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瞎搞的管理者(求推荐票) - 重生军工子弟

031 瞎搞的管理者(求推荐票)

学校距离管理委员会只有五百米距离,让谢凯诧异的是,伏尔加小轿车并没停在管理委员会门口,直奔红旗机械厂而去。 郑宇成作为基地最高领导人,着实给够了谢凯的面子,他让谢家父子坐后面,自己则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领导,究竟啥事儿,我这还要上课呢!”谢凯的摸不清他们要干啥,难道昨天弄的数控系统有问题? 自己亲自试验过,系统在输入程序后,也启动了起来,没有问题的。 剩下的事情,红旗机械厂的技术人员不可能没法搞定。 “老谢,你给他说说吧。”郑宇成从前面的副驾位置扭过头,满脸笑容地说道,“技术上的事情,我不懂,既然说我们可以生产数控系统,我就只做后勤保障。” 谢凯向着老爹看去,老爹的脸阴沉着,也不说话。 “小谢啊,昨天说准备以生产数控系统解决基地困境,今天一大早,我就给一机部的主管首长打了电话,说我们搞出了先进数控机床系统……”见谢建国不吭声,郑宇成挤出笑脸对谢凯解释。 谢凯撇撇嘴,眉头一挑,“打电话就打电话呗,这玩意儿早晚搞出来的。不过我说您这也太急了不是?” “确实是我太着急了。基地的情况不容乐观,我这愁的头发都白了好多……”郑宇成尴尬地看了看谢建国,指着自己的头发说道。 向着郑宇成的脑袋看去,满头哪里见着白发了? “一周后,一机部领导将会带着国内几个大型机床厂技术负责人及领导干部前来东风城考察。”谢建国不爽地看了郑宇成一眼,说出了让谢凯跳脚的话。 “啥?一周?还让人活不?”谢凯急得蹦了起来,脑袋撞在了车顶上。“停车,停车,我要下车。” 尼玛,这日子没法过。 七天就搞出数控系统,谁有这样大的能力。 难怪从学校出来后老爹脸上都是阴沉得能滴出水来,还以为是自己在学校里面的这事情太大条,即使解决了也准备修理自己一顿呢。 “小谢同志,你不要这样激动嘛。这是上级首长重视……”郑宇成显然也是清楚情况,陪着笑脸。 “能不激动?一周就七天啊!数控系统有这样容易生产?”谢凯有些无力地瘫坐在了嘎斯24柔软的坐垫上面。“我说老郑,你干事前,能不能问问懂技术的?” 谢凯不客气地喊郑宇成老郑。 郑宇成也不生气,依然赔笑,“我这也没想到嘛。早上就想着给上级报喜……哪想到上级首长如此重视,直接让咱做好准备,他会带着研究数控机床生产的厂家相关人员过来看看……” 对于郑宇成的话,谢凯清楚,绝对相信不得。 一机部的领导,绝对不可能那么闲。 绝逼是老家伙在电话里面吹牛,然后竭力邀请首长来视察指导工作。 所以有了这事儿。 “我昨天看着你搞那个,挺容易的,没多一会儿就弄好了……”郑宇成有些委屈。 早上打电话向一机部领导邀功后,就一脸兴奋地跑到红旗机械厂找谢建国,谢建国没来,一直在门口等着,刚说完被谢建国数落了一顿,这会儿又被谢凯给数落。 为了东风城的未来,心中不爽到了极致,也只能陪着笑脸。 “……”谢凯能说什么? 维修数控系统,有合适的匹配硬件,进行升级,都不是太大的问题。 不过要生产,这就没有这样简单了。 要真有这么容易,国内几乎所有的机床生产厂家都是在卯足劲搞这玩意儿,这可是国家重点发展的军民两用科技装备。 整个小城不大,从学校到红旗机械厂,也就是一脚油门儿的事情。 伏尔加小轿车直接开到了精密加工车间的门口。 谢凯很不想下车,但是清楚,这事情不能完全怪郑宇成。 对于一个不懂技术的领导,一心想改变东风城的情况,给广大干部职工发放工资,有了重大技术突破,肯定得向上级邀功。 只有获得了上级部门的首肯,他们才能得到大量的经费。 有了经费,才能改变东风城的局面。 无奈地跟着进了精密加工车间,看着周围是用玻璃隔着的车间,谢凯叹了一口气。 浪费大量资源修建这样一个恒温无尘车间,一方面是无知,机械加工过程中,产生的铁屑,使用的乳化液在生产过程中被挥发,这无尘车间根本就没什么用处。 车间里面,几名技术员双眼布满血丝,脸上透着一层油光,显然是奋战了通宵。 好几台数控机床的控制面板上面显示屏亮着,机床的防护门打开,能清楚看到里面工作台前后左右不停移动,同时,主轴也在上下不停往复运动。 快速的移动,传出不小的摩擦声音。 跑程序。 对于这,谢凯熟悉无比。 控制系统内,已经输入了调试机床使用的程序,这些程序是一个简单的循环运动过程。 让机床控制系统控制着移动部件不停进行往复运动,从而检查整个系统。 “小谢,你这系统太好使了,昨晚我们把各种参数调整好,早上开始跑程序。你这个系统,控制精度更高,运行比之前还稳定……”曹峰看到谢凯进来,有些激动地说道。“果然是青出于蓝啊!我们老了,以后,国防事业就得靠你们年轻人了。” 谢凯嘴角抽搐了一番。 谢建国面对技术员们打招呼,只是挤出了一丝的苦笑,然后开口,“所有人到会议室开个会。” 说完后,就向着车间一端的技术会议室而去。 “老谢,怎么了?”曹峰显然看到了谢建国脸上的担忧。“系统没问题了,即使上面要处置小谢,也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最多通报批评一番。” “上面要求一周内拿出合理有效的生产方案,一机部领导将会带着好几家机床生产厂的相关人员过来……”谢建国无奈地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郑宇成,叹了一口气说道。 “什么?他疯了?难道不清楚,维修跟制造是完全是两个概念?”曹峰也吓得跳了起来。“不行,一周之内,无论如何都是搞不出来的!” 两人的议论,郑宇成听到了。 上面只给一周时间,他能怎么办? 谢凯更是不时地对着郑宇成投去鄙视的眼光。 还不时抱怨:“瞎搞!” 技术会议室里面,坐在中间位置上的郑宇成耷拉着脸,不时看着围绕着长条会议桌的二十多名技术人员,也不说话。 会议室从人来齐后,就一直没人说话。 谢建国从工作服兜里掏出两包大前门,丢到了会议桌中间,一群烟鬼不等他吩咐,就撕开包装,挨着散发了一圈,擦燃火柴点烟。 “川哥,给我一支呗……”谢凯见这些家伙发烟,也不给自己发,很是不满,他们难道不知道老爹买烟的钱都是自己帮着从老娘那里坑来的? 陈鲁川不过二十五六,刚进红旗机械厂不久,算是最后一批工农兵学员。 资历浅的他正给身边的师傅们发烟,听到谢凯的话,眼睛瞪圆了,有些为难地向谢建国看去。 “别看我爹,他的烟钱还是我帮忙从我老娘手中抠出来的呢!”谢凯也看了一眼谢建国,老头子脸色不好看,没有理会自己。 昨晚抽烟,老爹也没说什么,索性上前一把抢过陈鲁川手中还剩下半包的大前门抢了过来。 “你倒是给我留一根啊!”陈鲁川无语。 谢工家这孩子,胆儿忒肥了,也不怕挨他爹揍? 想想自己这么大的时候偷偷抽烟,没少被老爹揍。 谢凯熟练地左手捏着烟盒,右手中指轻轻一弹,弹出一支丢给陈鲁川,然后再抽出一根叼在嘴上。 “愣啥呢,拿火啊!”见陈鲁川发呆,谢凯白了他一眼,“点眼力见儿都没有,想不想进步了?想不想我给介绍女朋友……” 老气横秋的话,让压抑的会议室里一下子轻快了起来。 陈鲁川郁闷,只能掏出火柴,给谢凯点烟。 谢建国看到这情况,也不说什么。 “行了,开会。这次主要讨论,生产数控系统的事情……”谢建国见会议室里面烟雾缭绕,从工作服胸前的兜里掏出半包大前门,给曹峰以及郑宇成各递了一支,点燃后,开口说道。 “谢工,咱们系统修理都还没完成,不少调试工作没干呢!” “系统现在运行没问题,还没有经过加工实验,就开始讨论生产,是不是太早了一些?” 几名年龄大点的技术人员皱眉说道。 年轻的都不插嘴。 谢凯叹了一口气,吐出了一个烟圈儿,撇着嘴说道,“这还不是咱郑主任瞎搞,给一机部领导吹牛逼,说我们在先进数控系统上取得了突破,邀请一机部的大佬带国内机床生产厂的人一周后来咱们这里看系统……” “啥?” 技术员们炸开了锅。 让他们一周内拿出成熟的生产方案,不是瞎搞吗? 郑宇成听到谢凯的话,心中的不满,瞬间就爆发了,一个小孩子,丝毫不给自己这个基地最高掌权者面子。 嫂嫂可忍,叔叔不忍。 当即,就黑着脸,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