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 天上卫星在走,地上坦克在吼 - 重生军工子弟

337 天上卫星在走,地上坦克在吼

“嗯啊,你以为开玩笑?”谢凯见莫齐诧异,多日的郁闷心情一扫而空,对她开着玩笑,“基地把你发给我了,只不过还没下发正式文件,所以,你不准再喜欢别的男生,喜欢了也没用。” 莫齐在基地待了快一年,根本就接触不了多少事情。 大眼睛不由瞪得更大。 “嗯啊,咱们柳妈,当初就是被基地发给谢爸的;我妈也是基地发给我爸的……”孙娟见谢凯开莫齐的玩笑,也在一边捂嘴笑着帮腔。 “看来,我也得去找基地给我发个媳妇儿,不然以后得单着,谢凯,你帮我瞧瞧,那里面那个最漂亮……”王浩看着莫齐,摇了摇头,好不容易跟谢凯两人尽释前嫌了,他可不想因为莫齐再闹腾。 现在这样挺好。 “真的?”莫齐心情复杂,“基地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不是说男女平等吗?跟我们老家包办婚姻有什么不同?” 她最恨的就是包办婚姻。 毕竟她是逃婚才到了基地的,根本想都没有想过,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不给单身青工们发媳妇儿,他们哪里还愿意留下?瞧瞧基地,从生下来,到死亡,都有基地包办,吃喝用度啥的都不愁,自然也就不愁媳妇儿了……”罗峰一脸贱笑,眼神则是不断地往孙娟身上瞟。 “那如果她们在外面有对象咋办?或者自己有了喜欢的人,基地却让她们跟不喜欢的人结婚……”说的时候,还担忧地看着谢凯。 看得谢凯都有些心痛。 这妞儿有些时候,总是傻得可爱。 “服从组织安排呗!抗婚?直接拉出来炮决!要不然,你以为咱们基地储备那么多的炮弹干啥?”钱胖子一本正经地说道。 莫齐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雾气。 谢凯见莫齐信以为真,觉得这玩笑过分了,紧紧捏着她的手,,“你别听他们瞎扯,都是开玩笑的。” “……”莫齐显然不信谢凯的话,“可这些女工……” “基地男女不平衡,单身青工太多,自然得想办法,否者大家对象都找不到。” “不还是这么一回事情?”莫齐觉得谢凯是在安慰自己。 “如果在外面有对象的,政审那关就过不了。毕竟咱们这里是保密基地;另外,基地里面,从来都是自由恋爱,你真以为咱们基地能那么封建吗?”谢凯有些无语。“要不然,咱们基地会有这么多单身的?当然,没对象的有人介绍,这很正常。得相互看对眼才能结婚不是?要不然,领导们整天来解决他们家庭矛盾,还怎么实现四个现代化?” 听了谢凯这样的解释,莫齐才松了一口气。 趁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瞪着大眼睛,伸手在谢凯腰上的软肉狠狠地扭了一把。 痛得谢凯差点叫出来。 前面已经开始了文艺表演,大多数都是老掉牙的节目,至少,对于谢凯他们来说是那样,没有什么新意。 “他们真无聊,整天都是这些,也难怪不吸引人,整个基地三万人,来的都没有一万人……”孙娟撇嘴说道,“要我是负责人,这些节目直接都干掉!” “对!”罗峰在一边毫无原则地支持。 “啥时候是我们的节目?”胖子等的有些无聊。 更多的时候,则是在打量舞台前面坐在学生群里面的李丽,口水直接就流出来了。 天气转暖,李丽胸前的两座山峰,更是明显。 “别急,在最后压轴呢!”谢凯显然知道工会的人怎么想的。 害怕他们捣乱。 毕竟,巴基斯坦人跟伊拉克人,还有伊朗人都在前面坐着。 “哥,那些老外都是些什么人?你瞧瞧,他们居然在仇恨地对视……”孙娟等的有些无聊。 现在距离她们上台,还要一阵的时间,也没有去换服装。 “伊拉克人跟伊朗人呗,两国正在打仗,在咱们招待所,住在一层楼里面,也没听说他们打起来!”王浩倒也知道这些事儿。 谢凯并没有阻止。 随着巴基斯坦的技术人员进入基地,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保密了。 只不过保密的是双方的合作项目。 “有这事儿?”周围几人都来了兴趣。 “听说这事儿还是他的主意……”王浩指着谢凯,笑着说道,“也亏他想得出来……” 开始讲他听到的一些事情。 “谢凯,还有一会儿就得你们上场了,快点去准备……”杨爱民亲自过来通知谢凯。 谢凯愣了,“节目表不是安排我们在最后面吗?” “调整了一下。”杨爱民也没做多少的解释。 谢凯一想,倒也明白了,前面的这些节目,都是基地常规节目了。 新进入基地180名单身女工往台上一站,青工们的心思就不在看节目上面了,僧多粥少,基地单身的好几千呢。 不少人已经开始中途溜号了,显然是要去找人给自己介绍对象。 继续下去,非得乱。 无论是谢凯要唱的《一无所有》,还是孙娟她们的《小苹果》,都可以转移注意力。 “……接下来,请欣赏歌曲,《一无所有》,演唱者,谢凯,钱三多。”主持人水平并不如何,长得也不咋的,报幕也没有太多的台词。 毕竟,下面的场景,她也看到了。 青工们现在就急着早点完事儿,然后找找关系,先勾搭一个被服厂的女工再说。 “这小子,他这是啥意思?居然唱一无所有!他都一无所有了,咱们还有个啥?胡闹!”郑宇成在台下,听到这个名字,就怒了。 汪贵林赶紧劝他,“不过一首歌而已!” “他这是在向我们抗议!表达他的不满!”郑宇成说完的时候,谢凯已经从幕布后面缓缓地走到了前面。 看到他跟胖子两人的打扮,整个场面的青工们变得更加躁动起来。 “嘘~儿~” “好!” “凯哥,顶你!” 场面沸腾了起来,在以前,基地绝对是不允许青工们留长发,穿乱七八糟衣服的。 所有人都觉得压抑! 现在谢凯这样一站出来,他们自然兴奋了起来,也没有多少人再把注意力投入到单身女工身上。 谢凯身上穿着一套牛仔服,脖子上挂着金色的链子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头上戴着长长的假发,遮住了半张脸,整个一颓废青年。 胖子则是不同,本来就胖,上身一件画着骷髅头的白色t恤,下身则穿着一条黑色喇叭裤,胸前斜挂着一把吉他。 “这首歌,献给所有国防科技工作者。从小在基地长大,我父亲是一名国防科技工作者,母亲是一名国防科技工作者,跟基地所有人一样,他们为了国防事业,为了自己的理想与心中的目标,甚至,都没时间管孩子……”在唱歌之前,谢凯悠悠地说道。 台下的柳旭,听到儿子这话,不由有些自责。 很多的父母,都是在反省。 一时间,场面安静下来了。 谢凯扭头看了一眼胖子,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胖子看向台下正在向他看来的李丽,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复,肥胖的手指在吉他的弦上跳动起来。 旋律响起。 我曾经问个不休 何时跟你走 可内心总在滴血 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 还有我的自由 可我总在纠结 一无所有 谢凯有些嘶哑,有些歇斯底里的歌声,让整个基地都安静了下来。他知道,纠结的不仅仅是他,而是整个基地大多数人。 谁都不想在这基地这样下去。 这里,只有工作,没有生活。 胖子已经非常熟悉,到了这里,一边弹着吉他,一边开口唱着,眼神则是飘向了台下的李丽: 噢~噢~我何时跟你走 噢~噢~我何时跟你走 胖子的歌词很少,主唱是谢凯。 戈壁滩的风在吼 祁连山的水在流 可我总是想着 一无所有 为何我总想个没够 为何我总要追求 难道在理想面前 我永远是一无所有 谢凯唱到这里,眼角已经开始流下泪珠,台下的很多人,同样开始摸着眼角。 为了国防,为了理想,失去一起。 胖子再次嚎了起来: 噢~噢~我何时跟你走 噢~噢~我何时跟你走 谢凯则是接着来唱,歌词被他改了很多,为的,就是符合在基地里面唱,贴近所有人。 天上的卫星在走 空中的飞机在溜 地上的坦克在吼 海里的潜艇在游 告诉你我想了很久 告诉你我最后的要求 我要放下一切 这就跟你走…… 这首歌,被谢凯改得已经完全跟原来不同了。 “他想明白了。”汪贵林叹了一口气。 “或许吧。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去做不是?”郑宇成抹了抹眼角有些浑浊的泪珠,“不过这小子这歌也唱得够遭心的。看看多少人流泪了……” “行了,这里没咱们什么事儿了……” 管理委员会的一帮子大佬,在观众们被谢凯调动情绪后,偷偷地离开了。 一直到这首被改造得面目全非的歌曲结束,谢凯跟胖子两人离开,整个场面都依然安静。 “赶紧上台,别等报幕了!”谢凯退到后面,见主持有些慌神,对着已经换好衣服化好妆的孙娟等人说道。 尤其是一身牛仔服打扮的莫齐,人本就高挑,紧身的牛仔服加上高跟鞋,更是让一双修长笔直的美腿被衬托得更勾人。 《小苹果》的旋律响起,让观众们回过神来。 很快,整个广场,都响起了欢快的歌声以及轻快的舞蹈,年轻的男孩女孩,瞬间就带动了整个广场的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