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第一款魔改59坦克方案 - 重生军工子弟

019 第一款魔改59坦克方案

对谢凯来说,两万块钱,也就一开始看到的二十捆的时候有点冲击。 他能理解老娘心态,换成原本的他,陡然遇到这样的情况,更不堪。 毕竟,都是普通人。 老娘一个月工资加奖金,不过百,手中最多估计也就是一两千,陡然拿到两万的现金,如何不紧张? 谢凯扶起自行车,载着老娘回了家。 家属院内,一帮子老娘们儿见母子回来,柳旭满脸紧张,死死抱着粮袋,也不敢再如之前那般大声嚼舌根。 “赶快进去!”柳旭没有理会周围人,到了房门口,一把把谢凯推进去,自己也跟着闪身进屋,把门给闩了起来,搞得谢凯哭笑不得。 无论怎么劝,柳旭都不为所动,也不做饭,就抱着装钱的袋子坐在沙发上,死死盯着门外,生怕有人来抢…… 谢凯无奈,下午很晚才吃饭,肚子倒也不饿,想要跟在记忆中快要模糊的妈妈聊天,柳旭却担心有人来抢钱,心神不宁,自然无法让他如愿。 母子两就这样坐在沙发上,柳旭紧紧搂着钱袋子,盯着门,谢凯则是看着妈妈那悄然间有了不少皱纹的脸庞盘算着以后的路。 直到最后困意袭来,谢凯依然不想睡。 他担心,醒来了会发现,这一切都是梦,最终还是扛不住困意,睡了过去,“即使这是一场梦,父亲升职了,也有一笔钱了,在梦中的世界他们也能过得好一些……” “咚咚咚……”谢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 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量周围环境,确定自己是否回到原来世界了,看到依然在筒子楼,才向着门口看去。 这一看,谢凯要哭了。 只见老娘一手抱着钱袋子,一手提着擀面杖,躲在门旁边,警惕地盯着,也不开门。如果敲门的人破门而入,绝对会第一时间遭到擀面杖的袭击。 “妈,你干啥呢!”谢凯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早知道,就应该明天再去领钱,然后存银行,不过自己未满18岁,貌似银行不会办理…… 何况,这年头,未成年的好像也没谁能搞这么多钱不是? “谢凯,赶紧开门?你妈哪里去了?敲这么久也不开……”门外传来了谢建国疲惫的声音。 “妈,我爸呢!”谢凯很无语。 柳旭放下了擀面杖,然后躲到门后面,小心翼翼地开了门,在谢建国还在发愣的时候,一把把他给拉了进来,随后快速关了门。 谢建国一脸的疑惑,自己媳妇儿疯了? “下午我去找管理委员会的人把奖金要到手了,两万,在我妈手中呢……”看出老爸的疑惑,谢凯苦着脸解释。 谢建国无奈地看着紧张的柳旭。 随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去睡吧,我跟儿子都在家里,谁敢来抢?” 听到这话,柳旭才松了口气。 谢凯见老爹回来,准备到后面的小房间去睡觉,却被谢建国叫住了。 柳旭也不去睡觉,就坐在谢建国旁边。 “你老实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刚才郑主任跟总后军需生产部的龙耀华将军亲自到了红旗机械厂,讨论红旗机械厂未来发展的事情……”谢建国今天同样也是过得有些懵。 这一天,原本惹是生非,调皮捣蛋的儿子,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变得陌生。 晚上开会,管后勤的汪贵林很明确地告诉他,一切都是谢凯弄出来的,以后红旗机械厂发展技术方面的事情都由他负责。 就这样成了红旗机械厂总工程师,谢建国没有丝毫喜悦之情。只想在儿子那里弄明白。 谢凯心中叹息一声,这事情不解释,说不过去。 “爸,确实是我提出来的。别说红旗机械厂,整个东风城,继续下去,只有荒废……”谢凯组织了一番语言,开口了。 “别用这些糊弄你爹,我只是问你,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谢建国脸上满是严肃。 就连一边的柳旭,也是盯着谢凯。 面对父母的审问,谢凯连拒绝都不能做到,幸亏他想好了说辞。 “爸,您还记得,三年前的春节,妈妈带我回沪市的外婆家?”谢凯问着爸妈。 三年前,也就是81年的春节,那是谢凯长这么大第一次去大城市,也是母亲结婚后,唯一一次回娘家。 “那有什么好说的?你外公不在了,你舅妈大姨都瞧不起你,有什么好说的?”一听到儿子说沪市,柳旭的眼睛就红了。 正因为如此,她回来后,如同变了一个人,想要大房子,想要让谢建国调出去! 这里,是被人看不起的乡下。 何况,她嫁的谢建国,本身就是农村人。每个月谢建国的工资,都有不少寄回去补贴农村老家,却从来没回去过。 “柳旭,你先冷静,听谢凯说。他们看不起并不重要,他们的孩子,有咱们的儿子优秀吗?”谢建国也知道,戈壁滩是柳旭心中的一根刺。 这座基地很多技术人员,当年都是从帝都,魔都这些大城市调过来。 几十年的封闭生活,让他们与大城市格格不入…… “是啊,我儿子比他们的孩子优秀!”柳旭恨恨地说道。 谢凯无奈。 “你继续说。”谢建国不弄清楚儿子的状况,别说睡不好,估计后面干活也难。 “在沪市的时候,小舅天天带我到处玩儿,他还告诉我,要去特区深市,他给我说了很多外面的情况……”谢凯小心翼翼地说道。 小舅对他确实好,只不过,老妈看小舅最为不顺眼。 快三十的年龄,返城之后整日游手好闲,没钱了就问老妈要…… “说重点!”谢建国见儿子眼神闪烁,看了一边的柳旭一眼,皱着眉头打断了谢凯的话。“你懂得数控系统,说是看了我带回来的资料,我能理解。但是电磁炸弹怎么回事?向基地管理委员会提出红旗机械厂未来发展又是怎么回事?要钱要房子又是怎么回事?” 谢建国不是不相信儿子,而是儿子表现太吓人。 特别是觉悟低下,更让他面子挂不住。 “爸,电磁炸弹,那不是我为了脱罪胡掐出来的嘛!不过我画出来的,确实是我想的,你知道我们没事儿的时候不是到处捣蛋就是从厂里面偷材料出来自己搞点东西……”面对老爸的怒火,谢凯倒也实话实说。 “这么说来,你忽悠军方首长?”谢建国怒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后果?” “也不是忽悠,理论没错,是否能产生大的威力,得实验。”谢凯尴尬。 “我在沪市时,小舅经常带我去百货大楼跟街上逛,遇到很多小厂的业务员,只要是市场没有的,需求量大的产品,都供不应求。而一些普通的,谁家都能生产的,不管业务员们怎么推销,都不会有人理会他们……全国到处都在搞建设,很多地方都是人工干,而沪市,有些地方用挖掘机,速度非常快。这些挖掘机,很多都是国外进口,老贵了……” 谢凯的话,让谢建国完全无法反驳。 “回来后,在阅览室看杂志跟报纸,我就留意这些报道……基地里面不是有几辆用于研究的59坦克吗?我在想,如果把坦克上面的炮塔拆除,加上液压系统,搞个悬臂,装上挖斗或者电镐,虽然没有进口的挖掘机那样高的效率,但是成本更低啊……” 59坦克的魔改,在全世界是最多的,甚至很多工程车,都是以59坦克底盘为原型。 作为军工厂的技术人员,能够不知道? 谢凯的这种想法一提出来,谢建国就觉得可行性非常大。 他的火控系统设计,也是根据59式坦克而来,国内拥有庞大数量的59坦克,为了让这些坦克继续服役,节省军费,很多大型军工单位都接到了对59坦克改型的任务。 只不过,从来没有人想着利用59坦克来改成民用工程机械。 “我那时候问过开挖掘机的司机,开挖掘机比坦克简单多了,需要的电子系统什么的,更简单……”谢凯清楚,以红旗机械厂的技术能力,利用59坦克的底盘搞出成本低廉的挖掘机,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到处都在搞建设,咱们搞出这东西,绝对会供不应求!” 谢凯的说法,让谢建国无法再质疑他的问题。 “爸,妈,你们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吧?虽然你们没说,咱们家以前顿顿有肉,这些日子,几天才吃一顿肉了……”谢凯叹息着说道,“爸的技术级别高,加班多,奖金多,而且只养了我一个孩子,咱们家的生活条件都这样了,其他人家呢?” 两口子对视一眼,脸上都浮现出内疚的神色。 儿子是肉食动物,无肉不欢。 “外面的军工单位,都开始保军转民,基地大多数科研单位撤走了,如果继续下去,只能等下去……” “这跟我出任红旗机械厂总工有什么关系?”谢建国诺诺地问道。“爬得越高,摔得越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