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 基地真的要发媳妇儿 - 重生军工子弟

336 基地真的要发媳妇儿

不管如何想,谢凯都想不到,事情居然是这样。 所以,一时间他有些接受不了。 在他的认知中,管理委员会的人,都是无比正直的,不会干这样的事情,虽然是为了他干出来的,谢凯依然接受不了。 他已经做好了跟管理委员会彻底闹翻,然后老死不相往来的准备,结果他老娘却告诉他,管理委员会给他制造了假身份,把他的烂摊子都收拾好了。 人家默默地为自己付出,没有拿任何好处,甚至也没对谢凯有任何的指责,更没谁说谢凯借着基地的资源以及关系给自己捞钱有什么不对的。 这样一来,谢凯反而因为欠下了巨大的人情。 世界上,什么账都好还,唯独人情债。 “所以,你误会他们了。”柳旭说道,“现在不管你未来如何,至少,管理委员会在不停地为你铺路。” 柳旭的语气中有些失落。 基地里面再重视,活动的空间也很小,儿子弄出再多的成果,也都没法接受鲜花跟掌声。 不是谢凯如此,整个行业都是如此。 “妈,我饿了!”谢凯叹了口气。 君以国士待人,他如何? “我去生火!”柳东盛赶紧起身,家里面的炉子,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生过火了,他也不顾及自己堂堂一个老总的身份,亲自去生火。 在这里,他算是地位最低的,不生火,能如何。 柳旭看家中也没什么吃食,让柳东盛去基地的副食店买些蔬菜跟肉,自己则拴上围裙,开始和面。 “这不都解释清楚了?那小子依然不来?”郑宇成有些担心了。 柳旭跟柳东盛被他们专程叫了回来,解释事情,解释清楚了,可谢凯依然没有动作。 巴基斯坦的人被他们分散安置到各个相关项目中,同时,也加强了基地的警卫,绝对不允许那些巴基斯坦人接触359坦克项目技术之外的项目。 如此一来,巴基斯坦人自然也就不乐意了。 “没事儿,让他自己去考虑透彻吧。”汪贵林摇头,这事情必须得等谢凯自己想明白,做出决定。 “第一批女工,什么时候到位?如果再见不到,那些躁动的青工们,就又耐不住了……”庞大的基地,管理人员们,需要考虑的太多了。 “后天应该就会到嘉峪关,政审工作比较麻烦,亏得有地方配合,不然需要的时间更长。”汪贵林说道,“不是马上青年节了吗?我想把这个活动搞大一点,就在工人俱乐部前面,联合学校跟各个单位,组织一台晚会。” “这个会不会太麻烦了?”齐志远问道。 “不会。原本我们准备的是在学校表演,毕竟各个单位青工都不是太多……节目啥的,仅仅是中学的也能支撑了。”汪贵林说道。 几人一商量,觉得此事可行。 “让各个单位都参与进来,选择优秀节目,别等晚上,容易出事儿,还是下午吧,全基地放假半天,上午提前组织。正好工会的也有事儿干不是。”郑宇成笑着说道。 其他人自然没有意见。 就连管理委员会其他跟郑宇成等不对付的,也都双手支持。 “哥,好消息,咱们基地要搞青年节晚会!”谢凯这些天一直情绪不高,在教室里面待着。 就连莫齐问他,也只是笑笑说没事儿。 “搞就搞呗,你们那节目,肯定会拿特等奖的!”谢凯挤出一丝笑容。 孙娟有些担忧,“我还担心上面会……” 说的时候,还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放心吧,不会!”谢凯安慰着。 “学校要求,每个班级报两个节目备选,咱们整个年级,也就我们班上有个舞蹈,其他初中的小孩子,那些节目不合适,哥,你给我想想办法吧……”孙娟求着谢凯。 一般的节目,也就是唱个歌,整个舞蹈啥的。 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新意。 哪怕是唱歌,也都是大家听烦了的。 “要不,我唱个歌?”谢凯觉得,自己这样下去,没有意义。 他需要发泄。 他试过了,去枪械研究所,疯狂地打半天枪,耳膜都快震破了,手臂都抬不起来,依然没用。 唱歌,是最好的发泄。 “这个好,哥,你可别坑我,别整个啥《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孙娟显然被谢凯坑过。 那还是上初三的时候,谢凯原本不是这歌曲,结果在台上,擅自做主,改成了这首歌,结果把整个青年节的文艺汇演都给破坏了。 “不会!”谢凯一想到当初的疯狂事儿,不由笑了。 曾几何时,他变得这样没有情趣了? 整天活着就是赚钱,搞项目,生活呢? 说好重新开始的生活呢? “哥,你唱啥歌?要把歌曲上报到学校,然后报到工会。” “先去工会练练再说。”谢凯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唱得好,“把王浩叫上,他不是会弹吉他么?” “他?让胖子去吧,他在我们舞蹈里面,破坏了整个风格……”顺娟不满地说道。 也行吧。 谢凯一想到那首歌,本来是针对爱情的。 胖子跟班主任李丽,也不知道进展如何了。 胖子钱多多一听有让自己抛头露面的机会,原本的威顿,瞬间没有了。 一听是跟谢凯两人一起在台上唱歌,就更兴奋了。 杨爱民见谢凯来了,忙前忙后地跟着张罗,谢凯都有些受不了,让他给安排场地,也不要其他的人员配合,自己跟胖子在这边练就行了。 “哥,这歌词,没有谱啊……” 看着歌词,胖子傻眼了。 没乐谱,还怎么练? “让我哥哼啊!哥,又是新歌?”孙娟兴奋起来。 谢凯搞出来的歌,肯定不会比《小苹果》更差。 “我先清唱一遍,你们记住旋律,到时候咱们再来弄这些,一点点改进。”谢凯没学过音乐,非是专业人士。 只能采取这样的办法。 “我曾经问个不休,何时跟你走;可内心总在笑着,一无所有……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可我总在纠结,一无所有……噢~噢~我何时跟你走;噢~噢~我何时跟你走……”谢凯改了歌词。 然而,唱着唱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胖子听着,想到了他苦苦追李丽,只因为年龄,身份的差距,让他们无法在一起。 孙娟知道,谢凯这首歌,不是为莫齐写的,而是为整个基地甚至整个国家所有国防科技工作者写的。 谁都知道,一旦成了国防科技工作者,将会失去什么。 理想与现实的冲突。 …… “这首歌听都没听过,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当最后快要拍板的时候,活动主办的工会人员筛选节目,看到《一无所有》这首歌的时候,没法做主。 因为后面的演唱者写着谢凯。 那是工会主席杨爱民无数次强调,不能得罪的人。 “有什么问题!出什么问题,我担着!”杨爱明想都没想。 谢凯这段时间跟管理委员会之间有了矛盾,一直都不理会基地的事情,杨爱民知道一点。 在工会练歌房里面练歌,都不允许人去打扰,其他单位的青工,都是让他们等着。 谢凯依然不去理会基地的事情,每天都是去学校上课,然后跟胖子等人一起练歌。 他唱那首歌,非常熟悉,毕竟那是他曾今一生的写照,特别失去莫齐之后。而胖子想着李丽对他说的一些话,同样能代入到里面去。 时间一点点地向着青年节推动。 节目表也都出来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活动,就在工人俱乐部前面的广场上。 基地里面,已经很多年没有搞过这样的大型文艺活动。 大家并不在乎活动的质量多高,而是这基地里面实在是太过无聊。 活动前三天,工会就开始在俱乐部前面广场上布置舞台;舞台原本就有,修的时候就修建好了露天舞台。真正需要布置的其实并不多。 当天中午,各个单位吃了饭,就开始有组织地进场,让谁都没有想到的是,活动开场跟以往不同,而是对第一批进入基地的180名被服厂年轻单身女工举行的欢迎仪式。 所有人到主席台上接受大家的欢迎。 “……新同志刚进入基地,大家一定要多关心,多帮助,让她们更快适应基地生活……”汪贵林话中有话地对着台下流着口水,就差冲上来抢人的那些青工们说道。 在台上的女工们,对于基地如此高规格的迎接,还感觉到受之有愧,她们哪里知道,招聘她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台下众多青工们婚姻的? 反正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基地也不会强行拉郎配,最多是给姑娘介绍自己熟悉的小伙子而已。 “被服厂的女工真好!我们当初进来,就在办公室给大家介绍了一下就完事儿……” “你还好,我们办公室就两个人,人事部的把我丢给我师父,介绍了一下就走人了……” “还说呢,你不是嫁了好男人嘛!我家那口子,还是个工人呢……” 在舞台旁边的年轻女人们,叽叽喳喳地议论着。 “她们说的什么意思?”莫齐看到谢凯脸上终于出现了笑容,对他问道。 “解决广大单身男青年婚姻问题呗。要不然,基地怎么可能招聘普通的工人!”孙娟撇嘴说道,“估计汪贵林那老家伙都是忽悠她们到偏远地区扎根多么光荣啥的……” 莫齐目瞪口呆,“难道我们基地真的发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