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这就是传说中的九级钳工? - 重生军工子弟

193 这就是传说中的九级钳工?

九级钳工,这种传说中的存在,就是技术工人中的王者。 一个工种最为顶级的工人,理论甚至比工程师懂得多,实际操作更是强悍得无法想象。 谢凯重生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跟任何一名九级钳工接触过,哪怕是前一世带他的师父,他也不曾去找过,不是他不忘记了师父的恩情,而是知道现在他师父所在的车间,不是他能轻易进去的。 哪怕是他的359车间,都没有九级钳工。 郑宇成再瞎搞,都不会把这种基地战略级的大拿交给谢凯,搞坦克模型,用不着。 “你跟基地联系了?”谢凯问着郑宇成。 “已经在路上了,明天晚上应该就会到。”郑宇成点头。 谢凯担忧地看着他,还不等开口,郑宇成就知道他想说啥,笑着安慰,“你别担心,我没有让运十回去接他们,他们乘火车到嘉峪关转车到另外一个机场,乘军方运输物资的运八,虽然运八环境差点,安全性有保障。” 听到这话,谢凯松了一口气,“运十太不安全了,这样最好。” 郑宇成看着他,“他们是基地真正的战略人才,无论是他们的经验,还是他们的手艺,任何高精度设备都达不到的。你有这样的想法,我很欣慰,他们才是基地的保障。” 谢凯点了点头。 在一边的陈德贵不明白地问道,“有这么玄乎?” “你见识了才会知道。这是传说级别的,小型单位哪里有?大一点的单位,能有三两个,已经很逆天了。”谢凯对他说道。 机械制造中,不接触到最顶级制造精度的人,很难了解到什么叫做九级钳工。 唯独不好的就是生产效率实在太低了,高精度的机械加工设备,特别是顶级数控机床,加工一两小时,用人力,可能得几个月。 稍有不注意,整个零件就报废。 欧美就因为了解顶级技术工人不容易培养,所以他们开发数控设备。 苏联在这方面有着全世界无法比拟的经验,加上地域庞大,发展了半个多世纪,这方面的人才,数量庞大。 否则,他们傻大黑粗的制造工艺,很难把卫星送上天,更难以建立空间站。 太白厂的赵文举把那些报废设备运到秦飞,得到了郑宇成通知的孙道乾亲自出面,让他们把设备卸载到了试飞机场的货仓。 等到晚上,再次用秦飞运输车队的解放汽车装载,连夜运到了691厂。 对于如此繁琐的操作,没有人提出什么质疑。 反正不让他们掏钱。 陕省光电研究院对691厂搞到了1微米级别制造工艺的光刻机设备非常重视,凤城光电研究所所长陈同安亲自带领他们核心技术人员到了691厂这边。 “陈所长,辛苦了!”郑宇成握着陈同安的后,满脸微笑。 陈同安笑着摇头,“我们这辛苦什么?倒是你们,居然能搞到这种级别的东西。” “我们这也是运气。”郑宇成根本就不提这是占了太白厂的便宜。 若非404基地级别够高,他们的话,对方同样不会相信,甚至不会来看一眼。 “设备在什么地方?我们先看看。”等到郑宇成等人跟陈同安带来的专家一一握手后,陈同安急不可耐地说道。 国内最顶级的芯片生产线就是742厂那条从东芝公司引进的5微米生产线,光电研究所很多的设计根本就没法变成产品去测试性能。 实验室制造条件下,精度很难控制。 “陈所长,各位同志,请跟我来。”陈德贵带着一行人进入了堆放设备的车间。 “你们不是知道这些东西的精密程度?居然如此随意地摆着?”进入车间,看到里面凌乱摆放的设备,陈同安皱眉问着陈德贵。 哪怕两人五百年前是一家,他也没有任何的好态度。 郑宇成不懂没关系,陈德贵他们是专业人员,怎么可能会不懂这些设备的精密程度?稍微有点磕碰,都可能对加工精度造成严重影响。 “陈所长,这批设备昨晚才到,还没来得及打整。请你们过来,就是为了修复。在我们得到之前,这些设备处在垃圾堆里……否则,我们也搞不到。”郑宇成并没有什么不满。 陈同安听到他的解释,也就释然了。 报废的设备,也就他们搞不到才会重视。 当即就开始让手下的技术人员在691厂技术人员的配合下,对这些设备进行检查,确定具体是什么地方坏了。 “三台光刻机最核心,两台德国货,一台瑞士货。在这方面,可能不一定有rb国内生产的精度高,修复之后,绝对能让我们在这方面得到意外惊喜。”侯为贵等人本身就已经了解了这些设备的情况,尤其徐明生他们。 “你们难道就准备安置在这样的车间?”陈同安问着陈德贵。 陈德贵看着郑宇成。 这样精密的设备,眼前这种普通生产车间根本没法安置,修复好了,要不了几天就会因为环境的变化而出现问题。 灰尘,温度,湿度等一切都会影响这些世界最顶级的生产设备的加工精度。 “只要确定能修复,马上开始建设无尘恒温车间。无论是这些设备,还是芯片生产过程,都对环境有着苛刻的要求。”郑宇成不知道,之前没有讨论过这方面。 谢凯开口了。 陈同安看着他,点了点头。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从上午到下午,凤城光电研究所的技术专家们,没有完成检查工作。 他们的检查,远比侯为贵等人细致多了,虽然国内无法提供如此高精度的设备,但是同类型的光电设备原理是相同的。 在691厂以及来自太白厂的技术人员协助下,设备在未接通电源的检测,各种明显的问题,都被认真记录了下来。 “现在还没有接通电源让设备运行,就发现这样多的问题,仅仅是这些,修复都不容易啊!”在不断受到各种设备情况汇总后,陈同安提醒着郑宇成。 郑宇成知道维修不容易,“什么原因造成修复不易?” “很多零部件都很小,加工精度太高,无论是材料还是加工工艺,我们这边可能都无法达到。”陈同安愁眉不展。 “这不是问题。”郑宇成很有信心地说道。 “运输过程中,这些设备没有好好保存,有不少的地方都坏掉了,咱们国内的检测仪器也无法提供这样高的精度。” “依然不是问题。” 郑宇成的话,让陈同安苦笑。 眼前这当官的应该是不懂技术,要不然就不会说什么都不是问题。 要真的不是问题,国内至于连仿制这些设备都做不到? “陈所长,您别当我这些话是玩笑。你们只要提出要求,我的人就能给你把零部件弄出来!”郑宇成自信地说道。 对他自己,他都没有这样的信心。 对于基地那一批顶级大牛,他信心十足。 “传说中的九级钳工,要弄出这些都不容易,别说这么多设备。除非你们能调集一大批的九级钳工相互配合,集中攻关。”陈同安看着郑宇成说道,“这不仅对制造精度要求苛刻,就连最后的装配,精度要求更苛严。国内九级钳工数量不多,大部分集中在航天,每个人的任务都非常多……” 他的意思很明显,郑宇成要想指望九级钳工来解决制造精度跟装配精度问题,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除非郑宇成能从航天系统借调一大批的九级钳工。 根本就没有可能。 航天在没有得到顶级的数控加工设备时候,很多高精密核心零部件最后的精加工都得靠着他们来保障。 即使如此,一旦出现失误,零件就报废。 “你以为我们需要问航天那边借人?他们不问我们借人就是好事儿。”郑宇成不屑地说道。 基地里面原本从航天到航空,坦克到核潜艇,都有相关分项目。 九级钳工在当年都是从各个单位调集过来的。 前几年,基地的生产业务就靠着九级钳工的精加工而活。 后来各个单位任务越来越少,加上经费紧张,404基地的九级钳工们逐渐闲置下来。 前卫防空导弹关键核心零部件的精加工;红旗挖掘机精密液压零部件精加工等,都是由精密机械加工车间的数控设备加工后再由他们来进行后续处理。 如此一来,生产效率也就更高。 404的顶级钳工们,变得更清闲。 这是严重的浪费。 “精度方面,完全不用担心。今天晚上,就会有14名九级钳工过来。”郑宇成平静地说道。 “这么多?”陈同安不可思议地问道。 郑宇成只是笑,不再说话。 晚上十点过,几辆212吉普在黑暗中开到了691厂总部办公楼前等待的郑宇成面前。 从几辆车上下来十多人,大多都是五十来岁,穿着灰色工作服,身材消瘦。 有几人甚至满头白发,走路都给人一种不稳的感觉。 跟普通的老头没有任何区别。 “这些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九级钳工?也没有什么不同啊!”陈德贵想过很多种九级钳工的模样,觉得他们都是红光满面,精神饱满,仙风道骨,眼神锐利…… 可眼前这些人,实在太过平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