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老师,你水平太差 - 重生军工子弟

024 老师,你水平太差

(求一**荐票,不求票大家不投票啊!) “老师,谢凯耍流/氓。”莫齐的话,让整个教室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到了教室最后一排谢凯位置上。 钱多多那胖脸上几乎看不到的眼睛猛然瞪圆,嘴里甚至能塞下一个拳头。满脸绝望地拍了拍脑袋! 心中却咆哮:“我滴个神,在监狱里面关坏了脑子?都提醒了,昨天王浩那孙子给她写情书被直接递给了我家李莫愁,还敢顶风作案,要不要换个老大?” 教室所有人神色复杂,看热闹的兴奋,同情的惋惜,幸灾乐祸的则是阴险笑着。 李丽站在讲台上,看着近在咫尺眼睛中升腾起雾气的小女孩,不由有些心痛。 女孩子,很多时候,长得漂亮反而成了罪过。这个母亲去世,从农村来到这座城市的可怜女孩只想认真学习,考个好大学。 一群苍蝇却从她进入子弟校开始便在她身边嗡嗡乱飞,甚至越来越过分。 刚转学来的女孩,昨天跟班上的一伙人的头儿闹崩了,现在,把剩下的一帮的头儿也得罪了,还能融入这个班级?还能好好学习? 作为班主任,不处理,不行。 所有学生都盯着她的反应,处理不好,以后不仅这个女孩在这座城市寸步难行,就是她这个班主任都无法再管住这帮荷尔蒙分泌过盛的牲口们。 “莫齐,先坐下。”对着满脸委屈的女孩,李丽心中叹息一声,看着最后一排吸引了所有人目光的谢凯,扬起手中那份谢凯耍流/氓的证据,冷若冰霜地问道,“谢凯,这是你写的?” 谢凯一时间没回过神。 果然是自己的白菜! 对自己未来老公都毫不留情。 难道现在依然得每天跟她擦肩而过,依然是陌生人?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与你面对面,你却不知道我是谁! 二十多年的刻骨铭心,他能控制? 不能! 即使能,也不愿意。 他清楚,自己的白菜因为他们两帮人的争夺,承受了多大的压力,所以,必须从这一刻开始,守护着自己的白菜,等着成熟的那一刻。 李丽冷着脸质问谢凯,谢凯却不理会,傻愣在那里,甚至没站起来。 “好戏来了!” “果然凯哥在,咱的生活不寂寞。” “也就凯哥能抗住灭绝师太了……” “看来这孙子在监狱把脑袋关得不灵光了!” “凯哥,你是我辈楷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怕,我们精神支持你!” 教室里的学生们都兴奋了起来,即使谢凯对头王浩的小弟,也是佩服无比。 “安静!”李丽脸色更阴沉,这帮缺乏管教的军工子弟向来天不怕地不怕。“我工作以来,你们是我遇到最垃圾的一个班,成绩差不说,毫无纪律性性!不想请家长的,都给老娘闭嘴!” 灭绝师太的强力威胁,让整个教室噤若寒蝉,有人不屑,有人害怕,但却没有人去触其眉头。 “我家师太就是有范儿!”钱多多双眼炙热,心中却在欢呼,“要死了,要死了,就爱你的霸气……” 不等李莫愁看过来,钱胖子赶紧低下了头。 “谢凯,情书是你写的吗?”李丽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 教室里面本就不高的气温,在这句话的作用下,都陡然下降了好几度。 谢凯终于回过神来了。 对于那封饱含思念之情,相思之苦的情书,他绝对不会否认,他要让莫齐知道。 在所有人复杂眼神的注视下,谢凯迎着李莫愁那怒火即将喷出的眼神,缓缓站了起来,平静开口,“是的,李老师,那篇文章,是我写的。” 四十多岁的人,应付这样的小场面,手到擒来。 “文章?情书确实是文章!”李丽被气笑了,当着全班同学开始念起来,“我彷如那无根浮萍,如孤魂般盲目游荡;又如失去动力的051舰,随着海浪跟狂风漫无目的漂泊,没有灯塔指引,回不到避风的军港;孤独寂寞的心,没有归依……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千秋节……为你,我愿放弃一世繁华,只因你,是的心,是我的肝,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 “哈哈哈……”终于,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被李丽扫视一圈,所有人都闭嘴,却憋着笑的滚出了眼泪。 就连李丽,也差点笑出来。 原本的沧桑,悲凉,不甘,种种情绪,被这样一句话给破坏了意境。 莫齐哭了,趴在桌子上,哭得很厉害。 李丽愣了,她一时冲动,却对这个女孩造成了伤害。 李丽就因为看到了生命中的四分之三,才毫不犹豫地把情书交给了班主任,她想要让班主任当众处罚谢凯,让谢凯不再打扰自己,但是,却没想到李丽会当众念出来。 17岁的女孩,哪里知道遇到这样的事情如何处理? “老师,这只是一篇抒情散文,描写一个人在孤独绝望时对心中爱人的思念。要非得说是情书,课本上的抒情散文,难不成专门教咱学习写情书,谈恋爱?”谢凯见到莫齐趴在桌上抽泣,不由对李丽极其不满,当众黑着脸质问李丽。 听到谢凯的诡辩,本来就有些愧疚伤害了莫齐的李丽被气得直颤抖,指着谢凯,一时间“你,你……”说出不出话来。 “李老师,您不会是说让我请家长吧?能不能换点别的招式?”谢凯见李丽被气得浑身颤抖,心中说不出来的一阵舒爽。 严厉的班主任,本就是任何一名学生都想报复的对象。 特别是灭绝师太这次当着全班的面伤害了自己的白菜! “如果您指不出我错在什么地方,那就对不起了!”谢凯语气很冷,特别是看着趴在桌上那瘦弱背影不停耸动,心不由一痛,自己太冲动了,根本没想到后果。 何况李丽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早在原本的世界就已经崩溃了。 现在,不会有人知道,随时都不苟言笑的李丽,会在高三的时候就跟钱胖子勾搭上,钱胖子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更是跟李丽光明正大地住在一起,使得钱胖子跟家中断绝关系,搅得宁静的小城满城风雨。 虽然,李丽来子弟校,本因为婚姻问题。最后在404城待不下去,李丽通过家中运作,带着钱胖子去了美国双宿双飞…… 如此老师,怎么可能得到谢凯的尊重? 何况,钱胖子从小就跟他一起长大,甚至为了他,二十年都不跟家中联系! “你倒说说,课本上哪篇文章是这样的?”李丽知道,这帮学生,一直都在挑战班主任的尊严。 见谢凯沉着,想着自己快三十岁的人,还不如十多岁的孩子冷静,以后还如何镇压这些混蛋? 李丽反而平静下来。 “比如第四课《云赋》,表面看起来写云,实际就是一篇描写爱情的文章。”谢凯的话,顿时让班上所有人震惊。 却没有人敢发出声音,一时间,教室里响起了翻书声。 谢凯别的本事没有,凭借无聊时当键盘党,在网上洗地,扭曲事实,张冠李戴强词夺理等发泄心中苦闷,这种事完全驾轻就熟。 “呵呵,我倒要听听,《云赋》是如何描写的爱情!说不清楚,绝不是请家长那样简单的后果。”李丽眉头一挑,谢凯面色平静的强词夺理,她被气得笑了起来。 从事了近十年的语文教学,对《云赋》这样的文章本身就喜欢,从来没听过这篇文章是描写爱情。 “文章开头作者就说了,天上美景总是引起童心的好奇和遐想,这其实就是说的爱情,没有遇到爱情时,总会去憧憬跟遐想爱情那份美好……”谢凯一开口,李丽的心中就咯噔一下。 开学才一个多月,第四课,教了没多久。 要是谢凯一直这样扭曲,她甚至没法反驳,以后,还怎么教书? 就连一直趴在桌上哭,竖着耳朵听的莫齐,也是偷偷地把课本翻到了《云赋》…… “作者同样说了,一直想写云,只不过是想想,直到他坐飞机,近距离接触时,才下笔写云。这跟爱情何其相似?青春期的懵懂,向往着美好的爱情,却因爱情太远,无法接触,不知个中滋味……等发现了那个让人怦然心动的女孩时,整个人就陷进去了……女孩不理会,如那狂风中的乌云,整个世界都是恐怖的;女孩一个笑容,如那万米高空霞光四射下千姿百态的云朵……”谢凯的话,饱含深情。 教室里面所有人,都是被他的描述带动。 就连下课铃声响起,上课铃声响起,也没人注意到,隔壁班的学生,一开始好奇,趴在窗外,很快被代入进去…… 特别是讲台上的李丽,经历过爱情,也为爱情所伤,感触更深。 “老师,您谈了恋爱,结婚了,难道不觉得,爱情就如同作家孙荪笔下描写的各种姿态的云朵么?”谢凯质问着发呆的李丽。 “你这是强词夺理!”李丽被谢凯的质问惊醒,气得咆哮了起来。 “水平太差!凯哥威武!”教室里面一声怒吼,使得整个局面都变得有些混乱。 “水平这么差,还来教我们……” “简直是误人子弟!” “回家带孩子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