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 被抵制的石油换装备计划 - 重生军工子弟

282 被抵制的石油换装备计划

“只要航天同意,相当于他们整个系统的资源,我们都可以借用。当然,我们也不能太自私,如果他们同意,我们的技术,同样也对他们开放。”谢凯说道。 他们完全是在蛇吞大象。 航天就是一头大象,404只是一条小蛇。 其他人对于双方合作,也并没有什么意见。 改造的红旗-2导弹,他们并不认为有多大的市场,借着这样的机会,完全可以充实404的技术基础跟人才储备系统。 “那我跟龙首长他们沟通一下。”见没人反对,郑宇成点头应道。 “跟伊朗人的军事训练培训协商的如何了?如果没事儿,就让他们离开吧。咱们这坦克炮等试验一直也没有进行,他们在这里……”汪贵林突然提出伊朗人离开。 伊朗人在基地里面,很多事情着实不方便。 “巴基斯坦人呢?按照之前的协议,他们的技术人员应该过来了。”谢凯好奇地问道。 巴基斯坦人投钱在里面了,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影子。 钱到了手,来不来都不重要。 问题是他们不来,谢凯心中反而没有底气。 “技术人员已经通过喀喇昆仑公路进入了我们国内,还有几天的时间才会到。”汪贵林说道,“怎么想起问巴基斯坦人的情况了?他们不来,对我们不是更要好处?” “不,我们既然是合作,就必须得按照合同执行。”谢凯说道。 巴基斯坦在这里面出了钱,如果坑他们太过厉害,以后的项目,就很难找到人来合作投资了。 “那就等他们的人员到了再沟通吧。其他的按照原来进度继续,反正他们需要的是生产线。”郑宇成无所谓地说道,“小谢,你跟伊朗人走得近,他们究竟是怎么想的?” 郑宇成对伊朗人没有足够的耐心。 要求高不说,还抠门得不行。 “钱少,要求高。”谢凯对于伊朗人,没有别的词来描述。 伊朗人现在过得很憋屈。 石油出口量锐减,战争消耗使得他们的外汇储备快速缩水。 萨达姆同样面临这样的情况,身后却有着一帮中东土豪国家的支持。 “他们这样拖着,也不行。导弹即使搞出来了,他们也没钱采购多少。”郑宇成提醒着谢凯,不要把精力浪费太多在伊朗人身上。 “伊朗有我们需要的资源。”谢凯想着伊朗人的石油,这玩意儿,目前中国需要不多,等十多年之后,这种东西,那就太重要了。 “我们中国地大物博,资源丰富,却啥资源?”郑宇成不乐意了。 中国资源丰富,小学课本上都有。 一直以来,中国的外汇,几乎都是靠着资源出口换来的。 “我们人均资源呢?为了让伊朗人更快做出决定,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让他们更换支付方式。”谢凯很多时候也在考虑,伊朗人目前的情况支付现金的问题。 对于404来说,支付现金是最合理的。 可目前伊朗人除了一千枚前卫防空导弹外,其他的武器装备订购,一直也都没有任何的表态。 伊朗人不想要? 不是。 伊朗人想要,但是没钱支付。 “你是想让伊朗人用各种资源来偿还我们的货款?你疯了?他们产量最大的就是石油,我们国内的几大油田原油产量都无法消耗完……”郑宇成明白谢凯的意思。 伊朗人之前就提出过石油换武器装备甚至其他机械设备的问题。 404基地的人没有任何考虑,直接拒绝了。 开玩笑,国内对石油的需求量虽然一直都在持续增长,但是却依然有着充足的石油供应。 国内探明的原油储量,一直都在稳步增长。 “要不然就这样拖着?他们需要把石油卖出去,而我们需要把武器卖出去。”谢凯看着管理委员会的人,老家伙们对这种交易模式都不感兴趣。“实在不行,我们也可以让他们用各种矿产资源来,国内这些年基础建设一直在扩大,却依然无法充足供应市场。” 资源换武器装备,这是一个对双方都有利的选择。 “那样太麻烦。我们需要的资金,而不是资源,难道我们进口这些资源,然后还建立相关的生产工厂?”汪贵林质问谢凯。 他负责后勤,一旦展开这样的合作,伊朗人用来换取他们装备的经费,都会变成各种资源。 必须得变成商品才能推向市场,如此一来,他们需要太多的人跟时间来回收经费。 “我们不需要干这样的事情。国内对于各种矿产资源需要的单位很多。尤其很多都是跟我们有着合作的兄弟单位……”谢凯说道。 在几十年后,中国国内资源确实丰富无比,但是进口的各种原材料,让整个世界都觉得疯狂。 铁矿石每年进口数亿吨,原油进口数亿吨,还有各种资源…… “那样也麻烦,我们需要有专门的部门来进行沟通!”汪贵林是最为抵制谢凯想要用资源换装备的。 郑宇成,齐远志等人,同样也是如此。 现在资源换装备,对中国并没有太大的好处。 “小谢,这点不用提了。我们只要现金,基地如果发展得太庞大,很难管理,现在随着项目增多,管理起来也就变得比原来困难了。”郑宇成也开口了。“如果他们手中有的是我们国内缺的,还不是问题。几亿美元,这得多少的东西?” 不管谢凯如何说,基地管理委员会只有一个态度。 否决! 不同意装备换资源。 他们只要钱。 “怎么了?愁眉苦脸的?现在陈艺欣不是没缠着你了吗?”晚上谢凯回家,发现老娘罕见地回来了。 老爹一脸疲惫地坐在沙发上,一边看资料,一边有脑袋揉着太阳穴。 “妈,你们咋回来了?”谢凯有些惊喜。 家里没有一点家的氛围。 楼下其他邻居家里,随着基地忙碌,也变得安静下来,无论多安静,却都有着声音。 谢凯不想回家,家中那种安静,让他觉得恐惧。 即使他原本这样过了几十年。 那种孤独,寂寞,总在不断地放大。 “瞧你说的啥话,这是咱家,我跟你爸难道不能回来?”柳旭听到儿子的问话,有些尴尬。 平时对于儿子,实在是太过疏忽了。 “我爸这是咋了?如果身体不好,就去医院检查一下。”谢凯看老爹脸色很差,不时地揉着脑袋。 长时间加班,没有得到充足的休息,人很容易出问题。 “没事儿,这段时间一直都太累了,休息一下就行了。”谢建国开口说道,“这段时间红旗厂的事情太多。” “再多您给安排下去就行了啊,爸,您是总工,负责总体把关,不是搞单独的技术开发的!”谢凯端着小凳子坐在父亲对面,认真地对着他说道。 然后看着老娘。 前一世,老爹具体什么工作状况,他根本就不知道。 结果却…… “你不用看我,我说了多少次也没用。”柳旭无奈地说道,“你们父子都是倔脾气,谁说都没用!” “……”父子两皆是无语。 “挖掘机不是都开始交付了吗?”谢凯有段时间没去过红旗机械厂了,整天跟伊朗人混在一起,也不清楚具体情况。 “不是还有五轴数控系统的开发吗?还有民用挖掘机的设计等……这些事情,你爸非得亲力亲为!以前可没有哪位总工随时都在各个项目转悠,一旦有什么问题,他有没有能力都得插手进去……”柳旭不满地说道。 “爸,这样可不行。身体乃是革命的本钱,身体垮了,啥都没了!”谢凯知道老爹就是工作狂人。 从红旗厂到家里,走路也就二十分钟的时间。 老爹都没有怎么回来过。 “别说我了,你这学期到现在,就去上了一天课……”谢建国不想听儿子引起媳妇儿数落自己,把火烧到了谢凯身上。 果然,此话一说,柳旭就神色不善地看向谢凯了。 谢凯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老爹向来都不靠谱,在老娘面前,从来都不会表现出一个父亲的大度。 “妈,您别这样看我,我虽然没去,学习也没有落下。这段时间跟伊朗人学波斯语呢,你听,我给您整几句%……&##¥%……”在爹娘面前,谢凯总算是有了可以不被他们揭穿的本钱了。 “你这是波斯语?”柳旭疑惑地看向谢建国。 “我又不懂波斯语,他乱说,咱们也不知道。”谢建国笑着说道,“他之前可是用法语糊弄过你……” “妈,真的,不信可以去问,别动手……”眼见柳旭要动手去拿鸡毛掸子,谢凯跳了起来。 老爹真的太不地道了。 那是之前自己贪玩儿,老娘问,他说跟着谁谁谁学法语,结果哪知道谢建国懂那么几句,柳旭问他几句简单的日常用语,谢凯随口胡掐…… “真的?”柳旭不相信。 “这阵跟伊朗人谈判呢。老郑他们可以作证,我向mao主席保证!”谢凯这没有吹牛,“今天就为他们的事情烦恼呢。” “你烦恼个屁,真把自己给当成一个人物了。基地没有你,还没法运转了不是?”柳旭看着谢凯,衡量他话中的可信程度。 “真的。伊朗人穷得要命,想要装备,却没钱。他们提出用石油换装备,老郑他们不同意,死要钱。”谢凯急忙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