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5 放着大把美元不赚?疯了! - 重生军工子弟

1495 放着大把美元不赚?疯了!

不听谢凯的,偷偷地继续做多国际石油期货? 全球专家都认为国际石油价格将会涨到40美元甚至50美元一桶,也认为战争将会旷日持久。 可齐正山更愿意相信谢凯的判断。 就如同87年美国股债时,全世界都看涨美国股市,就谢凯一个人敢做空,从而造就了他如日中天的香江股神名声。 表面上,那是齐正山的成名之战,实际上是谢凯的成名之战,齐正山不过是个操盘手。 回去后,见国际石油价格依然维持在31美元到32美元间,齐正山和希姆莱特两人即使想法再多,再想获得更高利润,依然把手中所有石油期货全部抛掉。 得到消息后,宋延进闹心了。 第一时间找到两人:“你们疯了?现在伊拉克跟美国人即将打仗,石油价格大幅上涨的趋势下,居然要做空?” 显然,宋延进并不愿意把他手中的石油期货抛出去。 “老板的命令,我们也没办法。何况,我们不是一个团队,不是要求你,你可以不听……” 齐正山一副你不愿意就不干,找我们也没用的表情,很无奈地看着宋延进。 “真是你们老板的意见?” 宋延进不得不认真思考对方的提议。 一直以来,他都是跟着谢凯手下的团队进行操作。 齐正山和希姆莱特等人的操作大方向也都由谢凯来定。 什么时候布局,什么时候收割,都是谢凯说了算。 就因为谢凯的要求,到现在,宋延进布局的国际石油期货已少了20%的利润。 虽然已达到预期收益目标,可宋延进觉得还可以再多点利润。 他的功绩就靠给404挣钱呢。 404正缺资金,如果没少这20%利润,可以多获得2亿多美元的利润。 那可是很大一笔钱。 齐正山白了宋延进一眼,“要不然,您觉得我们会这么疯狂吗?不仅要求要在31的价位全抛掉,还要求我们在开始做空,做到22美元……” “疯了!真的疯了!” 宋延进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操作。 形势一片大好时,逆向操作,完全是钱多了瞎搞。 这可都是钱! 真赌成功了,利润会很大。 可成功的机率太小,比之前谢凯要求他们布局时可能性还小。 当初伊拉克人已做好了战争准备,科威特也宣布加大石油产量。 伊拉克在经济无法支撑债务时动手,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美国和伊拉克的战争即将爆发,国际石油价格只会继续疯涨,绝不可能在短期内下跌。 除非某个国家能向国际市场提供大规模的石油。 希姆莱特看着宋延进的神态,有些同情他。 “我们一样不愿意这样操作,可他是老板。不过,他不是你的老板,你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操作。” 希姆莱特的一句话让宋延进惊醒。 当初就因为没听谢凯的,按自己的想法干,最终在美国股灾的时,亏损近5亿美元。 那5亿美元亏损还是后来跟着齐正山他们操作才逐渐赚回来。 如果没亏损那5亿美元,404的资金缺口不会这么大。 现在,他不得不谨慎。 谢凯决定这样做,绝对有理由。 如同87年股灾,国际投资界都看好美国股市大涨,都疯狂地投资,谢凯看到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做空美国股市。 当股灾真到来时,全球投资界都在纷纷抛掉手上股票,损失惨重,谢凯则悄悄大规模收购跌幅很大的股票,最终在短时间内就涨上去。 一来一回,在国际投资界都损失惨重时,谢凯反而赚了二十亿美元。 现在谢凯有这样的要求,宋延进不得不认真去考虑这件事情。 他个人的资金无所谓,可大部分资金都是404的资金。 一旦亏损,将会影响到整个404的发展。 宋延不甘心跟着齐正山他们操作,虽然现在利润很高,还想赚更多。 连夜赶回国内,想当面询问谢凯理由。 必须做到心中有底。 谢凯懒得解释。 “已经这么高的利润,差不多就该收手了,投资最大的忌讳就是贪婪。想想当初你在87股灾的时候怎么做的,就因为想得到更高利润。石油继续涨下去,你觉得美国跟西方国家的经济能承受吗?” 宋延进虽没辩解,但神态表明他并不赞同谢凯的说法。 转而去找郑宇成、汪贵林。 如果不是宋延进掌控的资金是404的,谢凯根本懒得解释,甚至不会带他操作。 谢建国接手基地管理,没钱不行。 郑宇成跟汪贵林两人同样认为战争会爆发,国际石油价格会大幅上涨。 虽然不玩投资,这几年跟谢凯搞事,也看了不少。 两人带着宋延进再次找到谢凯。 谢凯火大。 眼看战争马上就要爆发,只等美国总统授权,美军就会动手。 现在已是一月,国内生产的武器几乎全部交付给科威特军队,在国内受训的科威特军队已经装船启运了。 资金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 “如果你们觉得国际石油价格还会上涨,那就捏着。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一旦国际石油价格大幅下跌,抛盘时不会有人接手。” 谢凯根本无法解释,能解释的已经解释了。 “郑主任,汪主任,咱们现在怎么办?是跟着他们操作,还是……” 宋延进看着两位大佬。 他知道当初郑宇成跟汪贵林两人力排众议派他去香江,也知道资金对整个404基地的发展作用。 “现在还有多少期货在手里?”汪贵林问道。 “目前只有不到5亿美元,其它在之前抛了。谢凯的10亿美元平均利润43%,利润有4.3亿美元……” 谢凯借10亿资金给宋延进操作,4.3亿美元完全是谢凯白送给404基地的。 这笔钱已全部秘密地转回国内。 “干脆听谢凯的,全部抛掉,少赚点就少赚点,至少资金安全了。” 郑宇成懒得去闹心。 现在手中权力还没彻底交出去,依然能做主。 汪贵林则觉得谢凯的判断可能会出问题,也不愿意放弃更多利润。 一旦真的如同国际专家预测,石油价格上涨到40美元每桶,他们将会损失数亿美元。 数亿美元已经是404基地一年的经费了。 现在苏联跟美国的不少技术已全部转交给中国,国内企业却因为缺乏资金,在消化进程上进展缓慢。 有了资金就可以加快进度。 “正山,你是专业的,说说你的意见。” “我觉得完全可以再留段时间,为了安全我们可以先抛掉一半,先不做空。这样即使出现失误,损失也不会太大。” 齐正山最终还是决定要赌一把。 不可能全世界都错,只有谢凯一个明白人。 美国国内的投资机构同样在炒国际石油期货,且接盘的价位都很高。 从开战前就石油缓慢上涨,一直到开战后大幅上涨,到现在整个涨幅高达70%。 美国投资机构自然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现在并没发现任何人做空,也没发现有太大单抛出来打压石油价格。 只要一有单抛出,就会有人接手。 全部抛,确实让宋延进不甘心。 为了保证资金安全,确保利润落袋为安,再抛一半,损失不会太多。 做空,是不能做空的。 “既然这样,就按照你的操作来。” 换作以前,汪贵林也不会这样要求齐正山。 随着科威特人订单交付,404资金紧缺问题缓解不说,在未来数年内都不会缺乏经费。 他自然希望给404留下更多的资金,用于开发更多项目。 齐正山走后,两人再次找到谢凯。 谢凯听了他们的方案,只是笑了笑。 “你们高兴就好。投资的事情,我也没法保证一定对,这只是个人感觉和我对目前形势的判断,能解释的已经解释过。” 谢凯并没因为这事生气。 国际普遍看涨石油,无数西方专家公开宣扬石油肯定会涨到40美元或50美元每桶,甚至更高。 只有极少数知道内幕的人才知道,这是美国跟西方国家联手搞的阴谋。 不少投资机构及各国家政府,都参与到国际石油期货市场中捞钱。 良好的涨势,吸引了更多资金涌入。各国已经开始逐步抛了。一旦私人投资机构接手,最终国际石油期货在大幅下跌时,资金将会被各国政府秘密操作的机构收割…… 就如同当初谢凯那个时代,国内砖家叫兽们的各种言论坑了无数人。 最终只有躲在后面的人,才是赚得盆满钵满的。 “他们开始抛掉手中所有期货,做空市场?” 索罗斯不可置信地看着汇报的乔治?弗洛德。 “是,齐正山已经全部抛售了,正在做空,这次没有任何隐瞒,国际市场都知道……” “无数基金公司和投资机构都觉得他们疯了。” 索罗斯陷入了沉默。 里欧?万塔问到索罗斯:“我们现在怎么办?继续捏着,还是跟着他们一起抛?” 索罗斯没立即作出决定,而是先询问文森?福斯特这位前白宫法律顾问。 文森?福斯特跟白宫依然有联系。 文森?福斯特知道索罗斯想知道什么。 “沙特那边已经完成了进攻部署,只要到期伊拉克不撤离,战争即将打响。至于战争持续时间,具体有多久还不清楚,至少会超过两个月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