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合伙坑零花钱的谢家父子 - 重生军工子弟

022 合伙坑零花钱的谢家父子

一块钱,怎么行。 “妈,多给点呗。我昨天才拿回来两万呢……”换成以前,老娘一次给一块,谢凯会高兴得跳起来,食堂一顿饭,最多也就三四毛,有菜有肉。 现在,一块钱,真不入谢凯的眼。 要守护白菜,用庞大财力在白菜周围建立一道任何猪都无法拱破的围栏,一块钱,怎么够? 用钱砸白菜,估计会把白菜砸到别的猪嘴里。 “两万我保管着,留着给你娶媳妇儿。物价涨得这么快,等你娶媳妇儿时,指不定涨成啥样!”柳旭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儿子的非分要求。 谢建国在旁边拉了拉柳旭,“要迟到了,再给他点吧。” 工资发了都得直接上交给柳旭,抽烟有柳旭买,往老家寄钱,也是柳旭去办,他每个月,只有不多的零花钱,自己都不够,自然没法给儿子。 “还说我无原则宠孩子,你说说,如果不是你,儿子会养成这种大手大脚花钱的毛病?之前听你的,一次把一周的生活费都给他,结果一天就花没了……”柳旭瞬间就把矛头转移到了谢建国身上。 谢建国讪讪地道:“我那不是为了培养他合理花钱的习惯嘛……” “培养出来了?一周五块,一天花没,然后每天还得要……”柳旭要爆发了,眼神如同要吃了谢建国。 “妈,一块钱真的不够啊!”谢凯要哭了。 昨天怎么就没有想到钱入了老妈手,要出来有多难呢? 自己堂堂一个两万元户,要点零花钱,还得从老妈手中要,多憋屈。 宿舍楼上班的,走得差不多了,柳旭看着儿子摊开的手,咬了咬牙,从钱包里掏出一张深棕色,正面印着炼钢工人,背面是国徽跟露天煤矿的五元钞票给谢凯。 “下周的生活费跟零花钱,提前预支!”她知道,有这五块,儿子下周还得要。 “妈,给我一千!”谢凯没接,直接开口要一千。 谢凯的话,顿时让柳旭愣了。 “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就连谢建国,也被儿子给吓着了,以前要个十块八块,父子两就能逍遥很久了。 “宝宝,你得知道,妈妈一个月工资奖金加起来才79块,一千块钱,你知道能买多少东西?”柳旭急了。 一千块,很多双职工家庭几年都存不下来。 儿子好不容易弄了两万,这就开始造了,怎么能行! “这两万其实是一个项目的研究经费,爸清楚,我要试验,自然得买材料……”谢凯只能以此为借口。 谢建国不说话了,他有些弄不清真的假的。 谢凯撒谎的时候不多,就因为这样,他们才分不清他那句话是假的还是真的。 九成真,一成假,那一成就很难分辨。 “你妈就管后勤,要啥材料,从材料库拿就是了,哪用得着买?”柳旭不愿意给钱。 而且还是一千的巨款。 “妈,这是挖社会主义墙角!您说您一书香门第的小姐,六十年代的大学生,觉悟咋就这么低呢!”谢凯不乐意了,又开始跟老妈扯觉悟的事儿。 从厂里库房拿材料搞私活,大家都是这样干。 他之前搞事,也是利用老妈跟其他小伙伴父母的关系直接从库房里弄出来,连以后要搞什么,也准备这样干,问题是他现在要钱。 “少来这套,你们搞无线电什么的,难道少挖社会主义墙角了?要钱没有!”柳旭才不在意什么挖不挖社会主义墙角。“再说了,你搞项目是为国防事业做贡献,从厂里拿材料,不能算挖墙脚。” 本来觉悟不高的母子为了钱,在家门口谈觉悟,谢建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所幸,周围邻居,已经走了。 对于柳旭,谢建国什么都满意,唯独不满的就是柳旭老喜欢如同别人那样占公家便宜。 “妈,您要不给钱,我就只能把那套房子卖了。基地里面想要分房子的不少,卖个三两千,绝对不是问题。钱跟房子,都是昨天我提出电磁炸弹得到军方首长肯定给的。没研究经费,无法向军方首长交差啊……”谢凯嘴上跑火车。 谢建国一脸疑惑,军方的研究,不是让基地接手? 谢凯要的研究经费,不是一百万? 一千块钱能研究电磁炸弹? 满脸怀疑地向着儿子看去,谢凯正盯着他,然后隐蔽地向左手看去,谢建国看过去,发现儿子隐蔽地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顿时明白了! 这小子心越来越黑了。 不满地微微摇头,伸出了四根手指。 “少来!那房子你敢卖,老娘打断你的腿!”柳旭一听儿子要把还没看着影子的房子给卖了,当即就怒了。“小王八犊子,骨头硬了?今下午我回来见不着钥匙,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妈,咱不能拿钱不办事啊?要军方首长知道了,还不得把我给毙了?这可是公款!”谢凯摇着脑袋说道,目光则是盯着老爹。 谢建国知道,儿子不同意自己要四成,无奈地缩回一根手指。 谢凯伸出的手,两根隐蔽的手指坚定地不动弹,甚至伸得比之前更直。 “妈啊,做人得讲良心!军方首长给两万,咱拿一千搞个样子,已经很不厚道了……”谢凯见老娘发怒,急忙解释,“你不给经费,我没法弄,只能卖房子了。” 听到这话,谢建国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小子。 王八犊子,搞一千块钱,只给自己分两百,还说自己不讲良心,不厚道! 以前他没零花钱,从自己小金库要钱时都忘了? “少来这套。你爸要知道,会不帮你说话?”柳旭根本不相信儿子的理由。 如果真是研究经费,谢建国肯定会开口。 “妈,昨天我跟军方首长谈的可是十万,两万是预支的,要是不做个样子,剩下的八万可没有了!两成只是预付……”谢凯咬牙说道。 老爹太贪心了。 见不得自己吃肉啊,居然不顾当爹的形象,咬着就不松口。 他不就跟同事喝点小酒,哪里花得了多少钱? 谢建国心中更不爽,王八犊子,实在太不厚道了。 一千块钱居然只给自己分两成,没要求五五分就够意思了,三cd不给。 先说老子没良心,不厚道,然后又威胁自己,不帮忙,以后的钱没了! 太坑爹了。 谢建国觉得,不能受儿子要挟。以后这样的机会,绝对很难有,工资越拖越久,从柳旭手中要钱,也越来越难。 自己手下一帮子技术人员,很多家庭都困难,加班后一起边喝小酒边讨论技术,都得他买烟买酒。 饭菜食堂供应,酒钱烟钱得自己掏不是? 一次捞一大笔的机会,错过了就没了。 无论如何,绝不能放弃。 一百,怎么也够花一两个月。 坚决不把多出来的一根收回,柳旭问话,也不回答,好像跟他没关系。 “啥?十万?你这牛越吹越厉害了。”柳旭不由笑了,“小王八犊子撒谎越来越离谱!你当军方首长都是傻子?” 儿子这漏洞百出的谎话,柳旭直撇嘴。 她没注意到儿子跟丈夫间的小动作。 “要不要?再不要,这五块都没了!”柳旭说着就要收回那炼钢五元,“再添点,都能割十斤肉,够你吃一个月了。” 换成以前,柳旭做出要收回钱的动作,谢凯会毫不犹豫把钱夺过去。 不过今天,谢凯看都不看那五块。 “妈,我这真没骗你。昨天汪贵林不是也说了么,我爸也清楚啊!”谢凯很郁闷,得赶紧让老爹加把火了。 柳旭疑惑了。 昨天汪贵林说了这是研究经费?柳旭记不起来,昨天就紧张钱了。 她哪清楚,谢凯这是跟她玩战术。 每次要钱,谢建国在一边打掩护,多的钱父子两二一添作五,然后拿出去潇洒。 “老谢,这小子说的是真的?”柳旭疑惑地问着谢建国。 谢建国见谢凯不加钱,小崽子太不厚道,这么大一笔钱,多分自己一百,他也还有七百,很多人一年都挣不到这么多呢! 大不了都不要了,反正这小子比自己急。 拿不到,损失更重的是谢凯。 只要熬过这阵,技术部门效益马上起来,小金库充实容易多了。 心一横,一脸威胁地看着谢凯,“昨天他提出的电磁炸弹确实引起了军方首长的兴趣,这也是军方要特招他的原因,至于这钱……” 谢凯见到老爹要同归于尽的表情,感觉要遭,这钱现在要不出来,老娘存了定期,那永远别指望了。 赶紧开口,“昨下午我去要房子时,爸没在那!原本我要求最少支四万,他们不干……”谢凯无奈,咬着牙把无名指蜷缩着伸出来半截。 谢建国一看,嘴角浮起笑容。 多五十,也不错了,一个月的开支有了。 “嗯,要有后续,他那八万才能拿到……”谢建国的话,让柳旭皱起了眉头。 “你们不是合伙坑我?”柳旭知道,父子两之前经常合谋坑零花钱,她觉得这样也挺不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父子两平时交流太少。 “这可是一千!不是十块。”谢建国怒了,“我是那样的人?儿子不知道一千有多少,我难道不知道?买猪肉都能买几千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