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 刺激的欢迎仪式(月票2800加更) - 重生军工子弟

261 刺激的欢迎仪式(月票2800加更)

“问问他们,还有多久才能到!”坐在车里,即使裹着厚厚的军大衣,中巴车上没有暖气,也让伊朗人有些受不了。 特别是一路上除了有兵站,可以休息,喝口热水吃点热饭,大多数时候都是干粮,实在是让他们有些受不了。 整个身体都如同要散架了一般。 连续三天在路上,越走越荒凉,公路坑坑洼洼的越来越难走,他们更是怀疑中国方面故意让他们来受罪的。 “将军,最多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就到了。只有三十公里了……”坐在驾驶位置旁边的军人听到询问后,用对讲机询问了前面,对着后面问道。 公路一直沿着山沟在向着前面延伸,两边的山顶上,都是皑皑白雪,公路两边的山坡上,都是稀稀拉拉的植被,一眼到头,没有丝毫的绿色。 这比伊朗大多数地方都还荒凉。 如果不是有公路勉强能看到人工痕迹,伊朗人甚至会认为这周围不会有人类活动的踪迹。 在公路远处的一座山顶上,有着几名身上披着白色披风,跟周围雪景融合在一起的军人,正在举着望远镜向着公路的方向观察。 “来了,向指挥部汇报!”举着望远镜的军人对着身边背着单兵无线电通讯设备的通信兵说道。 通讯兵点了点头,取下电台,开始呼叫指挥部。 距离这边十多公里的公路前的空旷河滩上,一致排开数门122毫米口径的重型榴弹炮,而指挥部却没有设置在这边。 这是一处已经购置好的炮兵阵地。 在基地西南入口的大门处,出现了几顶不小的军用帐篷,郑宇成跟何超等人都在里面等着消息。 “报告,观察哨汇报,车队出现。”通讯员很快就把消息向着何超等人汇报。 “继续观察,保持持续监视。”何超命令道。 通讯员转身继续去守着电台,何超则是转身询问郑宇成,“郑主任,这样干会不会吓着他们?到时候上级怪罪下来……” “咱们这是演习,探索联合作战以及特种部队在战争中的用途……”郑宇成平静地说道,“火炮可以当成是欢迎他们的礼炮嘛。” 郑宇成一边说,一边看着旁边的谢凯。 这样的方式,谢凯也没有任何的把握。 但是只有这样,让伊朗人看到他们新的联合作战方式,看到前卫防空导弹的性能,甚至看到牵引榴弹炮的缺陷,才能打到自己的计划。 车队在继续前行,而炮兵阵地,弹药车上的弹药已经整齐摆放在了每一门重炮旁边。 这些炮,都是原来过年基地放炮的同一类型。 守备团的炮兵现在已经转化成了装甲部队,这些东西,都是老家伙,却为了基地的未来发挥余热。 “还有一公里,让他们做好准备。”车队不断地靠近炮兵阵地,车队的位置通过早就安排好的侦察兵不断汇报着。 何超心中越来越紧张。 “一定要当着伊朗人的面再开炮,调整目标位置。”谢凯强调着。“靶机准备起飞了。” “这一下,如果他们不买导弹,咱们可就吃大亏了。”汪贵林说道,“空军可是已经同意了换五架退役歼六给我们改造的。” “不是还没到?”谢凯说道。 之前在获得了伊拉克人订单后,对于剩余的两架靶机如何处理,当初也是有过争论的。 沟通了好长时间,空军才同意用退役歼六换。 不过空军的效率没有基地高,加上遇到过年,靶机还需要一些改进,所以到现在都还没有运走。 谢凯不想当着伊朗人打靶,可现在却不得不如此,否则没法忽悠伊朗人。 “那边开炮,就准备让靶机起飞,到时候亲自给他们展示前卫的防空性能。”谢凯说道。 这是整个管理委员会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不得不采取的办法。 车队依然在前行,由于是在山沟里面沿着整个沟修建的公路,弯路不少。 “报告,车队马上转弯!” “命令炮兵阵地开火!”何超下达了命令。 “预备!放!”在已经做好准备的炮兵阵地上,指挥官在得到命令的第一时间,就开始猛地把手中的红旗给挥下。 公路转弯处,打头的第一辆吉普车刚刚转弯过来。 站在122毫米榴弹炮后面的炮手,在听到命令的一瞬间,猛地拉动了拴在击发装置引铁上的绳子。 “轰!” “轰!轰!轰!” 一连串炮弹出膛的轰隆声开始响起。 “嘎” 车队正在行驶,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听到猛然响起的炮声,经验丰富的驾驶员们猛地拆下了刹车。 亏得速度都很慢,否则非得出车祸不可。 “下车!快下车!”听到外面的炮声,原本闭幕养神的伊朗人在车子停下来的一瞬间,就向着车门外冲去。 这车里面的伊朗人,大多数都是在前线呆过,清楚地知道炮声是什么样的。 就连李明山,也被突然想起来的炮声给吓得从车里窜了出来,“怎么回事?所有人下车,离开车子!” 刚才他正在打盹。 这一路上的颠簸,让所有人都是身心疲惫。 突然听到炮声,尤其是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 李明山等人的反应,远没有伊朗人来得迅速,听到炮声的第一时间,伊朗人就从车里出来,扑向了旁边的山坡上。 “保护他们,别让他们摔着了!去前面看看,怎么回事儿!” 不等李明山吩咐,最前面一辆车里面的军人就向着前面窜去了。 炮声依然在继续。 李明山等人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停止了。 在炮兵阵地上,刚刚开炮的122毫米榴弹炮,各自发射了数发炮弹后,被指挥官下令停止,开始调整射击诸元,没有两分钟,又进行开炮。 “同志,前面正在进行军事演习,请停止前进!”前去查看的军人,刚转弯,就发现了道路上的路障,几名穿着军大衣,背着八一自动步枪的士兵守在路障的旁边。 “你们搞什么军事演习,知道不知道后面车队里面都是什么人?”在弄明白了状况后,前来查看的中年军干部顿时就发飙了。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被炮声吓着了。 守在路障边的班长看着眼前穿着四个兜干部服装的军人,平静地回答,“对不起,首长,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奉命行事?你们进行军事演习,设置路障距离炮兵阵地不足两百米?”怪不得中年干部发火,这些家伙太懒了。 “怎么回事?”李明山一行人在听到炮声响起,好一阵都没有炮弹落到周围,便向着前面走了过来。 发现自己的手下正在咆哮。 中年干部急忙把事情解释了一遍。 “你们怎么回事?进行军事演习,难道不知道路障设置在什么地方?出事儿了谁负责?”李明山一脸的严厉。 “首长,这条路,只有一个礼拜一次的补给车队才会走,之前都是这样的……”带队的班长委屈地说道。 李明山反而没有办法了。 “炮兵演习?”回过神来的伊朗人也过来了。 他们弄不清楚,中国人的思维模式。 知道他们来,显然不应该在他们前行的时候进行这样的军事演习。 李明山只能再次给伊朗人解释一次。 同时告诉伊朗人,这里周围都是无人区域,最近有人的地方也在几十公里之外,本就属于军事禁区。 “他们只是例行训练。”最后李明山补充了一句。 “例行训练?”伊朗人显然不相信,偏偏在他们来的路上就遇到了。 不过看到不远处那些老式的122毫米榴弹炮的时候,他们还真相信了。 这样的火炮,就连他们都很少使用了,太老了。 “报告首长,这是在为多部队联合作战进行探索的演习,不是例行演习……”班长大声地说道。 “多部队联合作战?都有什么部队?”旁边的伊朗人听到翻译的话,急忙问道。 李明山瞪了眼前的班长一眼,“什么演习不重要,让你们负责的干部过来!” “报告首长,我们连长正在指挥炮击,我们即将转移阵地!”班长对着李明山回答。 意思很明显,我们连长很忙,没空理会你。 李明山正要发火,却被伊霍尔追问什么多部队联合作战,只能先应付伊朗人。 在不远处的炮兵阵地,这会儿却停止开炮了。 所有炮兵开始忙碌地进行转场前的准备。 炮弹向着解放车里面快速装载,军车也开始倒退着向着收拢支架的火炮开去,准备把榴弹炮挂在车尾运走。 西北方的天空上,出现了两个小黑点,正在高速向着这边扑来。 “呜”突然,凄厉的防空警报声响起了。 炮兵阵地突然间变得一阵慌乱。 “慌什么?继续干活,快速完成转场准备。守卫排,防空导弹准备!”一名三十多岁的军人见到炮兵慌乱,站了出来,吹响了手中的哨子。 “他们的防空部队在什么地方?”举着望远镜观察的李明山疑惑地问道,不停地向着阵地周边看去。 结果发现了在两边山坡上的一些人影。 这些人三个一组,中间一人扛着肩扛式导弹,开始对着远处天空上越来越大的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