厂调集的两架刚生产出来尚未交付给苏联空军的安-124运输机,从乌克兰直接飞到蓉城。 这一次,安-124没出现在民航机场,也不在132厂。 132厂生产战斗机,跑道长度也不够安-124起飞与降落。 两架庞大的运输机,直接停在了作为备用机场的太平寺机场。 中方生产的超-7A战机,已经拆掉机翼,垂尾,甚至起落架等,全部装入集装箱。 安-124运输机一次可以运输12架装入集装箱的超-7A。 尚未生产出来的传感器等电子元件,将会在萨德-25工厂更换。 两架安-124一次运输24架超-7A,这运输能力,让中方再次震撼。 为了减少运输次数,中方把超-7A垂尾、起落架、机翼、雷达罩等都拆卸下来,最大地节省空间,一个集装箱装一整架超-7A以及容易损坏的备件。 为保障装配不出意外,132厂调集了一批精干技术力量,跟随这批超-7A一起到伊拉克,帮助完成最后组装。 同时,中方也派出试飞飞行员,伊拉克组装完成后,每一架战机都将由中方试飞试飞,确认无误后,再交给付伊拉克空军。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