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 错过进攻时间了 - 重生军工子弟

1500 错过进攻时间了

过了1月15日24点,伊拉克政府依然没动静。 伊拉克政府没有宣布,接受联合国660号决议。 美国总统得到消息后,兴奋地对国防部长下达命令:“命令前线部队,立即发动对伊拉克的攻击,把伊拉克军队从科威特赶出去,摧毁伊拉克的战争潜力。” 他等这个机会,实在太久了。 一直一来,总统都担心伊拉克政府会在最后时刻扛不住压力,接受联合国决议,宣布撤军。 要真那样,布什真不知该怎么办。 错过这个机会,再想找机会打伊拉克,就不知得等到何时了。 只有把伊拉克军队打残,美军才能留在中东,并完成海湾地区的布局。 让全球石油跟美元彻底挂钩,完成石油美元计划,以石油来控制全球经济。 现在,终于到时间了! “总统,军队早就已经做好攻击准备,所有军队随时可以展开对伊拉克军队凌厉的攻击。不过,按作战计划,立即对伊拉克发动战争,已经来不及了……” 总统愣了。 “做好了准备,为什么来不及?咱们等这一刻太长时间了!” 总统很不爽地看着国防部长费尔康。 难道费尔康不知道自己的心思? 别说总统等不急,国防部难道等得急? 更等不急的,是站在总统身后,把总统推上宝座的军工联合体。 再不打仗,连任就特么的要出问题了。 费尔康看着总统,很理解总统的心思。 “总统阁下,根据作战计划,第一波攻击将由f-117隐形战机炸瘫伊拉克的雷达站、指挥中心等重要作战区域,瘫痪伊拉克军队指挥系统……当初作战计划向你汇报过……” 布什看着费尔康点头表示知道作战计划。 “这,我知道,计划很好,让f-117发动突然袭击,瘫痪伊拉克指挥系统,能有效减少我们军队伤亡,中东那边,现在不应该正是晚上么……” 总统清楚地知道并记得作战计划,那跟不立即发动攻击有什么关系? f-117那可是最顶级的战机。 “f-117根据使用规则,必须在天黑半小时才能从机库出动,尽最大可能保持隐身作战性能……” 费尔康把理由解释后,总统才发现,时间确实已来不及了。 只能等明晚再发动进攻。 从沙特驻扎的基地到伊拉克首都巴格达,航程远,需突破很多雷达站和密集的防空火力,中东已经凌晨,没有几个小时就天亮了。 费尔康的意思很明白,f-117现在执行作战任务,天亮前无法完成,否则,回来的路上都可能被伊拉克防空导弹部队打下来。 一旦天亮,f-117的隐身性能将大打折扣。 从地面都能看到空中飞行的战机。 “难道只有等到明天?我可不想多等一天啊……越早教训傻大木,我们的利益也就越早得到……” 总统有些不甘心。 等了这么久呢。 国防副部长安斯尼奥安慰着总统,“总统,一天并不需要多久。不是之前没顾虑周详,在没等到联合国规定的最后期限,伊拉克政府没有最终拒绝联合国第660号决议前发动进攻,战机一旦被发现,本来合法进攻伊拉克,最终变成蓄意攻打,这会给我国外交带来极大的难堪……” 总统即使不甘心,也只能同意。 看着总统没再催着发动攻击,国防部的大佬们都松了口气。 “总统阁下,现在立即签署对伊拉克的作战命令,反而表现出我们太过急切,完全可以等到明天早上。” 安斯尼奥继续安慰总统。 纽约跟巴格达相差7小时。 虽然伊拉克已进入1月16日,而美国还在过1月15日。 这会刚刚下午5点多。 所以,等到明天上午签署作战命令,也不是问题。 “安斯尼奥说得没错。我们还没有进入16日,完全可以明天上午在签署对伊拉克的作战命令,也不会影响明天晚上的行动。” 其他人都是这样安慰总统。 即使伊拉克政府再宣布撤军,美国发动战争也是合法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总统自然不担心了。 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 1月16日凌晨。 伊拉克首都巴格达。 总统没宣布撤军命令。 前线所有将士都不敢合眼,盯着防御方向,就怕美军突然进攻。 所有防空雷达,全部开机,严正以待。 子弹已经上膛,连大炮的炮弹也已上膛。 导弹发射车甚至到了只要按下发射按钮就会发射导弹的程度。 坦克等重型装备,装甲兵一直在里面,发动机火也打燃,保持着最低消耗运转着…… 在这样的情况下,整个前线所有部队都不敢休息,就这样神经紧绷,时刻准备反击美军的进攻。 等了快两小时,都没发现美军以及联军的进攻意图,所有人期待的总统向全世界宣布撤军的消息,也没传到前线。 “阿奇兹,现在美国政府有什么消息?” 此刻,傻大木双眼布满血丝。 在整个过程中,他同样受着严重的煎熬。 他在赌美军是否会在第一时间发动攻击。 只要过了凌晨,美军没有发动突然攻击,后面攻击的几率就小了。 同样一脸疲惫的阿奇兹,摇头告诉总统:“陛下,目前没任何消息。我们的人一直关注着美国政府的动态,美国总统尚未签署对我军的作战令……” 傻大木当即就高兴了,兴奋地说道:“咱们赌对了!美国人只是为了吓唬我们,并不敢真的发动战争。他们武器装备虽先进,但后勤补给线太长,他们是外来者……” 傻大木松了一口气。 阿玛德在旁边拍着傻大木的马屁,“陛下英明。” 他之前称呼总统,并不是称陛下。 称总统为陛下的,只有总统的心腹亲信。 不少亲信希望总统能成为伊拉克的国王,而傻大木拒绝了手下的提议,他不愿意把共和国变为王国。 只要掌握了整个国家所有权利,对外称呼总统还是国王根本没区别。 傻大木一直牢牢地掌握着伊拉克所有的权利,并不在意是否被称为国王。 对于手下亲信称呼陛下的事情,他也没有反对。 阿玛德第一次称傻大木为陛下,看着总统没有太大反应,才松了口气。 自己也算成了总统心腹。 “现在不能掉意轻心,几十万的外国军队依然在阿拉伯领土上,必须要坚持到他们撤军,我们才算获得胜利……” 阿玛德立即表示:“请陛下放心,国防部已经下令,所有前线部队及国内部队做好准备,随时阻击以美军为首的联军进攻!他们赶来,我们强大的军队就会教他们怎么做人……” 国防部长并不知道,就因为他的命令,前线部队所有官兵都不敢休息,一直都神经紧绷着迎接联军进攻,早就已经疲惫不堪。 卡齐姆同样不敢入睡。 在前线指挥部,看着昏昏欲睡的高级将领们,不停要求情报参谋打探对方的情况。 到现在,对方依然没一点动静。 他知道联军早就做好了攻击准备,到了之间,居然没有发动攻击。 “卡齐姆,美军及联军应该怕了?现在3点了,并没发动进攻,咱们应该下令让士兵休息……” 作为前线副司令,艾纳吉德,对卡齐姆也没之前那么害怕了。 前线军队一直这样高度戒备,不是事儿。 持续下去,等到伊拉克军队疲惫不堪,再发动突然袭击,那可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了。 卡齐姆并不在意他的称呼,也知道艾纳吉德的提议没错:“现在还不行,必须做好准备,时刻保持警惕。他们随时可能发动突然袭击,过了今晚,明天就安排部队轮番休息。” 对美国人,卡齐姆太了解了。 美国人处心积虑地想进攻伊拉克,一旦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再想发动战争就不容易了。 哪怕总统在联合国规定的时间内没撤军,晚一点宣布撤军,时间上也是说得过去的。 毕竟联合国现在不仅是美国说了算,苏联还没灭呢。 在科威特的14万伊拉克军队中,唯独提克里特师的伊萨特师跟其他部队不一样。 全军并未全部值班,只有一半作战单位在维持着战斗值班。 “师长,要不我们发动对联军的进攻……战争不可能避免,我们不能被动挨打,留着保护那些国防军干什么?” 伊萨德严厉地呵斥请战的塔扎克:“塔扎克,难道你忘记了教训?我们一个师面临60多万联军,即使抛开联军的空军跟海军,也有30多万地面部队,一个师怎么对抗?你以为卡奇姆将军不知道?” 伊萨德并不希望守在这里。 哪怕卡齐姆将军告诉了他对伊萨特师的战术部署。 卡奇姆同样不希望就这样被动挨打,可他必须要考虑整个前线。 之前被总统委任为提克里特师负责人,甚至成为国防部长,都因为卡奇姆善于进攻。 总统希望有一名擅长进攻的将军负责伊拉克的军队。 卡奇姆恰好就是最好的人选。 总统把卡奇姆放到前线出任前线指挥官,很多伊拉克将军一开始还以为是为了主动进攻,可没有总统的命令,卡奇姆也不敢擅自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