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这苦日子,过还是不过 - 重生军工子弟

200 这苦日子,过还是不过

“人在这里,你带走吧,好好操练一番,到时候别给咱们丢人。”邓华康可不管谢凯好不好,对着进来的军人说道。 “是!”军人大声地回答,随后对着谢凯平静地说道,“走吧!” “我不走!”谢凯顿时就往郑宇成身边躲去,“校长,别开玩笑了,他是坦克兵,怎么训练我们,我不用教,自己就会开坦克。” 这货刚才进来看到谢凯的那种眼神,谢凯打死都不会跟他走。 眼前这年轻军人,就是当初他跟郑宇成去守备团接收坦克时候遇到的那二愣子。 “从你把他的大号拖拉机要走后,他就成了步兵了。无论是军容军姿还是战斗素养,一切都是最好的。”两名魁梧的中年军干部走了进来。 “何团长,杨政委,你们怎么过来了?”郑宇成看着进来的两位军人,赶紧掏烟出来。 “首长,那坦克可不是我要的,老郑要的!”谢凯赶紧说道。 这小子非得整死自己不可,刚才看到自己时候眼中的杀意,让谢凯觉得比这祁连山深处冬日的严寒更让人哆嗦。 所以谢凯才不愿意跟他走。 何超看着谢凯,一脸笑意,“反正那坦克被你给拆了。他没事儿干,正好就可以训练训练你们,作为军工子弟,连一点军事素养都没有,出去怎么好意思?” 杨斌脸色平静,接过了郑宇成的烟,自己掏出火柴划燃给郑宇成点上,再给自己点上,吐出一团烟雾,才对谢凯说道,“小同志,你瞧瞧你这站姿,松不拉垮的!冯国治,把他带走,好好地训练,如果他们这次军训结束,他依然这样,我拿你试问!” 谢凯闹不明白了,自己啥时候惹到守备团了? “首长,我又不是军人……”谢凯哭丧着脸,“军训啥的就算了,我每天都在跑步锻炼。” “好废话!带走!”何超一脸杀气,“先来个十公里越野,跑步去团部!” 谢凯扭头向郑宇成看去,老家伙根本就不理他,跟杨斌眉来眼去,如同有基情一般。 “年轻人,去吧。当初你让龙耀华背了黑锅,他亲自下的命令……”邓华康在一边幸灾乐祸地说道。 谢凯听到这话,便知道自己躲不过了。 龙耀华也够嫌的,好歹也是一少将,居然跟自己过不去。 “听我口令,立正!向后转,跑步走!”冯国治脸色平静,声音震得谢凯耳膜都要破裂了。 谢凯在他的口令下,慢条斯理地转身,随后双手握拳,平举向上,缓缓地向外面跑去。 “看着前面,回头看什么?十公里,四十分钟,超过一分钟二十个俯卧撑……”很快,外面就传来了冯国治严厉的声音。 办公室几个人却都是满脸开花。 “郑主任,您这样干,也不怕龙首长知道了找您麻烦!”何超听到外面的声音,笑着对郑宇成说道。 郑宇成平静地说道,“这小子平时太过松散了,无组织无纪律,这次考试成绩还算不错,好好地练一练。” “这么早就开始培养,上头会同意?”邓华康问着郑宇成。 “原则上不反对,只要他不出格。这段时间虽然没有整什么幺蛾子,那是整天有事儿干。这一闲下来,谁知道他会如何?”郑宇成说道。“练一练,让他也能有自保的能力,总不可能随时派人跟着他不是?” 邓华康点了点头,“你这样对王浩可不公平,至少不应该再给他希望。” “他不是为了那希望,而是卯足劲要把这小子打倒。总得有人当陪练,说不定到时候这小子还能有个好助手。”郑宇成不置可否。 “郑主任,没什么事儿我们就先走了,冯国治心中可恨这小子了,别到时候整出啥事儿来。”杨斌说道。 “那行,狠狠地给他加料,让他有个兵样子。要不然,以后要出问题。”郑宇成点了点头,也不废话。 何超却说道,“龙首长他们都打了招呼,郑主任,您确定能留下他?” 郑宇成瞪了他一眼,话都懒得跟他们说。 现在就愁这事儿,军方已经盯上了谢凯,能否让他留在基地里面,或以后大学毕业回来接班,正是郑宇成现在越来越愁的事情。 “你担心啥?只要他自己愿意,谁都弄不走。要不,我找他们班主任给那闺女做做思想工作?那闺女不走,他就跑不了。”邓华康毫不担心地说道。 郑宇成一想,好像这样挺不错,不过最终还是摇头拒绝了,“还是算了,现在他都对那闺女不闻不问,说他贪财吧,这段时间跟我出去,也没瞧着他买个啥;说他贪权吧,能不管的事情他都往一边躲……” 一个人最可怕的不是他多有野心,而是一点野心都没有。 这样的人,完全无从下手。 谢凯从最开始的表现到现在,让郑宇成完全就捉摸不透。 否则,他也不至于这样干,通过对整个子弟学校中学部进行军训,从而培养谢凯自己的集体荣誉感。 “我们再想办法吧。”郑宇成看着外面,幽幽地说道。 邓华康也不再开口了。 从基地总部跑出来,一开始谢凯觉得还没啥事儿,身体年轻,也不是太累。 可没有多一阵,胸膛就像被谁紧紧拽住,火辣辣地,有些喘不过气,腿上的无力感也越来越强。 “没吃早饭呢?快点!基地里面退休的老太太都比你跑得快!”冯国治一直跟在谢凯身后,不停催促。 谢凯很想反驳,别说基地的老太太,就是正当壮年的老娘,都追不上自己。 刚出基地大门,就听到后面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轻微轰鸣声,扭头一看,何超跟杨斌两人坐在敞篷吉普车上面,追了出来。 “那谁,干啥呢?快点!冯国治,你在前面带着跑!”吉普车开到谢凯身边,驾驶位置的何超探出身子对两人吼道。 谢凯听到这话,很想发作。 最终啥都没有干。 龙耀华开口了,自己还能如何? 先就这样,想办法,找机会,到时候开溜,但愿小舅能快些到来,然后自己就解放了…… “快点!慢腾腾的干什么?就你这样,上了战场,前面仗打完了,你都还没进入阵地!”冯国治不开口了,在前面带着跑,吉普车上的何超好像没事儿干,就开着车跟在他身边,不时地吼着。 谢凯胸膛快要炸开,张着嘴向前踉跄地跑着。 一路上,就想直接调头回去。 却不知为何,都无法做出决定,难道是因为他曾经心中有着一个当兵梦想? 也或许是想着全校都在军训,自己一个人不参加,太过分…… “快点!慢腾腾地干什么?”何超不停地催促。 谢凯从来没觉得,基地到守备团团部会这么远。 更是有些佩服冯国治,这孙子不是坦克兵么? 怎么就这么能跑? 这一路跑来,也没见他多累。 自己好歹身体年轻,能比不过一个小坦克兵? 自己好好练练,到时候给这些土鳖上一课,告诉他们未来军人会如何,省得他们整天牛逼哄哄的。 一路上乱七八糟的想法,支撑着谢凯坚持着迈动如同灌铅一般的双腿,向着守备团团部接近着。 何超的吉普车,就跟在旁边。 “听我口令,一步一动,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谢凯感觉自己要坚持不住了,远处传来了声音。 抬头看去,守备团外面的操场上一大群军绿色的身影出现在谢凯已经模糊的视线中。 咬着牙冲到操场中间,就瘫倒在地上大口喘气,不想动弹了…… “用时43分08秒,超时四分钟,俯卧撑准备!”刚到团部外面,冯国治就从兜里掏出一块表,对着瘫倒在地上的谢凯吼道。 谢凯看着这孙子,连想揍他的想法都没有。 原本正在训练的同学们,见着谢凯过来,也不管正在训练,就向着这边看来。 “凯哥终于来了!兄弟们,咱们跟着凯哥造反算球了,这不是人过的日子……” “对,还训练个球!我们又不是军人……” 有人带头,到时候些守备团的军人还真没办法,部队的纪律根本就不适合用在他们身上。 眼看谢凯被车赶着跑过来,累得如同死狗,不让休息,居然又开始让他做俯卧撑。 其他人知道谢凯的性格,只要谢凯带头,他们一帮子人就不用在吃苦训练了。 王浩现在的影响力远远没有谢凯大,何况这几天他动不动就被教官整,屁都不放一个。 “安静!”教官们听到这些话,开始咆哮起来,各自控制着自己所带队伍的纪律。 “你是准备做他们的头带头造反呢,还是准备接受你的处罚?”冯国治看着谢凯,挑着眉头说道,“只要你带头,这军训,就不用进行下去了,你也不用吃苦了。” “如果继续,你知道你的日子不会好过。你把我的坦克拆了!”冯国治蹲在谢凯前面,小声地对谢凯说道。 “凯哥,揍他,咱们不受这罪!”人群中不知道谁吆喝了一嗓子。 教官们好不容易控制的局势又开始变得不可控了。 莫齐就站在旁边的队伍最前面,她一双大眼睛盯着谢凯,也不知道心中想着什么,这几天她同样遭罪不轻,以前在农村老家都没有吃过这苦。 这一刻,她是希望谢凯带头闹事儿的,至少,那样他们就不用再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