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运十不会坠毁吧(为盟主隔壁老王King哥1/4) - 重生军工子弟

140 运十不会坠毁吧(为盟主隔壁老王King哥1/4)

“上飞机,起飞!”马总直接下达了命令。 谢凯跟田莉两人也跟着上了飞机。 这是谢凯第一次踏上运十,虽然是试验机,跟民航客机的布局没有任何区别。 驾驶舱后面,便是头等舱,后面一截全都是经济舱。 “你们把降落伞背上。”刚上飞机,程不时就递给谢凯跟田莉两人各一个降落伞。 飞机上的技术人员没谁拿这东西。 “大家不是都没有吗?”谢凯一脸怪异,“虽说这架飞机只飞了170多个小时,但是我相信这架飞机飞行时候的安全性能。” 谢凯并不相信这架飞机的安全性能。 他清楚,很多需要整体制造的结构件,都是进行拼装的。 可是这个时候不能当着总设计师跟副总设计师以及众多的技术人员的面这样干,即使他心中很有背上降落伞的冲动。 “只是让你心中不那么紧张。没有你,这架飞机就真飞不起来了。”马凤山对着谢凯说道,“我们只希望你能轻松地体验这次飞行。” “马总,放心吧,我没有那么胆小。你们都不害怕,我怕啥?虽然我内心并不相信这架飞机的安全性能,我相信你们。”谢凯说了实话。 前几天在404会议室里,谢凯直接指出运十制造过程的缺陷,那是事实存在的安全隐患。 马凤山等人却用他们的实际行动来证明他们的技术是值得信任的。 这种方法并不可取,可谢凯却明白,整个团队在飞机上,就是为了告诉自己,运十的安全问题,是可靠的。 否则,不会在谢凯上飞机的时候给他降落伞,其他人谁都没有这东西。 “这飞行体验至少比直-5强多了,也比坐运-8那漏风的驾驶舱好太多,唯独不好地就是,坐一次成本太高了。”谢凯用笑容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与害怕。 默默向着满世界神佛祈求,保证运十这次飞行千万不要出事儿。 乐观是好事,盲目的乐观就带来的灾难没法挽救。 他又不能真当着马凤山等人背上降落伞。 甚至谢凯认为,只要马凤山再劝说劝说自己,就借坡下驴,背上得了。 马凤山却没有再坚持,搞得谢凯不由有些失望。 运十从降落到再次起飞,仅仅半小时的时间,机场守备部队执勤的人,只要能看到这架飞机的,在飞机发动机响起轰鸣的时候,就对着这架飞机敬礼,目送着这架庞大的飞机在跑道上冲入黑暗的天空…… “放心吧,不会掉下去的!”田莉坐在谢凯的旁边,见他紧张,轻轻地握着谢凯的手安慰。 她手心冰凉。 谢凯清楚,田莉心中的紧张比他更甚。 刚才坐直-5过来出现那状况,不是她晕机,而是害怕直-5掉下去。 不是谢凯胆子小,重生前,就没坐过几次飞机,毕竟出门时间少。 在这一世,上次香江之行,接连坐飞机,哪怕他表现得非常平静,内心的担忧,也是没有减轻的。 从飞机在跑道上开始滑行,他就担心飞机出故障。 当飞机机头上扬,前起落架脱离跑道,直到飞机完全飞起来,谢凯的心都是悬着的。 飞机在高空遇到气流,即使有空姐提醒他们,会有颠簸,他也没敢放松。脑海中总在盘算着一旦飞机失事,应该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总觉得飞机在下一刻就会出故障,就这样从万米高空掉下去。 飞机不像汽车跟火车,一直在万米高空,掉下去就是粉身碎骨,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在地面上,即使出什么问题,也还有很大生还机会。 有人说,飞机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交通工具,谢凯对这话嗤之以鼻,火车才是。虽然汽车每年交通事故数量很多,全世界的汽车数量跟飞机数量比起来,飞机的比例,这就得吓人了…… 所以,谢凯从内心来讲,是害怕乘飞机的。 前阵去香江,他从飞机上下来时,双腿都软了,扶着他下飞机的田莉自然知道情况。 坐民航客机,谢凯就如此担忧,何况这架运十还是只飞了170多个小时,设计要求整体制造的主要核心零部件都是采用拼装等技术,没有试飞完成,没有定型的飞机? “要不,把降落伞给背上?”马凤山就坐在谢凯的旁边,见谢凯脸色发白,牙关紧咬,微笑着问道,“这并不丢人,也不会有谁看不起,你还只是一个孩子。就是我们,随时也在担心,害怕出现任何故障!” “我们害怕出现故障,是因为出现故障,这个项目就彻底终止,而不是担心自己的生命。”程不时接着马总的话说道。 “我知道!”谢凯点了点头,“我也想不害怕,或许是因为我坐飞机的次数太少。” 次数少是一方面,更大的担心是运十的制造缺陷。 设计是成功的,生产技术却跟不上设计。 “从第一次首飞开始,运十这是第131次飞行试验。81年飞首都,随后在83年4月25日飞东北冰城,航程1840公里;83年11月4日,做110吨最大起飞重量,商载15吨的长途远程试飞,航程3680公里……今年,连续七次飞青藏高原,飞行途中,没有出现任何的故障……”马凤山把运十的试飞过程对着谢凯介绍着。“甚至飞行过程中也没有出现过任何紧急情况。” 每一次的试飞,马凤山都记得非常清楚。 他希望以此打消谢凯的顾虑。 “马总,我这真不是担心这个。”谢凯觉得自己胆子太小。 脚不踏在陆地上,他总觉得没安全感。 “对了,关于运十的下一步工作,你们是如何考虑的?”谢凯干脆转移话题。“以目前这样的状况,运十很难获得民航总局的适航许可证,也没有可能推向民用市场。” 运十的未来,非常重要。 谢凯并不希望运十就这样在试飞之后定型。 “原本在试飞开始就讨论过未来改型的问题。目前看来并不合适,404支撑不起如此庞大的经费。”马凤山有些惋惜地说道,“如果国家同意了我们的方案,下拨足够的资金,完成剩下的试飞工作,倒是可以定型。” “如果81年三机部的方案得到批准,90年前,真的能交付16架?”谢凯想着自己知道的消息,“你们当初申请的是85年之前为运十投资1.7亿,同时还要1.6亿的流动资金,一共3.3亿……” 谢凯很想知道,运十下马的真相是不是传言那样。 原本看各种分析,各种议论,骂声一片,运十下马的真相,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没有什么真相比询问运十的总设计师更真实的了。 三机部在81年的时候就申请了3.3亿经费,没有得到批准,后来却有人炒作说运十因为3000万经费而夭折。 马凤山的脸上有些尴尬,谢凯的问题又没法回避。 一开始他反对东风城插手运十项目,最后又威胁郑宇成等人接手运十。 他的想法,马凤山等人都是不清楚。 “3.3亿中,1.7亿的投资是建厂房以及生产线使用,其余的1.6亿是用于试飞实验及设计改型经费,其中包括发动机的实验经费跟研究经费……”马总没有隐瞒。 只完成了一半试飞任务,发动机还没有完全研制成功,仅仅靠着3000万的经费,根本没有可能定型的。 “就是说,如果我们不进行改型,只以这架飞机的技术跟设计为基础进行生产,要投资的最低也是3.3亿?”谢凯问道。 他想要知道,究竟需要多少钱,才能让运十真正地投入到制造环节,投放市场。 “不止,这些只是基础投资跟设计改型,实验的费用。”马总说道,“要进入生产环节,一架至少得准备两千万的制造经费,如果试飞过程中需要改型,升级系统等,可能会更贵……” “这么便宜?”谢凯有些不相信。“波音707的二手货不都得一千五百万美元?” 尼克松访华后,国内从波音公司引进了10架707用于民航运输,10架波音707合同总金额1.25亿美元,平均一架1250万美元。 那之后,707一直在涨价。 以目前的造价,运十跟波音707性能相当,如果一架的制造经费两千万,这算成美元不到一千万呢,就是算上涨价,也不会超过三千万。 “生产成本并不高,如果零配件质量得到保证,成本还可以降低一些。不过价格不能这样算,研制费用,基础设施投入,都得摊薄到成本里面。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大飞机已经投资了五亿多,我们坐的这架,可以说一架成本就两亿多将近三亿……”马凤山对谢凯解释。 “这倒也是。不过我们不算国家投入的成本,只算404投入的资金。”谢凯说道,“国家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两人交流起来,让谢凯没有开始那样紧张,转移注意力后,没心思去担心飞机坠毁的事情。 “你们是准备进行生产?”马凤山听到这话,一脸的希冀。 只有投入生产,才能让飞机项目更有前途。

上一篇   感谢支持的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