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基地火车又抛锚了 - 重生军工子弟

270 基地火车又抛锚了

“你小子整天不上学,在里面瞎混啥?”郑宇成对谢凯整天跟一毛不拔混吃混喝的伊朗人混在一起很是不满。“你老娘找了我好几次了。” 这小子明明有空去学校,非得在这里面赖着跟伊朗人学波斯语,以后这玩意儿也没啥大用不是? “伊朗人在等消息呢。”谢凯可不是白混的,“我妈不是天天忙着伺候我爹,有时间关注我有没有上学?” “有人给她通风报信呗。”郑宇成提醒着谢凯。 自己的事情不去解决,就这样拖着,哪里行。 谢凯自然明白是谁,他也懒得去说啥,“伊朗人手中没有权利,他们的采购,必须得霍梅尼批准,之前霍梅尼是倾向从苏联采购全套的武器装备,他们自己大多数的装备没法生产……” 郑宇成看着谢凯,这小子分明是在转移话题。 但是人家这策略很成功。 “他们在这边等消息?”郑宇成一直都没有弄明白,伊朗人怎么就这么闲。 他们跟伊拉克正在干仗,人家伊拉克男人征兵年龄不断提高,却也没有影响到国内的经济建设。当然,油田就算了,双方每天没事儿都炸着玩儿。 尤其是中东的产油国,不断给萨达姆说,老萨,霍梅尼这不是好人啊,他要推翻咱们的统治,要对我们的地盘输出革@命,你狠狠地揍他们。 萨达姆说没钱,这是问题吗?你们帮咱们的忙,咱们借钱,等以后干掉了霍梅尼,伊朗的油田归你,那得多少钱,随便挖一挖,石油直接往外冒,何至于没钱偿还? 萨达姆这货也挺傻,或许他知道人家打啥算盘,反正他就是看霍梅尼不顺眼,要揍他。霍梅尼这家伙居然敢对伊拉克境内的什叶派抛媚眼,让他们推翻自己的统治…… 于是乎,萨达姆一边跟霍梅尼干架,一边建设自己的首都。 立志要搞出中东第一漂亮城市,虽然伊拉克人人口太少,男人都扛枪打仗去了。 不过妇女接受教育程度高,妇女们接管了经济行政以及后勤运输工作。萨达姆全部精力投放到战争的时候,巴格达的建设却没停止:现代化的高速公路,整洁的街貌,漂亮的公园,完备的公共设施,大规模的地铁改建……。 82年战争如火如荼的时候,伊朗国内一片肃杀,经济萧条,萨达姆却有闲心召开不结盟国家会议,试图把自己化身成不结盟国家的领袖。这也使得印度三哥对萨达姆很不满…… 鉴于这样的情况,郑宇成都替伊朗人着急。 阿尔法等人不急着回去建设祖国,也不着急回去干掉萨达姆,居然在基地里面混吃混喝。 虽然那也花不了几个钱。 “伊霍尔带着我们的军队建设方案回去了,之前没有动静。听说前阵子我们提供的那批导弹让伊朗人又有几架飞机被打下来了……”谢凯看着郑宇成。 消息郑宇成肯定知道,居然没有告诉自己。 还是从伊朗人手中弄到的消息呢。 “你小子消息真灵通。不过伊朗人啥时候来?继续这样下去,我就得把他们赶走了。哪里有闲心陪他们耗时间!”郑宇成这是认真的。 基地事情很多。 还有一些项目,他们是在做前期的准备。 基地的建设也是如火如荼,虽然每个项目都有人负责,但是也得管理委员会的人签字盖章。 整个基地,估计就没有谁比谢凯以及伊朗人更闲,他看着闹心。 “伊霍尔已经在路上了。这次听说带了最高领袖的指示。”谢凯鄙视着郑宇成。 这样势利,实在不好。 “多少钱?要些啥装备?该不会是他们忽悠你的吧?”郑宇成看着谢凯,满脸不相信。 谢凯直接翻起了白眼,懒得解释。 自己辛辛苦苦地从伊朗人口中得到消息,他却怀疑人家是为了更好的条件忽悠。 “老郑啊,做人不能太势利了。虽然说你们干的事情真的不地道,人家好歹也是伊朗的高官……至于在这里混点吃喝?如果去其他兄弟单位,你觉得他们会受到这样的待遇么?”谢凯背着手,摇着脑袋叹息着走了出去。 气得郑宇成一脚踹在了他背上。 别说谢凯着急,就连阿尔法等人同样着急。 他们在这边呆的时间太长了。 时间越长,伊拉克获得的导弹越多,他们的战机损失也就越大。 “将军,伊霍尔将军已经出发了。后天晚上就会到达这边,他希望我们能做好谈判准备。”终于,在阿尔法都即将失去耐心的时候,手下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 “我们对他们基地的这些项目已经完全熟悉了,他们在之前并没有欺骗我们!”阿尔法很满意。 具体采购什么,这得等伊霍尔跟哈扎里到了才知道。 第二天谢凯见到伊朗人的时候,发现他们脸上都是洋溢着笑容。 整天依然在他们被允许参观的项目中溜达,引起了各个项目团队的不满。 谢凯都不好意思再去了,结果伊朗人后面一天继续。 一直到晚上,郑宇成找他,说是龙耀华将会在当天晚上陪同又一批伊朗人到来,才知道是什么原因。 可伊朗人即将到达嘉峪关的时候,汪贵林的消息,让整个管理委员会的人都傻眼了。 火车又抛锚了。 这次不是基地的人故意搞的,也不是一列火车抛锚。 基地到嘉峪关的火车,没有因为列车开通的班次多就从晚上开车调整到了白天,一百多公里的铁路上,开始变得有些繁忙起来。 基地制造的军用挖掘机,需要通过铁路运输到嘉峪关,其他兄弟单位提供的零配件,则是需要通过铁路运输进来,还有大量的建筑材料,整条铁路几乎都是满负荷运行。 由于基地的机车头都是早就该退役的蒸汽机车,动不动就会出现问题,搞得负责基地后勤的汪贵林不多的头发剩得更少了。 现在就连郑宇成都头痛了。 因为在基地到嘉峪关的铁路上,同时有三辆火车的车头坏了! “老汪,你在负责这事情,能不能在他们的火车过来之前全部修好?”伊朗人跟龙耀华今天晚上就过来,嘉峪关那边也不能拦下伊朗人。“这会给伊朗人造成非常不好的印象啊。” “没办法,早就说让换机车头,你们觉得能用就用,不浪费经费……”汪贵林摇头。 “现在更换机车头也没办法啊,他们今晚就要了到了。”白彦军看着汪贵林。 他是阻止更换火车头的主力。 毕竟他们想要搞的项目都还没有眉目,基地没钱。 本着能省则省的原则,他们一力反对把那些六十年代制造出来的燃气机车头更换成烧油的内燃机车头。 更不要说电气化的最新机车头。 所有的更换,那得需要很庞大的经费投入。 “我反正没办法了。这段时间天天晚上拉建材回来,还得把各种零配件拉回来……修理厂那边,一直都没有时间对所有的机车头全面检修……”汪贵林摇头说道。 不是他不想解决这事情,事情现在没法解决。 “用直升机吧。”谢凯也是无语。 这种情况,本来早就应该处理,管理委员会这些人,过日子节俭习惯了。 往往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铁路不通,基地的各种物资供应都无法得到充足的保障。 而且铁路是运输主力,可以到达这里面的s204省道,道路不好走,汽车得好几天…… “人很多啊!基地有三架直升机除了故障,还没修好……剩下的两架……”汪贵林看着谢凯,苦笑说道,“要是可以,我们早就安排直升机了。” 其他人都是你盯我,我看你。 “必须全力修火车头,必须保证他们今晚能顺利到达,这是给我们送钱来的!”郑宇成苦笑不得。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莫过于此吧。 其他人也都是如此,尤其是白彦军跟齐远志两人,伊朗人送的钱多寡,决定了他们想要插手的项目是否可以入手。 “问题是怎么修?三列火车的位置都不一样,如果在中转站,还能有解决办法。去送材料的火车都坏了……”汪贵林也是没办法了。 之前运输材料的时候,出了问题也不着急,慢慢修就好了。 到了今天,人家伊拉克人送钱来,结果…… “用直升机送材料过去,把基地的技术人员都给安排过去,必须得在今晚九点之前全部修好。”郑宇成也没别的办法。“不管是改造线路还是更换机车头,我们都必须得解决运输的问题。” 他们不得不面对交通运输现在对整个基地发展的制约。 保密基地,没有解密之前,位置不可能公开。 铁路是整个基地主要货运通道,公路不好走,成本又太高,几乎荒废了。 “能行吗?”白彦军看着汪贵林。 “只能试试,不行也就只能让那边开过来的火车等着……”汪贵林说道。 他没有把握。 基地的直升机,已经到了服役年限,甚至超过了不少时间,现在基地使用频率又高,很多时候还要超载,不搞好,真得出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