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 帮老娘承包被服厂,拒绝公私合营 - 重生军工子弟

309 帮老娘承包被服厂,拒绝公私合营

“你说的没错。你知道国内现在对于跟国外联系的审查力度?”谢建国脸上的严厉,是谢凯从来没有见过的,“一旦政策有变化,再来运动,你知道你会是什么后果?” “爸,一切都结束了。改革开放大政策,是不可能有任何动摇的,那是基本国策!随着改革开放的持续深入进行,开放程度只会越来越大!没有谁愿意倒退!更没有谁在尝到了改革开放的甜头之后回到原来的那种挨饿受冻的日子……” 谢凯知道父亲担心什么。 谢建国这代人,经历了太多。 重生的他却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国家政策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甚至到三十年之后,国家的发展程度超过任何人的想象,就连一直都自认为发达国家的欧美都不得不惊叹中国的发展速度。 父亲的担忧,完全就是没有必要的。 谢凯知道,无论怎么解释,父亲都不会理解,前面几十年的发展,让所有人都是小心翼翼地,宁愿无所作为也不愿意犯错。 心思各异的父子各自回房间睡觉。 现在家对于一家人的概念就是一个睡觉的地方,炉子的火,早就不知道啥时候熄灭了,反正都是吃食堂。 谢建国想着谢凯的话,思考着要不要往苏联写信,柳旭则是依然没有消气,直接把谢建国给赶出来在外面的沙发上睡觉。 谢凯则是考虑着父亲的人脉跟苏联那边究竟如何下手。 现在中苏两国之间的关系开始恢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紧张状况,否则歼九这种主要应付苏联图-22m逆火轰炸机跟米格-25高空高速战机的空优战机不会下马。 最好是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契机,跟苏联展开技术合作,对于以后挖人搞技术也就容易多了。 成品的装备,谢凯不是没想。 乌克兰遗留下来的一大批图-160跟图-22m系列的战略轰炸机,战略洲际导弹,巡航导弹最终都是被欧美忽悠着给销毁,最后落得一个什么后果全世界都知道。 如果有核弹头,老毛子敢动不动就收拾乌克兰? “啥?你要基地的服装厂?你小子不能整天不务正业不是!”第二天一大早,谢凯就跟老娘一起找到管理委员会。 对于谢凯的要求,汪贵林有些没法接受。 在他们看来,谢凯应该要机械加工单位,或者科研设计单位。 “汪主任,昨晚上我考虑了一晚上,我觉得自己无法胜任基地即将组建的资源进出口公司总经理一职……基地里面闲置的人员很多,我希望能为基地分忧,想办法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柳旭告诉汪贵林,不干那公司的总经理。 昨天晚上她确实想过,责任太大,承受不起。 “成为资源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就是为基地分忧……”啃着馒头进来的郑宇成听到这话,不满地说道。“柳旭同志,你是党员,应该服从组织对你的工作安排。” 开玩笑,要是柳旭不干,怎么让谢凯这小子被彻底绑在基地的战车上面? “郑主任,我妈准备办理停薪留职……”谢凯知道郑宇成他们打什么主意,“基地被服厂的人不是都闲置着吗?我妈准备承包!” “承包被服厂?”汪贵林顿时明白了,谢凯这小子是给他老娘要这车间。 “对,承包被服厂。被服厂有三百多职工,每个月的工资开支都是有基地补贴,一年也都是好几十万……加上整个基地里面还有上万人闲置着,我尽量多吸收一些人……”柳旭在来的路上就跟谢凯商量好了。 郑宇成跟汪贵林两人对视一眼,齐刷刷地看着谢凯。 “我觉得这挺不错的,承包下来的被服厂,不仅负担职工的工资福利,同时也能解决一部分限制人员的工作安排。”谢凯不在意两个老头盯着自己,“进出口资源管理公司的总经理一职,我妈没法胜任,她学的不是企业管理,更没有跟国外的人谈判过。” 谢凯明确地告诉两位老头,老娘不会去担任那家公司的总经理。 本来柳旭去担任,就不合适,无论资历还是经验,都不足以胜任。 见谢凯反对,两人没有再说什么。 “那被服厂本来是准备裁掉,既然这样,就由柳旭同志出任被服厂厂长吧。不用承包!”汪贵林本来是为柳旭考虑。 承包之后,无论亏盈,不仅需要给基地缴纳承包费,还得负担整个厂子的工资等问题。 柳旭担任厂长,即使亏了,都有基地支撑。 一年几十万的工资,基地现在亏得起。 柳旭一脸惊喜,刚要同意,谢凯却开口了,“汪主任,谢谢您的好意。我们家不能占公家便宜!” 表面上说是他家不占公家便宜,实际上谢凯心理则是腹诽不已,到时候基地占他的便宜了。 服装厂有他开金手指,岂能不赚钱? 必须一开始就得产权明确,免得以后出问题。 不是谢凯自私,而是他清楚,服装厂要是无法完全归属老娘,以后基地甚至上级部门会对这家厂的管理插手,最终坑死这家厂。 服装厂利润一旦高了,郑宇成几人心中没什么,其他管理委员会的人以及整个基地的人都不会乐意。 “如果亏了,一年可得好几十万!”汪贵林提醒着谢凯。 郑宇成在旁边一直都盯着谢凯的表情,他清楚谢凯敢提出来,肯定已经有了周全的计划。 “他小子亏了就让他在他舅游戏公司的利润来补贴就是了。那家游戏公司现在生意可红火了!”郑宇成开口说道。 “要不这样,干脆搞个公司合营得了……”汪贵林还是有些担心。“到时候厂子亏损,也不至于……” 汪贵林根本就没有想过服装厂会赚钱。 在基地的被服厂,原本只是为了整个基地服务,最开始只有几十个人,随着后来基地发展,大量的子弟以及家属需要安置,各个三产厂都变得人员臃肿起来。 现在这些三产厂,几乎都已经停工了。 “汪主任,郑主任说的没错,我在我舅那家游戏机厂里面有点股份,这点亏损还是可以承受得起的。”谢凯可不同意公私合营。 如果搞公私合营,就必须得让基地控股,对于未来的发展是不利的。 “你高兴就行!”汪贵林见自己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心中也是有气。 柳旭听到汪贵林的话,本身想要公私合营,即使亏损,到时候也有基地的财政支撑,不会出现太大问题。 见儿子竭力反对,也就没说啥。 谢凯的精明,她自己清楚,肯定不会吃亏。 “那就写个合同吧,免得到时候有人不认账。”郑宇成看着谢凯,话有所指地说道。 显然是告诉谢凯,你小子瞎搞,到时候亏了,基地肯定不会给你买单。 对于这样的情况,谢凯自然不会反对,也是笑着说道,“对,免得到时候赚钱了基地又眼红了!” 汪贵林一脸担忧地看着谢凯,也不好这时候泼冷水。 反正谢凯那个在太湖边上的餐饮公司据说效益很好,也不用担心他承担不起。倒也不说什么,直接让秘书去准备合同,等到柳旭去看完了被服厂后回来签合同。 “我找人带柳旭同志去被服厂那边,小谢你留一下……”见谢凯跟柳旭两人准备往外面走,汪贵林急忙叫住谢凯。 还在跟伊拉克人以及伊朗谈判呢。 这小子怎么能不务正业! “汪主任,我这得去瞧瞧,虽然从小到大穿的衣服跟盖的被子大多数都来源于基地的被服厂,我这还没去过呢……”谢凯知道汪贵林让自己留下干什么,他懒得去跟伊朗人或者伊拉克人扯皮。 见谢凯不愿留下,郑宇成对着汪贵林摇了摇头。 “这小子在想啥?整天瞎折腾。”汪贵林不解谢凯的想法。 郑宇成看着谢凯母子远去的背影,“他不愿意让他母亲参与到这里面来,被服厂就是他的抗议。” “这对他来说不是好事?最关键的进出口公司由他母亲掌管,他以后接管基地,也就不担心那边的人坑了他。”汪贵林更是疑惑。 资源进出口公司,关系到整个基地的未来,那是基地的钱袋子。 一旦负责人跟404基地管理者之间出现了矛盾,会影响到整个404的发展。 让柳旭这个不合适的人来担任总经理,也是管理委员会为谢凯未来铺路。 “他考虑的跟我们不同。一旦出现失误,那个位置的人,承担的责任有多大?柳旭即使担任,最终也都是由基地的人来做决策,她无法掌控整个公司,谁都明白。”郑宇成倒是想得开。 唯独只有柳旭自己不明白。 或许柳旭也明白,只不过这个位置不可能是直接拍板做决定,然后在文件上签上名字盖上红戳儿就行了。 “别想了,继续跟伊朗人谈吧。”郑宇成见汪贵林还在考虑这事情,“他现在还太年轻,有些事情,越强迫也就越起反作用。我们还能再干个十来年。” 郑宇成确实看得明白。 谢凯现在对于这些事情的兴趣越来越小,过了那兴奋期。 年轻人不像他们,耐得住寂寞,受得了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