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0 河蟹佣兵团分裂 - 重生军工子弟

1430 河蟹佣兵团分裂

雇佣兵,不为国家而战。 也不为尊严而战。 只为利益。 谁给钱,谁就是老板。 为钱而战的战争鬣狗。 河蟹佣兵团并不是那些只认钱,不折手段的国际雇佣兵,可但随着苏联人加入,佣兵团的发展,已经脱离了原本的轨道。 一时间,融洽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谢尔盖阴沉着脸没说话。 廖东的话中意思,很明白了。 格拉耶夫作为苏联团队中最出色的狙击手,这会儿已经无法保持狙击手的冷静。 来自信号旗的机枪手基诺,直接腾地一下站起来,满脸杀气地看着廖东,“你们利用完了我们,就准备把我们一脚踢开?” 作为机枪手,本来身材就魁梧,脾气也火爆。 基诺站起来,如同一座铁塔般矗立在会议室中,让整个会场气氛变得更加凝固。 气温瞬间降低好几度。 都是一直在战场上厮杀的雇佣兵,周彬等人却比苏联人的戾气少很多。 而对于基诺这样的爆脾气,来自中国的雇佣兵们根本不在意。 廖东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 罗峰毫不犹豫地站在了基诺对面,一脸玩味,“基诺,要不要我陪你练练?活动活动?” 罗峰的话让基诺嘴角动了动,最终没说话,气势瞬间减弱。 中国雇佣兵不如苏联雇佣兵强壮,力气上弱不少。 可搏击等方面的近战能力,远比苏联雇佣兵更强。 基诺在之前还经常欺负没有部队服役履历的罗峰,而且每次都把罗峰欺负得很惨。 可这一年多时间,罗峰开始越来越强,甚至对基诺这样的壮汉形成了绝对的实力碾压,搞得基诺再也不敢找罗峰搏斗。 雇佣兵团内分成两派,一派以苏联特种部队退役的军人为主,另外一派就以最开始创立佣兵团的廖东等退役军人为主。 佣兵团内部矛盾因为两派理念的不同,越来越严重,很多场合甚至直接起冲突。 现在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个例。 来自伊拉克的雇佣兵,从苏联人加入佣兵团后,一直都跟着苏联人。 坦桑尼亚的退役军人、原本把谢凯当成酋长的部落土著战士,巴基斯坦等国退役军人们,则是以廖东等人马首是瞻。 谢尔盖自然不愿意看到就在这里动手。 对基诺厉声呵斥,“基诺,退下!” 格拉耶夫神色平静地看着廖东等人,问道,“你们是真打算把我们一脚踢开?” 被佣兵团踢开离开,这么多苏联雇佣兵,何去何从? 格拉耶夫神色虽然平静,语气中却带着杀意。 要是不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代,显然佣兵团内部会爆发战争。 谢尔盖冷冷地看着廖东。 “当初是你让我联系战友们,不少人为佣兵团的发展付出了生命,很多人受伤而残疾……现在想把我们一脚踢开,你觉得合适吗?” “你们干的事情,真为佣兵团的利益考虑?”廖东毫不示弱地反问谢尔盖。 苏联退役特种兵的加入,让雇佣兵发展很快,这是事实。 可他们到处找美国跟西方国家的人搞事儿,损害了佣兵团的利益。 周彬怕双方撕破脸皮,最终爆发内部战争。 他们也知道,谢尔盖等人并不是想赖着佣兵团,而是想借用佣兵团的情报资源及完善的后勤补给系统。 直接开门见山地对苏联雇佣兵们说道:“完成这次任务后,你们去安哥拉,安哥拉建基地,那边的基地位置已经拿下来了。后勤系统、情报系统共享……从那以后,你们执行什么任务,都由你们决定……我们双方属于平等的合作关系……此次的任务佣金也足够让你们建设基地……” 河蟹佣兵团的创立者们已经无法容忍苏联雇佣兵的行事作风。 苏联雇佣兵同样无法接受佣兵团在某些任务中只考虑到利益,而不愿意打击西方国家的利益的行为。 分道扬镳,是双方最好的选择。 廖东也补充着说道:“谢尔盖,咱们同生共死好几年,你们牺牲不少兄弟,佣兵团都记得。可现在你们处处跟西方国家作对,无论是否符合佣兵团利益……我们不是怕跟西方国家作对,而是需要考虑整个佣兵团的兄弟的利益。在这里,我们建设了一座城,一旦出现太严重的问题,这么多人怎么办?” 廖东说的话谢尔盖等人其实也能理解。 他们清楚地知道,河蟹雇佣兵团在这边很多时候并不是作为雇佣兵存在,只能算是武装安保人员。 佣兵团内部的苏联雇佣兵们,一直认为廖东等人已经没了军人的血性,害怕战争。 看着廖东脸上的真情,谢尔盖权衡再三,才叹了一口气。 “放心,我们会努力完成这次任务,人交给你们。不过,这次佣金我们需要分五成!” 廖东没拒绝,点头表示同意。 其他人也没反对谢尔盖的决定。 “我们以后会自己建设基地,不会再使用河蟹佣兵团的旗帜……在你们执行的任务中,只要不威胁到苏联国家利益,我们不会成为你们的对手,所以我们也希望你们不要成为我们的对手。” 换成面对其他雇佣兵,谢而盖不会说这番话。 很多时候,在国际雇佣兵的战场上,哪怕是父子,如果不在同一支雇佣兵团内,不是在站在同一方,都可能成为对手。 雇佣兵团今天并肩作战,明天成为敌人、打生打死,甚至后天再次合作都是正常现象。 所以雇佣兵才被称为战争鬣狗。 雇佣兵只为钱,不考虑其他。 河蟹雇佣兵不仅为钱,从一开始建立就不是。 通过谢凯之前跟坦桑尼亚政府的谈判,在这边拿下了很大的一块地,河蟹佣兵团建设了一座城市,里面有工厂,有农厂,雇佣兵的家属们都在这座城里。 这样一来,这支雇佣兵就失去了原来强大的作战能力。 有了牵挂,战斗力自然会减弱。 苏联人不满的也就是这方面。 知道河蟹佣兵团的行事风格,所以谢尔盖才说这话。 他们不想成为河蟹佣兵团的敌人。 前提是河蟹佣兵团不损坏苏联国家利益。 廖东没说什么,对于谢尔盖等人的保证,他也没做任何表示。 没想到这么快就跟苏联人分道扬镳,周彬叹了一口气。 “在作战方面,苏联军人并不比我们差,尤其悍不畏死的那种斗志……” 苏联军人跟中国的军人一样,都非常有血性、不怕死。 跟西方国家的雇佣兵不同,来自苏联的雇佣兵,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即使明知道没有胜利的机会,依然不会选择投降。 只有死去的苏联雇佣兵,没有投降的苏联雇佣兵。 所以这两年,河蟹佣兵团中的伤亡,大多数都是苏联雇佣兵。 当初谢尔盖能答应廖东,加入河蟹佣兵团,也是因为谢尔盖等人被直属上司季米科夫·柯尔特巴斯基出卖。 为了报仇,谢尔盖带着格鲁乌跟信号旗残余的精锐加入了河蟹佣兵团。 即使加入,这些苏联雇佣兵也没有完全对佣兵团效忠。 廖东根本就不在意与苏联人分道扬镳。 “从最开始,我们就知道,早晚有一天会分道扬镳,他们是苏联军人,考虑的是苏联的利益,就如同我们,即使回不去,也永远不会背叛祖国……” 说到这里,廖东有些落寞。 想再回国,太难。 苏联人为了战斗,连家人都可以放弃。 罗峰见几人情绪不高,说道,“大家都为国家利益而战,当初建立佣兵团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维护国家在海外的利益?我们只要做好咱们的就行了,即使我们回去,也没有任何问题……” “苏联雇佣兵的存在,已经威胁到我们国家利益,不分道扬镳,反而让给整个佣兵团带来灭亡……没什么必要去惋惜,我们做好自己的就行了。” 其他人只是感慨,倒也没有人去反驳罗峰的话。 苏联人出来后,就向着军营而去。 路上,基诺不满地问谢尔盖:“谢尔盖,难道我们就这样离开?这些年咱们牺牲了不少兄弟。” “不离开,还能如何?我们双方矛盾越来越明显,他们胆小怕事,不愿意跟西方国家的利益代表作战,我们呆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原本信号旗小队长契科夫表示支持谢尔盖的话,“没错。离开后,我们就不再受制于人……” “其实这样也好,成立属于我们自己的佣兵团,想干西方人就干西方人,不用再受到他们的阻拦……那样的战争才更有劲……死在为国家而战的战场上,才是我们最好的归宿!” 脾气暴躁的机枪手基诺同样也赞成离开河蟹佣兵团。 谢尔盖没有理会信号旗的人,而是问格拉耶夫,“你的看法呢?” “他们说得没错,即使独立出去,我们也不能断了合作,尤其是他们的情报来源及后勤补给系统……当然,也不能全部寄托在他们身上,我们可以跟克格勃合作。克格勃的人一直跟我们联系,希望合作。这次以万塔等人作交换条件,他们应该不会放弃……” 格拉耶夫等人属于格鲁乌精锐小队。 格鲁乌又属于克格勃最精锐的行动队伍。 即使被出卖过,依然以苏联利益为先。 对克格勃,来自格鲁乌的雇佣兵没什么好感。 所以格拉耶夫才说只是跟克格勃合作。 “那就等他们的钱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