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 东窗事发,双双被抓 - 重生军工子弟

329 东窗事发,双双被抓

“小谢同志,我真的在努力。刚才你们进来就看着了,我正在跟各个站点打电话,如果一起走,三百个车皮,很多小站根本就停不下……”苏福林为难地对谢凯说道。 谢凯才不管那么多,“这些都是军列!” “问题是没有军方紧急运输文件。要是有文件,我这二话都不说,让所有列车都给让路。”苏福林为难就在这里。 有人打招呼,不准放这些列车离开。 一开始他觉得没啥,但是当看到来了一队荷枪实弹的军人后,就意识到了事情并不简单。 “列车调度,你们也知道,有些时候,一旦时刻出现一点的错误,都会引起非常严重的事故。”苏福林真的很为难。 “如果把所有列车连在一起,变成一列呢?” “小站停不下来,这可是国家最繁忙的铁路段!”苏福林说道,“而你们又要求必须一起走,这就非常困难了。” 本来现在就因为调度困难,很多的火车晚点都是几个小时甚至好几天。 货运列车晚点的现象更严重。 “如果你们同意每列车单独走,这就没有问题了。24小时内,就可以全部出发。” “我们的押运人员不够,每列火车有五十个车皮,只有不到八十的守备人员。”郑宇成说道。 任何一个车厢的资料,都是出不得问题的。 郑宇成也非常着急,现在麦道的人在医院里面躺着呢。 “相对来说,这些人已经很多了。只要锁好了,一列火车只要首尾两头有人就没问题。”苏福林不清楚这里面装的什么,但是这么多军人,确实有些多了。 “有些路段,可不安宁。”谢凯说道,“很多东西,损坏了,丢失了,损失不会小。” “在这边没问题,你们可以先把列车弄到沪市之外。有人对你们运走这些东西不满。”苏福林提醒郑宇成跟谢凯。 两人顿时大惊。 麦道的人看来没有闲着,他们担心的也就是麦道的人搞幺蛾子。 “我们商量一下。”郑宇成把谢凯拉到外面,“咋整?” “给龙首长打电话吧。实在不行,只能单独运输,优先保护资料。”谢凯也知道,没法按照原来的方案走。“我们每一列火车本来就很长。” 在这边铁路运输的压力本来就大。 没有别的办法。 郑宇成把苏福林等人都赶出办公室,直接在苏福林办公室里给龙耀华打电话寻求帮助。 现在他们遇到的困难,也都是说了,特别是麦道的人跟国内合作方的合同细节也说了,并不是宣传的那种技术转让,而是组装。 龙耀华沉没了一阵,挂了电话,说让郑宇成在这边等消息。 “上面怎么说?”谢凯问郑宇成。 “等。”郑宇成耸耸肩。 只要让等,肯定就会有消息,龙耀华跟其他军方首长对于运十项目的继续都是很支持的。 麦道飞机即使在国内生产,也都无法用于预警机跟改型成军用运输机,这设计到技术改型;除非找麦道公司订购军用运输机,军方没钱。 即使有钱,美国也不会卖好东西给中国。 谢凯则是把柳东盛介绍给了苏福林,认识了苏福林,认识运输系统的人就比较容易了。 毕竟游戏机现在主要就是通过铁路运输。 对于柳东盛,苏福林并没有太热情,看在谢凯跟郑宇成的面子上,也没有太过冷落。 毕竟柳东盛现在属于港商。 “叮铃铃……”一个小时不到,苏福林办公桌上的电话就跳了起来。 苏福林接起电话,郑宇成以为是龙耀华打回来的,一脸期待。 “好!请领导放心,我会尽快安排。”苏福林接电话,挂掉了电话。 看着郑宇成失望的脸,笑着说道,“我们领导打电话,让尽快安排这些火车出发。” “看来非得上面打招呼啊!”郑宇成感慨道。 “应该其他的地方也会打招呼,要不了太久就会到目的地,对了,目的地是哪里?”苏福林有些奇怪。 郑宇成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苏福林尴尬地笑了笑。 有了上级打招呼,一切都变得容易了,郑宇成期待的龙耀华的电话并没有。 “什么时候能安排?”谢凯追问,他们的火车多长时间可以开动起来。 “估计得晚上了,今天晚上12点前,我保证把五列车全部发走。” “这个电话,到时候麻烦给个消息。”郑宇成把他们住的宾馆的电话写给了苏福林,随后就离开了。 柳东盛很想知道这里面运输的都是什么东西,却不敢打听,对于谢凯他们如此容易就搞到车皮,很是羡慕,”我们之前游戏机运输过来,可走了二十多天时间。还因为是出口创汇,铁路部门给予了关照……” “知足吧。如果不是我们单位的关系,二十多天能到才是怪事。两个二十天都不一定,看看这货场有多少的车皮!”谢凯鄙视柳东盛。 “以后的基板,运输过来,这样运输可就麻烦了。” “空运。”谢凯说道。 “你在开玩笑?那成本多高!”柳东盛当即就叫了起来。 谢凯认真地看着他,“成本不会太高,因为飞机将会是我们自己的!” 柳东盛伸手摸谢凯的额头,“没发烧啊。” “他说的是真的,来的路上,他说送一架飞机给你三姐。”郑宇成的话,让柳东盛目瞪口呆。 私人飞机啊! 国内万元户都是神一样的存在,一架飞机得多少钱? “老公,这不可能吧,一架飞机得多少钱!”付千偷偷地问柳东盛。 她总觉得谢凯跟她以前遇到的那些只会吹牛装大款的老板们没有什么区别,满嘴跑火车。 一个孩子,哪来的钱? “你有本事给我生个这样的儿子,我就娶你!”柳东盛觉得,他有些嫉妒自己的三姐了。 “我可以生个漂亮的闺女,找这样一个女婿!”付千不屑地说道。 郑宇成跟谢凯两人走在前面,心事重重。 “你在担心上面对我们的处理?”谢凯问郑宇成。 后者点头。 “担心有屁用,反正我们没有违法,最多不过是被批评一顿。”谢凯没有嘲笑郑宇成,老家伙开始满不在乎的。“上面不会不考虑我们的情况。” “等着吧,说这些没用。”郑宇成根本就不知道上面会如何处理。 虽然出手帮忙了,他们太过高调了一些,这对于404的保密规定不是好事情。 “你舅来这边干什么?”郑宇成问谢凯,“服装厂好像他帮不上什么忙。” “原以为他在这边熟悉,结果我妈还把我骂了一顿……”谢凯可不会告诉郑宇成让柳东盛到这边主要是想了解游戏机厂的情况,“权哥能不能靠得住?” “有问题?”郑宇成诧异地问道,“没有听说他们闹什么矛盾啊。” 谢凯倒没说什么。 “没事儿就回工厂那边呆着去,设计人员跟市场销售人员招聘必须加快进度!另外,工厂修好之后,准备进军家庭游戏机跟学习机市场,你先找这方面的人,到时候我如果不来那边,你就找个时间来基地,我这次回去,很可能会被禁足。”回到宾馆,在前台大厅,谢凯看到几名穿中山装的人向着这边走来,快速地对柳东盛说道。 “郑宇成同志,谢凯同志,麻烦跟我们走一趟。”不等柳东盛回答,为首的一名中年人很客气地对着谢凯跟郑宇成说道。 在外面,有几个变装打扮的人出现在了大厅门口。 “证件?”郑宇成没闹腾,而是需要看对方的证件。 他们作为保密基地的人,即使出了问题,也不归普通单位管。 为首的中年人掏出了一个黑色证件,谢凯一看,就苦笑起来。 亏得一开始还以为军方不会处理他们。 “非得现在走吗?”郑宇成看了证件后,还给了带头的中年人,问道。 “还有事情没处理完?”中年人询问。 “我想等个消息。”郑宇成也没有异常反应,如同老朋友对话一样。 “需要多长时间?” “最多到晚上12点。”郑宇成需要等到火车全部离开的消息。 现在这处境就是为了那些资料。 “换个地方?” “好。他就不用了吧?”郑宇成指着旁边好奇看着他们聊天的谢凯说道。 中年人看了谢凯一眼,摇头,“上面的要求是你们两人一起,郑主任,请配合我们的工作。他比你更能让上面头痛。” “同志,我有那么让人头痛么?”谢凯有些震惊。 “对于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我们很难处理。”中年人咧嘴一笑,谢凯差点一口气没吐出来,憋死过去。“走吧。” 对于这样的事情,柳东盛跟付千两人完全是不知所措。 “小舅,你给我妈说一下,就说我先回去了。对了,你别急着回去,带我妈去机关大院找一下廖卓林副局长,我们跟他约好的。”谢凯对着一脸发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柳东盛说道。 中年人并没阻止他,“其实你可以让我们的人帮忙给你母亲传话。” “你们会吓着我妈。”谢凯撇嘴说道。 “老公,他们这是?”一直到前面的人都走了,付千才询问柳东盛,她没有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身上有枪。” “不要管那么多……”柳东盛的声音有些干涩。 他了解404的一些情况,当初谢凯跟他在电话里吹牛,到现在,他进入基地,随时都有不少人盯着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