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谢凯无法拒绝的条件 - 重生军工子弟

034 谢凯无法拒绝的条件

郑宇成的话,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骗取国家科研经费啊! 事情一旦暴露,相关人员承担的后果,将会极其严重。 “谢凯,你可知道,一旦被发现,将会面临什么后果?”谢建国的脸,越来越阴沉。 “有什么后果由我一力承担。”郑宇成站了出来,严肃地对着谢建国保证。“后果也只有我能承担得起。连红旗机械厂的厂长跟书记,都承担不了。” “对啊,我又不是红旗机械厂的职工,有什么后果,跟我有啥关系!”谢凯一脸的淡然。 即使最终事情败露,无法生产出数控系统,经费被挪用了,跟他一分钱关系都没有。 不过,他出手,可能会只是骗取经费吗? “爸,曹叔,还有各位叔叔,各位哥哥,你们在自动化控制方面都有丰富经验跟精湛技术,我相信,搞定这个系统没有什么问题。何况,只根据昨天我弄出来的系统进行一些改进,就完全是我们自己的系统了。昨天怕你们担心,所以没说我对系统改进了……这一点,大家应该清楚……”谢凯终于说了实话。 “我就说嘛,这跟原来的系统都不一样了。”曹峰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也就是说,咱们只要把这系统调试好了,有相关资料,一机部的首长来了就能交差?”一名四十多岁的技术员双眼放光地问道。 所有人目光都投到了谢凯的身上。 “确实如此。不过,调试什么的,如何让系统达到最佳状态,跟机床系统匹配起来,都不是我能插手的事情。”谢凯说完,就不再开口了。 反正他是弄死不能再表现。 都是搞技术的,只是弄个系统设计,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这东西搞技术的都清楚,需要丰富的经验以及技术积累。 一旦插手太多,没法解释。 理论说是看各种技术资料、论文,结合自己天马行空的想法,完全可以解释,至少能够说得过去不是。 “好了,咱们就讨论一下如何干吧。整个系统的总成装配图及所有相关零部件的图纸得有,技术资料得编写出来;另外还得把车间里所有的数控系统改造,调试到可以加工的程度……”谢建国一直都不说话,曹峰代替他开始主持会议。 要弄一个系统的生产工艺,即使清楚所有的东西,也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 需要突击编写的技术资料非常多,毕竟说研发出来,肯定得有各种研究资料,研究记录,否则就说不过去。 一般情况下,上面的领导只会看成果,毕竟复杂的研究过程,对于不懂技术的人来说很难理解。 为了防止意外,万一上面领导心血来潮,要看研究过程的相关记录,或其他研究单位不爽项目被抢了从中作梗,没有资料都是麻烦事。 “应付上级检查的事情,咱们也没少干。大家多费心。这一周,关系到整个基地生死存亡,关系到未来发展,关系到大家能否领到工资,更关系到东风城是否能重新走上繁荣……这一周,整个基地所有单位,都为这件事努力!”郑宇成严肃地说道。 他已经把这事情上升到了基地生死存亡的高度。 态度非常明显,要人给人,要物给物。 谢建国皱着眉头看郑宇成,再看趴在桌上无聊得打哈欠的谢凯,心中叹了一口气。 眼前的事情,不符合他的个人原则,却关系到基地超过两万人的未来,他能反对? 他并不是一个迂腐的人,只是一个谨慎的人。 “技术方面的,我来带头负责吧,老曹,你带人弄技术资料……”他不愿意参与到资料造假的过程中去。 索性就自己负责技术,系统的调试,机床的调试等。 曹峰也清楚谢建国的个性,没阻止,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当即点头,“不过,我需要谢凯帮忙。” “我可还是学生,放学还要写作业呢……”谢凯正无聊,听到要让自己参与到里面来,顿时就不乐意了。 “没事儿,有啥作业,我让人帮你写!”郑宇成毫不犹豫地说道。“咱基地几万人,随便找个人都能把你那点高中作业给写了。” 谢建国嘴角抽搐地看着郑宇成,最终什么都没说。从小学开始,儿子就从来不写作业,为此他不知道被老师训了多少次。 “可我要上课啊!郑主任,您这可是逼着我保证期末考试考第一,您不能竭泽而渔不是?”谢凯无语了。 怎么就非得赖上自己了呢。 郑宇成并不在意,“放心吧,到时候我从基地里给你找几个学习好的专门辅导,实在不行,我帮你把期末考试试卷弄出来……” 别说谢凯,整个会议室里面,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一个基地的最高领导人说出这样的话,这合适? 谢建国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不上课,再有高学历的人辅导,儿子也很难考上好的大学,突击应付期末考试跟高考可不一样。 谢凯为了拒绝军方特招,把龙耀华都气走了。 “要不,你给我把高考试卷也弄出来?”谢凯翻着白眼说道,“我可是只剩下不到两年时间就得参加高考的……” “呃,那个还是算了,弄出来得被枪毙!不过你放心,恢复高考后考上大学的毕业生,咱基地里虽然分配的不多,也不少。到时候给你找几个,每科都找三两个,让他们研究高考出题类型,咱们专门为高考做准备……”郑宇成也清楚,要弄到高考试卷,那是不可能的。“反正高中学这些东西都没啥用,又不能搞研究……” 谢凯无法回答了。 或者说,对于郑宇成开出来的条件,他动心了。 重生回来,自然得考个好分数,虽然他已经上过一次大学,也清楚,大学里面学习的东西,出生社会后不一定能用。 父亲属于天才那种牛x人物,母亲出生于书香门第的资本家小姐,属于六十年代早期的大学生。两人的孩子,只考一个大专,心中有多死亡,他比谁都清楚。 即使那时候父亲跟母亲并没在他身边。 可一想着还有莫齐,谢凯自然不能不给莫齐争取机会。 就连在一边皱着眉头的谢建国,眼神也是亮了。 77年恢复高考后,基地确实分来了一些大学毕业生,他们都是从数百万高考生中脱颖而出的,经历高考的时间不久,每一届不同,就能清楚高考出题的变化。 参加高考的时候他们基础可能不好,但那些上山下乡的知青学习劲头比谁都更足,所以大学里面都是非常努力;他们高考经验及在大学里的学习,再根据谢凯的教材去研究高考题,谢凯考个好点的大学,绝对不是问题。 就连谢建国都觉得主意不错,高中课本知识,并不高深,甚至说对基地任何单位没多大用处,大学里面的专业知识课,才涉及到各领域。 谢建国大学学机械自动化,留学苏联跟东德都是相关专业,专业知识他懂,高中的内容,反而很难给儿子深入浅出地讲解…… “老郑啊,您这条件,让我很难拒绝。不过,我要带个人一起。”谢凯认真地说道。 见打动了谢凯,郑宇成心中高兴,夸了一声自己脑袋瓜子好使,眉头一挑,“想让你那未来女朋友跟你一起?没问题。反正一头羊是赶,两头羊也是赶。你那些要好的小伙伴,都可以一起!” “就这样说定了。老郑啊,你可别蒙我,别我免费给基地干活,然后你开了空头支票!”谢凯很满意郑宇成的条件。 要钱啥的,基地都穷成这样了,郑宇成能给多少? 高考,让莫齐考上好大学,自己考上好大学让父母高兴才是他现在应该干的。 “放心,你就在这里指导他们,我今天就给你把人员调集起来。今天开始,他们啥事都不干,专门帮你研究高考,如何?”郑宇成的话,再次让在座的技术人员傻眼了。 这不是开玩笑? 恢复高考后的大学生,含金量,可比他们在座工农兵学员高啊。 “你们需要什么样的人员,比如记录员,打字员,绘图员等,尽快列个清单给我,今天就安排好人手。记住,我们只有七天时间,今天已经过了半天了!”郑宇成离开的时候,对着会议室傻眼的技术人员说道。 应付检查的事情,大家没少干。 其实干得最多的就是谢凯,所以,在众人讨论的时候,他偶尔突发奇想,然后再引导一番,众人就搞明白了如何应付。 郑宇成回了总部,让人把77年恢复高考分配到基地的本科毕业生们召集了起来,人不多,只有七八十人,最大年龄已经有35、6,而最小的,只有二十出头。 这些人在基地里面,其实并没有什么事干。 这年头的任何单位,都是一个论资排辈的地方,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们,看着坐在会议室主席台上的郑宇成,弄不清楚他召集他们干什么。 基地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了,而他们这些人没有关系没有背景,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