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2 吃了河蟹佣兵团哑巴亏的CIA - 重生军工子弟

1432 吃了河蟹佣兵团哑巴亏的CIA

里欧万塔、文森·弗斯特、乔治·弗洛德等人完全没想到,他们还有活下来的一天。 从被克格勃抓起来后,他们就一直饱受摧残。 到现在,所有人都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这么长时间的折磨让他们意识涣散,问什么,几乎都是下意识地回答。 整个万塔计划所有详情,都被他们原原本本,没有丝毫保留地向克格勃刑讯人员交代了。 至于资金去向,秘密账号什么的,谁都没有回答,怎么问都问不出来。 资金都是CIA通过特殊秘密渠道提供,进入苏联交易的外汇,又大多数都是直接使用现金,根本无法通过转账来完成。 苏联的外汇,只有国家间交易才会转账。 所以万塔计划在苏联国内根本无法把账户内的钱转移出去。 苏联国内的人员卢布也没法直接通过账户交易变成美元,卢布在国际市场上根本就得不到西方国家的认可。 所以,无论克格勃的人怎么问资金下落,除了苏联国内的卢布账户,万塔等人都是没有交代。 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下一笔资金会从哪个账号而来。 CIA的秘密账户他们能知道多少? 原来知道的账户很多都已经作废或被注销掉,有的账户只需使用一次。 克格勃的人把所有人都弄昏迷后,装在一个个黑暗的箱子里,除了有小孔透气,连食物跟水都没有提供,直接把所有人装上了飞机,接连转机好几次,最终几人见到阳光的时,已经到了非洲。 让万塔等人没想到的是,再见到的人,让他们有些意外。 他们从黑暗中被放出来,适应了阳光后,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克格勃的人,也不是营救他们的美国人,而是一张东方面孔。 在他身后,跟着一排全副武装的东方面孔跟黝黑皮肤的非洲军人…… “先生们,欢迎来到非洲这片热情似火的大陆。” 罗峰看着眼前被折磨到不成人形的金融大鳄们,一脸笑容地对他们说道。 他笑的时候,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更是让这些被苏联人折磨到绝望的金融专家们疑惑不已。 中国人? 怎么会这么好心救他们? “先生们,请不要怀疑!你们已经脱离了苏联克格勃的魔爪,现在可以尽情地欢呼,自由地呼吸……” 罗峰看着这些人一脸呆滞,笑容更甚。 自己可是拯救他们的人,难道不该给点反应,表达一番感激? 过了好一阵,里欧·万塔才回过神,问罗峰:“你为什么救我们?” 罗峰看着里欧·万塔,通过每个箱子外面的名字,他已经知道对方是谁。 只是不了解他们的具体身份而已。 “先生们,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是谁。苏联人抓你们,现在CIA同样付出了高额的代价要买你们的命……” 罗峰对着这些被苏联克格勃抓起来的人数起来。 “1、2、3、4……一共23人。你们这些人的价值真高!CIA可是给了五亿美元的酬劳。” 文森·弗斯特听到说CIA,惊喜地问道:“你们是受命CIA救我们?赶紧带我去见你们负责人。” 他一直坚信CIA会救他们。 没想到过去这么长的时间,CIA终于行动了,把他们救了出来。 他们招架不住克格勃的严刑逼供,已经把所知道的秘密全向苏联人交代了。 文森·弗斯特眼中的惊喜很快暗淡下去。 美国政府知道他们出卖了国家机密,也只有死路一条。 作为高层并执行政府秘密计划的人员,他们自然清楚CIA的行事风格。 表面上不会有任何问题,还会安抚他们。 可为了绝后患,他们肯定会“被死亡”。 眼前这些人的身份,不用问,他们就已经知道了。 有这么多东方面孔的雇佣兵,只有一支——河蟹! 罗峰看着他们说道:“确实是CIA出钱,但并不是要救你们,而是让我们解决掉你们,以此避免给美国政府带来难堪……5亿美元买你们所有人的命。如果你们不信,可以去找CIA的人核实,甚至可以去找他们来保护你们……” 万塔计划的相关人员,此刻沉默了。 罗峰见他们的表情,知道自己的目的快要完成了。 “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们,如果不是我们老板,你们早已死了……美国人想要你们的命,不过作为雇佣兵,我们自然是为钱而战,如果你们掏钱雇佣我们来保护你们……当然,我们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把你们弄出来,如果价格太低,只能把你们交给美国人……” 乔治·弗洛德听罗峰这样说,向着里欧·万塔看去,里欧·万塔正向他看来。 周围的士兵都是彪悍无比,手中黑洞洞的枪口一直对着他们。 乔治·弗斯特看着罗峰,“你们究竟是谁?想要什?我们什么都没了!” “我们是佣兵,只要钱,美元、英镑、或者其他之前的固定资产,都可以接受……雇佣兵知道吧?就是你们口中只为战争而存在的疯子,为利益而战的战争鬣狗。” 里欧·万塔看着眼前的年轻雇佣兵,眼神闪烁,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我们无法信任你们。” “索罗斯、马克·里奇都在亚洲的香江。如果你们给钱雇佣我们,我们会将你们安全送到香江。” 听到马克·里奇和索罗斯的名字,文森·弗斯特、里欧万塔、乔治·弗洛德等人都变得惊喜起来。 一开始他们并不愿给钱,当罗峰对着手下手一挥,命令他们把这些人关回箱子,交给CIA。 乔治·弗洛德顿时惊恐了。 他是最早出卖万塔计划的人。 这点即使美国人现在不知道,他也觉得CIA早晚都会知道。 绝对不能被交到CIA手中。 当即,乔治·弗洛德就大声地喊道,“一亿,我给你们一亿美金,只要能保护我的安全,我把大部分财产都给你们……” 作为国际黄金市场枭雄马克·里奇最忠心的手下,乔治·弗洛德自然清楚有命在就有钱。 这些钱,无论苏联人怎么严刑逼供,他都没交出来。 一旦交出这些钱,他们就彻底没活命的机会了。 这支曾让螃蟹旗横行在波斯湾的河蟹佣兵团,让整个波斯跟伊拉克都不敢攻击悬挂螃蟹旗的邮轮和货船。 在国际上,还是很有信誉的。 “我在巴黎、伦敦、纽约都有些房产,总价值大约3千万美元,转让给你们,行吗?” 一名干瘦的老头颤抖着问道。 他怕自己给的太少,对方不愿保护他。 “没问题,我们同样接受……”罗峰笑容更甚。 有了这些人开头,所有的事情就好解决了。 到最后,只剩里欧万塔和文森·弗斯特两人没吭声。 里欧·万塔并不相信眼前的雇佣兵,他怕这是苏联人的诡计,目的就是为拿到他们的钱。 “保护我们到香江,见到索罗斯跟马克·里奇,我会支付我跟文森·弗斯特两人的酬劳,4亿美元!” 里欧·万塔特意把4亿美元咬得很重。 眼前这些人太特么有钱,动不动都是上亿美元。 罗峰大概估算了下,仅仅是这20多人愿意给的钱,已经超过11亿美元,还不算那些固定资产。 本想继续压榨他们,罗峰想了想,最终还是算了。 当初谢凯就交代了,如果能搞到这些人就把他们弄到香江,这些人对谢凯未来的计划有很大用处。 很快,罗峰就安排了一架飞机,直接从坦桑尼亚起飞。 飞机最终降落在香江。 几人下了飞机后,就进了保护严密的车里,随后到了一处别墅。 在这栋别墅里,里欧·万塔等人终于见到了索罗斯和马克·里奇等人。 “里欧,你终于来了!” 马克·里奇叼着一只雪茄,大咧咧地向里欧万塔敞开了怀抱。 罗峰不合时宜地说道:“先生们,你们既然已经安全到达,是否该把我们的雇佣费结算一下?” 性命被保住了,里欧·万塔也没任何犹豫。 直接借用别墅的电话,拨通瑞士银行某个客户经理的电话,让他向罗峰提供的账户里面转入4亿美金。 其他人同样纷纷地把钱支付了。 在香江,他们想赖账也不行。 人到了香江后,廖东同样通知了一直在坦桑尼亚等着结果的汤姆森,要求CIA支付剩下的尾款。 “什么?你们把人救出来了?还把他们送到了香江?”汤姆森暴跳如雷。 该死的螃蟹。 救出了人,居然不交给CIA。 廖东根本就不理会汤姆森的暴跳如雷,“汤姆森先生,我们已经按照协议完成了雇佣任务,当初你们雇佣河蟹佣兵团解决麻烦,麻烦现在已经解决了……苏联人无法再借助万塔等人让美国政府尴尬了……” 汤姆森把结果反馈到CIA总部,这让谢尔登·拉迪隆同样暴跳如雷。 可最终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当初的约定没说人要交给他们。 CIA认为河蟹佣兵团根本无法救出这些人,为了完成任务,只会干掉这些人。 可现在…… 面对这支雇佣兵,CIA吃了一个哑巴亏。 “敢坑我们?通知32营那边,干掉这支该死的雇佣兵!”谢尔登·拉迪隆无法容忍被坑。 罗峰拿到钱后,便再次回国找谢凯。 没再去管万塔计划相关的人是如何互诉忠肠的。 当谢凯听到罗峰从里欧·万塔等人身上压榨出11亿美元的现金,还有价值数亿美元的固定资产后,不由咂舌。 “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样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