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8 河蟹出问题了 - 重生军工子弟

1428 河蟹出问题了

“苏联人松口没有?”郑宇成不想再谈这事,一想着就闹心。 谢凯要是知道了,估计整天为两个女人的事情都得纠结死。 如果孙娟没有生孩子,这根本不是事儿。 关键孙娟也生了儿子。 汪贵林也不想去谈这事儿,“苏联方面倒是提出了新的方案,由共青城那边跟我们合作,这样大家合作起来比较方便,双方各自按照任务分配研究,组成一个双方团队,虽然麻烦一些……” 吴颖的事给谢凯也造成了不小影响,表面上他冷酷绝情,实际上很心疼这个女孩子。 可他也知道不能流露出任何的同情。 对别的女人同情,那是对妻子跟儿子的伤害。 所以在当天晚上就直接让基地调集了一架c-910连夜回了首都。 莫齐也没有多问谢凯什么,甚至没问吴颖究竟怎么回事儿。 只是很心疼谢凯。 “妈这段时间回来过没有?”谢凯问莫齐。 他有很长时间没见到母亲了。 这几年,随着服装厂业务不断扩大,尤其跟苏联的服装合作中,柳旭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 现在随着轻工业品换技术计划的执行,柳旭更忙。 莫齐说道,“前阵回来过一趟,很忙,她打电话让我把儿子抱到机场,在机场抱了儿子一会儿,很快就转机了……” 谢凯有些无语:“早知道就不该让她搞服装厂。” 看来需要跟老爹好好谈谈,让他把自己媳妇儿管好。 谢建国对谢凯当初让柳旭去承包服装厂同样非常不满。 要不是谢凯鼓捣柳旭去承包服装厂,柳旭哪里会摇身一变,成了事业女强人?搞得自己忙过了,半夜回家,热水都喝不上一口…… 以前夫妻同时上班下班,柳旭给他打下手,多少。 哪像现在,一个家庭五个人,分别在四口锅里做饭…… “谢凯,妈之前让你有时间去看看外婆,外婆现在状况不是很好,她已经立了遗嘱,把房子跟其他的一切都留给了六一九……” 谢凯愣了一下,好一阵才回过神来,“有时间,我会去看看外婆的。” 对外婆,谢凯并没有太深的感情。 哪怕前一世外婆同样把房子留给了他,这一世也去看过几次……可他实在不想见那帮亲戚。 以前被瞧不起的状况不会再出现。 现在一回去,几个姨妈及大舅甚至表兄弟姐们都是对他各种马屁…… 为的什么,谢凯清楚。 有些要求,他举手之劳,甚至打个招呼就行,可他不愿意。 那些亲戚,太过势力。 父亲这边的亲戚他一直都不曾回去看过,可老家的亲戚,依然每年都会各种特产寄过来,父亲倒是回去过一两次,听说基地在那边搞了个厂…… 因为他们的崛起,外婆被照顾得很好。 不是谢凯没时间回去,而是他不想去应对亲戚们的各种要求。 四十好几岁重生回来,谢凯对这种事情经历得很少。 从小在基地长大,父母工作忙,从小就把他丢到了托儿所,在成长过程甚至都很少跟父母接触。 等后来成家,父母却又因为他进了保密单位,几年难得见一次面。 最终父亲倒在工作岗位上,单位处理后事,谢凯只能在一边看着,母亲提前退休跟谢凯倒是生活了一段时间,可没有多久,因为父亲的去世抑郁而终。 从那之后,谢凯几乎就是一个人过。 也正因为他的这些问题,才导致在前一世好几次相亲,即使跟女人在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最终也都会被女人一脚踢开他的情商太低。 甚至,孙娟一直单身,王浩等人也提醒过他,谢凯却从来不给孙娟回信,甚至孙娟回国他也躲着不见…… 一想着这些事情,谢凯就烦躁。 他真不愿意面对这些事。 还好,刚到家,就有人在等着他了。 居然是罗峰在办事处等着谢凯他们。 莫齐看到罗峰也是惊喜不已。 “罗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提前打招呼?” 皮肤黝黑,健壮的罗峰跟以前的青涩稚嫩完全不同,整个人精干、强悍,身上透露着一股凌冽的气势。 那是杀气。 罗峰既然这时候还等着谢凯,莫齐知道他们有事情要聊,当即说到:“你们聊,我去把孩子放下,给你们弄点宵夜。你们哥两一边喝酒一遍聊……” 说完就出去了。 谢凯心情不好,她知道,跟罗峰说说话,会好很多。 罗峰看着谢凯,咧嘴直笑。 一口雪白的牙齿在灯光下跟黝黑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哥!” 谢凯看着他脸上的一道疤,问道,“还好?” 罗峰见谢凯盯着自己脸上的疤,“好着呢,当初跟32营的人遇上干了一场,子弹擦着皮肤过去,不过现在更有男人味不是?欧洲女人就喜欢我这样的……” 兄弟两从小一起长大,男人自然不是女人一见面就互诉衷肠。 “那边是不是出了事?” 罗峰回来没人通知谢凯,连404的人也没得到消息。 如果不是出了事情,罗峰怎么可能回国? “我也今天刚回来,好歹我也是基地子弟不是!回来要方便不少,现在外面要想进来,可不容易……” 随后罗峰就告诉谢凯,国内对于外面进来的人防护非常严密。 罗峰还想了不少办法,利用了方强他们的特俗通道才回来。 情况跟当初郑宇成告诉谢凯的差不多,国内对国外情报机构的暗中防护一直都是非常严密。 通过罗峰的介绍,谢凯对国内的防护了解得更直观。 能被西方世界称为情报黑洞,后来甚至连雇佣兵都不敢接任何跟中国有关的业务,没有严密的防护根本就没可能。 “cia一直催促东哥,要求我们帮忙解决万塔的人。” 谢凯没有说话,直接听罗峰的汇报。 “那边给出了两亿美元的天价酬劳,这在之前,帮某些国家镇压叛乱都很少有这么高……” “廖东怎么说?” 谢凯想知道廖东对这事的看法。 罗峰回来汇报这事,肯定就出现了问题。 其实谢凯更想知道佣兵团内部的情况。 河蟹佣兵团因他而建立,他平时却很少去管过。 随着苏联格鲁乌跟信号旗两支特种部队的退役军人加入河蟹佣兵团的数量越来越多,廖东等人对这支佣兵团的控制开始变得不力。 “东哥倒想接这任务,可谢尔盖等苏联人却觉得佣兵团在非洲发展就够了,没必要再进入苏联国内去干这些事情……” 罗峰见谢凯疑惑,无奈地售出了实情。 “其实是苏联人不愿意跟美国人合作,苏联人逮着任何机会,都会跟美国人干起来,在非洲战场上,只要背后有美国及西方国家情报部门支持的叛军,即使政府军没有什么钱,他们也想要接……而有那些势力支持的政府军,他们甚至想支持叛军,跟我们爆发了不少次冲突……这几年佣兵团在非洲名声越来越大,西方国家也派出更多精锐退役军人……双方把非洲当成了战场……” 罗峰的介绍,让谢凯终于明白了佣兵团现在的处境。 克格勃下属的格鲁乌特种部队,在阿富汗战场就在河蟹佣兵团手中吃过大亏。 在中东战场上,格鲁乌被上级抛弃,最终不得已加入佣兵团。 虽然对于佣兵团派的任务,来自苏联的雇佣兵都是不折不扣地完成,跟美国人合作,苏联人自然不愿意。 尤其是退役的精锐苏联军人。 从进入部队开始,甚至没进入部队,这些人就把美国人当敌人,要想让他们去帮美国人解决问题,这自然不容易。 见谢凯陷入沉思,罗峰也沉默下来,不再打扰谢凯,等他给自己意见。 罗峰掏出一支烟,向谢凯递去。 谢凯没有拒绝,现在他抽烟少了很多。 “哥,你怎么说?” “美国人只是给钱吗?只要求干掉参与万塔计划的人,没有别的要求?” 谢凯考虑着美国人究竟为什么要找河蟹佣兵团? 以美国跟西方世界在苏联的情报网络,铺设这么多年,即使被苏联人摧毁了系统,依然有能力解决在苏联的万塔计划负责人。 明知道河蟹佣兵团旗下的苏联退役军人雇佣兵跟他们不对付,一见面都是大打出手,相尽办法干掉对方,怎么可能为了美国国家利益而战斗? cia依然谋求跟河蟹佣兵团合作,提出让苏联雇佣兵回去帮美国解决问题。 不得不考虑他们的意图。 “cia那些混蛋,向来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达到目的,任何代价都愿意付出……当然,很可能在任务完成后会把帮办事的人灭掉,尤其是不属于他们控制的人……” 罗峰现在在佣兵团内也是属于高层,廖东把他当接班人培养。 不少人认为他是谢凯的代言人,在这两年,罗峰成长得很快。 对于cia的行事风格,罗峰自然知道。 谢凯看着罗峰问到:“难不成cia还准备剿灭佣兵团,他们有那个能力吗?” 罗峰摇头,“cia不是没有那个能力,只要说服坦桑尼亚政府,一旦坦桑尼亚政府中止我们的合作,我们就很危险……毕竟我们属于坦桑尼亚国防部的外籍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