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 造价280万一辆的三代坦克,贵吗? - 重生军工子弟

342 造价280万一辆的三代坦克,贵吗?

“那边情况如何?”谢凯回到总部,已经是下午快下班的时间了。 汪贵林找他,就已经是中午饭后的事儿。 谢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郑宇成等人都没反对,“这样一来,早点把他们踢出去也省事儿。你真准备跟伊拉克人沟通,邀请他们明天看我们的坦克样车场地测试?” “对,他们签订了意向合同,只要明天表现出来的性能符合之前的设计,应该就没有太大的问题。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一点点地改进。战场上的实战数据,才能更好地反馈。任何极限环境下的测试,都无法跟战场相比!”谢凯说道。 “可要是出了问题……”郑宇成担心的是影响到订单。“而且他们没有熟练的操作人员。” “坦克样车到那边测试,我们的技术人员肯定得跟着去,不然怎么取得第一手的数据?”谢凯不想再解释这事情,总不能说,必须从一开始就让伊拉克装甲部队熟悉这种坦克不是? 更不能说,他处心积虑地把359坦克卖给伊拉克人,就为了拯救海湾战争中被美军砸坏的中国坦克招牌。 同样,也是为了坑美军一把。 “伊朗人呢?” “他们对我们的坦克没有兴趣,暂时就不给他们看了。”谢凯说道,“我有个想法……” “能行?”听了谢凯的想法后,郑宇成跟汪贵林都瞪大了眼睛。 “我们拍保障人员,一旦出问题,我们的人全力维护。伊拉克人会同意的。”谢凯心中也没有底,他只有五成的把握。 359坦克这样的东西,伊拉克人并没有明确地表示一定会大规模采购。 他们采购的更多的则是69式主战坦克。 不表现出优秀的性能,伊拉克人不会真正砸钱。 意向合同算个屁,就连签订了采购合同,都可能被撕毁。 “他们在这边的负责人是谁?”谢凯问道,最好是熟悉的人,这样才好操作。 “哈利;莫桑上校,他们派过来的,都是来之总统卫队的提克里特骨干成员,萨达姆手下最忠诚的军官。”郑宇成强调着。 谢凯满意地笑了。 哈利;莫桑这是老熟人了,他已经非常了解对方。 没有多话,直接让汪贵林给哈利;莫桑打电话,邀请他晚上一起吃饭。 对于谢凯邀请自己吃饭,哈利;莫桑欣然同意,跟404管理委员会这边的一直都没有获得太大的进展,前卫防空导弹交付的数量,也远远低于他们的预期。 他最希望的就是从谢凯身上下手。 让谢凯帮忙从中说情,尽快交付一部分的数量,伊朗人现在的空军出动频率比之前高了不少,不是为了轰炸,也不是为了空战或侦查,而是引诱伊拉克战机进入他们的埋伏圈,到时候再用从中国获得的前卫防空导弹进攻。 当然,到目前为止,尚未出现这样的情况。 一切都是哈利;莫桑的猜测。 从第一批开始,伊朗至少获得了超过150枚的前卫防空导弹。 “359坦克样车完成,系统兼容性等测试完全符合设计指标,明天开始,将会进行场地测试。”谢凯跟哈利;莫桑约好在食堂见面,晚餐都是食堂按照伊拉克人的饮食习惯准备的。 谢凯直接开门见山。 “样车完成,不代表定型生产。谢,我希望你能帮忙,尽快交付更多的防空导弹,我们答应给贵方的东西,也都交给了贵方……”哈利;莫桑对坦克并不感兴趣。 “导弹的交付,我们也没办法,一直在谋求提高产能。”谢凯慢条斯理地说道,“359坦克,伊朗人也非常感兴趣,一旦他们同样下达了订单,很可能影响到我们的交付……” 哈利;莫桑心中一股莫名之火涌出。 居然有用伊朗人来说事儿。 见对方也不说话,谢凯只能主动开口,“上校,您应该清楚,从样车测试到定型,还有一段非常复杂的测试时间……贵方订购了上百辆的坦克,得等数年之后再交付……” “你想说什么?”哈利;莫桑不明白谢凯的目的,皱眉问道。 “在场地测试能达到设计指标的情况下,您可以要求基地先提供一批样车,用于作战试验,如果基地方面允许,对于我们双方都是好事。我们需要实战数据,你们可以直接由我们安排到贵国保障的技术人员建设后勤保障体系……”谢凯一副我很为你们着想的表情。“样车不是定型的产品,价格可以少不少……” “你知道,我们只看重性能,不在意价格!”哈利;莫桑很动心。 谢凯提出的这种方案,是他们需要的。 否者也就不会派人到这边开始学习。 他们需要一拿到这些先进坦克就能发挥战斗力。 但是试验的样车,谁知道能用多久? “这是当然。不过,贵方可以提出要求,一旦定型,交付合同上面,必须保证优先交付贵方……”谢凯说道,“甚至可以在前卫防空导弹交付上做文章。” 哈利;莫桑彻底动心了,“这一切都得等你们的场地测试完成再说!” 谢凯听到这话,也放心了。 只要哈利;莫桑同意,以后说服伊萨德跟易卜拉欣也就容易了,他们会说服他们的总统的。 “对了,听说你提议,让我们的官兵跟波斯人的军人一起训练?”哈利;莫桑漫不经心地问着谢凯。 谢凯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瞬间恢复正常,“上校,您不觉得,跟敌人一起训练,这会更激发你们战士的训练热情吗?” “可也会给机会让他们了解我们。” “难道您认为自己的手下不会在这个过程中了解他们?”谢凯反问,“我们提供的训练,都是基础的。真正的训练,实战训练中,将会分开。要不然,你们把这里当成战场,我们无法向上级交代!” 哈利;莫桑看着谢凯,好一阵才收回目光。 两人又随便聊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就此分道扬镳,当天晚上,在基地人员的陪同下,哈利;莫桑去了守备团,交代他的属下,必须严格服从中国教官的命令。 谢凯采用同样的说法,说服了伊朗人。 伊朗人非常不满基地这种行为,谢凯却诉苦,守备团能提供的教官不多,毕竟这是一个进行新作战模式下的探索实验…… 现在这样,隔一天训练一次,根本无法达到训练强度,对于谁都是不利的。 训练场上压制对方,证明他们更优秀,等到上了战场,了解对手,方能有更大的胜算。 甚至以交付前卫防空导弹的数量来威胁对方。 软硬皆施的情况下,伊朗负责人哈扎里不得不接受谢凯的条件,表示第二天一早,训练开始之前就会去守备团嘱咐他们的人员,严格听从教官的安排。 糊弄完伊朗人,已经到了晚上十点。 谢凯回家,看着冷冰冰的家里,不由苦笑着摇头,明明说好了,重新活过来,得享受生活。 可现在,生活就是无休止的忙碌。 不过这倒比原来充实。 依然在军号声中起床,洗漱完毕,谢凯也懒得往总部大楼去。 收拾完,外面天色才微微亮起来。 昨天晚上,在装配车间里面的那辆359坦克样车,就已经被弄到了守备团的坦克训练场。 是用车拖过去的还是直接开过去的,谢凯不得而知。 直接在基地大门口359车间旁边的路上等着,没多一会儿,一溜车就从基地里面出来。 “伊拉克人呢?”谢凯一上车,就问郑宇成。 “跟巴基斯坦人在一起。” “他们什么时候走到一起了?”谢凯瞬间反应过来,原本伊拉克从国内采购武器装备,都是巴基斯坦人在从中牵线。 “你昨晚跟他们谈的如何?”郑宇成没有回答谢凯的话,而是问昨晚谢凯跟双方接触的情况。 谢凯大概说了一下,郑宇成乐得合不拢嘴。 “你这小子,真是不错,这样一来,我们连实验用的样车制造成本都有人承担了!” “他们真的愿意采购样车用于作战实验?用于训练?”汪贵林觉得这是开玩笑。 伊拉克人有那么傻吗? “战斗机的训练,不是都还有教练机?这可是三代坦克,操作方面远比69式主战坦克复杂多了。何况,这比教练机靠谱的多,这玩意儿还是可用于打仗的。”谢凯随口胡扯。“不过这东西,价格不能太贵,也不能太低。我们的造价一辆多少钱来着?” “现在样车,一辆得将近280万,如果不用计算机辅助系统跟稳像式火控系统,价格可以降低到200万以内。”汪贵林说道,“太贵了,我们的军队,用不起。” 谢凯听着直翻白眼。 这可是拥有三代性能的坦克,280万的造价,很贵? “没有算技术成本吧?”谢凯问道。 “算了那成本,价格就高了。”汪贵林摇头,“不然也不会说我们的军队用不起不是。” “反正这是外销,也不知道祝老总知道了这成本,会不会头痛。他们的坦克,可是得比我们的还先进才行!”郑宇成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开发出来,部队用不起,到时候……” “哪怕是少量装备,部队肯定也会用的。咱们部队不可能一直都用老坦克。”